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潘玉儿步步为赢,潘玉儿神话

潘玉儿步步为赢,潘玉儿神话

发布时间:2019-10-11 21:21编辑:科幻小说浏览(141)

    图片 1 南朝齐永元一年(即公元483年),明帝病逝,次子萧宝卷继位,称少帝。而繁华富裕的兰陵郡已经在开始渐渐的走向衰落,年轻的少帝没有执政经验,对年长大臣们的忠告是视而不见,处理起朝务大事也是敷衍了事,在此局面下忠臣们都冒死进鉴,但另一派系的奸臣党则趁机作乱,使得整个朝野都是动荡不安,好在有太后坐镇,奸臣党也不会公然反叛。但此时的兰陵郡已经长达二年闹干旱使得庄稼还没有抽穗便枯黄而死,赋税却依然在年年增长,致使年轻力壮的男丁们都不得不远走他乡讨活,留下的老弱妇儒都成群的游荡在皇城街上乞讨,这与繁华的兰陵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兰陵郡最有特色最热闹的是南北两街,南街是酒楼和布庄集中地,北街是红楼,赌庄和钱庄的集中地,南北街外围是高墙大院,那都是大户人家,摆地摊的商贩和小户人家大都分布在东街和西街的,皇宫则坐落在最南面,那高耸的楼阁和碧绿琉璃在老百姓们看来仿偌世外桃源般神秘而庄严。
      潘大有在南街经营着一家小布庄,年纪四十有余,三十得女,老两口一直都很稀罕着,那可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摔了,并请了算命先生取名为玉儿。人如其名,永元一年,已年满十五的潘玉儿生得是珠圆玉润,美艳无双,尤其是有天生一双粉妆玉琢的美足,据说连女人看了都忍不住想一亲芳泽。家有娇女,君子要逑,潘玉儿自从到了自家布庄帮手以后,便招来了一群的风流公子,每天来布庄买布的大部份是男人,大家都只为亲眼目睹一下潘玉儿的芳容,无奈潘玉儿一直都用白纱蒙面,而且身边的两位侍女个个都是身怀绝技,那些个不怀好意的公子哥们看不到芳容,能听到如黄莺般动听的声音也值了。说来也怪,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潘玉儿从小却是出奇的冰雪聪颖,无论学什么都是一点即通,是南朝齐国内唯一一个能文能舞又极具经商头脑的奇女子。而自从有爱女坐镇后,潘大有原本濒临关门的布庄在短短一年内竟一跃成为整个兰陵郡生意最生火的店铺,潘大有从负债累累翻身而为布匹行业的龙头老大,分店也都开到了隔壁县,家宅也从原先的东街搬到了北街。从此财大气粗的潘大有不论出现在哪都是威风八面,但大家都知道他最宠最怕的却是他的女儿潘玉儿,在家里他对爱女是言听计从,宝贝得不得了。这原本就是心高气傲的潘玉儿更加是心比天高,对来布庄的那些个风流公子哥们,她根本连正眼都不会看,因为她心里一直迷恋着十岁那年仅有过一眼之缘的大将军,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让他抬着大红花轿来娶她的。
      南朝齐永元一年的冬至这天,也许是老天怜人,阴沉沉的天空漫天飘起了如飞絮般晶莹的雪花,只一顿饭的时间,整个兰陵郡便像披了一件洁白的袄子,比平日更加的丰饶迷人,每条街上都能听孩子们欢呼的声音。潘玉儿因来了天葵不舒服,便留在闺房里休息并没有去布庄,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正对镜理青丝绾发髻的潘玉儿内心突然涌起一阵莫名其妙的欢喜感,此时要是能与心爱的他一起散步在梅园那该是一个多么美妙的事情。想至此,玉儿拿了一个大鹅黄绒袄子披上就往梅园走去。
      琼枝只会在瑶台
      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
      梅园林中美人来
      梅园在北街的最尽头,玉儿只花了一柱香的时间便到了梅园内,抬眼间,玉儿被那一刹那的美丽和圣洁给震颤了,一株株美艳的梅花在寒雪中肆意的绽放着自己的美丽与尊严,情不自禁的玉儿不知不觉走入了梅园深处,凝望着一望无际都是尽展傲骨的梅花,玉儿不知道到底是雪花装饰了梅花,还是梅花美丽了雪儿。
      梅花无意占群芳
      雪后独它绽美丽
      折得一枝别发间
      归来一路留清香
      玉儿随口轻吟着自己由感而发的咏梅诗,心里对不畏严寒的梅花有一种难以言语的敬佩,整个人也完全沉浸在了这美丽中。
      “姑娘,请留步。”一声低沉的男人声音在玉儿的身边响起。
      “啊…….”站在梅花树下的玉儿被忽然之间出现的男人声音给吓了一跳,回眸的瞬间面纱也随风飘然的落了下来,但很快她就认出这个男人是当年自己看中的“他”,于是一时之间惊喜占据了她的整个心房。
      “别这么大声,小心惊扰了在前面赏花的皇上和娘娘们,到时你可就有麻烦了。”男人握着刀的手在玉儿面纱飘落的那一瞬间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他发现自己的喉头一紧,对这个如花般娇艳玲珑的陌生女人,身为护卫大将军的他没有了该有的警惕。
      “我不是坏人。”玉儿终于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他,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一双如星辰般的明眸里闪动着不安。
      “我知道,你别怕,我是羽林军的将军田仲良,今天皇上来梅园赏花,我随身保护他的安全,趁现在没别人,你现在赶紧离开吧,不然被皇上发现了可会把你当刺客处置。”田仲良似乎很紧张玉儿的安全,这让他自己也很莫名其妙。
      “我也想走出去,可是我忘记来时的路了,不如,你送我出去吧?”因为冻得太久,玉儿一张花容般的小脸惨白得甚是让人怜爱。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田将军觉得玉儿怎么看也不像是刺客或是奸细,而且他也看出来对面的女子现在很虚弱,顿时心中也升起了怜惜之意。
      “我姓潘,名玉儿,家住在北街潘宅。”平时娇蛮的玉儿在情朗面前全然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生怕自己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此时玉儿听到他关心的话语,心里感动万分,但她因为体质弱此时在寒风呼啸里微微的颤抖着。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潘小姐,今日有幸得见真是田某的福分,现在风雪如此大,如果潘小姐不嫌弃,就让在小背你回家吧。”田仲良心想如果这个美丽的女子再多呆上一会的话估计要晕倒了,于是收起了刀,准备背她回家。
      “我……你…….男女授受不亲,这样不好吧?”玉儿虽然心里无限欢喜,但嘴里却还在推辞着。
      “你都快病倒了,这儿真的不宜久留,再说现在这也没别人。”田仲良生怕玉儿以为他是对她不敬,急忙解释着。
      “那好吧,劳烦将军了。”玉儿步履轻盈的走到将军的身边,轻轻的俯身在将军的背上。
      那一瞬间,田仲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飞扬的,已经娶了妻的他从来不曾对妻子以外的女人有过非分之想,但此刻他觉得自己愿意为背上这个玲珑如玉的美丽女子做一切,不仅因为她就是那个百姓口传说的奇女子,还因为一个男人对一个柔弱女子的爱怜,当然,更因为自己已被这个美丽女子的才情和气质所倾倒。而在背上的玉儿也感觉到了从所未有的幸福,那一刻她很想告诉他,自己思念了他五年了,可是她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相信田将军对她也是有意的,就算她知道他已经娶过亲了,但她从来不介意这些,因为爱情的世界里没有等级,而从那一眼的惊艳到现在他背着她,她相信这就是所谓的一见倾情。
      “将军,到了。”玉儿故意带他走了后门,但都已经到了门前但将军还是没有将她放下来,她知道他也舍不得,所以故意让他一直背着,但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也已经俯在他身上很久了,再不出声提醒他就会被别人看到。
      “潘小姐,你赶紧进去喝点热姜汤暖暖身吧,不然会得风寒的。”田将军放下潘玉儿后心里升起了一阵莫名的失落,因为他觉得让她这样如玉般美丽的女子屈身做妾是自己痴心妄想。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将军,不然玉儿真不知道会怎么样,无以无报,这是我从小的贴身玉葫芦,送给将军当个纪念,当是玉儿对将军的一点小小心意,请将军一定要收下,不然玉儿会很伤心的。”玉儿从脖子上取下了自己从小配带的紫玉葫芦给田将军,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送给最爱慕的人,她相信他会懂得自己的心,也会明白自己的情。
      “潘小姐送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在下,田某一定会好好珍惜的。”其实田仲良何尝不知道潘玉儿的心意,从她那一双欲语还休,顾盼生辉的星眸里,他早已察觉到了她的情意,可是他不能点明,就算自己对她也是多么的钟情,因为他已是有妻室的男人,配不起她这般好女子。
      两人依依不舍的惜别后,玉儿便在期待着下一次的见面,她在等着他的三媒六聘,而田仲良想的却是以后再也不能见她了,因为他必须要克制自己的爱意。
      一别两月,已是永元二年,玉儿爹托关系打通了宫里的管事,借着选秀的机会把玉儿送进了皇宫,原本玉儿是抵死也不从的,但一来想到这样做就是抗旨,后果就是自己和家人没命了,包括整个家业都会毁于一旦,二来听说皇上只宠爱云妃娘娘,很少会宠幸其他妃子,那么自己便可以在宫里随时见到田将军,到时说不定还可以求皇帝把自己送给他,反正他不用留着还不如成全一对有情人,抱着美好的心愿玉儿于是不再反抗。
      有人说一入皇门深似海,将永远无法体会常人的快乐与幸福,也有人说能进皇宫将会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但这些对玉儿来说根本都是微不足道的,她只得了一个才女的名份,每天她都在芳菲斋里或是吟诗作画,或是翩然起舞,虽然一直没有机会见到田将军,但她相信会有这一天的,所以日子过得倒也悠闲。
      直到有一天,玉儿身着一身西域舞服,踮着一双如莲般精致的美足,这一抹红艳便定格在了田将军和少帝萧宝卷的眼里。
      那一刻,田仲良便知道玉儿会飞上枝头,也会离自己越来越远,他承认皇上是最能配得上她的,也承认只有皇上才能给玉儿最独一无二的宠爱,但他不甘心,因为他已经无法忘记去年冬天那个俯在他背上的可人儿。
      那一刻,少帝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眼前这个有着一双凌波莲足,容貌如花似玉的玲珑女子给迷住了,仅那一舞,少帝当场册封玉儿为贵妃。但玉儿却一点也不开心,因为她看到了皇上身边的他,本以为他会求皇上把自己赐给他,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没有一点表示,一脸肃然之气,还故意闪躲自己的眼神,那一刻,她发誓要让他后悔自己今天的懦弱。
      自从少帝遇上玉儿之后,曾经在他心里倾国倾城的云妃已经不再得宠了,虽然论美丽玉儿及不上绝美的云若,但她的娇美明艳也是独一无二的,尤其是那一双形似春笋般精致的美足,少帝每每想起来都为之神魂颠倒。为了能博得玉儿的欢心,少帝在册封玉儿的当晚就让她搬到了贵妃们才能居住的桃苑,并专门拨了十多个待女伺候她,更是大方的赠予她最珍贵的蚕丝袄和金凤钗,其他的珠宝首饰更是多得数不清,但面对此恩宠玉儿却始终都没有笑过,只淡淡的回了一句:“谢圣上恩宠”,比起这些,她宁愿守着心中的那个他过着悠然自得的平凡生活,想到他,等待圣上宠幸的玉儿内心一阵凄凉。
      “美人,久等了。”刚刚批完加急凑折的少帝笑意煽然的走向正倚在窗边赏月的玉儿。
      “恭迎圣上,玉儿有礼了。”玉儿回首,淡然谦恭的行礼。
      “玉儿,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可以不用讲这些礼节,就当我是你的夫君。”少帝扶起玉儿,眼里满是喜爱。
      “玉儿遵命,谢皇上恩宠。”玉儿心想原来威严的一国之君也不过如此,在女人面前连尊严都没有了。
      “朕很喜欢你那天跳的那支舞,你能再为朕跳一次吗?”少帝拉着她那双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眼里的情欲已悄然升起。
      “皇上请稍等,待玉儿去更衣。”玉儿抽回了被少帝紧握着的双手,款款的走向纱罗帐后面。
      清乐起,玉儿身穿红色舞衣翩翩起舞,婀娜多姿的身姿,美若玉脂雕成的双足,直撩人心怀,一曲未完,心辕意马的少帝已迫不及待的把玉儿拥入怀中,知趣的侍女们鱼贯而出,刹时,整个房间安静得可以听到少帝狂乱的呼吸声。
      “玉儿,你知道吗,朕从未感觉到如此的狂乱过,我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我很喜欢这种抱着你的感觉,你的身上有一种自然的清香味,你的身子也是如此的柔嫩温软,我简直无法形容我此刻的感觉了。”少帝激动的拥着玉儿,轻轻的玉儿的耳边呢喃着自己的情意。
      玉儿看着这个眉清目秀,气质清雅的男子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如果没有田仲良的先入为主,也许自己会爱上这样一个如此宠爱自己的美男子吧。
      今夜真是个春光旖旎的夜晚,纱罗帐内,少帝正在像膜拜珍品一般的审视着玉儿的每一寸肌肤,当他看到那一双柔软的美足时,他抑制不住的想要去亲一亲,浅尝一口后,那酥软的触感便点燃了他所有的欲火,末了,他终于在一声声的呻吟里释放了自己所有的激情。
      “爱妃,睡得可好?”少帝咪着眼看着刚刚睁开朦胧睡眼的潘妃,回味起昨天晚上自己如狼似虎的,把还是黄花闺女的玉儿给疼得直用力掐他的膀子。
      “睡得能好吗?您昨晚那个猛烈劲,差点没把我给折腾坏了。”玉儿一边埋怨少帝一边打着哈欠,这会她可顾不得爹娘交待的那些个规距了,以前那一副娇纵大小姐的脾气终于又原形毕露了。
      “辛苦爱妃了,那朕今天不去上朝了,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在房里陪着爱妃好不好?”少帝看着昨天还温顺的玉儿这会成了一支张牙舞爪的小猫,心里不禁乐开了花,因为他就喜欢这样的烈女子。
      自此以后,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生性爱玩又年轻气盛的少帝天天都腻在桃苑和潘妃饮酒作乐,心有不甘的玉儿便乐得和少帝疯耍,她可是什么稀奇的玩法都能想出来,她的娇蛮让所有侍女都看得瞪目结舌,原以为这个新受宠的贵妃娘娘很快便会让少帝厌烦,可曾想到,少帝却乐于被折腾,而且在玉儿面前,他从不以皇上自居,竟学起民间的夫妻一般叫彼此娘子和相公。从小娇惯坏了玉儿越是受宠越是肆无忌惮,整个把少帝当成她的宠物一般“玩耍”。奇怪的是少帝却很喜欢被玉儿使唤,甚至两人还互换角色,在桃苑里面上演了一幕幕令人难以置信的画面。为了证明对玉儿的专宠,少帝下旨给潘贵妃修健一座玉寿殿,里面全是从各国民间搜集来的金银器皿,因为玉儿喜欢跳舞,他便专门给他在玉寿殿里修了一间练舞房,甚至还有一间专门给玉儿放衣物的大房间,里面的每件衣服少帝都让宫里的师傅镶嵌了各类奇珍异宝。但他的胡闹和荒淫却引起了太后的不满,她不允许明帝辛苦打下的江山葬送在下一代的手里,于是便下了一道秘旨便联合众大臣开始秘密商议如何让皇上专心政事。   

    “六朝金粉”“金陵粉黛”,可概见当年的纸醉金迷。金陵就是今天的南京,历史上东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连续定都于此,统称六朝。潘玉儿是六朝金粉中较为出色的一个。 中国过去有一项国粹就是所谓“三寸金莲”,看一个女人就以她的脚来评定,只要脚能做到小、尖、软、巧,就是皮肤象蛤蟆,嘴里长狼牙都是美的,这一病态的审美使妇女饱尝痛苦,爰及弱龄就开始缠足。缠足的陋习开始于五代,但“金莲”一说却从潘玉儿开始,潘玉儿以一双柔弱无骨,状似春笋般的美足而名传干古。 潘玉儿是齐少帝肖宝卷的爱妃。 齐政权是南朝四国中存在时间最短的,享国仅二十四年。齐开国皇帝肖道成原籍兰陵,也就是今天的山东峄县,在晋室东渡的时候,萧家就已卓著勋绩,到宋武帝刘裕开国,萧家更为显赫,萧道成由右将军、中领军而大尉,而相国,而齐王,终于逼宋顺帝下诏禅位,改国号为齐。 萧道成就是齐高祖,深沉有大量,博学能文,性情清俭,曾说:“使我治天下十年,当使黄金与土同价。”可惜他只当了四年皇帝便崩逝了,太子萧颐继位而为齐武帝,留心吏治,政绩突出,形成了一个小康的安定局面,史称“永明之治”。齐武帝在位也只十一年,他崩逝时太子萧长懋已死,就由皇长孙萧昭业继位,不久又由萧始文继位,两个小皇帝在位均不及一年,便被他们野心勃勃叔祖肖鸾所篡,自即帝位而为齐明帝。为了巩固自己的帝位,肖鸾大事屠杀宗室诸王,在齐高武两帝时所封的宗室诸王,虽能保全,但也管制严厉。当时各王多在外担任刺史,镇守一方。齐明帝不放心就由朝廷另设一“典签”来管理州政,并监视诸王,以至各州只听说有签帅,而不知有刺史。齐明帝于此处心积虑,也只不过享国五年就一眠不起,长子长期患有废疾难当大任,次子肖宝卷就成了少帝。 肖宝卷继位后狎匿群小,荒嬉无度,后宫佳丽多达万人,其中他却特别宠爱潘玉儿,形影不离地天天和她腻在一起。 潘妃皮肤美,就叫她“玉儿”或者“玉奴”,潘妃更有一双妙足,就特地为她修一座“玉寿殿”,壁嵌金珠,地铺白玉,又凿地为莲花,用粉红色美玉装饰,让潘妃赤裸脚踝在上面珊娜而行,婀娜多姿,萧宝卷眯起双眼,恍惚看到一个绰约的仙女,香风过处,遍地莲花绽放,因而大发感叹:“仙子下凡,步步生莲”。据说美足能撩人情兴,较之酥胸更能令人魂飞魄荡,因为美足不但能够产生触觉的块感,而且还可以由其他缩及弹动,而产生强烈的挑逗作用,因此便远较酥侞来得灵活而多彩多姿。对美足的赞美由来已久。《诗经》上早就有:“美目扬兮,巧趋跄兮。”把女性的美眸与纤足相提并论。古乐府中有《双行缠曲》:“新罗绣行缠,足跌如春妍;他人不言好,我独知可怜。”曹植的《洛神赋》中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陶渊明的《闲情赋》中有:“愿在丝而为履,同素足以周旋。”谢灵运的诗有:“可怜谁家妇,临流洗素足。”都是赞叹女性足部的美,而真正能够入目三分地欣赏美足的,要数汉成帝。 我们在《妓女传》中曾谈过赵飞燕姐妹与汉成帝的关系。实际上汉成帝与赵飞燕妹妹赵合德之间还有一部分属于“足恋”。 据说赵合德也生有一双柔软白净的美足,汉成帝每次握住她的美足便情兴勃发,而赵合德却每每躲开或缩起,使得汉成帝大费周折。服侍赵合德的樊姬曾大惑不解地问赵合德:“上饵方士大丹,求旺盛而不能得,然持贵人之足而辄畅动,此天与贵人大福,宁转侧拒帝应耶?”其实,赵合德的做法完全正确,是故意“吊起来卖”,一方面可以使对方觉得“得之不易”,另一方面也不至于产生厌倦。这是一种女人的“媚术”,更是“心理的掌握”,樊姬那里懂得其中的奥妙。 萧宝卷不知道是自悟还是从别人处学得的经验,反正他对女人的美足有一份特殊的嗜好就是了。他发现潘妃的足美是他自己在后宫中调查研究挖掘出来的,更因此封她为“贵妃”,得空便握住她的足踝,搓之,柔之,捏之,闻之,甚至吻之,啮之。偶而咬痛了潘玉儿的足趾,潘玉儿便毫不客气地用杖怒击其背;萧宝卷反而愈觉刺激,如此看来,这位末代皇帝还有一份浓烈的“自虐”倾向。 萧宝卷为了讨好潘玉儿,在内延之中,时常以奴仆自居,小心翼翼地来侍候他的“太上皇妃”,端茶送水,捏脚捶背部都做得心甘情愿,赏心悦目。每当外出总使潘玉儿坐卧轿中,自己则骑马相随,朝臣们以为不成体统,萧宝卷却始终习以为常。 为了进一步博取爱妃的欢心,肖宝卷先后大兴土木,建造了“仙华”、“神仙”、“玉寿”三座华丽巍峨的宫殿,穷极奢侈。据《南齐书》记载:“玉寿殿刻画雕彩,居香涂壁,锦馒珠帘,穷极绔丽。”潘玉儿常在这里飞舞玉足,把萧宝卷这小皇帝差一点乐死。但肖宝卷还不满足,又在“阅武堂”的两侧建造“芳乐苑”,亭台楼谢,工巧绝轮,山石都涂上五彩,各处墙壁尽画上男女私亵的像。还有最不成体统而又莫名其妙的事,要算是在宫苑之中设立集市了。 潘玉儿原是商贩的女儿,对于市衢买卖之事,时常心向往之,为了使她重温旧梦,萧宝卷特地命人在御花园中搭建了一条小型街道,仿照民间市集模样,由宫人分别设置日用杂货及酒肉等店铺,所有六宫的日常用品都在此处购买,潘玉儿担任“市令”,萧宝卷自任“市魁”,如果发现市场里有人不守规矩,或发生争执,就由“市魁”派人拘束听侯“市令”发落,具体再由“市魁”执行,居然进行得有模有样。但毕竟是十分荒唐的事情,宫人们不胜其苦,大臣们更是群情哗然,老百姓听到后,尤为不满。 萧宝卷原本是一个醉心于骑马射箭,外出狩猎,奇装异服,招摇过市的人物,自从得到潘玉儿后,一下子抛开了其他嗜好,为了宠爱潘王儿,整天在宫中闹得昏天黑地,乌烟瘴气,于是国破家亡的危难,加紧向他通来。 齐少帝肖宝卷永无二年,崔慧景称兵废萧宝卷的帝位,改为吴王。萧懿为豫州刺史闻讯率军入援,崔慧景兵败,逃到江边被渔人所杀。萧懿因功出任尚书令,但为嬖臣茹清珍所忌,终于糊里糊涂地被萧宝卷毒死。萧懿的弟弟,任雍州刺史的萧衍立即拥戴萧宝卷的弟弟萧宝融为齐和帝在江陵称帝,接着统率大军,直逼都城建康。齐少帝萧宝卷拥兵十万,固守建康,萧衍大军将建康团团围住,城中粮尽,萧宝卷欲杀大臣以立威,将军王珍国恐怕大祸临头,密遣心腹送明镜给萧衍,以明心迹。萧衍以断金回赠,意思是“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于是王珍国打开城门,萧衍大军直入建康,萧宝卷被废为东昏侯。不久萧衍正式称帝,齐灭,萧衍称梁武帝,即历史上有名的“和尚皇帝”,三次出家,三次还俗,在侯景之乱中活活饿死。 萧宝卷只当了两年皇帝,便把大好江山断送,而自己也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南齐亡后,梁武帝将潘玉儿赐给了有功的将军田安启,田将军不解风情,而潘玉儿更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于是自缢而死,结束了她荒唐无比的一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潘玉儿步步为赢,潘玉儿神话

    关键词:

上一篇:小小说精选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