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点穴大师,业余小编

点穴大师,业余小编

发布时间:2019-10-16 19:08编辑:科幻小说浏览(100)

      今天是中秋节。
      渔场干部搞了次聚餐。
      熊祖国双脸通红,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小张跟在后面。
      熊祖国见了,哈哈笑道:“还敢吗?”
      小张不屑道:"我又没输你。”
      熊祖国一愣,脸上有了不悦。过了会儿,道:“比摔跤?”
      小张依然不屑道:“怕你?”
      熊祖国又是一愣,即刻吐出嘴唇上的烟,脱去外套,甩向一旁,弯腰,抬头,声音嘶哑地吼道:“来!”
      小张也不甘示弱,扔下手中的烟,一个箭步蹿了上去。
      熊祖国见了,并不慌张,双眼死死地盯着飞扑过来的小张。近了,近了,熊祖国作势向左边一跳,躲了过去。
      小张扑了个空。
      正在愣神间,猛觉一道劲风袭来,待人转身,整个身子已扑倒在了地上。
      熊祖国口中猛呼:“点穴。”说完,嘿嘿笑着爬起了身来,口中依然挑衅道:“还来吗?”
      小张爬起身,按押着酸胀的后腰,看着熊祖国,眼里已现了惊惧,一步一步向后退去。退出有上十米,这才猛一转身,如同脱困的野马,飞奔走了。
      其他人见了,哈哈大笑。
      熊祖国得意地道:“跟我搞?点不死你!”说完,摇摇晃晃地回房休息去了。
      第二天晚上,熊祖国正坐在房中看报纸,老婆正在一旁收拾。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声喊:“熊爹救我!”跟着,房中一暗,扑嗵,一个人已跪在了熊祖国面前。
      还没等熊祖国反应过来,又涌进两个中年男女。女人口中直呼:“熊爹救我伢一命吧!”
      熊祖国忽的一声,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中年男人递过一支烟,口中满是哀求地道:“伢不懂事,冒犯了您,求您开恩,放过小儿吧?”说完,也跪了下去。
      熊祖国见了,慌忙拉起,莫名地问道:“这是?这是?”
      女人道:“我伢昨晚回去,一夜都未屙出尿来,一夜喊天亮,只说后腰疼。后来一问,才知,才知是您大师点了穴!”说着,也跪了下去。
      熊祖国一拍脑壳,大叫道:“这巧?”
      男人挣脱开,又跪了下,又道:"我们生了四五个,只剩这个了。是我们没教好,冲撞了您,求您放过一马吧?”
      这时,老婆跳过来,哈哈笑道:“莫听他鬼款,他哪会点穴。”
      中年男女对视一眼,又挪到老婆面前,碰碰碰,磕下几个头,口中只呼:“救救我伢!”
      这时,房外已聚集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
      其中一个老员工道:“老熊,大人大量,放那伢儿一马吧?小伙子虽调皮,做事倒也不惜力气。”
      其他人也连忙随声附合道:“就是,就是。这伢也蛮逗人疼的。”
      中年男女听了,转身直向房外的人作揖。
      老婆见了,惊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一双眼睛一会儿看看面前,一会儿又去看熊祖国,心里也在嘀咕:“这是真的?”
      熊祖国见了,把涌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哗啦一声,抛开手头的报纸,挥手拍向了小张的后腰。
      小张猝不及防,啊的一声,扑了出去。
      房外的人见得真切,忍不住啊出了声来。
      中年男女慌忙转身,见小张趴在地上,脸上已有了怒容,刚想发火,却见小张身下已有了一滩水,大喜过望,口中直呼:“谢大师开恩!”
      此后,熊祖国点穴大师的美名,传扬开来。
      熊祖国听了,竟哭笑不得。

      黑夜,终于经不住雄鸡的围攻,总算溃退下去了。
      纯武打了个哈欠,扑的一声,吹熄煤油灯,又抬起双手,狠命地揉搓了一下已僵硬的脸颊,强撑着眼睑,欢快地收拾着桌面上的稿子,脸上也露出了微笑,口中忍不住嘟囔道:“终于写完了。”
      刚想站起身,就听房内传出一声喊:“纯武,伢要拉屎了。”
      纯武即刻站起身,跑去房中,抱起小伢,就往屋外跑。
      过了好大一会儿,小伢道:“爸,屙完了。”
      纯武宠溺地在小伢脸上亲了一口,空出一只手,四处摸索,却不禁皱起了眉头,扯开喉咙,冲屋内喊道:“快拿纸来揩屁股。”
      没过一会儿,老婆蓬松着头发,递上了两张纸。
      纯武也没细看,匆匆揩完,放下小伢,去了屋内。走到桌边,继续清理。
      小伢见了,大叫道:“爸,我要飞机。”
      纯武笑笑,刚想去撕扯剩余的稿纸,又传来老婆的声音:“纯武,快去喂猪。”
      纯武哎了一声,放下手头的稿纸,匆匆去了屋后。
      小伢见纯武走了,连忙爬上椅子,认真地折叠起来。折好一架,口中欢快地叫道:"飞啰。”看着飞走的飞机,发出一连串的笑声。
      等纯武走回,堂屋中已停放了一地的飞机。再看那堆纸,已没了几张。
      纯武顿时火起,猛地冲过去,一把夺过,狂暴地打下了一掌。
      小伢顿时哇哇大哭。
      老婆听见了,慌忙跑进来,口中急呼:“怎么啦?怎么啦?”见纯武还要打,猛地冲过来,一把护住了小伢,愤怒地斥责道:“你疯了?一大清早打伢?”
      纯武恼恨地道:“一夜的心血呀,就这么,这么……”说着,声音中已有了哽咽。
      老婆撇撇嘴,不屑地道:“都一二十年了,也没见你换回一厘钱,还费我不少的灯油哩。”
      纯武听完,只是愣愣地看着老婆,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那扬起的手,重重地拍击在自己的头上,又重重地叹息一声,一下子萎顿在了地上。
      可那地上的飞机,竟忽的一下,飞了起来,围着纯武,不住地转着圈,那呼呼的声响,似在发出阵阵嘲笑。
      纯武听见了,抬起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勇敢地盯视了过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点穴大师,业余小编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