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丝婚四年

丝婚四年

发布时间:2019-10-10 16:57编辑:科幻小说浏览(165)

    29、木木心得:一定要练好普通话! 2006年3月20日 来北京多年的木木,整日里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说:"我的普通话是全世界说得最标准的普通话啦。"可怜他连"2"的音发不出来,只能说"饿",u和i也区分不开,于是和大言不惭的他上街,经常会有这样的对话—— 关于中国剧院 木木的母校对面正中是中国剧院,是北京重要的文化场所之一,非常显著的标志。木木刚到学校的时候很是兴奋,他给自己高中最好的同学——在天津上学的哥们儿打电话。 木木:阿V,我是木木,你五一来我们学校找我吧? 阿V:好啊好啊,我怎么去? 木木:你坐很多车都可以到的……在万寿寺下就可以啦。 阿V:有什么显著的标注吗? 木木:有啊有啊,我们学校对面,是中国妓院。 阿V:什么? 木木:是中国妓院啦。 阿V:中国妓院? 木木:对,中国妓院。 阿V:…… 于是,在阿V的宣传下,几乎木木所有的高中同学都知道木木上了个很牛逼的大学,因为他们学校的对面就是中国妓院。 关于特饿路 木木和小懒去逛街。 木木:啊……哈哈,小懒,这个车好傻啊。 小懒:什么车? 木木:特饿路啊。 小懒:特饿路?路有什么饿的,和车有什么关系? 抬头,迎面开来一辆"特2路",顿时汗如雨下——原来,指的是特2路的公交车,这个,呃,确实很二,确实很傻…… 小懒:这辆车一定很感谢你。 木木:为什么? 小懒:因为都叫它特二路,只有你叫它特饿路,傻和饿相比,它一定喜欢饿。 木木:…… 关于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木木下班回到家,心情很是不好。 小懒:木木,你怎么了? 木木:小懒,我的普通话真的很烂吗? 小懒:啊……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木木:今天,公司的合作方打总机转到我这里,聊了之后问我的座机号码。 小懒:这很正常啊。 木木:可是我说了好几遍,这个重庆人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小懒:不会吧? 木木:我说我的号码是六饿六七XXXX。结果对方说,什么?我说六饿六七XXXX。他还是不知道我说什么。 小懒:……你这辈子就毁在"饿"上了。 木木:好吧,就算我说的普通话不标准,我就说,饿,就是一饿三四的饿……他还是不明白。我又说,是A、B、C、D的B饿……他还是不明白! 小懒:orz……后来呢? 木木:后来我就说,是哆来咪发的来,排在第饿的来…… 小懒:那他最后明白了吗? 木木:也没有……后来,我没办法就把电话号码发到他手机上了。 小懒:真难为你了…… 30、木木心得:只有我最懂小懒的心! 2006年3月31日 木木:小懒,我今天晚上同事聚餐,你自己吃饭吧。 小懒:好吧,那我自己找乐子去啦。 打电话叫上好久不见的朋友,去避风塘,侃大山,玩杀人游戏,不亦乐乎。 晚上8点。 木木:小懒,我回来了,你在哪里? 小懒:哦,我一会儿回去。 晚上9点。 木木:小懒,你回来了吗? 小懒:哦,一会儿。 晚上10点。 木木:小懒,你快点回来,楼下那家外贸店又上新衣服了…… 小懒:啊!!我马上到!!! 木木:……

    作者:苏小懒 据说,在西方的某个国家,男女方相识且爱意萌生时,会很郑重地问对方三个问题,分别是:一,你所做的最残忍的事情是什么;二,你在十二岁以后做的最丢人的事是什么?三,做噩梦最怕梦见什么?不要小看这三个问题哦,每个人的回答会折射出他的童年生活、家庭教育甚至是性格和心理问题。 【关于强烈要求回到经济舱】 春节的时候,是回木木的家乡过的年。 于是,我们拥有了一个十分难忘的回忆…… 在木木同事小静的推荐下,买了小静朋友所在某航空公司的候补优惠票。这种票,好处在于票上没有日期,以一年为期限,随签随走。好处还在于,即便在节假日、春运高峰,依然可以打到五折。但缺点是,你必须等到当天飞往目的地的航班,在起飞前半小时之内依然有空位,才可以签到位子。 也就是说,一旦当天所有时间段该航班的机票都销售完毕,你就必须等第二天航班的空位,如果第二天依然没有,只好继续顺延……以此类推。 此外,这种票你得稍微有些关系,比如说你认识机场的内部工作人员才可以买到。其实,内心也不是不焦虑的:春运高峰,万一签不到位子,耽误了工作怎么办? 事实证明,小懒和木木这次乘坐飞机,不但没有延期,居然还体验了一次花经济舱的钱坐头等舱的经历! ——虽然,坐头等舱的滋味,并不是很好受。 农历腊月二十的早上,小懒和木木赶到了北京机场。到了某航空公司的服务台,没有费多大周折就签到了早上9点的航班,一切还算顺利。然而,等到正月初七要返回北京时,却傻了眼。 该航空公司的服务台前,呼啦啦挤满了人,全都是等待签候补优惠票的。虽然事先和在机场工作的朋友打了招呼,已经在前一天将小懒和木木的名字签在了排序表里,但那天查看时,已经被挤到了十八、十九名。也就是说,必须等到前面十七个人全部签到位子之后,才能轮到木木和小懒。 在小懒和木木的名字之后,更是密密麻麻地列满了名字,少说也有五十多人。这些人,都是准备这一天等待签位然后飞往北京的——但当天飞往北京的航班,只有三个班次。 在这种情况下,服务台的负责人员哪里还敢签位子,丝毫不顾排在最前面的人们的抗议,只是让大家等候。等什么?小懒想,大概有两点:其一,正月初七正是春运高峰,基本上这些航班都没有空位了;其二,能买到这种票的,多少都和机场的工作人员有些关系,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在工作人员不知道谁“关系硬”的情况下,万一不小心得罪了谁,说不过去。 于是,大家开始各显神通,各自找各自的关系。因为大家都明白,照眼前这形势,按这种排序,顺延四五天都不见得能签到位子。 当然了,毫不保留地说,小懒和木木也不例外。 朋友听小懒和木木汇报了“严峻的形势”之后,当即表态从家中赶来想办法。在等待朋友赶来的时间段,小懒和木木有幸目睹了各关系户大PK的情形。不断有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从机场的四面八方赶过来,找到自己的关系户,然后径直跑到服务台里面…… 朋友过来后,证实了小懒的猜想:当天的航班,机票基本销售完毕,眼看着一个个关系户拥上来,再一个个关系户被挤下去,除了摇头就是叹气。 小懒觉得自己都要崩溃了。不知道朋友有多大能力,是不是来了也是白来,像刚才见到的那样,牛哄哄挤进去,耷拉着尾巴爬出来。更担忧的是,小懒和木木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除了各自的衣物、当地的特产、朋友的礼物占了四五个大包之外,还带了在海口拍的婚纱照,尤其是有一个长达五十英寸、宽三十英寸的相框,本来其他东西已经严重超重,相框又那么大,能不能带走实在难说。 但小懒显然太低估朋友的能力了。8点45分,朋友终于到达机场。人家压根儿就没有看服务台一眼,直接把木木和小懒带到检票口,在拥挤着检票的人群中,她硬是从检票口整到了两张票!一般情况下,飞机起飞前三十分钟已经不给办理行李托运,小懒和木木不仅在飞机起飞前十分钟办了行李托运,并且在超重的情况下,居然都没有加收一分钱。 一路狂奔,在还差五分钟起飞时,小懒和木木跟俩土财主似的上了飞机,那个大相框没能办理托运,却在朋友的关照下,和小懒、木木一起上了飞机。 之后小懒和木木才发现,敢情朋友整的是俩头等舱的位子! 苍天啊,大地啊,神仙姐姐真的下凡了啊! 小懒和木木那叫一个美!坐头等舱的感觉那叫一个好,坐的位子那叫一个宽敞!把相框放在座位背后都绰绰有余!俩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嗯,头等舱,耶……真是人生头一次哎,我们坐的是头等舱!!!头等舱! 得意忘形之际,发现了一个问题,坐在小懒和木木前后左右的,个个西装革履,穿得有模有样,那家伙,不是商业精英至少也是个超级暴发户!相比较之下,小懒和木木穿得未免有些寒酸了! 这个……人不可“衣相”,穿得寒酸有啥,到时候还不是享受一个服务!俺花经济舱的钱享受你头等舱的服务,花钱少,服务多多,总比你们冤大头好!嘿嘿! ——但是,可但是,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空姐(询问坐在第一排的贵宾,语气温柔地):先生,请问您想吃点什么?是红烧肘子,还是牛柳?鱼肉还是羊肉? 第一排贵宾(毫不客气地大手一挥):各来一套! 空姐:好的。 小懒:哇,头等舱就是头等舱,不像经济舱只有面条和米饭,咱山里人总算见到世面了! 木木:天啊,天啊,居然可以各来一套!我也要我也要! 就在小懒和木木激动地饱含口水流着口水准备跟人说也各来一套的时候—— 空姐(走过来,语气温柔地):请问,是要米饭还是面条? 小懒&木木:被揭穿了……(惊愕、失望、无语……千百种滋味涌上心头。) 空姐:请问要米饭还是面条? 木木:米饭、面条各来一套! 小懒:木木,你居然知道我各来一套的愿望…… 空姐:好的。 小懒:55555555…… 木木:你现在啥感想? 小懒:你呢? 木木:我觉得我们就是后娘养的。 小懒:太俗了,来点新的。 木木:那你说好了。 小懒:我觉得我们现在……就是……这个……我们绝对是鸡立鹤群,骆驼群里的羊! 木木:…… 接下来,更惨的事情,发生了—— 其他头等舱的贵宾:我有些冷。 空姐(马上拿了一精致毛毯):小姐,这是您的毛毯,如果不够,我再给您拿一条。 小懒:我也好冷。 空姐:哦。 五分钟后,她扔过来一块破布。 其他头等舱的贵宾:给我今天所有的报纸。 空姐(旋即抱了一整套当天的报纸):先生,您的报纸。 木木:我也要看报纸。 空姐:您位子上不是有本杂志吗? 木木:可那是过期的呀。还是来之前我们在飞机上看过的! 空姐:…… 小懒&木木:55555555…… 木木:小懒,呜……我强烈要求回到经济舱! 小懒:呜……木木,呜……我也是…… 【普通话不标准的木木说英文的烦恼】 这天,海南人木木很不开心。 小懒:木木,你怎么啦? 木木:小懒,我的普通话最近有进步吗? 小懒:呃…… 木木:你说实话。 小懒:貌似没有……不过你也不要不开心了,海南人说普通话很少有说得特别溜的,慢慢来嘛。 木木:可是,你知道吗,我现在最发愁跟公司的合作方说我的工作邮件。要是见面还好,给人家名片就行了。要是打电话,就惨了。 小懒: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 木木:我特别害怕G、S、X、M、N……我说这几个字母的时候,他们老是听不懂,有这么差吗?我说G,他们就会问,是J还是Z;说S,对方又问,是X吗?气死我了。 小懒:可是你说普通话时,老是压着舌头说,我有时候都搞不清,何况别人呢。 木木:所以说,最近很累啊。 小懒:你在苦练英文和普通话啊? 木木:没有啦。我在办公桌前列了一个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顺序表,每次跟合作方说我的邮箱时,我都要说,你知道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吧,G就是排在第七位的G;X,就是排在第二十四位的X,不是排在十九位的S…… 小懒:orz……哎,难为你了啊…… 木木的的鞋子脏了,具体体现在:就算是再贵的牌子,穿上逛街,回来都会臭臭的。婚前保持着非常良好卫生习惯的木木,日益犯懒起来,总是想要把事情推给小懒。 木木:小懒,小懒,你帮我刷鞋吧。反正你这几天腰痛,休病假,也不上班。 小懒:……拜托,我是病人啊,你好意思叫病人刷鞋吗? 木木:呃……那你慢慢刷嘛,我又不着急。 小懒:……好吧好吧,我今天帮你刷就是了。 木木:小懒你真好。 到了晚上,木木下班回来,在房间转了一圈之后。 木木:小懒,你没帮我刷鞋啊? 小懒:呃……我今天比较忙了。 木木:啊,你写稿子了? 小懒:……没有呢。 木木:那你做什么去了? 小懒:……呃,我今天一整天都躺在床上玩游戏嘛,哪里有时间帮你刷鞋! 木木:…… 回木木的家乡海南过年。木木开始担负起监督木木姐姐的小孩阳阳完成寒假作业的任务。 阳阳今年已经七岁了,非常调皮,让家中所有的大人都异常无奈。 而在监督阳阳做寒假作业的过程中,也发生了很多叫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阳阳:舅舅舅舅,这个造句怎么造? 木木凑过头一看,原来是用“因为……所以……”造句。在题目的旁边,还提供了例句—— 例句:小鸟因为翅膀大,不怕海风,所以才在岛上生存下来了。 木木开始启发自己七岁的小外甥阳阳。 木木:就是前边是原因,后面是结果。你可以随便发挥啊。(放眼望去,家中正对着一望无际的稻田,于是启发道)你可以用农民伯伯造句啊,你现在看看窗外,仔细观察下,看他们多辛苦,外面这么热,他们还要辛勤地劳动。你想想,应该怎么说? 阳阳站在床上,拉开窗户,冥思苦想着。 五分钟后。 阳阳:舅舅,我写完啦! 木木接过阳阳递过来的寒假作业本,只见上面写着—— “因为农民伯伯很辛苦,所以他们死掉了。” 木木:…… 【关于你做过的最残忍的事】 据说,在西方的某个国家,男女方相识且爱意萌生时,会很郑重地问对方三个问题,分别是:一,你所做的最残忍的事情是什么;二,你在十二岁以后做的最丢人的事是什么?三,做噩梦最怕梦见什么?不要小看这三个问题哦,每个人的回答会折射出他的童年生活、家庭教育甚至是性格和心理问题。 刚刚和木木交往的小懒听说后,开始拷问木木同学。 小懒:木木,你做过的最残忍的事情是什么? 木木:……呃,要说实话吗? 小懒:当然了。 木木:那个,那个,最残忍的事情,是小学的时候,我家附近的海边长了很多仙人掌。我们去海边玩,看到很多青蛙。于是大家就一起捉青蛙,把青蛙甩到仙人掌上,看谁甩得多,甩得准…… 小懒:果然够残忍。 木木:呃,然后我把青蛙带回家中,我爸爸就用鞭子抽。 小懒(诧异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什么?这,你爸爸比你残忍多了吧?你那时候小,不懂事可以理解,但是你爸爸用鞭子抽青蛙我就不理解了,你们一家都是什么人啊,天! 木木:哎呀,你理解错了,不是那个意思——我爸爸没有抽青蛙,他是拿鞭子抽我。 小懒:拿鞭子抽你?为什么?就因为你把青蛙甩到了仙人掌上?教育教育就得了呗,抽你——有点太过分了吧? 木木:那个,我不止把青蛙甩到仙人掌上——因为逮的太多,没甩完,所以就把青蛙装到袋子里带回家,偷偷塞在了床底下。 小懒:这也不至于拿鞭子抽你啊? 木木:呃,主要因为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青蛙从袋子里跑出来了。半夜里在我家地板上又蹦又跳,拼命地叫……全家人都给吵醒了,我爸打开灯看到满地的青蛙就受不了了…… 小懒:orz—— 【关于木木全家人的普通话的问题】 自从1998年来到北京读大学,算起来,海南人木木在北京已经有十一个年头了。人生能有多少个十一年呢。我不知道在木木身上有了哪些质的突变,只是他蹩脚的普通话,一直没有……呃,没有改变。 我们先回顾下《全世爱1》中写到的关于木木普通话的部分内容: 关于中国剧院 木木的母校对面是中国剧院,是北京重要的文化场所之一,非常显著的标志。木木刚到学校的时候很是兴奋,他给自己高中最好的同学——在天津上学的哥们儿打电话。 木木:阿V,我是木木,你五一来我们学校找我吧。 阿V:好啊好啊,我怎么去? 木木:你坐很多车都可以到的……在万寿寺下就可以啦。 阿V:有什么显著的标志吗? 木木:有啊有啊,我们学校对面,是中国妓院。 阿V:什么? 木木:是中国妓院啦。 阿V:中国妓院? 木木:对,中国妓院。 阿V:…… 于是,在阿V的宣传下,几乎木木所有的高中同学都知道木木上了个很牛的大学,因为他们学校的对面就是中国妓院。 而现在!!!木木来到北京十一年了……他的普通话有进步么?请看详细报道—— 【不赡养父母就很饿的不孝子】 在家里看电视。 法制节目《道德与观察》,其中一个人不肯赡养父母,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告到了法庭。 木木:小懒,这个人真饿啊,连自己亲爹妈都不管。 小懒:饿了就吃饭咯! 木木:是饿,不是饿! 小懒:搞不懂你在讲什么。 木木:…… 看央视三套《动物世界》。镜头扫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木木:啊,小懒,你看,院子! 小懒:呃,《动物世界》还有院子啊? 木木:哎呀,你刚才没看到啊,就是有的,而且飞得很低的。哎,话说我好怀念小时候啊,还可以跑到院子窝里去掏蛋! 小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院子还有蛋? 木木:哎呀,你都急死我了,你丫听不懂普通话啊? 小懒:你丫会讲普通话吗?你见过会飞的院子?而且还飞得很低?还有蛋? 木木:……你在北方你敢说你们北方的院子不会飞?不下蛋…… 小懒默默。 十分钟后。 小懒:那个,我采访下你,请问你刚才说的是……是燕子吗? 木木:对啊,我刚才说的就是院子啊,是你听不懂普通话!大脑真是有够迟钝!你说你现在才这么年轻,大脑就这么迟钝,将来老了怎么办啊,还不全得靠我啊? 小懒::那我真是对不起你了…… 【关于王药师和他的女儿王蓉】 看看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在桃花岛,粉红色的桃花落在前来寻黄蓉的郭靖肩头,场面忧伤而又华丽。 木木:这王药师也真是的,郭靖多好一孩子啊,他非要阻挠人家! 小懒:王药师是谁啊? 木木:就是王蓉她爹啊! 小懒:王蓉……是黄好不好? 木木:对啊,我说的就是王蓉和王药师! 小懒:…… 难道这十一年里,木木的普通话,就没有一点进步吗?也不是的,如果你和木木的爸爸妈妈说过话,那么你会发自肺腑地觉得,木木的普通话,说得真好—— 过年时家里聚餐。 木木爸爸叫木木姐姐的小孩阳阳和小懒吃饭。 木木爸爸:阳阳啊,小懒啊,出来吃饭了!今天做了红烧蚂蚁,你们要吃多多啊! 在另外一个房间听到这句话的小懒不由得诧异,啊,蚂蚁……早就听说海南人什么都敢吃,从一到街上看到路边很多猫肉馆就看出来了……可是吃蚂蚁……这个,这个…… 阳阳:外公,我为什么要吃蚂蚁?还要吃多多啊? 木木爸爸:蚂蚁能补钙啊,使身体强壮,还有丰富的维生素A! 阳阳:可是这样,我也不想吃蚂蚁啊……能不能吃别的? 木木爸爸:你外婆已经做好了,为什么不吃啊,小孩子不许挑食…… 阳阳:…… 小懒出了房间,想亲眼看下蚂蚁是怎么个做法,凑到餐桌上一看,不由得捧腹大笑。 只见桌子上摆了一盘香喷喷的红烧鳗鱼。 ——蚂蚁,鳗鱼是也。 木木:哎呀,老爸你也真是的,吓了小懒一跳,鳗鱼干吗说成蚂蚁。 木木爸爸:我刚才说的就是蚂蚁啊,是你们不会听普通话了。 小懒&木木&阳阳:…… 的问题】 小懒闲来无事,决定教木木一家人说普通话,重点就从发出正确的“er”的音开始。 小懒:来,阳阳,跟舅妈学,2! 阳阳:饿! 小懒:不是饿,不要学你舅舅,跟我学,2!2!2! 阳阳:暗!暗!暗! 小懒:……呃,算了,我还是教老爸好了。老爸你跟我学啊,2!2!2! 木木爸爸:饿!饿!饿! 小懒:不是饿,你看我的嘴巴,看我的嘴型,是2!2!2! 木木爸爸:哦,我知道了,爱!爱!爱! 小懒:……呃,算了,我还是教老妈好了。老妈你跟我学啊,2!2!2! 木木妈妈:饿!饿!饿! 小懒:不是饿,是2,2,2! 木木妈妈:哦,我清楚啦,嗷!嗷!嗷! 失败的尝试…… ——看来,教海南人说普通话,任重而道远。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丝婚四年

    关键词:

上一篇:第7-9节 全世爱 苏小懒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