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秘书生涯

秘书生涯

发布时间:2019-10-13 20:31编辑:科幻小说浏览(130)

    10年前,俺中专毕业,被分配到离县城最远的乡政府上班。早就听说这个乡位于阴山脚下,是全县出了名的穷乡。
      可真正报到那天,俺还是大吃一惊,踏进乡政府,俺以为误入老农家的饲养大院。东墙边几头肥猪“嗷嗷”乱叫,西边栅栏里鸡飞鸭跳,正在纳闷,忽地蹿出一条黑狗,冲俺髭牙咧嘴、狂吠撕咬。
      俺吓得屁滚尿流、哇哇大叫。几个农民模样的人从屋内探出了脑袋,赶跑了烈犬,对着狼狈不堪的俺哈哈大笑。
      听说俺是正规学校的毕业生,乡长两眼放光、大笔一挥,当即任命俺做他的贴身秘书,从此,俺开始了有滋有味的秘书生活。
      俺的办公室相比其他同事还算先进,好歹有部老式电话,这是乡政府与外界保持联系的唯一通讯方式。上班第一天,电话铃突响。俺小心翼翼拿起电话,清清嗓音操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你好,这里是乡政府,请问您有什么事?”谁知电话却被挂断了。俺正在纳闷,只见乡长跨进办公室:“刚才是谁在电话里叽哩咕噜学鸟叫,一句也听不懂?”俺顿时羞得满面绯红。
      下午,电话再次响起,俺接了起来,里面是一男中音:“请找一下你们的乡长。”
      “你是谁?请报上名来。”我拿着记录本。
      “我……很有权,你让他赶快给我回电话。”电话里的语气很生硬。
      “你就是再有权,总得等乡长打完麻将吧。”什么人,如此张狂,我不由得提高了嗓门。
      这时,刚从麻将桌上下来的乡长问:“谁来的电话?”
      “一个挺嚣张的人。”我不满地说“好像叫什么有权。”
      “啥?你个混小子,那是分管我们这片的衡有权副县长。”乡长气急败坏地喊起来,我筛糠似地抖起来。
      一周后,上级来了几个领导慰问基层。乡长带上了我,中午就餐时,乡长使眼色,让我给领导敬杯酒。
      看着一桌大腹便便的领导,我一时发蒙,不知该先敬给哪位。乡长咳嗽了两声,冲其中一位努了努嘴。于是我战战兢兢端起酒杯,向着对面那位大背头:“先敬最高领导一杯……”
      话音未落,不知谁在桌子底下使劲踩了我一脚,我忙疼得闭上了嘴。只见一桌子的人神色凝重,乡长更是大汗淋漓。大背头旁边的那个瘦猴倒是宽宏大量:年轻人嘛,犯错误难免,没关系的。
      我心想:敬错神了,这下捅了篓子了。
      从酒桌上下来,乡长阴着脸:“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不容易溜须拍马积攒下点好印象全让你给搅黄了,赶紧先就今天的慰问情况写个简报报上去吧。”
      末了,恶狠狠甩下一句:“回头再和你算账。”
      我的心一下凉到底,心想得赶紧将功补过,于是冥思苦想,搜肠刮肚,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简报:“今天,风和日丽,县长特地来到我们这穷乡僻地,他紧紧握住社员姑娘的小手,久久不放,党的温暖通过他粗壮的大手源源不断地传送到小姑娘稚嫩的小手……”
      简报发出去之后不久,忽然全乡的干部议论纷纷,对着俺指指点点,俺稀里糊涂接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处分:撤掉秘书职位,停薪悔过。
      俺被打发到乡里看管库房,没人在意俺的委屈。好在,无意中发现这个稀世珍宝――电脑,全乡竟然没有人会使用,让它闲置在这里,上面落满灰尘。从此俺只能与它相依为命,对着它自言自语,缅怀俺那辉煌的过去。
      这正是:投身乡镇英雄无悔,
      薪水不高工作受累
      一不留神犯下大错
      万般委屈无处流泪

    芙蓉乡最大的酒店,香格里拉。正午,豪华包间里。乡政府的几个头头都集齐了,围坐在八仙桌上,喝的正酣。桌中央是一大托盘刚煳好的大块狗肉,于乡长早没了领导的斯文相,欠起身,直接抓起狗腿肉。狼吞虎咽,来来,大伙吃吃,别光看啊?小文别装假。吃吧。在座的都是乡里的,你不要拘谨,哈。恩,谢谢于乡长。小文起身,向于乡长弯了一下腰。瞧瞧,写稿子的人,就是不一样。坐坐,以后,乡政府的各种文件,可就交托给你了。小文,轻轻地唔了声。
      
      旁边的宣传干事,张军清了清嗓子。小文啊,你是不是该给乡长斟杯酒哇?小文听的出来,这个张军话语不重,带着威严。自己初来乍到,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离开座位,来到于乡长身边,拿起那瓶五粮液,为于乡长倒满一杯。哎哎,张军,别难为小文啊,以后,你多多帮她。在一个屋檐下共事,再说小文,刚进的乡政府。大伙别看她笑话,啊。乡长,瞧您说的,我们能坐视不理吗?这都谁和谁啊?张军将一块狗肉拣到小文的碗里。谢谢张干事,小文明白,张军根本不欢迎她。碗里的狗肉红呼呼的,小文只觉得像目睹了这条狗,被人放在大缸里,灌上热水,滚烫滚烫的沸水,然后盖上沉重的铁盖子。狗就在沸水里拼命挣扎,而扼杀它的刽子手却在一边笑得灿烂。小文就想吐,可整桌子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能忍着,不吃吧,张军会说不给他面子,吃吧,又倒胃口。进退维谷时,文学院的副主席,孙老师给小文解了围。
      
      今天呢,承蒙芙蓉乡各位领导。为我接风洗尘,小文,来咱们敬领导们一杯。在孙老师悄悄拉了小文一把后,小文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那块肉肉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小文包在餐巾纸里。内心不禁感谢孙老师的雪中送炭,一轮酒敬下来。孙老师说了一席话,小文呢,她的小说散文,我都很看重。我也衷心希望,她在乡政府发挥自己的特长。这次来芙蓉乡第一呢,是我调到了市里做农发局副局长,来这儿和你们连络一下感情哈,文章的素材来源于生活。我想更深入地了解乡村生活,写一部长篇小说。其二呢,就是因为小文。她的刻苦写作精神打动了我,辽宁文学院院长,亲自点名,邀请小文,来文学院深造。乡政府呢,也给小文提供一次便利。
      
      孙老师,你看。小文进乡政府时间不长。但我们几位领导,是很重视她的。特别是于乡长,听到小文在市电视台举办的散文大赛上获得一等奖,还奖励了她一台电脑。张军插话说,拿眼扫了小文一下。小文很不自在,为了这台电脑,小文差点跑断了腿,张军作为乡里的宣传干事,电脑一事必须经过他手。这家伙,就是不放。小文在扑了几场空后,找到了于乡长,当时于乡长都发了火,因为他早让张军把电脑给小文的。立马打电话叫张军过来,张军屁颠屁颠过来,见到小文时,再看乡长那张脸,急忙说,哦,小文啊,你来了,那正好,要不我正想开车把电脑送到你家里呢。嘿嘿,于乡长白了张军一眼。你啊你,去吧。小文,跟张军去提电脑。小文心里那个恨,张军这昏头,在官场呆久了,早懂得察言观色那一套了。于乡长也拿他没办法,小文说什么?只有闭嘴。
      
      于乡长就是因为小文在文学上有了突出成绩,为芙蓉乡争了光添彩儿。全乡没有第二个人,所以。在孙老师的一次次推荐下,小文被调进乡政府。暂时只是扫扫地,拾掇一下文化方面的事情。复印文件,写写开会发言稿。尽管轻松,可被动,每天像被关在一种无形的鸟笼里,压抑的小文喘不上气来。真正是鱼目混杂的是非之地,小文有些后悔。孙老师几次来电话劝她,既来之则安之。只是莫多言多语。不定哪句话就得罪了谁,政府不同于工薪基层,时时处处都的小心。不知在哪个坎就翻了船,尤其是,小文进乡政府,很多人面上笑脸相迎,骨子里早恨透了小文。一个没有大学文凭的乡巴佬,能登上乡政府的大雅之堂?他们就差没群起殴打小文了。一张张脸上都含着刀光剑影。小文不傻,在文化站,唯一和自己走得近的,只有站长好歌。和小文套近乎,这个长得牛满肥肠,一脸赘肉的男人,坐在小文对面的椅子上,没事的时候,就在小文身上瞄来瞄去。小文被瞅的像吞了只绿头苍蝇。又不好得罪,毕竟是上司。
      
      这次,乡政府主要人马,在香格里拉设宴,明则上是给孙老师接风洗尘。实际上乡里这班人,也是借此机会猛搓一顿。前段时间,时风急转直上,抓反腐倡廉。乡政府整个人员,缩紧了脖子,小心翼翼的。因为市里的某领导,已被政法。一石激起千层浪,各机关行政单位。如临大敌,芙蓉乡也不例外。于乡长带头上下班坐客车,轿车统统歇菜。各种宴请,也不轻易造次了。都瑟缩了肚子,吃食堂,远离桑拿的诱惑。那段时间的领导们对谁都客客气气,即使迎面碰见一个农民,也会点头哈腰。简直是大快人心,小文想这种日子在持续下去,该多好。
      
      这场及时雨,只在北山区呆了两个月。就被完结了,主要的因素谁也说不清楚。中国的事情,有几人研究出结果?警报一旦被解除,大大小小的官员,都鱼贯而出。于乡长憋坏了肚子,上乡政府食堂的小称一称,足足掉了五斤,妈的,一定要补补,恢复一下元气!搞个球清正廉洁,正好孙老师要来芙蓉乡,借题发挥。美其名曰,给孙接风洗尘。特为关照香格里拉老板娘,俏丽上农家买一头大草狗,杀了。于乡长就得意吃狗肉,俏丽自然清楚。哪敢糊弄,以往来别的吃客,点名要狗肉,俏丽可以卖五块钱一只的小赖吧狗。卖一盘就是八十元。于乡长是大头,岂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再说,这香格里拉的生意,于乡长没少关照。今天中午这顿酒局,俏丽只有买单了。
      
      两瓶五粮液都见了底,俏丽不得不叫服务员取来第三瓶。于乡长看来是大开荤戒了,当着省文联主席的面儿,也不收敛。当然,作为刚上任农夫局副局长的孙老师,一个女流之辈对官场上的事儿,也是司空见惯的。否则,怎可执笔如行云流水?对他们的吃相也感到猥琐。嘴上又不能说,还是含蓄的说,谢谢咱们于乡长及同仁对我的盛情款待,我不胜酒力,望海涵。见俏丽又拿来的五粮液,孙老师抬腕看了看表,于乡长打着酒嗝,说,孙老师,咯,赏赏脸,再坐一会儿?孙老师温文尔雅的一笑,呵呵,于乡长,你看。我下午还得赶回沈阳作协,有急事。恕不奉陪了,你们的情谊我也心领了。真的要走了,于乡长有些扫兴。但孙老师的笔杆子里还不说,又是芙蓉乡的顶头上司,于乡长就是不满也得忍着。大伙都停了筷子,事实上,人们都酒足饭饱了。孙老师心里明镜的,这顿酒席,实质上是鸿门宴。芙蓉乡是她作为农发局副局长,分管的四个乡镇之一。于乡长大刀阔斧的摆这场鸿门宴,无非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县官不如现管的,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芙蓉乡是个不算穷的乡镇,缫丝业在北山区是大产业。其他的酒业,服装厂也比比皆是。孙老师熟悉官场的微妙,于乡长借花献佛她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的原因,就是明哲保身。于乡长一行将孙老师送至香格里拉酒店外,已有专车过来,接走了孙老师。小文以为,这下可以散席了吧。回办公室好好休息一下,哪曾想,张军叫住了她,小文,你回来。于乡长有些话要对你说。
      
      重新回到香格里拉包间,于乡长喝的紫猪肝色的胖脸。一个跟着一个的打酒嗝,小文啊,咯,刚才孙老师在,有些话我不方便说,啊,小文,咯,最近,乡里要分配来三名大学生,本科毕业的,很,咯,很有才华的。考虑到你也为乡里做了不少事,所以乡里决定,你现在食堂帮忙,至于以后怎么安排,那是后话。几个正副领导,一脸的漠然,好像眼里就没有小文这个人的存在。
      
      小文从香格里拉出来,俩条腿像灌了铅似的。好歹走回办公室,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笼罩在小文的心口。明天,她就要去食堂拉下手,离开办公室。想想也好,最起码不用在和那个色鬼,在一个屋呆着了。
      
      办公桌上放着一盘油炸的鱼丸子,不知是谁拿来的。那些小鱼在经过了油炸后,安静地躺在盘子里。等待着人的胃,将他消化掉。小文望着盘里的鱼,不由的苦笑了一下。自己何尝不是盘子里的鱼呢?命运在岁月深处,不知被谁主宰,和收割。
      
      这一场鸿门宴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秘书生涯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