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浮动在九曲溪上

浮动在九曲溪上

发布时间:2019-10-13 20:31编辑:科幻小说浏览(65)

    夜幕之鸟张开宽大而又温柔的羽翼,渐收渐紧地拢住整个世界,似回复到天之初地之始的那副混沌状态。虽已入秋了温度并未有所退减,烈日的余温正在悄然消蔽去,将满未满的上弦月洒下冷冽的清光,这光亮在温度的加热下增了些许暖意,这股暖意袭向每个渴望夜的激情释放的灵魂。大人们扯几张小凳就在门前拉开了侃家常的架势,姑娘们,少年们三三俩俩扎成堆,小孩儿们结伙儿做着各自的游戏。
      山里的人们向来休息得早,很快的夜渐渐的深了,本就不怎么热闹的山里越加冷却了下来。蟋蟀的喧哗声却高了起来,波浪似的起伏涌动着,风掠过竹林时竹稍欢快地舞动着,发出一阵接一阵哗啦啦的讪响。成群结队的鸟儿在竹枝上扑腾跳跃着,这些喧响似乎更显得夜的宁静了,偶尔从某处传来的人们的说话声也显得模糊不清了,大概除了自然外一切都已睡去了。
      就在这当儿,一声狗吠却尖刺刺的响起来,显然是有路行人经过的。这路行人似乎并不怕这狗,扯起点声调向狗打了几声招呼,那狗也很本分的又回到墙角蜷曲着了。这夜行者穿过庭子一角,下了台阶,越过菜园子边的水沟,踏上朝着竹林的那条路子。
      月光白泠泠地照着这周围空旷的路子,也照清了这夜行者就是榕容。榕容是十八九岁的姑娘,略显瘦削的身材在月光下乍是更好看了起来,长长的头发披了下来盖住后背的大半部分。她以匆忙而有节奏的步调前进着,长发被迎面而来的风不断向后撩去,随着步子的节拍跳跃着,她也只是不时地背过手去顺顺它们,并悄悄的告诉它们要听话。
      夜了的竹林愈发显得密匝匝的,月光只照在竹林的入口处便悄然刹住了,仿佛照着照着因为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怔住了,只在竹枝稍微稀疏的地方洒下些许光亮,倒像许多忘了飞翔嬉戏的萤火虫。榕容的脚步并没有因为这密密的竹林而有所迟略,一来是她生于斯长于斯,以前和姐妹们常常来这里玩耍,对此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再者她心中只顾念叨着现在有谁在林子里等着她,像魔咒般引着她召唤着她向前去,使她无暇念及以往和姐妹们在此的欢愉,更别说那些所谓的担心和畏惧了,何况她也不是个胆小的姑娘呢。
      果然在竹林深处有这么一位男子,也就是我们的男主人公萧原,正倚在一棵竹干,竖起耳朵谛听着,并时不时望着村子方向的竹林入口处。他时而沉湎于即将相聚的欢快场面的想象中,时而不安地蹭着脚,使得松软的竹叶层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终于听到一阵渐响渐近的脚步声了,轻软而犹疑不定的脚步声纠起了他的心,他四下里看看见没人,便兴奋地试喊了声:
      “容儿!”
      “哎,在这呢!”榕容的声音清脆中不乏柔和,一听便认得出来,果然是她。
      接着是一阵匆乱的踩过竹叶的嚣响,突然他们被什么牵绊住似的,在隔着两步之远时都收住了脚步,声音静下来了,静得他们只注意到彼此的呼吸。
      借着这漏了网的月光他们可以彼此辨出对方的面容轮廓了,也就怔了那么一会儿,萧原还是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容儿!”这呼声里有希望有呼唤。她稍微犹疑了一下,就坚定地跨出眼前那一步,站在他面前,他伸臂顺势将她揽近自己的怀里,她也轻轻的靠着他的肩,彼此都不说什么。
      这是自她懂事以来第一次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更别说是第一次和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了,而恰恰这也是他第一次将一个这样的女子,一个他深爱着的日思夜念的女子搂在怀里。他们怎么能不好好珍惜这期盼已久的相偎相依呢,此时两颗心都可以互相诉说了还需要什么言语呢。就这样过了两三分钟,他不自觉的用了那么一点力,她虽然眷恋这种被温暖包围的感觉,还是条件性边挣脱他的怀抱边说:
      “我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说了好久我爸妈才同意我晚上留在芳芳家的啊。”
      这话不假。芳芳是她自幼的好姐妹,她只能借着约好去芳芳家的谎来争取这和他见面的机会。
      这话也倒提醒了他似的,他便脸对脸细细端详起她来。五个月不见,她还是当初他见到的那面容,清秀的脸,细细的眉眼,还是那样一副娇而不媚的神情,只是被他这一端详倒显得羞涩不安起来。
      “嘿,我说好了晚上留在芳芳家的,现在在这荒野里回不去了,还不是都是因为你哪!”她嗔笑道。
      “哦,那就别回去了。”
      “怎么,还不满意啊,还不满意的话那我走人了咯。”
      “别!别!你走了那我怎么办呢!”对眼相视一笑,“你也累了吧,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也不待她的回应他便扯着她向靠近溪流的方向走去。尽管是第一次约会,但他知道她喜欢流水喜欢月光,他时常想象着她对月抒怀面水而歌的场景,今日才有机会得此一见的机会又怎能错过呢。
      他们在面溪的小土坡上择了一处较避风的坐定,抬头看月娘的清辉泼洒下来,冷冽中觉出了些许柔和,连那溪流也流动着慢慢的光辉,一闪一闪的。面对这样美满而又富有诗意的场景两人又是不约而同地对了眼,她低了低头,开口道:
      “你说在这里会不会遇到别的什么人呢?”
      “不会的吧。”
      “那要是遇上了怎么办呢?”她喜欢寻根究底的毛病又来了,“那跳进这清溪也洗不清了呢。”
      “反正也就这样啦,要是真有人的话那有了证人岂不是更好?”
      “讨厌死了啦,那还了得!……”她虽然嘴里这样说着,还打了他一下,却偏头往他肩上一靠,睁大眼看着空灵朦胧的夜空,忘了他正等着她那段看似欲说还休的话。
      …………
      露渐渐地重了,似乎可以听见露水滑过竹叶那细滑而又略带沙响的抖动,一溜烟地就抖到地上去了,而它们触地的声音大抵也是听不清明晰的吧。
      夜里未眠的鸟偶尔啁啾着,像怀着心事似的在竹枝上跳过。
      秋水泛着粼粼白光,泠然远去。

    人在画中游——漂流在九曲溪上

    雾蒙蒙的早上人还沉缅在美梦里,导游打来的叫床电话就把我喊了起来。匆匆吃过早饭,驴友们便背上相机钻进了旅游车向山里进发。穿行在武夷山中,我们仿佛进了仙境。大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九曲溪的最上游。这时,天空已经完全晴朗起来,我的心情也像这一清如洗的天空。人们在码头前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买票,每人手里捏着100元的钞票,收钱的地方就像银行的点钞机一样。

    大约2米宽9米长的竹排,上面固定着6个竹椅。人们穿上橙色的救生衣,6个人一组上了竹排。撑竹排的是一位当地大嫂,她穿着蓝花单衫,戴着大草帽,很利落的样子,看了让人觉得很舒服。原本想若是能有一位十分漂亮的山里妹子为我们撑竹排那可太幸运了,一问导游才知道,这种活不是一般年轻人能干的,所以心里也就释然了。

    清澈的溪水时急时缓,水下的石子和小小的游鱼清淅可见,似乎用手就可以抓到。两岸是红褐色的山体,地质学家们称这是“丹霞地貌”。山下溪边都长满了竹林,竹枝倒映在水中,把水都染成了绿色,因此,武夷山和九曲溪就有了“碧水丹山”的美称。

    随着曲曲弯弯的溪流前行,就有种一步一换景的感觉。络绎不绝的竹排载着人群也载着欢乐向下漂流,水声和歌声交织在一起在山谷中回荡,荡出了人与大自然和谐的音符。大约到了六曲的地方,前方出现了一个大石壁,石壁从上到下是一道道直直的沟纹,像是一块大布挂在山上而出的褶皱,因此,人们为它起了一个十分贴切的名字——晒布岩。晒布岩的山脊上有一条登山的石阶,远远望去,那些登山的人流显得很渺小——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

    漂流到五曲的时候地势开阔了许多,溪水的右侧长着一片茂密的竹林,竹林中几个青瓦屋脊露了出来,撑竹排的大嫂说,那是宋代理学大师朱熹讲学的地方,古时候称为“武夷精舍”。啊,我不禁赞叹起来,朱老夫子可真有眼光,居然寻到这么个好去处。据说,他在这里讲学隐居达40年之久,谁能否认,他的一些高深学说的产生,不是与这钟灵育秀的山水有关呢?

    在网上就听说,在九曲溪上漂流,可以请撑竹排的大叔或大嫂唱山歌,但要造当赏点钱。于是同行的一位女驴友提议大家每人出几块钱,请撑竹排的大嫂为我们唱支山歌,那大嫂连说不用给钱,说着说着,她就唱了起来。

    溪面上小风吹来,一曲不知名的山歌随风飘荡,悠悠的歌声唱出来的是异乡风情。虽然这支山歌我们大家一句也没有听明白,但那曲调却很舒缓,恰似那潺潺的流水流淌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不久,竹排漂到了玉女峰下。那里水面开阔了许多,风平浪静倒像是一面镜子把周围的山峰都倒映在里面。玉女峰像一位少女亭亭玉立着,峰顶长着一丛丛野树,像是玉女的发髻。倒映在水中的玉女,就好像在临镜梳妆一样太专心了,一点也不在意我们这些大呼小叫的游人。

    玉女峰的对面是大王峰,它虽然不高,但山石雄壮,向西望着玉女,似有羡慕之意。它的山腰真有大王的体魄,粗壮无比,倔强地挺立在九曲溪的入口处,我心里就想,武夷山也真是太气派了,居然有这样一位山大王把门!

    19华里的九曲溪漂流大约用了两个多小时就结束了,人们都恋恋不舍地下了竹排。登上岸是一条新修成的宋街,小街上是卖各种纪念品的小店,多是一些工艺品和武夷山的茶叶。买几样纪念品、买一筒茶叶装进行包裹,同时也把武夷山九曲溪装回了家乡。

    我不大会写游记,但爱写诗,于是就有了三首漂流九曲溪的绝句小诗:

    溪流九曲常浮绿,山列八方尽染丹。竹影移时摇画桨,白云起处鼓心帆。

    东风万里闽天舒,碧水丹山似画图。虽是人生常九曲,只当美景在前途。

    最喜清溪曲曲弯,徐行渐把挂图翻。莫愁前路多滩险,勇逐中流即大安。

    到武夷山有两条传统路线:一是从福州去,有火车、飞机直达;二是从厦门去,有飞机和火车可达。我是随团从厦门去的,坐的是火车,19点在厦门开车,一夜车程,大约是早晨9点左右到达武夷山市火车站,旅游车又拉着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到达旅游区。武夷山旅游区是一个满是酒店、商店的新兴小镇,小镇往西过一条河就是武夷山景区了。在武夷山玩的三天都是在这里的一家酒店住的,条件还算不错。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浮动在九曲溪上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