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倾城殇连串,夜色微凉

倾城殇连串,夜色微凉

发布时间:2019-10-20 22:35编辑:科幻小说浏览(126)

      一枯灯,待到天明,一盏茶,喝到心凉,一生情,困了人心,烟花易冷,也曾望断天涯,一世繁华抵不过你的回眸。
      她是紫璃,生于商贾之家,从小锦衣玉食,家中嫡长女,父亲的掌中宝,偶尔小胡闹,经常不着调。他是阡陌,生于秀才之家,才华横溢,十八夺得状元归。她与他,青梅竹马,阡陌许下一生的承诺,“璃儿,待我归来,我十里红妆相迎娶你进门。”紫璃含首,她的不着调,在此刻也跑得精光,一脸的通红,使她手脚都不知如何摆放才好,见此,他笑了,犹如清风袭来,他的笑便是如此,微微上扬的唇角,在紫璃眼里,是最美的画卷。
      她回到府中时,一个中年男子已在大堂坐下,微闭着眼,仿如睡着般,紫璃蹑手蹑脚的向自己的房中移去,“站住,你又去他那里了?”一个疑问却又肯定的声音传来,她脖子一僵,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转身,“爹爹,你知道了?我下次不会了,别生气啊!”随即跑到男子的身边老实的站着,老实的?不,那双在转动的清澈的眼睛暴露了她,一瞬,就低下了眼眸,男子睁开眼,看到她跑来的样子,不禁蹙眉,出声责问:“你看看你,一点都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紫璃傻傻的笑道,“爹爹不觉得我这样很好看吗?”男子的脸越来越黑。
      “胡闹,璃儿,你也不小了,你娘十八的时候已经怀了你了,你又何必执着于一人呢?她给不了你安定的生活……”“爹爹你别再说了,我只想等他”紫璃打断了男子的话,转身离去,她有她的坚持,即使他落榜了,她只是单纯地爱着他。
      锣鼓喧天,这座萧县一片喜庆,只因他中了状元,他十里红妆迎娶她,她在自己的闺房里任由丫鬟的打扮,纤长的手指不停的绞着喜帕,打扮完毕,“你们都下去吧,我有点话要与大小姐说。”门外传来虚弱的声音。“是,老爷。”丫鬟们应声而退了出去,紫璃自从那次争吵后再也没有见过爹爹了,期间去找过几次,却都没有见到,今天见到并无意外,但是,怎么有如此虚弱的声音呢?“你在想什么呢?爹爹都叫你好几遍了。”正恍惚间,那声音又响起。“我在想爹爹呢!爹爹有话和我说?”
      “本来这些事是你娘亲操办的,谁知……唉,今天你大喜的日子,不提了不提了,爹爹找你有事。”说话间,男子从衣袖里拿出了一个瓷瓶,很精美的东西,却不见盖子,紫璃一脸迷茫,“怎么不见盖子?”“它叫泣血瓷,需要用你的血打开,里面装的是一枚丹药,有何作用我并不知道,你拿着去吧!嫁过去之后,收收你的性子吧,阡陌能容你,但他的地位不能容,会给他惹麻烦的。”“谨遵爹爹教诲,女儿一定谨记。”紫璃起身,在他面前行了一个跪拜礼。“你走吧!吉时快到了,爹爹不送了。”她盖上了红盖头,她身后的男子闭上了眼睛,嘴里呢喃着:倾月,我来找你了,你可在等我?紫璃很好!
      喜轿一路疾走,她未有察觉,因为她更紧张,到了阡陌面前,未语,轿门未踢,便被阡陌抱进了喜堂,“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一阵掌声后只剩了静寂。紫璃忐忑不定的坐在床头,等着阡陌的到来,这样的时光最难熬……
      终于,在紫璃的眼睛不知打了多少架的时候,阡陌来了,一身酒气,眼眸里闪过刺痛,看到她还坐在床头时,立即隐了下去,轻柔地掀开红盖头,她紧张不已,一双灵活的眼睛盯着阡陌,她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时,“早点休息吧!我今晚睡在隔壁。”说完,便转身离去,紫璃呆滞着,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她忘了反驳,一片空白,一夜无眠。
      一连几天,她没有再看到阡陌,她找了几次,都被告知,不在府中,这里的一切,紫璃好陌生,公公不见,阡陌也不见,这府犹如一个巨大的牢笼,只为了锁住她,紫璃怕了,她想了很多方法逃走,爬墙,一哭二闹三上吊都使过了,都被抓回来了,也证明了她被囚禁了。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来多久,阡陌回到了她的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但依旧没有让她出过门,后面准备补上的回门的时候都跳过了,紫璃每说到出去,阡陌就特别生气,所以只此作罢,只是成了一块心病。终于在一次阡陌外出时,她找到机会溜了出去,走到了爹爹的府前,眼前一片凋零,早已没有了半个月以前的景象,走近敲门,开门的是管家,一看到紫璃,悲戚的眼神立马换成了惊恐状,闪闪躲躲的低下头来:“大小姐,您,您怎么回来了?”紫璃心里越来越不安了,没有回答,直接跑进了府中,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她颓然的看着这不可信的眼前景,“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大,大小姐,是老爷,他在你出嫁的那天就、就去了,大小姐,你得注意身体啊。”话落,紫璃便只觉得耳边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到了,眼前突然一黑,“大小姐,你怎么了?快来人啊……”
      “爹爹,璃儿好喜欢你啊。”
      “璃儿,你又喜欢上什么了,这么讨爹爹欢心?”
      “其实,没什么啦,我只是把爹爹的画弄破了,爹爹不会怪我的对吧?”
      “什么画啊?什么画都比不上璃儿重要了。”
      “爹爹说的哦,娘亲的画像。”“什么?倾月的画像,你……”
      “爹爹,你说过没事的。”说着,小紫璃的眼泪就哗哗地流了。
      见状,男子忙说:“没事没事,坏了就坏了,璃儿别哭”
      而小紫璃呢?立即笑容满面,只见男子黯然的回头,离去。
      “爹爹,你别走,别走。”
      “璃儿,别这样好吗?我是阡陌啊,你醒醒好吗?”
      一会醒一会昏迷,折磨着更折磨了阡陌,他很后悔为什么没有自己来说,要等到她去发现?这样她怎样承受?阡陌不敢想,也不肯原谅自己,想要离开却又不敢离开,他想了想,等她醒来,告诉她的全部,然后……阡陌拿起小刀,割开紫璃的手一个小口,血,滴了出来,他的心,也在疼,犹如放在了油锅里炸,他的嘴角扬起了笑,苦涩的,“璃儿,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三天后,紫璃缓缓的醒来了,看到了床边邋遢的阡陌,胡渣随地而起,恍如一片荒凉。紫璃看到他,满脸的痕迹重新蓄满了泪水,“阡陌,告诉我一切,好吗?”
      “好,璃儿,你别激动,我告诉你一切,这得从我中了状元之后回到家中说起,岳父突然造访,他说,他的时日不多了,他唯一牵挂的只有你,你太单纯了,担心他走了以后你不会好好生活,所以叫我把你娶了,但是,璃儿,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岳父连我也骗,他不是因为他不行了,而是因为你们本就是一体,你嫁给我了,你不再是你,而他无法活下去,如果我要是知道这样,我就不会答应岳父了,你还记得他给你的泣血瓶吗?泣血瓶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会泣血,但那血却是雪白的,能起死回生,但是孕妇不能碰,而我就是那最后一滴血救活的,在岳母怀你时,生过一场大病,所有萧县的大夫都治不了,为了保住你,岳母偷偷喝了那药,在生下你后撒手人寰,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血不仅影响了岳母,而且让岳父和你成为了一体,自此之后,泣血瓶不再泣血。”
      “不,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怎么……”紫璃眼神呆滞,透露着害怕,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是一个灾星。
      “璃儿,你、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也很难受,你哭一下也行,好吗?”阡陌怎么说,紫璃也没有了反应,嘴角扬起了自嘲的笑,果然,留不住你,那好,所有的痛,我一个人来承受就好,想罢,从泣血瓶中拿起了药丸,喂进了紫璃的嘴,紫璃再一次的陷入了昏迷。“璃儿,好好睡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你的阡陌会在远处看着你。”
      几个月后,萧县出现了一间茶楼,楼主叫做陌殇,她自己都不知自己的来历,她还在寻找,前不久中了状元的阡陌一夜变成了白头,辞官归隐在萧县,时常流连于陌璃茶楼,其妻不知所踪,也有人说,陌殇就是其妻,各有其说法,自此,阡陌一生未再娶。
      阡陌语:一生,莫言伤,吾用岁月,换你安好,足矣,夜色微凉,可你不在身旁,再思念也虚妄,但,我也在天涯等你,你可知?

    图片 1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1

    我是大申国众所周知的大丑女,无人能敌。

    可是我有个和我本人并不相符的名字,凤颜倾。

    从小,我只有阿娘,没见过爹爹。

    而阿娘从来没告诉过我有关爹爹的消息。

    阿娘只是说,这是我爹给我起的名字,爹爹从未想过倾城倾国,只愿倾良人。

    阿娘长的很好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长成这样,确实很丑。

    我猜想估计我是继承了爹爹的相貌,甚至时刻在想爹爹的相貌是有多难看。

    小的时候,我和别的小孩子打架,小孩子的爹娘过来之后一看是我,就拉着自己的孩子走,边叹气边说,你看她已经够可怜了,长成那样,你别再欺负她了,记住没……

    后来我到了该说亲的年龄,可是别人一见我的相貌,就哭着走了。一来二去,再也没有其他的人来说亲了。

    母亲整天的叹气,这可咋办呢?我如何向你爹交代啊?

    我自己却不以为然,因为确实也没关系,真嫁不出去了,就和阿娘过一辈子,好好的伺候阿娘,何乐而不为呢,所以我只是笑笑不语。

    2

    直到有一天,我在洗衣服,阿娘领着一个男子走了过来,待我看清楚之后,那个男子立体的五官异常俊美,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柔柔的微笑。

    倾倾,快,来客人了,你赶紧去沏茶,阿娘吩咐道。

    我端着茶看到那男子和阿娘谈的甚是友好。

    过了两个时辰之后,那男子意欲离开,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对着我微微一笑。

    “倾倾,你觉得那男子如何,如果觉得还好的话,娘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可好?”

    “阿娘,他不在乎吗?”

    “倾倾,人家说了,看重的是咱的心性,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

    原来他是来提亲的,可是他竟不在乎我的丑貌吗?

    他叫宸云翔。

    阿娘告知人家,三个月之后成亲,阿娘每天都在为成亲之事打点。

    而我只是异常担心阿娘,我走了,她怎么办,阿娘却告诉我,她现在自己还能动,所有的都能自己做,如果真的老了,再去找我依靠。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他十里红妆娶我,我孑然一身嫁他。

    以后的日子里,他对我极好,事事俱到,细中有我。

    他还不时的接我阿娘来小住,阿娘走的时候,他给阿娘带上很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

    乡里乡亲都说我休了八辈子的福气,长的这么丑,竟嫁了个这么好看的良人,也说阿娘有福,有个好女婿。我们生活的很幸福,平淡却又很温暖。

    3

    腊月里,快要过年了,家家都洋溢着欢快的年味,一天,阿娘却来了,她给我带了可多衣服,还有都是我喜欢的吃食。阿娘在我的屋里把我的东西都一一安放好,可是我总感觉阿娘的眼睛里有我看不出来的东西,她非要给我做顿饭,说是过年前的团聚饭。

    阿娘走的时候,她说,倾倾,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和云翔好好过日子!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回去了,她有时间的话会来看我。

    阿娘走后,我总感觉心里针扎着疼,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

    果真,第二天,云翔告诉我阿娘走了,留下了一封信离开了。

    我难受的很,云翔劝我,虽然离开了,可是只要活着,一定会回来的。

    我问云翔,真的吗?

    他说,是的,他保证。

    但我开始了寻找阿娘的路程,却始终找不到。

    4

    一年以后,云翔要出门经商。我给他准备包裹,再三嘱咐他,“云翔,安全第一,如果真的没有什么的话,就早些回家。我等着你…”

    “好,倾倾,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我回来。”

    云翔走后,我竟恶心,呕吐,找来大夫一看,原来是怀孕了。

    我心情难以平复,云翔,我们有孩子了,我终于怀了你的骨肉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肚子越来越大,可是却不见云翔的回来。已经过去八个月了,我有点着急,开始派人出去寻找云翔。

    可是回来的人都没有找到云翔,也并没有带回来关于云翔他的消息。

    我别无他法,只能守着孩子,等到他出生,好好的来到世上。

    孩子出生了,云翔还没有消息。我高兴的同时却又心头疼痛难忍。

    云翔,你到底在哪里?

    5

    孩子满月的那一天,有个如云翔一般大的男子说是来找我。他说他叫璃颜念,他有我想知道的东西。

    云翔他死了。

    因为他想娶璃颜念的妹妹,璃家唯一的嫡女。而璃家看他一表人才,谈吐得当,就允了。

    谁知道在大婚的前一天,璃家老爷收到一封密信,信中说是宸云翔已有家室,就是在卿云镇的凤颜倾。他娶璃家嫡女只是为了名利钱财。

    璃家老爷大怒,立即解除了婚约,并下令将其送往官府。

    只是没想到,宸云翔在大牢中,忍受不了折磨,自尽了。

    后来璃家老爷考虑到我一个女子,还不知道如此消息,就好心派人来告知我,而这个人就是璃家二公子璃颜念。

    等他离去之后,我痛不欲生,始终想不明白,我准备了白绫。

    可是孩子的一声哭声,让我彻底清醒。不管怎么样,这个孩子不仅仅是那个负心人的,也是我凤颜倾的骨肉,我不该如此轻生。

    五年后,在一处梨花盛开的院子里。

    “娘亲,你快看,这是嫣儿采摘的花……”

    “嫣儿,你慢点,别慌,跑慢点……”

    “咯咯咯,娘亲,你看,念叔叔又来了。”

    我回头一看,璃颜念站在一棵梨花树下,笑得温文尔雅。

    这人,都来了五年了,不烦吗,怎么又来了……

    6

    她们都说我的倾倾是丑八怪,可是只有我知道,因为倾倾的特殊身份,不得不从小就找灵真大师研制了一种药,可以掩盖其风华绝代,只要不吃解药都不会暴露出来。

    因为容貌,他们都不愿意娶我的倾倾。我终日着急,直到那个男子找到我说,他知道我的秘密,如果不想让他说出来,就把倾倾嫁给他,把倾倾爹留给倾倾的财产都交给他,他以后来守护倾倾。而且他看重的是倾倾的好性格。

    我没有别的办法,想着只要他对倾倾好,为了保护倾倾,那没什么不可以的。

    看着倾倾过的很幸福,我也就放心了,就每次背着倾倾把那些财产一点一点的给了他,只希望倾倾他俩过的好。

    后来,我生病了,就想着离开,不拖累倾倾。

    可是没想到半路上出现了一批黑衣人,他们直击了我的心脏,我死不瞑目,因为我知道是自己的女婿派人来要了我的命,因为我已经对他没有任何价值了,可是倾倾怎么办。

    倾倾,阿娘要离开你了,只希望我给灵真大师留的东西能保你平安。

    7

    我已看过人生中太多的悲欢离合,柳沁凰来找我的时候,我已知道了她的宿命。她怀中抱的女娃也并非平凡之人。果真她告诉我,那女娃是当今天子的女儿,只是皇后娘娘容不得这女娃,所以求我能帮忙隐去倾国容颜,给她一张再平凡不过的脸。

    我答应了。

    直到后来的有一天,她再次来找我的时候,已是白发隐现。

    她要我保护好一封密信,并告知她的女儿女婿的姓名和住址,唯一的愿望就是在要我掌握她女婿的动向,在必要的时候拿出这封信,可以保她女儿平安,说完她就离去了。

    后来,这封信当真派上了用场,等到那个自称璃家二公子璃颜念的男子来找我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了。

    我便告知了他有关那个女娃的一切,因为我看的出来,那个女娃后半生就得依靠他了。

    他向我道谢。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皆是命,无人能躲,却又无人能抗……

    8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倾城殇连串,夜色微凉

    关键词:

上一篇:世事无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