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周瞳探案系列3

周瞳探案系列3

发布时间:2019-10-15 06:24编辑:科幻小说浏览(57)

    海王大学一年一度的全校男子篮球联赛,是一项颇受学生欢迎的活动,男学生在这里可以争取荣誉,而女学生更多的是借这个机会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 今天是联赛的第一场,由历史系的“金戈铁马”队对抗经济管理系的“兽王”队,两队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兽王”队在第一节已经有了十五分的领先优势。场上虽然是“兽王”队领先,但是受关注程度最高的却不是“兽王”队的队员,而是“金戈铁马”队的一名队员,他由于在第一节就犯规五次,而创造了学校联赛以来最快被罚下场记录。 随着场上裁判做出离场的手势,看台上响起了倒彩、哄笑的声浪,当然,这些全部是奉献给下场的那位队员。 “周瞳,你是怎么在打球啊?”场下的好友兼教练的王文才有些恼火的冲着下场的周瞳大声叫唤。 周瞳无奈的摸摸头,他今天确实衰到了极点,本来球技就不怎么样的他,今天在球场上好像找不到魂似的,老是心绪不宁。 “去旁边休息一下吧!林山,你上!”王文才也不好意思再责怪周瞳,他又把目光重新投进球场,关注着比赛的状况。 这边收发室的李老头,看到周瞳被罚下场,倒是乐呵呵的走上来。 “周瞳,我那里有你的快件,跟我去签收一下!”周瞳平常嘴很甜,又经常去收发室找李老头下棋,所以这李老头才亲自来通知他。 “快件?”周瞳顺手拿起椅子上的一条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实在想不起来有谁会寄东西给他。 海王大学一年一度的全校男子篮球联赛,是一项颇受学生欢迎的活动,男学生在这里可以争取荣誉,而女学生更多的是借这个机会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 今天是联赛的第一场,由历史系的“金戈铁马”队对抗经济管理系的“兽王”队,两队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兽王”队在第一节已经有了十五分的领先优势。场上虽然是“兽王”队领先,但是受关注程度最高的却不是“兽王”队的队员,而是“金戈铁马”队的一名队员,他由于在第一节就犯规五次,而创造了学校联赛以来最快被罚下场记录。 随着场上裁判做出离场的手势,看台上响起了倒彩、哄笑的声浪,当然,这些全部是奉献给下场的那位队员。 “周瞳,你是怎么在打球啊?”场下的好友兼教练的王文才有些恼火的冲着下场的周瞳大声叫唤。 周瞳无奈的摸摸头,他今天确实衰到了极点,本来球技就不怎么样的他,今天在球场上好像找不到魂似的,老是心绪不宁。 “去旁边休息一下吧!林山,你上!”王文才也不好意思再责怪周瞳,他又把目光重新投进球场,关注着比赛的状况。 这边收发室的李老头,看到周瞳被罚下场,倒是乐呵呵的走上来。 “周瞳,我那里有你的快件,跟我去签收一下!”周瞳平常嘴很甜,又经常去收发室找李老头下棋,所以这李老头才亲自来通知他。 “快件?”周瞳顺手拿起椅子上的一条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实在想不起来有谁会寄东西给他。 周瞳的心里忽然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但这纯粹是一种直觉,不管怎样,要弄清楚整件事情,必须先联系到艾晨。 周瞳匆匆换了身衣服,就跑出了宿舍,直奔学校的档案处。 在那里,他很快就查到了艾晨离校后参加工作的单位,不过让他感有些吃惊的是一向关注实事的艾晨竟然到了一家旅行杂志做记者。这家叫做《游天地》的旅行杂志在国内算是非常有影响力的,而且编辑部就在市内,所以去一趟也非常方便。周瞳放弃了打电话的想法,决定亲自走一趟,去找艾晨。 《游天地》的编辑部就在市内的报业大楼里,周瞳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在编辑部的前台,周瞳向接待小姐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接待小姐戴着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不过她听到周瞳说是来找艾晨,脸上立刻显现出一种奇特的神色,用一种警惕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周瞳一番,然后才小心的问道:“你是她什么人?”。 周瞳虽然对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感到奇怪,不过他还是耐心的说道:“我是她的同学,找她有点重要的事情!” “她现在不在编辑部。”接待小姐这次很干脆的回答道。 “我想她也应该不在这里,不过几天前我和她失去了联系,家里也找不到她,我相信她的失踪,应该和她的工作有关系,所以才来这里询问,如果还是没有线索,我看我有必要立即去登寻人启事,或者直接报警。”周瞳信口胡编,不过这番话却很管用,接待小姐冷淡的态度有了些许的转变。 “你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领导!”接待小姐显然也做不了主,于是扶了扶眼镜,起身进到了编辑部里面。 周瞳非常有把握,她会立刻回来邀请自己进去,所以悠闲的坐到沙发上。 果然过了两三分钟,那位接待小姐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们的总编愿意见你!” “明智的选择。”周瞳的嘴角微微扬起。 周瞳跟着接待小姐,穿过看起来繁忙而又杂乱的编辑室,他的到来,引起了众多编辑的侧目。不过周瞳毫不在意,甚至还向他们点头致意,仿佛是常客一般。 总编的办公室在最里面,和外面的情况恰恰相反,这里倒是显得整洁清静。总编陈风的年纪并不大,约三十来岁,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衬衣,打着一条黄色白点的领带,下身是一条黑色西裤,精神饱满,面带笑容。 “请坐!”陈风礼貌的招呼周瞳坐下。 那位接待小姐也十分识趣的关上办公室的门,退了出去。 “你好,我是总编辑陈风。”陈风伸出手,自我介绍道。 “我来是想知道艾晨的下落!”周瞳握了握陈风的手,然后毫不客气的开门见山说道。 陈风早已知道周瞳此行的目的,所以并不惊讶,淡淡的回答道:“她被我安排到外地去做采编了。”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采编工作,竟然让她的家人朋友都完全无法和她联络上,我们非常担心!”周瞳的语气显得很凝重,甚至不惜绑上艾晨的家人,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她去采访的地方很偏远,手机没有信号也很正常,相信我们很快会与她取得联系!”陈风的解释有些牵强,不过他继续补充道:“请放心,我们已经安排了人手去找她!” “艾晨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周瞳还是紧追不舍的问道。 “对不起,出于工作上的原因,我们暂时不能向你透露。”陈风的语气很坚决。 “既然这样,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会立刻报警,让警方来向你问同样的问题!”周瞳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就在周瞳走到门口的时候,陈风叫住了他。 周瞳转过身,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位陈总编。 陈风原来的笑容早已经崩溃瓦解,他开始有些后悔批准艾晨去进行这次采编,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不但杂志社的名誉扫地,甚至也会影响到自己的地位。 “陈总编,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周瞳终于有些不耐烦。 “她去了苗疆!”陈风终于开头说道。 “苗疆?”周瞳只在武侠小说里经常看到这个词汇,忽然间从这位总编嘴里听到,一时间有些不能理解。 “准确的说,是一个属于苗疆的神秘苗寨。”陈风看到周瞳迷惑的表情,于是解释道。 “我相信你要对我解释的,应该远远不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 陈风叹了口气,思绪仿佛回到了两个月前。 “一切都是从一封读者来信开始。” “又是信?”周瞳闻言心里不免嘀咕道。 “两个月前,我们杂志专门做了一期关于‘行走苗疆’的旅行专题,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受到了读者的喜爱,纷纷来信杂志社,其中有一封读者的来信引起艾晨的兴趣。信里讲述了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不为人知的苗寨里发生的骇人事情,说的是在这个苗寨里盛行一种巫术,只要把自己仇人的生辰八字写在一种用竹条特制的纸人身上,然后用火焚烧,那么在七天之后,由纸人化作的复仇邪灵,会把巨大的恐惧降临到仇人的身上,并最终活活烧死仇人。来信的读者更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女儿就是被这种邪恶的苗疆巫术害死。” “这恐怕是某个读者的恶作剧吧,艾晨应该不会真的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我刚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位读者随信还寄来一张相片,相片上是一具被烧焦的尸体以及远处隐约出现在浓雾中的苗寨,而且在相片的背后,读者还留下一个地址。” “即使有这样一张相片也说明不了什么啊!” “确实说明不了什么,但是却引起了艾晨巨大的好奇心,于是她向我申请,无论真假,都希望去一趟看看,至少可以在杂志上做一个猎奇的内容。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她的要求。可是……在一个星期前,我们却突然失去了与她的联系!”陈风说到这里,忍不住掏出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周瞳终于明白这位总编为什么会如此紧张自己找上门来,虽然这次采访是艾晨提出的要求,但是作为编辑部的负责人,他是无论如何也推卸不了责任的。如果艾晨的家人来要人,又或者被媒体曝光,实在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痛的事情。 “这封信和相片还在吗?”周瞳希望能拿到这封信,和自己收到的那封信对比一下,看看笔迹是否一致。 可是陈风的回答却令他失望。 “不在,被艾晨带走了。” “那么你还记得那位读者姓什么,以及她在相片后面留下的地址吗?” “来信并没有署名,不过相片后留下的地址我还记得,写的是‘凤凰古城相见’。” “凤凰古城?”周瞳对这个地方倒是并不陌生,记得自己十六岁那年,母亲曾经带自己去那里旅游过一次。 “不错,艾晨最后一次与我们联系,就是在凤凰古城。” “艾晨说过些什么没有?” “她只是打电话来说,已经见到了写信的人,并将随她去苗寨调查,有消息再联络我们,但是那以后她的电话就再无法打通,而她也没有与编辑部联系!”陈风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然后以安慰的口吻继续对周瞳说:“其实我们已经联系了当地警方,他们正在积极寻找艾晨的下落,所以我请求你能尽可能的帮我们安抚艾晨的家人,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找到艾晨!”。 周瞳对于这位总编的请求也不置可否,只是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总编桌上的笔,在一张白纸上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任何关于艾晨的消息,请立刻联系我。” “当然,一定。”陈风连忙点头。 公安部办公大楼位于东城区西街的繁华路段上,建筑面积足有十二万三千平方米,而特别刑侦组就在这庞大建筑中最隐秘的地方。公安部为了处理一些非常规、离奇和极其棘手的案件,而组建了这个特别刑侦组。这个小组不隶属于部里的任何一个部门,所有的组员只对组长负责,而组长则直接对公安部部长负责。严咏洁由于在警队里的优异表现和极强的工作能力,而被召进了特别刑侦组。不过她没有想到自己一进特别刑侦组,就接连遇到了两件极其棘手的案件(关于这两件案子,请参看拙作《死亡塔罗牌》和《血符》),如果不是周瞳的帮助,恐怕这些案件不会圆满的解决。 严咏洁对于周瞳的看法实在是有些矛盾,她非常认同周瞳的机智勇敢,却也毫不迟疑的认为他是个好色无耻的小混蛋。更让严咏洁难堪的事情是她自己对周瞳竟然有了一种奇特的感觉,虽然她无时无刻不在否定以及回避这种感觉。不过好在特别刑侦组的工作非常忙,足以让她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那些复杂的私人问题。 而周瞳这种近乎单细胞的动物,他是不会理解严咏洁异样的感受,或者是一个女孩子的心思。每当他遇上麻烦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拨通严咏洁的电话。 “美女,想我吗?”严咏洁的手机里传来了猥琐但不失磁性的男声。 “我怎么会不想你,家里沙包坏了很久了。” 周瞳闻言,感觉头上有一群乌鸦飞过……只好干笑了两声。 “有什么事,快说,我忙着呢!”严咏洁倒不是瞎掰,她的面前堆着厚厚一摞从全国各地报上来的疑难案件。 “不知道咏洁你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喝咖啡!”周瞳用暧昧的语气说道。 “你有钱请我喝咖啡?” “……”周瞳摸了摸口袋,足足沉默了五秒钟,才说道:“你先帮我垫上,以后我还你!” 严咏洁的额头上出现斗大的汗珠。 “香草咖啡,晚上八点,不见不散!”周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香草咖啡离海王大学并不远,坐落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里面虽然不大,但是环境很好,舒缓的轻音乐伴着咖啡的浓香,确实是一个谈话聊天的好地方。 周瞳已经喝完了一杯咖啡,严咏洁才姗姗出现。 “请帮我拿一杯冰卡布基诺。”严咏洁对站在一旁的侍者说道。 “真是没有时间观念的女人!”周瞳有些抱怨的看着严咏洁。 “能来就不错了,好了,说说又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严咏洁的话虽然说得不好听,但她坐下的姿势却是极为优雅迷人,周瞳一时间不免呆了呆。 这个时候,侍者送来了严咏洁的卡布基诺,周瞳才勉强回过神来。 “如果每个警察都像咏洁你这么美丽动人,很多罪犯都要不打自招了。” “别把你哄小妹妹的那套用在我身上。”严咏洁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还是甜甜的。 周瞳见严咏洁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也就不再继续说笑,面容一整的说道:“其实这次约你出来,确实有件事情请你帮忙。” 说着,他拿出了今天收到的快件,放到了桌子上。 严咏洁听他这么说,一点都不惊讶,喝了一口咖啡,才拿起了桌上的快件,看了起来。 “你不应该找我,应该找艾晨,相信她会比我清楚。”严咏洁看完后,非常平静的说道。 周瞳叹口气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不过艾晨失踪了!” 严咏洁的脸色,犹如平静的水面被投下一块巨石。 “她失踪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周瞳一五一十的把今天所查到的事情告诉了严咏洁。 “你怀疑寄给你快件的人和写信给《游天地》杂志的人是同一个人?”严咏洁问道。 “不错,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查查这封快件是从什么地方寄过来的。”周瞳点点头。 “查这个不难,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这个人既然希望你帮她,却又不留下任何联络的方式给你,甚至连一个地址和名字都没有,实在有些不合情理!”严咏洁说出了自己疑惑的地方。 “她也不是完全没有留下线索,她似乎知道我一定会去追查信中的记者是谁,而恰好艾晨又失踪了,整个事情都充满古怪,要知道答案,看来只有先找到写信的人!”周瞳苦笑道。 “那么你是打算去凤凰古城?”严咏洁明知故问。 周瞳非常肯定的说:“那个地方是现在唯一的线索,不管是为了解开谜题还是追查艾晨的下落,都是非去不可,所以……所以还有一件事情……也需要你的帮忙……”。 “支支吾吾,有什么就快说!”严咏洁不耐烦的催促。 “借我点差旅费!”周瞳有些尴尬的说道。

    北京天坛医院,坐落在天坛公园西南侧,是中国脑神经研究方面首屈一指的医院。在医院深处的一座院落里,也就是神经科研究所病房内,周瞳正安静的躺在一张病床上,在他的周围是各种精密的仪器和电子设备,还有数位国内顶尖的脑科专家站在一旁。 严咏洁站在病房外,从门上的透明窗户紧张的看着里面的一切。 周瞳失忆?不,又不完全是失忆,他仅仅是忘了在丛林里一个星期内所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深知周瞳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撒谎的,恐怕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他所说的话。但现在只是自己相信却没有任何用处。 严咏洁想到这里,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三位警官。他们的脸上都是一副急不可耐的神情,如果不是特别刑侦组出面,恐怕这三位早就冲进去抓人了。 严咏洁重新转过头,轻轻叹了口气。她完全没有想到,找到周瞳的第二天,当地警察就在丛林里发现一具女尸,在尸体的身上,案发现场、甚至是勒死那女人的绳子上,全部都是周瞳的足迹、指纹和毛发。所有的现场证据都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周瞳是杀人凶手。当警方为此事询问周瞳的时候,周瞳的回答竟然是三个字——“不记得”,除此之外,他竟然什么也不说。警方立刻申请了逮捕令,要抓人。 严咏洁是绝对不会相信周瞳杀人,但周瞳给她的解释虽然要详细的多了,但是大致的意思却还是一样,就是他完全不记得在丛林里的一个星期究竟发生了什么,当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沈香被吊在树上,死去多时。为了阻止警方抓人,严咏洁只好把整个事情向特别刑侦组组长孙耀明做了汇报。孙耀明虽然也相信周瞳是无辜的,但涉及人命案,当地警方又有如此有力的证据,他也无法干预,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安排周瞳做一个详细的脑部检查。 而现在,检查结果就尤其重要了,如果能够证明周瞳确实失忆,那么案子就还有回旋的余地,反之,则所有的证据都对周瞳不利,上了法庭,一定会被判有罪。 不过眼下还有让严咏洁头痛的事情,一是周瞳的母亲,也是自己以前的老师宋欣知道她儿子出了事,急急忙忙从国外赶了回来;二是那位任性的大小姐李莹知道周瞳失踪后,也从南方大学飞了过来。算算时间,这两位恐怕过不了多久都会到医院了,到时候如果警方要抓人,也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场面。严咏洁一想到自己夹在中间,额头就止不住的冒汗…… 严咏洁正在出神的这会儿,几位医学专家的检查也结束了,他们退出了病房。 “严警官。”专家组的组长王慧仁拉开病房的门,一眼看到发呆的严咏洁,于是出口喊道。 严咏洁立刻回过神来,看到王慧仁已经带着一群专家走了出来,心中一紧,问道:“王教授,情况如何?” 王慧仁摇了摇头,然后非常肯定的说:“我们对他的脑部进行了详细的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而且坦率的说,对于像他这样失忆的情况从来没有碰到过……不过大脑组织非常复杂,即使到今天,医学界对于脑部组织的了解也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实在无能为力。” 严咏洁闻言立刻懵了一下,王慧仁后面的话她几乎都没听仔细听,现在医学上无法证明周瞳的失忆确有其事,那么周瞳的说辞只能被认为是谎言。 在严咏洁身后的三位警官却只是微微一笑,他们对这样的检查结果并不意外,任谁也不会相信有人只失去七天的记忆,在他们看来,周瞳这个“谎言”未免太过愚蠢。 然而,那些往往看似愚蠢的“谎言”却是事实。 三位远道而来的警官,挪动了一下身体,脚下的皮鞋敲打在医院光滑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请你们再耐心等待一会儿。”严咏洁说得客气,但是语气却不容置疑,更像是命令。 三位警官互望了一眼,终于还是收回了脚步。 严咏洁走进病房,然后反锁上门,这才来到周瞳的床边。 周瞳看到严咏洁进来,立刻朝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这些专家应该一无所获吧。” 严咏洁点点头,说道:“亏你还笑得出来,现在你可真是成了杀人疑犯。” 周瞳一边拔掉贴在自己脑门上的各种线圈,一边苦笑着说:“这次去凤凰古城真是衰到家了,陪了夫人又折兵,不但艾晨没有找到,自己反而成了杀人疑犯,不过好在也不是全无收获。” “你除了莫明其妙的失去了七天的记忆,还有什么收获?”严咏洁认为这不过是周瞳为了面子,死撑而已。 周瞳这个时候已经从床坐了起来,听严咏洁这么说,依旧还是脸皮厚厚的面带微笑,说:“至少我查到有人确实看到过艾晨,说明我们以前的推断并没有错,艾晨失踪的地点就是在凤凰古城附近。” “我倒是觉得我们收获了更多的疑问!”严咏洁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恐怕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 “哦,什么事情?” “关于艾晨。” 于是,严咏洁把金丹告诉她的事情,向周瞳转述了一遍。 周瞳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诡异的事情,他原本还有些笑容的脸,也变得僵硬起来。 “你查过艾晨的身世没有?”周瞳终于开口问道。 严咏洁早就知道周瞳会有此一问,于是淡淡的说道:“查过了,艾晨现在的父母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他们是从孤儿院里把她领养回来的。” “孤儿院那边你查过没有?”周瞳急忙追问。 “还不是因为你,否则我早去了,现在哪有时间!”严咏洁颇有些抱怨和担心的说道。 周瞳想想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握住严咏洁的手,暧昧的说:“真是辛苦我的小美人了!” 严咏洁不经意被周瞳抓住手,脸上一片绯红,连忙甩开周瞳的“咸猪手”。 周瞳偷袭得手,也不敢得寸进尺,收敛笑容,正色的说道:“我这里有件奇怪的东西,恐怕也要辛苦你查一下。” 说完,周瞳从口袋里掏出那部带着他走出丛林的微型录音机。 “这是……”严咏洁没想到周瞳会有这样的古董。 “微型录音机。”周瞳按下了播放键。 一段有些生硬的录音传了出来,“往北,见方石右拐,一直前行,见方石再右拐。”。 “这段录音的原声被人处理过。”严咏洁非常肯定的说道。 周瞳也赞同的点点头,然后他取出磁带,翻面过来,再放了回去。 这次却清晰的传来艾晨凄厉幽怨的叫声:“周……瞳……” 严咏洁听到这样的叫声只觉浑身发麻。 “如果没有这个录音机,我恐怕现在还困在丛林里面。”周瞳有些感叹的说道。 “为你留下录音机的人,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不过如果他单单只是想救你出丛林,为什么又在磁带的另一面留下艾晨的声音?”严咏洁百思不得其解。 “这算是一个迷题,看现在的情况,多半要靠你查清楚了。”周瞳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把手中的微型录音机塞到了严咏洁的手中,然后又接着问道:“还有一件事情,我们刚回到凤凰城,警方就发现了沈香的尸体,这未免太过巧合了,究竟警方是怎么找到的?” “当我和金丹进山的时候,警方就接到一封匿名的举报信,信里有一个简易的地图,标出了沈香出事的地点。我也是事后才知道这件事情。”严咏洁当时心里就纳闷,自己找到周瞳后,也知道了关于沈香的事情,但是周瞳自己也无法再找到出事的地点。于是,这三人只好回到凤凰古城寻求当地警方的协助,可是刚到古城,周瞳就面临了被拘捕的困境。 “看来凶手早有安排,他是准备把我送进监狱呢!”周瞳此时恨的牙痒痒,但一时间却又无技可施。 严咏洁刚想安慰一下周瞳,可是病房的门却被敲响了。 周瞳和严咏洁一起抬头望去,门外的窗户上挤着两张脸,而这两张脸实在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老妈!” “李莹!” 周瞳和严咏洁分别惊叫道。 “她……她们怎么一起来了?”周瞳的头都大了一圈,看着严咏洁张大了嘴问道。 严咏洁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苦笑着去开了门。 “瞳儿!”周瞳的母亲宋欣看见他穿着病服躺在病床上,立刻情不自禁的一马当先冲了进来,抓着周瞳左摸摸,右捏捏,然后连珠炮般的说道:“给妈看看,哪里受伤了,没事吧?这些警察没有为难你吧?咏洁,这究竟是怎么搞的?” 李莹本来也想责怪周瞳一番,为什么有这么刺激好玩的事情不叫自己,但是一看宋欣的阵势,也只好站在一旁不停的拿眼睛瞪周瞳。 “宋老师,周瞳没事,您放心……”严咏洁在一旁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不停劝慰这位昔日的恩师。 周瞳哭笑不得,一边委婉的推开母亲的手,一边叫道:“妈,您……您怎么来了,我没事,您还是回去忙吧。” “还说没事,你都成杀人疑犯了!”宋欣说着有些责问的看了一眼严咏洁。 “这件事情还有许多疑点,警方还在调查之中,老师,你也不用太担心。”严咏洁没有办法,只有硬着头皮说道。 她的话音未落,凤凰古城那三位一起“押解”周瞳的警官,此时却神色凝重的走了进来,其中一位上前两步,在严咏洁身旁耳语了一番。 严咏洁的脸色立刻一片惨白,有些不敢相信的直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周瞳。 就连一向调皮的李莹,也看出事情有点不对头,紧张的问道:“咏……咏洁姐,怎么了?” 宋欣也安静了下来,有些愕然的看着严咏洁突然变化的表情。 周瞳更是一头雾水,他从来没有看过严咏洁如此冰冷和不屑的目光,他的心禁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沈……沈香的验尸报告出来了,法医在她的下体发现了精液,确认在她死前曾发生过剧烈的性行为,同时……通过对精液做DNA分析,精液是属于……属于周瞳的!”严咏洁几乎费尽了力气,终于把话说完了,她也似乎在一瞬间被抽取了所有的生气,她是那样的信任周瞳,但是……但是沈香的验尸结果,却让她动摇了,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乱成一团,根本没有办法再理智的思考问题。 宋欣听完这番话,几乎是踉跄的跌倒在椅子上。 李莹的脸涨的通红,眼睛却愤怒的看着周瞳,如果不是宋欣在一旁,她就冲上去狠扁周瞳了。 此时的周瞳却努力的在回忆里寻找蛛丝马迹,但是却一片空白,他根本没有办法确认自己是否做过那样的事情。他有些痛苦的用双手捂住脑袋,嘴里不停的自言自语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七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瞳最终被带回凤凰古城警局,并转押到拘留所,而地方检察院也决定在一周后对他提起控诉。 周瞳的母亲宋欣,这位大学教授,为了儿子,不得不动用自己的所有关系,四处活动。但是如今证据齐全,甚至还在死者的身上发现了周瞳的精液,如果找不到新的证据来推翻警方的假设,无论是谁,也不敢插手干预案件的审理。 严咏洁看着憔悴的宋欣,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位老师,她自己绝对不相信周瞳会杀人,但是对于周瞳会不会在一时冲动下与沈香发生关系,却是没有半点信心。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在开庭前找出事情的真相。 “艾晨,她是整个事件的关键,这里面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严咏洁有些出神的自言自语道。 李莹则不辞而别,她心里的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想法。 “混蛋,不可能,这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 “失忆?……这次不像是骗人的啊……可是……不行,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李莹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做出决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那么就先要恢复周瞳的记忆,既然西医这帮教授全都没办法,那就去找中医。 三个女人虽然都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但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营救周瞳。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周瞳探案系列3

    关键词:

上一篇:深居简出

下一篇:周瞳探案体系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