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科幻小说 > 俊清的神秘身世,再次心碎的感觉

俊清的神秘身世,再次心碎的感觉

发布时间:2019-11-03 12:41编辑:科幻小说浏览(80)

    1 气氛火热的SOLO。 夕烟穿着女侍应的制服端着托盘穿梭在人潮涌动的迪厅里。节奏强烈的音乐刺激着众人的耳膜,台上身材火辣的女领舞妖娆地舞动着,许多醉醺醺的男人围在她所站的台子下面,时不时传来轻佻的起哄声。 “喂,这里的工作,还习惯吗?”有人自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夕烟回头,看见一袭白衣的司徒俊清在昏暗闪烁的灯光中,琥珀色的眼眸散发着妖精一样的目光··· “还好。谢谢你。”夕烟感激地说。SOLO不收没有工作经验的女侍应生的,这份工多亏了俊清才争取到的呢。 “这里下班很晚,晚上一起走。”俊清轻扬唇角,露出一丝颠倒众生的笑容。翻身跳上舞台,SOLO里一片尖叫,他脚下马上聚集了大片男女,拥护神明般地仰望着他,神情迷醉而疯狂··· 他···还真是人气爆棚呢。真的像个妖精呀,不然怎么会有那种连女生都会嫉妒的美貌呢? 夕烟颇有些震撼地摇摇头,转身继续忙碌起来。 “哟,这不是凌夕烟吗?”一个男生指着穿梭在人群中的夕烟说。 “啊,真的是呢,喂,夕烟!”女生扬手叫她。 夕烟回头,无奈地笑笑,就知道会在这里碰到圣金的同学的。微笑着走过来打招呼。 “唉,沦落到在这里打工,你还真是惨呢···”一大堆来SOLO玩的男男女女中,正好有上午刚被她奚落过的那几个女生。 旁边的男生撞了一下她的手臂,朝她使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 夕烟浑不在意地笑笑,眼睛不经意扫到门口,却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梵光?他怎么来了? 台上那个妖娆的女领舞看到他,朝身后轻轻挥手,台上的灯“啪”的一声被点亮,昏暗的SOLO明亮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前台。 夕烟这才发现,那个人仅次于俊清的女领舞,正是杜子曦。 梵光面无表情地走向她,目光冰冷得有如玄冰。 “你让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样的你吗?”梵光盯着她的眼睛,冷冷地说,“我说过,我不要你来这里跳舞,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肯听我的话?” “梵光,你是在为我难过吗?你在心疼我对不对?所以···你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子曦扬着下巴看他,挑衅的眉眼中透着隐隐的哀求,就像个故意做错事的孩子,不过是为了换来大人的一点关注。 梵光看着她一身艳丽的紧身衣裙,愤怒得转身就走。 “梵光,你不要我了是不是?”杜子曦哀伤地说,眼睛直直地看着梵光,撕裂一般地希翼着。 “好,我的父母,哥哥,他们全都不要我,你现在也要狠心地把我丢弃了吗?你···也觉得我是个负累吗?我给你一个机会,对着话筒说你要我。如果你这次不要我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你了!”杜子曦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她此时的眼神就像个赌徒,定定地等待着梵光的回答。 她今天叫梵光来,就是要让他在全世界面前承认他是属于她的,任何人都无法抢走他。而凌夕烟又碰巧出现在这里,正好可以让她亲耳听到。 “梵光···我什么都没有了,连唯一疼爱我的哥哥都离开我了···我答应你,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或者,你嫌弃我是个没有家的野丫头吗?如果是这样,我不会再去烦你!”杜子曦赌气一般,转向身边的陌生男人,妖娆一笑,说,“算了,既然他不要我,我还不如跟你在一起。” 子曦朝DJ台上挥挥手,舞台上的灯光聚然熄灭,节奏强烈的舞曲重新灌入众人的耳朵。 梵光僵硬地站着,好看的眉眼弥漫着迟疑的阴霾,痛苦地闭上眼睛。 子曦的话,字字扣在他的心上。 我的父母,哥哥,他们全都不要我,你现在也要狠心地把我丢弃了吗? 如果你这次不要我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你了! 梵光···我什么都没有了,连唯一疼爱我的哥哥都离开我了··· 你嫌弃我是个没有家的野丫头吗?如果是这样,我不会再去烦你! ··· 梵光睁开眼睛,下定决心般,走上舞台,眼神疼痛地望着抱着一个陌生男人亲密跳舞的子曦,说:“我-要-你。” 子曦愣住。 所有人都愣住了。灯关再一次被豁然点亮,照得梵光与子曦如画中俊美艳丽的男女,他们面对面站着,直直地看着对方,眼神中都蕴含着某种难以言说的纠缠的情感··· “啪”的一声。 破碎的声音吸引了SOLO里所有目光。 夕烟双手一松,手中的威士忌直直坠落,应声而碎。 其实碎了的,又何止一瓶酒呢? 夕烟怔怔地看着他们,心碎成灰。 ··· 梵光也顺着声音望过去,看到夕烟,黒钻一般的眸子聚然凝住,仿佛什么结了冰,僵硬地疼痛着。 她怔怔地看着他,忽然间,泪流满面。 看着眼神绝望的她,梵光心底掠过撕裂般的一阵绞痛。 ··· “唉,我都说她可怜了,在这里做侍应生,未婚夫也没有了。说什么是朋友所以才分手,分明是人家把她给甩了嘛。” “唉,别说了,你看她,整个人都呆掉了,一定很伤心吧?我们别再刺激她了,人家好歹也是凌家大小姐啊!” “可不,人家是麻雀变凤凰,她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哈哈。” 圣金那伙女生开始阴阳怪气地议论纷纷,幸灾乐祸地看着这场好戏。 夕烟仿佛没有听到般,脑海中一片空白,眼泪不知不觉地倾泻而下。 梵光,这一次,我真的无法原谅了。 与其说是无法原谅你,更不如说是··· 无法原谅一次又一次被背叛,却仍然对你心存幻想的自己。 被人群簇拥着的俊清心痛地看着流着泪的她,在众人的簇拥中翻身跳下舞台,握住泻药的手腕,转身朝门口走去··· 泻药仍然怔怔地望着梵光,任泪水冲刷了视线。 梵光看着泪眼迷茫的夕烟,乌黑深邃的黑眸瞬间闪过一丝复杂的疼痛,包含着后悔、愧疚、疼惜以及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夕烟睁大了眼睛回望着他,温热的泪绵延不绝地涌出眼眶。 无法想象自己此刻的眼神。是愤怒?绝望?还是一个人被深深伤害之后才会得到的觉醒呢? 心底却还有最后一丝希望在徒劳地挣扎着···如果他现在追上来的话,如果他现在拉住我的话,如果他现在··· 可是他就只是那样身长玉立地站着,打破了我心底最后一丝卑微的幻想。 俊清紧握她的手腕,牵引着她麻木的身体走出门口,夕烟脸上一片汪洋的冷泪。深吸一口气,绝望地掉转视线。 梵光,这一次,我们是真的要分开了吧。 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准未婚妻,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不识愁滋味的凌家大小姐,我已经不再是一个有资格留在你身边的小公主。我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一次又一次被伤害、却一次又一次地欺骗自己是不喜欢你的女孩子了··· 所以,梵光,从我踏出这道大门开始,就让你彻彻底底地从我的世界消失吧··· 脑海中呈现出海边的那块白色广告牌。 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深爱的梵光了。 2 司徒俊清拉着夕烟的手腕冲到午夜无人的街上,冰澈的空气夹杂着草木的香气汹涌而至。 夕烟失去灵魂般无力地被他牵引着,酸涩阵阵涌上心头,即使眼泪,都无法将这种悲伤稀释。 俊清放慢脚步,一串热泪毫无预警地洒在他的手臂上,滚烫的温度瞬间灼伤了他。 “不要再哭了!”俊清忽然暴怒起来,猛地握住夕烟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按到墙角,双手撑着墙壁,琥珀色的眼睛透着隐忍许久的、伤痕一般的愤怒,一种类似妒忌和疼惜混合的情感在心底堆积了太久,终于燃烧起来。 夕烟一怔。隔着朦胧的泪眼,她从来没有见过俊清这个样子。 “不要再为他哭了!你的眼泪,他看得到吗?就算看到了,他会在乎吗?就算你为他哭泣得死掉,他也不会喜欢你啊!”俊清绝美的脸庞逼近夕烟,眼神疼痛地呼喊着,仿佛她的泪水一滴一滴砸在自己心上,把他的心烫得生疼。 俊清猛地一拳击到墙上,一阵疼痛从手指关节上传来,仿佛只有身体上的疼痛才能减轻他心里压抑着的愤怒和悲伤··· 听到他近乎暴怒的声音,夕烟更加委屈,心中又是一酸,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整个人跌到地上,“哇”的一声哭出来,抱着膝盖失声痛哭。 嫣红的血丝从俊清的之间参透出来,印在墙上,宛如一个鲜明的伤痕。 “对不起···夕烟,对不起···”俊清低头看向抽泣着的夕烟,一阵疼惜与谦疚涌上心头,俯身轻柔地抱住她,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的长发,像在哄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 “我也不想哭啊···我也不想为他哭啊···”夕烟喃喃地说,双肩因为抽泣而剧烈地颤抖,“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就算你发脾气也好,我还是···我还是忍不住要为他哭啊···”夕烟环住他的颈,仿佛已经没有力气承担自己身体的重量。温热泪水顺着俊清的衣领落在他的皮肤上,灼热而酸楚。 俊清闭上眼睛,嗅到夕烟发间特有的香味,心中一疼,紧紧地抱住他。 此时此刻,除了这样抱着为另一个男人伤心难过的她···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3 “圣金的学费好贵。”不知道过了多久,哭累了的夕烟,渐渐平复下来。 “嗯。”俊清与她并肩靠着墙,失神地坐着。 “我想转学。” “嗯。” “转到哪里好?” “浅枫。” “···好。” 对话变得简短起来。 “明天陪我去办手续。” “嗯。” 如果只回答“嗯”字是百依百顺的表现,那么俊清显然是因为心中的困惑才无心多说话的。 手上的伤还在隐隐地疼。为什么刚才的自己会那么愤怒呢? 他···真的喜欢上她了吧。 侧头望向夕烟,只见哭累了的她脑袋一歪,斜斜地倒在他的肩膀上。 俊清忍不住低下头,琥珀色的眸子泛着水一样温柔···嫣然的唇轻轻覆在她的发间,轻轻浅浅的一个吻··· 天上的星光稀疏而明亮,细碎的星光洒在少年妖精一样绝美的脸庞上,净若初尘。 一定有什么,从今晚开始··· 变得不一样了吧···

    1 清晨,一缕阳光照入深蓝色的窗帘,梵光挣开眼睛,左肩有些酸痛,鼻息缭绕着一种特有的洗发水与香水混合的淡淡甜香味道···侧过头,鼻尖触到夕烟柔软的长发···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沉睡着,浓密的睫毛蝶翼一般覆在眼睛上,透射出纤长影子··· 梵光抬起左手···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她的掌心软软的,很温暖··· 夕烟忽然动了动,翻过身,微微挣开眼睛···深蓝色的房间,这里是哪里啊? 抬起头,正对上梵光近乎完美的俊脸···他闭着眼睛,婴儿一样。 天,自己居然躺在他怀里!夕烟慌忙坐起身,却发现他们的手正紧紧地握在一起···心中莫名地一热。 趁他还没有醒,忍不住近距离地仔细看他··· 他闭着眼睛,睫毛长长的,鼻梁直挺得好似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皮肤像百玉一般毫无瑕疵,表情纯净如婴儿··· 好看的五官组合起来却不似司徒俊清那般柔媚绝美,别有一种英挺冷峻的味道··· 夕烟正发花痴地看着他的睡容···梵光张开眼睛,正对上夕烟因为距离接近而无限放大的眼眸··· 夕烟吓了一大跳,猛地起身,却整个人失去平衡向后栽去··· 两个人紧握的手还没有松开,梵光急忙将她拽回来,夕烟因为惯性又整个人扑倒他怀里··· 一种尴尬又暧昧的气息在房间里流淌··· 夕烟急忙松开他,赤脚跳下床,局促地站着··· “喂,你干吗偷看我?”梵光索性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歪着头,戏虐地看着她。 “嗯···”夕烟抓抓头发,说,“只是觉得你的皮肤看起来比女孩子都好,想检查一下你有没有擦粉底···” 晕,亏她能想出这种理由来。梵光笑笑,刚想再刺她两句,房门忽然被人“吱呀”一声打开··· 靳伯母试探地四下张望,只见夕烟脸颊绯红地站在地板上,梵光悠悠然地看着枕头,一脸笑意地看着她··· “夕烟,昨晚睡得好吗?”靳伯母满意地看着他们,调侃地说。 “···还好。”夕烟很勉强地露出一丝笑容,快步挤出门口,落荒而逃。 “梵光,人家可是女孩子,你要对她负责哦!”靳太太靠在门边,抱着肩膀笑着调侃梵光。 “喂···我们什么都没做,负什么责啊?”梵光万年冰封的脸上露出极其少见的羞涩表情。 靳太太好笑地看着儿子,偷笑着走开。 2 “你好,夕烟吗,我的子曦,麻烦你帮我找下梵光好吗?”夕烟和梵光站在车库门,正在等司机把车开出来,电话忽然响起,话筒另一端传来杜子曦纤细的声音。 “···好,你等一下。”夕烟闷闷地把手机递给梵光。 他的电话被靳伯母没收了,子曦知道他们会在一起,于是故意打电话给夕烟。 “嗯···好。”梵光挂断电话,面无表情地把手机还给夕烟,眼神却发生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 这真是历史上最简洁的一段对话,难道他跟杜子曦默契到只要这样嗯嗯啊啊就可以互相沟通的程度了吗?夕烟不爽地撇撇嘴,径自开门坐入房车。 并肩坐在宽敞豪华的房车上,狭小的空间里,流淌着一种很微妙的暧昧。毕竟昨晚曾经拥着对方入睡··· 照例在车上吃完早餐,夕烟忽然觉得连双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用右手抚摸着左臂,环抱着自己,微微有些局促。 梵光侧头看看她,握了握那串水晶项链,直直地看着前方,目光凉下来。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背叛子曦了吧? 为什么这个原本与她没有丝毫瓜葛的少女会这么快地入住他的生活,甚至快得来不及防备··· 可是他是不会背叛子曦的。一个月之后,他仍然不会跟她订婚。 所以,还是跟她保持距离的好吧··· “今晚为了庆祝网球社重组,网球社包了整个SOLO庆祝,还说如果我们晚到就要付账呢。”夕烟浅笑着说,觉得空气有些紧绷,颇有些没话找话的味道。 “在前面停车。”梵光淡淡地对司机说,仿佛完全没有听到夕烟的话。 “你要做什么?”夕烟诧异地问。马上就要迟到了,为什么要停车? “你去上学吧,再见。”梵光动作优美地转身下车,修长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转角处。 汽车掠过那条十字路口的一瞬间,夕烟看见他和杜子曦并肩离去的身影。 远远看去,那么般配。 哦,原来是去约会啊。 这阵子每天都跟我关在一起,他一定觉得很烦吧? 夕烟自嘲地想,胸中一阵莫名的酸涩。 “停车。”夕烟赌气一般地说。 你去约会佳人,我才不要独自去上学呢。 3 斜靠在浅枫一中门口,夕烟看见一群女生簇拥着一个身形俊逸的少年远远走来,看起来就像移动的小型明星见面会。 这家伙···人气真高呢。我这样来找他,不会被人打吧? 夕烟吐了吐舌头,“咻”地闪到门柱后面。 ··· “俊清,听说C班有个男生暗恋你耶!”一个女生拽着司徒俊清的书包带,一脸气愤地说。 “哦,是吗?”司徒俊清轻巧地拨开那女生的手,漫不经心地回答。好像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拥有绝美容颜的他本来就是男女通吃的妖精类型。 “他好讨厌哦,俊清一定不要理他哦!” “就是说啊!俊清是我们的,男生怎么可以喜欢你!” “这可怎么办呢?我希望俊清作为演员越来越红,可是又不喜欢太多人喜欢他,因为我会嫉妒呢!”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种感觉,但是俊清,我们永远都会支持你的!” 俊清的粉丝团七嘴八舌地说,因为学校门口很窄,挤在一起的她们只好分散地鱼贯而入··· 一回头,俊清却已经不在身后了。 “哎?俊清呢?” “不知道啊!刚才还在这儿的!” “也许他怕迟到先进去了吧!” “嗯,那我们下课再去找他好了!” 汗···还真是狂热的粉丝团呢。 门柱的另一端,夕烟像个绑架犯一样,死死捂住俊清的嘴巴,一边小心地探出头去张望··· “你干什么···”俊清睁大了眼睛,含糊不清地抗议着。 “她们走了。”夕烟长嘘口气,轻轻松开手,一脸坏笑地看着俊清。 “···你来干吗?还有,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俊清防备地看着她。这个端庄高贵的大小姐,很少用这种目光看人的吧?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 “我都听到了哦···有男生暗恋你耶!”夕烟忍不住笑出声来。 原来是因为这个···有那么好笑吗?俊清一副被打败了的表情。 “白痴!”俊清伸出修长的手臂,绕到后面,忽然猛推一下夕烟的头,然后飞快地转身闪人。 看到她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今天必然要跷课了。 “司徒俊清!”夕烟捂着后脑勺,佯装发怒的样子,笑着追向他··· “喂,为什么忽然来找我···”俊清的声音很轻,小心翼翼地偷眼望向夕烟,只见她正浑然不觉地看着前方。 心底里,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心情不好,想去游乐场···何况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谢谢你,欠你一个人情,就来报恩喽。”夕烟如实回答。 一次又一次在她面前跟杜子曦并肩离去的靳梵光,真的让她很痛苦啊··· “切,没人陪才来找我,好没诚意哦。”俊清撇撇好看的唇,一脸不满地说。 “那你要不要一起去呢?”夕烟倒过来面对他,歪着头说,就像在逗一个小孩子。 “···你付账就去喽。”就去无可奈何地看着她,怏怏地回答。 4 正是上班时间,喧嚣的马路上人来人往。 马路另一端的大厦上,巨型液晶电视上正在播出早间新闻。 “MK集团董事长司徒风出席在香港举行的国际金融会议,向外界澄清他唯一的孙子并非如传闻所说,不堪继承集团的压力离家出走,而是秘密被送往海外留学,三年之后就会回来接掌MK集团···媒体对此仍持怀疑态度,众所周知,司徒风董事长的独子离开MK另立门户,其前妻亦是房产大亨之女,此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长孙未必会留在爷爷身边继承衣钵,而且他现在的行踪仍是众人猜测的话题···”大屏幕上,女播音员字正腔圆,夕烟漫不经心地听着,刚想问俊清要不要先吃东西,一回头,却发现他已经被自己落下好远,怔怔地凝望着电视屏幕,眉眼间掠过一丝阴郁。 “你怎么了?”夕烟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电视上正在播放MK集团董事长的特写镜头···一个老人,在众多记者的紧逼之下有条不紊,步伐矫健地走入会场··· “他也姓司徒耶,该不会是你的远亲吧?”夕烟随口问道。 不然对什么都无所谓的他,怎么会忽然关心起别人的事情呢? “···我哪儿会有那种远亲。”司徒俊清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对了,认识这么久,还没有听你说过你的家人···他们放心你一个人住吗?”夕烟知道这个问题有些八卦,可是她的确是因为关心他才会问的··· 俊清的眸子一暗,没有回答。 “你···该不会像那个什么MK集团的孙子一样离家出走吧?那很不负责任哎···”夕烟见他不愿回答,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打趣着想要调转话题,却发现说了这句话之后,俊清的脸色更加僵硬··· “不负责任?为什么离家出走就是不负责任?应该是逼走孩子的父母不负责任才对吧···”俊清转头望向夕烟,语气淡淡的,却掩不住神色中的激动和愤怒··· “你···不会被我说中了吧?”夕烟缩着脖子看他,小心翼翼地说。自从认识他起,她就很少从他俊美的脸上看到除了玩世不恭以外的表情··· 难道他真是离家出走的吗? “开玩笑了啦,白痴!”俊清眨眨眼睛又很推一下夕烟的额头,说,“我自己一个人住呢,是因为父母忙着工作,没有时间照顾我,我是为了不给他们添麻烦才这样做的···你满意了,啊?”俊清念书一样地说。 “哦···喂,要不要吃棉花糖?”夕烟忽然兴奋地拍拍俊清的肩膀。 “都多大了,又不是小孩子···还吃棉花糖?”俊清撇着嘴看她。 “切,别忘了,你还比我小一岁呢,本来就是小孩子。”夕烟白了他一眼,自顾自地跑去买了两个棉花糖。 “都说过了,我才不是小孩子。”俊清站在原地,努着嘴巴,怏怏地对着她的背影说。 “哇!好久没来游乐场了呢!”夕烟抬头仰望着五颜六色的摩天轮,兴奋地说。 “我们去坐云霄飞车好不好?还有沙漠风暴!反正刺激的都要去玩,你可不许害怕哦!”俊清看起来比夕烟还有兴奋,侧头看她,挑衅地说。 “好啊,谁怕谁!”夕烟嫣然一笑,转身朝游乐场正中的方向跑去。 这种感觉真好。 在一次一次尖叫中,仿佛心中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坐海盗船的时候,俊清忽然抓起夕烟的手高高举到半空,尽情享受着强风掠过心房的感觉··· 握住她手的时候,好像有一般电流直抵心房。俊清望着眯起眼睛跟众人一起尖叫的她,心底忽然涌出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如果一直这样多好。 她会在我身边笑,而不是为别人哭。 俊清一路牵着夕烟的手走下来,夕烟仿佛还沉浸在刚才刺激的兴奋中,对他牵着她的手这个事实浑然不觉··· “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吧!”夕烟眼睛一亮,动作自然地甩开俊清的手,朝华美得宛如童话的旋转木马跑去··· 俊清修长白皙的手掌僵硬在那里,眼看着夕烟温暖娇小的手离开他的掌心···心底忽然泛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凌夕烟,你今天一直在笑···是因为你难过吗?”坐在繁华精致的旋转木马上,俊清回过头来看她。一脸探究的表情。 真正开心的时候,她不会这样笑的。 她这个人最喜欢逞强··· 所以当她笑得太夸张的时候,就一定是在难过了。 “没有啦···其实来找你的时候,的确是有些不开心。因为我看到梵光和子曦在一起···呵呵,我是个很坏的人吧···每次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心里不舒服呢。”夕烟老实回答。 “不过碰到你之后,就没有再难过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你在一起我都觉得很轻松···你真是个很好的玩伴呢。”夕烟把头倚在木马上,看着前方气质华丽的俊清,由衷地说。 玩伴? 呵,这就是他在她心中的位置吗··· “你喜欢靳梵光?”司徒俊清猝不及防地问。 “···也许吧。我不知道。”夕烟眸子里透出迷蒙的光。其实,这个问题也一直在困扰她啊···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呢?”俊清撑着下巴问。 “···就像云霄飞车那样吧,忽上忽下的,明知道很危险,却让人欲罢不能。”如果她对梵光的感觉也算喜欢的话···那么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凌夕烟,如果我喜欢你,你会为了我放弃靳梵光吗?”俊清一脸无辜地说,就好像在说再平常不过的话般,神色没有一点异常。 夕烟一怔。 呆呆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他···是认真的吗? “开玩笑了啦!你怎么配得上我?”俊清看着她仿佛受惊般的表情,心中掠过一丝连他都不曾察觉的失落。 “你这家伙···又在耍我了!”夕烟瞪了他一眼,撇着嘴巴说。 “被我喜欢上的人会很麻烦吧?我可是个很难缠的人啊···” “可是这个答案却没有知道呢。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喜欢上一个人啊···”一束阳光落在俊清绝美的脸庞上,美玉一般无瑕。琥珀色的眼眸中散发出迷惘而又落寞的光,梦呓一般地说··· 夕烟呆呆地看着他。 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吧··· 这一刻··· 他就像落入凡间的妖精,倾国倾城的美艳。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科幻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俊清的神秘身世,再次心碎的感觉

    关键词:

上一篇:四月樱花,相爱的一月之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