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姥姥门前看大戏

姥姥门前看大戏

发布时间:2019-10-14 13:31编辑:科幻小说浏览(188)

    天刚黑,宿舍里家家吃过了。凡去看戏的,早早来到大门外马路旁,等车。
      小毛豆仰脖儿问他妈:妈,看甚戏?
      他妈道:古装戏。
      小毛豆又问:甚是个古装戏?和《红灯记》一样不一样?
      他妈道:不一样。
      小毛豆再问:和《智取威虎山》一样不一样?
      他妈道:不一样。
      小毛豆还问:为甚不一样?
      他妈道:看完你就知道啦。
      众人都笑。人们嘁嘁喳喳,七嘴八舌。就听胡师傅朗声说:娃们总算能看上正儿八经的戏啦。
      小毛豆他奶奶70多岁了,也站在人群里。二牛哥冒冒失失嚷:他奶,您这大岁数了,别价赶热闹去啦!
      路灯下,小毛豆他奶奶撇撇瘪嘴巴:那不成!好不容易政府让演古戏啦……趁我还能动……要不没日子啦……
      众人又笑。就听姥姥说:可不是嘛!有我们县剧团演的《逼上梁山》,他奶能不去看?
      二牛哥就说:这回你们县的人可风光啦!
      小毛豆他奶奶就说:你说对了,是风光哩。我这张老脸沾光不浅哩!
      小毛豆说:我也沾光哩!
      他妈说:甚时候也少不了个你!
      小毛豆嘎儿嘎儿直笑。
      众人就又笑。就见姥爷厂里的那辆“解放”缓缓驶来,在人群跟前停下。就蜂拥而上。就听司机老马喊:大家把发的戏票都带上了吧?省得白跑——大家有的翻检口袋,有的应一声:带上啦!
      车斗里挨挨挤挤站满了人。小毛豆他奶奶和另一位上岁数的老人被安顿在驾驶楼子里。弟弟太小了,姥姥怕被人踩着,就让妈妈抱起来。有小孩哇哇地哭了。有人挺不耐烦地嚷:看戏,带小孩干嘛?又不给吃奶!人们就哄笑起来。卡车便在这哄笑声中上路了。
      在省城,郊区离城区有几十里路。汽车毕竟是汽车,只一会儿便到了。我觉得还没一顿饭的功夫长哩。大伙儿先先后后下了车,各自手中握着戏票,从戏院入口往里进。
      戏院里嘈嘈嚷嚷乱极了。舅舅打着打火机,把我们一家人一一安顿在座位上,也在我身旁坐下来。就等着开演。开演前这段时间真烦人。就像有小虫虫在心里头爬,抓抓挠挠的。我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当我四面环顾时,只见整个戏院里,人们喜笑颜开,就像过节一样。这在往常看样板戏时候是不曾见到的。今天晚上戏院里人也特别多。当我又一次往起站时,坐我另一旁的姥姥就言声了:小子,你就没个安稳时候!我就抓住她的手,搓。搓得她咕咕直笑,连忙说:别闹,别闹。这时候,戏台上咚咚锵锵叮铃哐啷锣鼓大作。电铃也锐利地叫了起来。戏院里渐渐静下来。
      戏台上先出来个穿四个兜上衣的人,站在麦克风前哇哩哇啦讲了一大篇子话,舅舅告我说这是副市长。只见副市长嗓门儿宏亮,一副特爱讲话的样子,活像我们学校那位秃顶的校长。我们校长在全校师生大会上总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叫我们站得脚底板生疼、腿根子发酸。
      副市长在台上讲话,我听见小毛豆的声音在前排响起来:妈,这个人演甚戏呀?他妈说:嘘,别吱声。这人是领导。领导是谁呀?小毛豆还要问。他妈没理他,二牛哥接上了茬:领导是管人的,你怕不怕?小毛豆不说话了。就听见副市长宏亮的声音了:……同志们,这个机会是来之不易的,大家要认真地看,能作笔记的要作笔记,看了要接受那个教育……啊,古为今用嘛……不能稀哩糊涂地瞎看,那样的话,就对不起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一定要最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高举毛泽东思想那个伟大旗帜,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坚定不移地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戏院里哄哄嘈嘈的。副市长不急不恼,说得挺起劲。后来,人们不住地鼓掌,他还在说个没完没了。好容易说了声“谢谢大家”,人们就不再鼓掌。戏台上锣鼓又喧响起来。能听见调试二胡的声音特别悦耳。
      山西梆子特有的开场锣鼓,使戏院里彻底静下来。有人在压低嗓音轻轻地咳嗽。
      就看见一个红脸膛的大汉英英武武地大踏步走了出来。他那身穿扮,长袍宽袖的,活脱脱就是个古时候的人。姥姥说这是林冲。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那身手就是不凡,一招一式都精干利索,博得台下一阵又一阵的喝采声。姥姥小声说:时间长啦不看,也不知道这是咱县谁扮的。我一边看一边想,我们是一个县人,他在那里演,我在这里看。他能不能想到这戏院里会有本县人看他的演出呢?他会想到的。省城这么大,各地各县的人都有,他怎么会想不到呢?
      渐渐的大胡子白脸老和尚也出现了。姥姥说是鲁智深。鲁智深操着一把禅杖,看去十分沉重,他却呼呼地抡得风似的转。观众一蛙声地叫好。我能够听见胡师傅那铜钟一样的大嗓门儿在所有的声音中格外响亮。小毛豆尖着嗓子一声赶一声地喊:好呀!好呀!
      就听见舅舅说:这戏好多年不让唱了,其实挺有看头。姥姥又说:这还是选场,要是唱整本,那才好看呐!
      忽然,戏台上灯光骤暗。我直觉得冷气嗖嗖,由不得抓紧姥姥的大巴掌。姥姥小声对我说:娃莫怕,这是《打神告庙》,敫桂英就要出场了。一刹时便见一个穿淡绿青衣脸色惨白的女人在台上出现了。她呼天抢地,哀哀凄凄,连说带唱,台下一片叫好声,简直是山摇地动。这戏跟样板戏就是不一样。古人们又活了。我又看见他们那模样,那步态,那动作啦……加上这种撼天动地的氛围,真给人一种新鲜奇特的感觉呢。
      接下来,况钟出现了,贼头贼脑的娄阿鼠也出现了(都是姥姥告诉我的)。台上演得热闹,台下看得起劲,我却渐渐困了,上下眼皮直打架。后来恍恍惚惚梦见鲁智深拿着手枪枪毙了叛徒王连举……胡传魁被赤手空拳的李玉和打败了……鲁智深与李玉和一起投奔了八路军……正梦得津津有味,冷不丁姥姥说了一句话,把我惊醒了。姥姥说:坏啦!晾院里的毛裤忘收啦!舅舅说:没事的,人都看戏来了,不会有人拿的。姥姥说:他姥爷的新毛裤哩,要没了怪可惜的。
      这时候,我也懵哩懵懂不晓得台上演的甚。只见那台上的两个人抡着刀子,你摸东,我摸西;你几乎砍了他的脑袋,他差点砍了你的大腿。明明眼对眼面对面,也好像看不见似的,各自摸来摸去……我就问姥姥。姥姥说是《三岔口》……姥姥是越来越看不到心上了,一个劲儿地怨自已忘性大。她甚至对舅舅说:要不,你送我回吧?舅舅两眼盯着台上,反问:送?用什么送?大家全坐车来的!姥姥叹了一口气:唉!
      《三岔口》完了。接下来是清唱。观众们兴高采烈,鼓掌,叫好,呐喊,姥姥也多少有了兴致,一边看人家唱,一边给我介绍这是谁、那是谁,反正都是名角儿,她如数家珍。
      终于戏完了。大家呼啦呼啦涌出来,往汽车上爬。司机老马叫胡师傅帮他查点人数。这回舅舅抱着弟弟,让抱了一夜弟弟的妈妈歇一歇。弟弟睡着了。小毛豆也睡着了,他妈抱着他。我发现许多小孩儿睡着了。汽车在人们呵欠连天中返回了宿舍大门口。还有人一路谈论着戏。姥姥一下车,就迈着半大小脚紧走几步赶到家门口,阿弥陀佛,毛裤还在!妈妈却叫起来了:鞋,娃娃的鞋呢?真的,弟弟的鞋呢?他两个脚丫子上都没鞋了,而他居然还在舅舅怀里呼呼大睡哩!舅舅说:说不定在汽车上,明天到厂里找一找。
      结果当然没有找到。每每说起来,姥姥都免不了长吁短叹:唉,看戏,看戏,把娃的鞋也看丢了。
      到现在,二十五、六年过去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姥姥说这话时候的那副神态。(2000.3.)

                                  文/蒙山樵夫

          每每想起少时欢乐的时光,总也忘不了小时候故乡的戏台。故乡的戏台啊,连接着我童年的梦。

          姥姥家跟我们是一个村子,离姥姥家几步远就是我们村的戏台。小时候,跟我一起玩大的“发小”,也多是表哥、表弟、表姐、表妹。那时候,大家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能在姥姥门前戏台看戏、玩耍。

            离姥姥家不远的戏台,可是村庄的中心。那时候,每一个村子都有一个公共活动空间,那就是戏台。这戏台,可是整个村子的政治中心。村子的重大事情要在这里发布,重大活动要在这里举行。每逢节庆的重大演出,这里就是舞台。

            所谓戏台,非常简单。三间草屋前面,搭了个台子。这三间草屋比我们住的房子还高级。那时候,我们家家户户都是土墙、麦秸苫得草房子,每过两三年就得重换一次屋草。而这戏台的房子是用青石铺成的墙基,虽说是草房,但房顶上有一圈青瓦。比我们一般人住的房子档次高多了。因此,我们村最高的行政机关村支部就在这办公,戏台周围用木棒扎起了架子。据说,这台子还是我们村一个慈善乡绅张姓地主为村民捐建的。

            童年的我们最快乐日子就是在这戏台看戏了。别看村里的大人都是面色黑不拉几的种地庄稼汉,到了有重大演出的时候。他们摘下破斗笠,脱下粗布汗巾褂子,换上戏装,登得台来,踩起碎步,吼上几嗓子,就能把戏台子给震得发颤。

            村子不大,亲戚都在本村。因此,登得台的,不是本家叔叔大爷,就是姥姥家舅舅、表哥。看那步伐,听那声音。每到这时候,我就高兴得狂喊“看看,我大舅!”嗓门太大了,搅得大家看戏了,那边就有人笑我,“知道是你大舅,那是我大爷呢。姥娘家的小狗,吃完就走!”我一看,傻了,不敢说话了,“谁啊?”舅舅家比我大两岁的表哥,妗子们经常说我们是姥姥家的小狗,吃完就走,他倒学得挺快。他这一吆喝,大家一阵哄笑,臊得我满脸通红。

          我可丢面子了,不敢再嚷了,心想:“表哥哎,咱是亲戚,也得给留点面子,当这么多人,笑我是小狗,哼!”想着想着,就悄悄走到表哥腚底下,趁他站起来吆喝的时候,悄悄把小板凳拿走了,表哥一腚坐下去,仰面跌倒了,怕是屁股跌两半了。我知道惹祸了,我个子小,干不过我表哥。“哎呀,谁能救我,姥姥呗!”于是,就撒丫子跑到姥姥怀里。“姥姥救我,表哥打我!”这招好使,正在墙根看戏的姥姥,把我拉在怀里。呵斥我表哥,“这是弟弟,干什么!”表哥气得脸快要紫了,“他偷我板凳,把屁股都跌两半了!”“他骂我是姥姥家小狗。”我的伟大的姥姥,真是高明。“把板凳还给哥哥,说你是小狗,怕啥?狗是忠臣,能看家护院。”哥俩一听这话,没脾气了,破涕一笑,又看起戏来。

            看了一阵,小孩子是坐不住的,又一圈圈追逐着,打闹着。戏台上依然又跳又唱。

            到后来,在这戏台上就上演新戏了。《白毛女》、《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朝阳沟》等剧目都在这戏台上演。先是公社、县上的演员来演出。到后来,我们村和附近几个村子就联合演出,听着听着,这戏词就都学会了。为了这演出,村子里可出血本了,戏台四个角,挂了明晃晃的汽灯。跟家里的小煤油灯一比,这太亮了。老人们都说“晃得眼疼。”演着演着,原来村子里那些戏迷们,也按捺不住,凑热闹,也上台演了。于是,这戏台子,可热闹了:有县里的公社的演员,有邻村的演员。大家一台子唱戏,一个锅里吃面条子,也都熟了。于是,邻村有个演“常宝”的姑娘,还就成了我表哥的媳妇。直到现在,表嫂都当奶奶了,我还经常喊她“小常宝”!气得表嫂瞪眼。

            最为精彩的就是后来在这戏台上演电影,电影比村子里的戏好看多了。为争夺看电影的好位置,我们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表哥表姐表弟表妹,组成了一个同盟,十几号人,谁敢跟我们争啊!这就是亲戚多的好处,表哥最大,拿个粘知了的竹竿子,维持秩序,我们哥几个带红袖章,站成一排,那个神气啊!好家伙,谁敢不听我们?表哥说了,谁不听就不让看电影。那些在正面看不清楚的,就到荧幕的背面看。

            在本村看电影,那是多么荣耀啊!为了看一场电影,哥几个得筹划好几天。我们几个人跟着大人去邻村把放映员请来,帮着大人把放映机用独轮车推来,帮着栽荧幕杆子,帮着开动发电机。我们忙得不亦乐乎,饿了,就啃口煎饼和咸菜条子。人家放映员到村部吃饭,还能吃上白面膜和豆腐皮子。我们看着馋得流口水。

            在本村看了还不过瘾,就跟着电影队,东村看了跑西村,一部片子看七八遍,大家成群结队浩浩荡荡,别的村的人也不敢欺负我们。我们是谁呀?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们都是兄弟,谁也不敢惹我们,因为他们也还得到咱们村来。

            到上世纪80年代,我们村可是出名了。上级捐助我们一台德国产的电视机。电视机来了,都不知啥玩意。不能干看着,因为村里还没有电啊。捐助方又想了好多办法,给我们村架上高压电。通电的那天,是这600多年古老村庄的盛大节日。戏台周围几盏大灯,灯火通明。全村老老少少,扶老携幼,呼儿唤女,都来到这大戏台子前。村里把上级给的电视放到戏台子上,老人们更傻眼了,怎么那个大戏匣子,不光听音还能看出人影来?这大戏匣子跟电影一样啊!这电视,让这小乡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这村庄的古老戏台,上演着来自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的大戏啊!村子里的人,每到吃完饭,都到戏台前看电视、抽烟、拉呱。老人们在这戏台周围,张家长,李家短,谁家添孙子了,谁家娶媳妇了。

            这戏台俨然村庄的信息发布中心。最高兴的是孩子们,可以天天看”电影“”了。这时候,我已经到城里读书了,跟我一起玩大的表哥表姐们,有的结婚,有的出去打工了。看到戏台电视上的外面的世界,他们心痒了,真的走向了外面的世界了。小小的戏台啊,连接了外面五彩缤纷的大世界啊!

            村子里最早走出去的人,现在已经在城里读书、就业、成家,农民的后代成了城里人,到外国成了外国人。一茬茬的乡村人在繁华的大都市艰难地顽强地扎下根活下来成长起来。老人们都说,现在年轻人,都野了,一翅膀都能上天,不害怕吗?

            我姥姥家门前的戏台见证乡村时代的变迁。渐渐地,戏台逐渐失去了繁华。家家户户都有电视了,不用到戏台看电视了;再到后来,家家户户都有电话了,村里有个什么事,电话一打,什么事就都安排妥了;再后来,家家户户都有电脑了,一开电脑,一下子天南海北的亲人都能面对面地说话了。老人们都说,这世道真变了,老百姓也能进城了,成城里人了,不种地也饿不着肚子了。再到后来,一辆辆轿子车,开进戏台,开进村子,开进了一家家的庭院里,停在家家户户曾经放独轮车的大门口。

            我们村的戏台子,渐渐被淡忘了。只是村子里有老人故去的时候,按照千百年的乡俗,作乐超度亡灵。其他的时候,很少有人再用这戏台子

            可是,从村子里走出去的人,那些在城里住久的人。甚至一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回到村子里,都要到戏台前看看,伫立良久。因为,这戏台,曾经上演了他们的童年的梦想啊。

            而今,我已届中年,在城里生活快30年了。可我,睡里梦里,还是常常出现在戏台玩耍的情景。我故乡古老的戏台啊,您在乡人们的心里,不仅承载着乡村悠久的历史,更连接乡村的美好的未来。

            耳边还是响着童年时小伙伴们那句句童音的合唱:要问今天去哪里?姥姥门前看大戏……

    J#^�e>u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姥姥门前看大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