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柿子涩涩,柿子红了的季节

柿子涩涩,柿子红了的季节

发布时间:2019-10-12 13:04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18)

    放学刚到家,妻子就向我发牢骚:“母亲前两天生病了,医生嘱咐不要吃生冷的东西,今天她来街上买一篮生柿子。这么大年纪,病没好就要吃柿子,吃出病来怎么办?”语气中既有指责又有一份媳妇对婆婆的关心。
      我也纳闷,母亲不是贪吃的人啊?不过我能说母亲什么呢?我劝妻子道:“别担心!说不定她买回家放在那等病彻底好透了吃呢!”妻子不无担心地说:“柿子性寒,不易消化,老年人不宜吃呀!”我也隐隐地觉得母亲有点人老变小了。于是我们都沉默了。一阵秋风吹进,屋内寒冷了许多……
      得知母亲生病,我心里很不安。总算盼到休息天了,星期天下午,天高云淡,仲秋的季节到处呈现的是成熟的景象:金黄的稻穗低头沉思;豆荚张开宽大的手掌小心翼翼地捧着圆溜溜睒着眼的豆子;柿树挑着一盏盏红灯笼……这个季节,这个天气去看望母亲确实让人神清气爽。
      父亲去世得早,母亲独自一人住在老家。孤独的母亲熬过了酷夏又要经受萧瑟的秋风,一年一年,母亲就这样熬了过来。
      老远看到母亲住的老房,就感到特别亲切。老屋就像渡船,父母就是那艄公把我们从幼年的堤岸摆渡到成人的岸上,而我们做子女的上岸后便各奔东西了,只留下老艄公孤独、寂寞、满含期待的守护着那条渡船。
      母亲看见我迎了过来。她把我让到屋里,又是让座,又是倒茶,弄得我像个客人。我坐在母亲床边,母亲就在旁边坐下。我问到她的病情,她轻轻松松地说好了,别担心!于是我们就叙家常,从兄弟叙到姐妹,从家庭叙到工作,从过去叙到现在……母亲大多时候是叙到我们兄弟姐妹小的时候。母亲总是意味深长地说:“夏天的夜晚,你们都睡在我怀里或身旁,我给你们扇扇子。那时候,虽是穷点,但你们都在身边……”母亲脸上溢着幸福,“哎!现在你们大了,生活好了,可一个个都不在身边……”母亲有些凄凉。我安慰她说:“我们会常回家看你的!”说这话,我蓦然觉得好苍白!看看她,能替代当初围绕在她身边,她那种老牛舐犊的情怀吗?
      看看天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母亲虽有点不舍,但她还是说:“回去吧!家人等你呢!”正当我走出门外时,“哦!”母亲想起什么似地,她蹲下身从床下掏出一个纸箱说,“那天在街上买的柿子看看有没有熟的。”一个个圆圆的柿子,一层柿子底下是一块柔软的布,一层一层整整齐齐的躺在纸箱里,像襁褓中的婴儿一样。有的还青青的,有的青中泛着红晕,有的已呈橘红色。看来母亲侍弄这些柿子是煞费苦心了。她服侍它们就像当初服侍我们兄弟姐妹一般,生怕哪个在熟的过程中破皮了,烂了,坏了……“你买这么多干什么呀?你吃吗?”我不解地问。母亲拢了一下额前的白发,喘了一口气笑笑说:“我哪吃它呀?快收稻子了,你爱吃柿子,提前买,放到时候,你就可以吃了!”母亲说这话有点为自己“深谋远虑”而得意。一刹那我明白了一切,我为妻子和我对母亲的误解而羞愧!母亲端详一会,轻轻地从里面捡出一个通红的柿子,在她手指接触的地方凹成一个个酒窝。拿着母亲递给我的柿子,我忍住泪不让它流下。母亲期待地望着我说:“吃吃,甜不甜?”我咬了一口,有点涩,但我连连说:“甜甜……”母亲高兴地笑了,然后很自信地,很满足地,小心翼翼地把箱子盖好,轻轻地放进床底下。
      回家的路上,夕阳的余晖洒在身上,暖暖的!

    早上在集市上,眼前一亮,哦!又到了柿子红了的季节了。     其实现在我不太爱吃柿子,因为在也找不到小时候的味道了。 可每到柿子上市的时候,,我还是有着浓浓的怀旧感觉,总是想先买些给父母尝鲜,可是今年怀旧的感觉中又多了一份忧伤,因为…………!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唯有柿树印象最深。那个时代乡下的柿树很多都是栽种在村外比较古老荒凉的坟场或是路旁,也有些在家的院子外的载上一二棵, 那时的我总是很羡慕家里有柿树的同龄的孩子们,她们每天可以和柿树相伴  在树下写作业,跳皮筋,或者像小猴一样在树上爬上爬下,特别到柿子红了的时候,她们更是有些炫耀的吃着诱人的柿子。看到别人吃柿子 心里也谗得慌,但也不好意思看人家吃,  就找理由跑回家去。       在我很小的时候, 父亲是生产队里的菜园管理员,菜园在村东头离家不远处,里面种着各种应季蔬菜,每天放工后各家各户都到菜园里分领当天的蔬菜,当然菜园东头堤湾里也有二三棵柿树,看起来有些年份了,不曾想柿树下成了我的童年乐园!     我四岁那年十月份,懵懵懂懂的我知道我娘又生了两个双胞胎弟弟,从此娘顾不上照顾我了。 初春天天渐渐变暖,就经常把我丢给在菜园干活的父亲。可能是有了弟弟的缘故吧, 小时候的我瘦瘦弱弱,头发稀疏干枯,鼻子红红的总是爱流鼻涕,清瘦的小脸被风吹的干疲着 ,小手也有些风吹的裂纹 ,大拇指背面经常有脏兮兮的鼻涕痕迹。经常穿一件红底带花有些旧 还有点宽大的上衣。父亲干活的时候我不是在菜园子的小屋里玩 就是在小屋旁边的柿树下或看蚂蚁上树或者是玩着不是玩具的玩具。 我有点胆小但很听话,爱默默无闻的独处。     这天,我依然自己在柿树下一块石头上坐着玩,有几只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的欢快的叫个不停, 我抬起头看小鸟时发现粗糙的柿树皮下竟然冒出些许小小的浅红还带点绿意的新芽,好似一下子把心里的孤独和冬天留下的忧郁赶走了,我的心突然欢快起来,感觉自己有了很多玩伴,我十分爱怜这一群柔弱而可爱的小生命。     一场春雨过后,她们好奇的观望着这个新世界,使劲呼吸着春天的气息,舒展着困了一冬的身体,精神抖擞,茁壮成长,很快叶片像美少女一样亭亭玉立,换上了碧绿略带褐色的衣裙厚实而端庄。她们总是喜欢手牵着手 ,肩挨着肩,秘密挤挤,沉稳而宁静。有时候干活累了的父亲嘴里叼着一支土烟和三二个大人坐在树下歇息或聊天。   由于我对这群小生命的喜爱总不由自主爱仰望她们,这天上午又有个新的发现,枝叶的缝隙里又默默的来了新成员,青青涩涩的绿苞,好像一把把皱皱褶褶的没打开带花边的小伞,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心里就想那里面是不是住的花仙子哪?  每天都盼望着她们快点睡醒,然后就每天在树下静等花仙子出来。不几日,小伞真的慢慢伸开了 ,里面的花仙子害羞的伸伸懒腰,穿着淡黄色带蕾丝花边的裙子,笑嘻嘻的跳了出来,我仰起小脸友好的对她们笑笑,她们也调皮的对我眨眨眼睛。满树的花仙子在叶子姑娘的衬托下格外美丽。  她们每天欢快的在温暖的春风中翩翩起舞!玩累了的柿花仙子们飘飘悠悠的洒落一地,有的还淘气的落到我枯黄的头发上,好似美丽的发卡我不舍得抖落。突然觉得自己也变成了美丽的花仙子! 看着洒落一地的柿花我心疼中带着忧伤?弯腰捡起一些捧在手心闻闻淡淡的清香,小心翼翼的拿回家用线串起来当成项链戴在脖儿里!     柿花落尽, 却留下了一群群淘气的柿娃娃,他们圆方的脸胖嘟嘟的,穿着绿色外套连小帽也是绿色的 ,每天三五成群在叶子姑娘的陪同下在枝头的秋千上无忧无虑的玩耍!尽情享受着美好的春光!到五月份,柿娃娃们的个长了不少,传说端午节黎明之前在河里洗澡一年都不生病。那天早上我和父亲去河里提水回去给两个弟弟擦澡 ,看到很多人手里都拿着柿枝,心中有着淡淡的忧伤和迷惑,就问父亲他们折柿子枝干什么?父亲说乡下有个习俗 ,端午节这天 趁天不亮折上几柿枝回去挂在院子的墙上晒干 , 可以医治冬天的一些疾病,父亲也有这样的习惯。     夏天来了,叶子姑娘越发茂密, 柿娃娃在叶子姑娘的照顾下长大了很多,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的好像生了黑班病 ,会突然晕倒落下, 有点好像营养不良也会落下,叶子姑娘着急的嗓子都哑了,我也会很心疼的问父亲 柿娃娃是怎么了? 我和父亲就会捡一些个大的,然后父亲神秘的把他们放在的干草堆里烘暖。每天哥哥去给父亲送午饭时我们就惦记着干草堆,偷偷的扒开看看捏捏,有没有烘熟了的柿子,开始要耐心的等上四五天,到时候就一定会有收获。由于柿子还小,不会很甜,但是对孩子来说里面藏着美好的掂念 。     八月份,柿子的个头已经长成但还是青春的,淘气的小男孩用竹竿偷偷的打下几个,不由分说的咬上一口,表情立马变的难看起来,涩死我了,涩死我了!那一年我记得父亲摘了一些,用滚烫的开水把柿子泡上七八天后,味道就变成甜的了,脆生生的,很好吃!大人们称它为懒柿。     七月早  八月梨,九月的柿子红了皮。转眼九月来了,柿娃娃们经过酷暑的煎熬,有青变黄变红,一个个像小红灯笼一样挂在枝头,那种视觉诱人的味道总是背不住小鸟,喜鹊最聪明,明察秋毫只要有熟了的柿子 它们就不声不响的偷偷啄吃掉,然后站立枝头哈哈大笑炫耀一阵。九月中旬,柿子就真的都红了,在集市上会看到老爷爷或老奶奶挎着放满柿子的竹篮 不停的叫卖。父亲也会买一些回来分给孩子们吃, 印象中那时吃柿子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那一年,柿子接的特别多, 人家收柿子时连枝折下, 送给父亲了一些,父亲用小绳子栓起来一串串挂在院子的墙上,到结冰时风吹日晒的柿子汁液少了,鲜红的颜色也变成暗红了,皱巴巴的。午后父亲会摘下几个分给我们,慢慢的结下皮儿,轻轻的咬上一点,凉甜爽口,还没咽下就甜到心头了。吃完后,嘴里留下的甜还回味无穷。平时不舍得多吃,直到春节,冰封了的柿子只剩下柿肉,这时剩下多少就都摘下来, 给年夜增加了喜庆与丰盛。     后来 ,菜园子变成了宅基地,我也开始上学了,但在上学路上也路过有柿树的地方,星期天或假期我还是会和其它的孩子一起去柿树下玩耍,我还是盼望柿树发芽,我还是喜欢让柿花落在头发上当成美丽的发卡,也还是看到端午节人家折柿子枝会有丝丝难过,也还是会用一团旧棉花烘暖落下了的青柿子,也会偷偷弄来几个青柿子用开水泡上几天,随着时光的流逝,童年的故事好多都已模糊的飘远  ,唯有柿子红了的季节我没有落下。       长大了的我来到了这个年轻而美丽的小城,河堤公园有一片小柿林,每到秋天我都爱来柿林散步,每当看到柿子红了我依然怦然心动 甚至有窒息的感觉,看到被人折断了的柿枝依然心疼而忧伤。深秋被收获了的柿树只剩下一片片叶子孤独而寂寞的在秋风中遥掣,但她们是那么的坚强,被风霜洗礼后有绿变浅红, 半边红,直到深红。都说枫叶红了的时候很美,是热情似火的美。但我觉得柿叶红了的时候更美是一种宁静的美,她纯厚而深沉,温暖而不张扬,在她的脸上看不到时光的蹉跎  看不到谢幕的哀愁, 她踏着秋的旋律, 穿着优雅的衣裙, 随着秋风温婉而从容的离开了枝干,并且回头看看光秃秃有些可怜的枝干莞尔一笑的约好了明年的相见!   一阵秋风轻过,伸手捡起树下几片深红,依然爱不释手,那种惋惜的忧伤的心情无法言说,只有回到家中夹在爱书里 用心珍藏!         妈妈我要吃柿子!一声童音把我惊醒。柿子红了的季节总让我穿越时空,哦!又到了柿子红了的季节了,可是父亲已经走远,这个季节让我怀旧的心情更浓,这种情结也许只有自己能懂!                               ——文菲                                               2016年9月26号       简介: 华文菲 ,  网名宁静 , 六零后人 。 业余爱好,诗歌,散文,  栽花种草, 旅游 喜欢收藏好看的酒瓶。喜欢窗台有暖暖的阳光和清新的微风飘进暖暖的卧室 喜欢游走在文字里抒发情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柿子涩涩,柿子红了的季节

    关键词:

上一篇:超人(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