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毁我一段情,这样的邻居

毁我一段情,这样的邻居

发布时间:2019-10-15 19:23编辑:科幻小说浏览(126)

    图片 1
      我和霞打小就认识,一个院长大,一个学校上学,算是青梅竹马吧。
      后来,父亲单位搬迁,从西部小镇迁往省城,大家都很兴奋,尤其是孩子。
      领导、干部、工人陆续搬走了,留下不多的人,驻守原址大院。霞也随父母搬走了。
      本以为就此无缘再见霞。但母亲气不过,一样的条件,凭啥我们不能去省城?在母亲的一再催促、唠叨下,父亲上告单位,我家也得以搬迁省城。
      过来,又见到了霞,她穿着花裙,亭亭玉立,透着青春的气息。一说话,两个酒窝很可人。这时的她,已经长成了少女。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她也常过来我家玩。
      后来的日子,稀疏平常,和旁人无异。就是上学放学,周末相约出游。因为还有本院的其他子弟,都在一起上学,所以我和霞没能走得更近。
      霞很爱唱歌,唱的也好听。高三时,我们时常补课,课间,就能听到霞优美的歌声。
      后来,我和霞都没考上大学。我去补习,打算再考。霞去了大院幼儿园,做了幼教老师。还在一个大院住,还时常会碰见,彼此说说笑笑的,不觉得陌生。周末,我俩会相约去河边,看莺飞草长,花开花落,听黄河咆哮,鸟鹊啁啾。
      惬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我大专毕业。她还是她,我还是我,见面还是很亲热,还是有说有笑。在我的心里,她还是那样妩媚,还是那样可人。
      这期间,因为知根知底,双方大人都熟,都是一个单位的。他们说起过我俩嫁娶的事。霞的母亲没表示意见,但能看得出来,心里还是愿意的。
      那时,在我心底,霞就是我未来的媳妇,我们还是经常走动。一次,霞穿着紧身红毛衣睡眼惺忪地给我开门,着实把我惊住了。她圆润丰满的胸,随着门开的一刹那,突现在我眼前,直逼我的脸。羞得我躲避不急,赶紧将眼光转向它处。
      此后,再见面,就觉得有些意乱情迷,小鹿乱撞,想见又怕见。
      霞是那种爱打扮、爱收拾的女子。人长得漂亮,高高挑挑的,爱唱歌,学习倒没见怎么上心的。我曾亲眼见过她在KTV歌厅唱歌,和社会女郎无异,剪的齐耳短发,要的啤酒。
      我是那种传统的人,歌厅的霞让我有些陌生,有些隔阂。但我始终没阻止过她,我也没权利阻止,各有各的生活。
      再往后,我常往城里跑,上班下班辛苦,早出晚归。尤其冬天,两头不见太阳。我和霞见面的机会少了,感情似乎淡了许多。我觉得我还是我,但似乎霞已不是霞了。
      那时,我们一起玩的子弟多,朋友情意深厚。一回,我去以前的邻居家玩,邻居孩子无意的一句话,彻底点醒了我,大意是霞品行不好,有些水性杨花。细细想来似乎确实有点。邻居孩子的这句话让我不能释怀,始终占据着我的心田,拒绝着我对霞的感情,直至各自成家。
      一句话,一生情,错过了就不会再来。曾经的稚嫩、狭隘,历经岁月的洗礼,留下的,只有一声叹息。

    图片 2

    “小余,现在才回家呀”,“还没吃饭吧”。一天,不只一天,下班回家碰到同住一栋楼的刘婆婆或者是张婆婆,亦或者是李大姐等。每每这时,本来觉得一天工作积攒的疲倦就在这一声问候中消失无影踪。心里感觉很温暖。

    在钢筋砼构成的城市里,一座高楼里住着陌生的一群人。不象以前村里大院里,随时串门到你家、他家和我家,这都是常态。可在城市里,除非是单位大院,一般购买商品房的院子里,基本上不知道你家对门住着谁,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他们讲不知道邻居是谁时,我就回想起我所住过的两个院子。

    第一个院子是一个多层的楼房,没有电梯。院子里有一个老年活动中心是最热闹的,特别是周末,去晚了还没有座位。那些喜欢堆砌长城的人,一般都有固定的“搭子”(牌友)。有时,你在楼上都能听到活动的时间了,搭子们相互吆喝的声音。大家都比较熟悉,特别是退休后做业委会的婆婆们,更是特别贴心。如果知道你家有老人,经常帮这帮那的不说,还积极主动地帮你,给到了一定年龄的老人办理公交月卡等。

    邻里之间相互帮助照看小孩也是常事,夏天,大家聚在一起拉家常。

    当我们搬迁到第二个院子里住时,我就开始想念以前的邻居。想念以前的邻里氛围,想念邻居的热心,经常在楼道里能相遇。可这儿,电梯楼房里,每天大家除在电梯里可能会偶遇一下,回家就关门闭户,你是你,他是他,互不相识。

    夏天,院子里的小游泳池里开放,我就带着孩子去戏水。“你家孩子几岁了”,“什么时候搬到这儿来的”,“有时间让他们小孩在一起玩”……游泳池边上的妈妈们,你一嘴我一嘴的闲聊着,抬头望向池子中,池子中的孩子们已玩得不亦乐乎。

    就这样,因为孩子,在这独生子女时代,孩子们找到了伙伴,而我们大人也因此结缘。

    孩子们相约一起学习游泳,一起学习轮滑,一起玩耍。记得基本上每天晚饭后,楼栋的小孩就一个个往外走,男孩、女孩、大的、小的不论。只听到楼道里或者是院子里,到处充满了他们愉快的笑声。

    在我们这栋7楼曾住着一家阿拉伯人,因为爸爸是国家外派到成都工作的。他家的有两兄弟,小的一个经常与我们孩子一起玩。一开始因语言不通,我们还给孩子们说,你们和国际友人一起玩,玩的时候,你们教他汉语,让他教你们英语。每年,我们大人就给小朋友们照合影留念。这个叫小强的巴基斯坦小孩,学会了汉语,并还学会了一些方言。

    记得一年,我们在成都过年。小强得知我家孩子没走,就在春节晚上跑到我家来玩,并且他妈妈还让他带给我手镯,以示感谢我们对小强的关照。而小强在我家吃了一点年夜饭后,就把我家孩子叫到他家去玩。小强的爸妈信俸伊斯兰教,小强的妈妈一般不外出,偶而一次外出,都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

    有时我们几家人还相约带着孩子到公园玩,还曾一起利用周末时间,妈妈们带着小孩坐火车到西昌去玩。

    在电梯相遇互相打招呼已是常态,嘘寒问暖,关心家人让我这们远离家乡来此驻扎的人感到格外的温暖。

    一天回家,在电梯里遇到刘阿姨。她说,“小余,听四楼的刘婆婆说你老公患了高血压,有这回事吗”?“患了高血压,你不要着急哈,让你老公多锻炼,坚持吃药,一般也没啥的”,“你们上班辛苦哈,不过也得注意身体哟,身体拖垮了,神仙也救不了你”。

    不管是天晴还是雨天,你只要六七点或者七八点到院子里走走看看,准能看见一个个或者三五结群的人,说说笑笑的,边走边聊,步履是如此坚定,神情是如此淡定且和蔼可亲。随便问他们中的一个,他们都会告诉你,不管什么天气,他们都会坚持,即使下雨,他们也会打着雨伞,走完每天定的快走量。在每年的中考前几个月,还看见有家人陪着孩子,孩子腿上绑着砂袋跑步的。

    这就是我们小区的一些缩影,还有许多故事,如老年人相互之间谁生病了,还相互照顾。一次有一个婆婆不小心从自己家里摔了,刚好碰到另一个婆婆去找她。发现摔在地上后,急忙拔打120救了一命。

    还有一年大姐一家到我家过春节,除夕夜我们正在准备烫火锅,我突然想起对联还没贴。结果,一个个都出来了,没想到的一幕幕发生了。我大姐一开始是探出头来,看我们是否贴完,可她不知怎么回事,就一下跨出了门,而顺势就把门也关过去了。当我们把门的福字贴完后,他们才惊呼一声,“糟了,我的钥匙呢”?我的心沉了一下,电磁炉的开关是打开的,没钥匙怎么办?

    搜索半天,大家都没有带钥匙。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脑袋此时飞快地想着对策。后来想起要么找开锁匠,他们应该有办法吧。这时,除夕夜,到哪儿去找开锁匠呢?找物业?电话没人接。楼下的邻居听到动静后,跑上来,当问清楚怎么回事后,就说,实在找不到,应该可以打110。真的,慌忙中也没想那么多。110在接听到电话后就很快过来了,可是,想了很多办法,因为楼上住的人都不在家,没有办法可以从窗子进入。没想到这惊动了左邻右舍,一下子就来了许多人,纷纷给我们出主意,而我一心想到打开的电磁炉把锅里的汤熬干了会有什么后果。最后还是在一位好心的邻居的电话里找到了开锁匠的电话,并联系上了他。答应一会就过来开门。

    这样的小区邻居,不知道你们喜欢吗?凡正我比较喜欢。

    虽然现在有些邻居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搬离了这儿,也搬进来一些如今比较陌生的。不过,我想,过不了多久,在这样一个其乐融融环境的感染下 ,会越来越熟悉,会越来越靠近,温暖彼此的心。

    无戒写作训练营三期第6天   学号059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毁我一段情,这样的邻居

    关键词:

上一篇:移民

下一篇:全数难言的痛,女子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