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屁王传奇,半幅公路

屁王传奇,半幅公路

发布时间:2019-10-12 13:04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14)


      S城大兴土木,城南的棚户区改造是重点,可钉子户太多,拆迁一再受阻。拆迁办主任一面抱怨手下无能,一面登出广告访求贤者,大意是:急聘高智商、有异能,能协助拆迁办工作的人才,应聘者需以合理合法的手段协助拆迁办工作,待遇优厚。
      “待遇优厚”的诱惑不小,“高智商、有异能”却有点玄乎,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没办法,总不能大张旗鼓地宣称要请人帮忙瓦解钉子户吧。结果广告登出了两天,一个应聘者也没上门。第三天早上还没见人来应聘,主任急的直抓头皮,说:“人才难求啊!看来广告费是白花了,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大家辛苦点,三天不睡觉也得想出办法来,基建队还等着开工呢。”
      正召集员工讨论办法,门外却有人来应聘了:“听说你们这要找人拆房子,我会拆房子。工钱有没有无所谓,管饭就行。”
      人还在外边,臭气却先进了门。主任忙让手下将来人挡在了门外,出门一瞧,捂着鼻子又退了回来,对副主任小皮说:“你去应付一下,快点赶走,再待一会咱这地方就成茅坑了。”
      小皮只好捂着鼻子往前冲,一瞧那人,身材不高,头发蓬乱,脸上脖子上满是泥垢,看样至少有十年没洗澡没洗脸了,衣服似乎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皱皱巴巴满是污渍,肥大的就像一个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不用问也看得出来,这是个典型的流浪汉。
      小皮捂着鼻子和嘴,乌鲁乌鲁地冲那人嚷:“这不找人拆房子,快走吧!”
      “啥!不拆房子?不是都打了广告了吗,不拆房子你们打什么广告?”
      “我们是打了广告,要找能瓦解钉子户的人才,不是找人拆房子。”
      流浪汉向前挪了一步:“不拆房子,拆钉子户?钉子户是啥?”
      “唉!唉!别往前了……说了你也不懂,跟你没关系。瞧你,臭气熏天,半里地外就能熏死人!快走吧!”
      好不容易将流浪汉打发走了,小皮进门长长地透了口气。刚要回到自己的坐位参加讨论,发现凡是靠近他的人都捂着鼻子往后躲,主任一边躲一边冲他摆手:“洗洗去!真受不了,你和那个流浪汉一样了!”
      小皮只好跑到洗手间去洗手洗脸洗头,连外衣都用湿毛巾擦了一遍,再回到自己的坐位,大家还是捂着鼻子冲他瞪眼睛。主任又冲他摆手:“还不行,你还是先到门外吹吹风吧!”
      小皮苦笑了两声,出门散步去了。边走边咒骂刚才那个流浪汉,骂着骂着他的灵感来了,急忙往回跑,一进门就喊:“有办法了!有办法了!人才找到了!”
      主任跳了起来:“什么办法?人在哪儿!”
      小皮又笑了,这回是干笑:“嘿嘿,这办法有点缺德,还是咱俩商量一下再说。”不理会满屋子惊异的目光,他把主任拽到门外嘀咕起来。
      满屋子惊异的目光也跟到了门外,可惜目光代替不了声波,无法探测主任和副主任在嘀咕什么。不过小皮刚才那句话里“再说”两个字的意思大家是弄懂了,就是“不能对大家说”。好奇心重的人还真要费点心思了。
      主任跟小皮嘀咕了一阵,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忙找了几个亲信的人跟着小皮出去办事,任务是找回刚才那个流浪汉,找那个流浪汉干什么?大家就不知道了。
    澳门新葡亰 76500,  
      二
      棚户区里并非全是棚户,几幢三四层的小楼就很气派地摆在那里。其中的两幢小楼很新,建成使用还不到十年,户主拒绝拆迁,理由只有两条,其一,楼房很新,没必要推倒重建,这是人力物力的浪费;其二,官方答应的拆迁费没有满足他们的要求。这两户都财力不薄,地方上有一定势力,俨然成了钉子户们的领袖。在这两户的游说下,很多已同意拆迁的人家又改了主意,重新讨价还价起来。在拆迁办眼里,这两户是钉子户里的钉子户,必须治理的对象。
      这天中午,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进入了棚户区,两幢小楼的麻烦来了。
      正是午饭时间,流浪汉敲开了第一幢小楼的院门要吃的,小楼的主人捏着鼻子扔出来5元钱,流浪汉不捡,就要吃的。楼主人只好递出来两个馒头,然后把大门关得紧紧的。
      流浪汉把两个馒头丢给了一条流浪狗,然后趿拉着脚下的破皮鞋又去了另一幢小楼。
      二十分钟以后,流浪汉又回到第一幢小楼,这回是敲门要水喝,门没开,里面丢出来一瓶矿泉水。流浪汉一屁股坐到门前,边喝水边搓身上的污垢,搓了好久才离开。
      第三次再来,正赶上女主人拎着小包要出门,一见流浪汉,吓得又退了回去,然后站在院子里破口大骂。流浪汉只当没听见,不停敲着又关紧的院门,说自己的鞋子太破,能不能给双旧鞋。然后很响地放了一个臭屁,院门前仿佛发生了爆炸,尘灰扬起几丈高。
      女人不骂了,逃命似的进了楼,不停地拨打求救电话……
      傍晚,流浪汉在一所搬空的民宅里见到了小皮,小皮说:“干的不错!你今天每户敲了五次门,一共十次,虽然只敲开了三次,但留下的臭味也够他们受的。床被褥吃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晚上你就住这。拿着,今天的工资是200元,任务完成后还有奖金。”小皮把两张百元钞票扔到被褥上:“明天好好干,估计再有一天他们就受不了了。等他们同意拆迁,我就安排你去拆房子。”
      流浪汉将200元钱掖到怀里:“明天不干了,这事太缺德,房子好好的,为什么非得让人家搬家!还是早点让我去拆房子吧。”
      “他们不走就没房子可拆。不是跟你说过吗,这一带市里要统一规划,一户也不能留。你想想办法,任务完成的越快奖金就越高。对了,忘了问你叫什么?”
      “屁王。”
      “我是说你的名字?”
      “就叫屁王。”
      “好好,就叫屁王,怪不得这么臭。明天能让那两家更臭些吗?”
      “容易,这事有讲,要想让屁臭就得多吃豆,要想让屁响就要睡凉床。明天你准备好奖金就行了。”
      
      三
      早饭时候,流浪汉又开始了他的敲门行动。第一家大门紧锁,怎么敲里面都没反应,流浪汉便坐在门前逗弄昨天喂过的那条流浪狗。流浪汉很有狗缘,不一会就跟狗混熟了,回头看看,院墙也就一人高,流浪汉抓起狗就丢进了院墙。不理会院里嗷嗷的狗叫声,他向第二家走去。
      第二家也是大门紧锁,敲了一阵里面也没有反应,流浪汉倚门坐下,哼起了荒腔走板的小调:“情妹妹好来实在是好,走起来好像水上漂……”
      不一会引来了不少围观者,当然,大家都站在十步之外,近了,那臭味谁也受不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嚷道:“那家人都吓得躲起来了,你咋又来了!快走吧,你太臭,这不是你呆的地方!”
      围观的人跟着乱嚷:“快走快走!再不走拿水泼你!”
      “快滚,不滚拿尿浇他!”
      “拿棍子揍!”
      “送派出所!”
      ……
      流浪汉不理,坐在那继续哼他的小调:“大姑娘美,大姑娘浪,大姑娘来到我身旁,水灵灵的眼睛传情意,嘴里还直夸我的屁香……”
      两个年轻人拎着木棍走了过来,边走边骂:“打这狗日的!诚心捣乱来的,准是那帮王八蛋弄来的!”
      边上的人帮着助威:“打!打!打断他两条狗腿,看他滚不滚!”
      当两条木棍快要抡到头上的时候,流浪汉坐不住了,一边叫着:“真打呀!”一边跳了起来,接着放了一个很响的臭屁。就听身后哗啦啦一阵响,回头一看原来是大门倒了。
      两个抡起木棍的青年愣住了,举着木棍,看着倒塌的大门,不知道怎么办好。
      流浪汉转身就跑,他看到小楼里有人冲了出来,也听到楼里传出的惊叫声。
      流浪汉不见了,冲出来的小楼主人才想起追究责任,责任当然要流浪汉负,带了人寻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这事成了新闻,这事成了不安定因素,这事成了危险信号……一上午有好多人在寻找流浪汉,却都没找到,似乎已经逃走了。
      当天中午,S城的电视节目里却多了这样一条新闻:“流浪汉臭屁惊人,轰倒住宅大门……”
      
      四
      上午逃掉的流浪汉下午又出现了,而且是出现在轰倒的大门前。
      一群人立刻围住了流浪汉:“胆子不小!又回来了!”
      “看样又领会了新精神,表情很坦然呢。告诉你,不管谁做你的后台,这损坏的大门你也得赔!”
      “修这大门要花几千块,拿钱吧。”
      “现在装穷装傻装残疾的都有钱,在外面装可怜,回家却是富翁。可别说你没钱。”
      “没钱好办,干活顶啊,三十多岁正当年,掏茅厕总干得了吧,把城南的茅厕都掏一遍,就顶了帐了。”
      “你掏茅厕最合适,你比茅厕还臭。”
      流浪汉大模大样地走进院子,一屁股坐在靠墙堆放的大门上,用手啪啪地在外包的铁皮上拍了两下,说:“这大门太不结实,我还没使劲呢,它就倒了。”
      房主人凶巴巴地走到流浪汉面前,也不在乎臭味了,嚷道:“你使什么劲!别以为电视上报道了我们就信,这大门能用屁轰倒吗!一定是你在门下放了炸药。说吧,谁让你干的?为什么要炸毁我家的大门?”
      流浪汉跳了起来:“胡说!你这是败坏我屁王的声誉!你家这破门还值得用炸药,我一屁准能崩碎它!别说这破门,你家这小楼我一屁……”流浪汉蹬蹬向小楼迈了几步,打量了一阵,说:“咋也得两屁。我两屁也能轰塌它,你信不!”
      围观的人先是撇嘴,接着是大笑。第一次听到这么好笑的事,不笑就是傻子。
      房主人也在笑:“哈哈……大伙可都听清了,这狗日的说要用屁轰倒我家的小楼,大家做个见证,我让他轰,轰不倒咱就把他塞茅坑里去。”
      “哈哈哈哈……”围观的人笑得更起劲了。
      流浪汉皱着眉,不停地抓着蓬乱的头发,模样很窘。
      “哈哈哈哈……”很多人笑得蹲了下去。
      房主人大声催促:“轰啊!你轰啊!能把小楼轰倒你就能上广播上报纸上电视,能创吉尼斯纪录,兴许还有人给你发奖金呢。”
      流浪汉继续抓着蓬乱的头发:“这……这……轰倒了可别让我赔。”
      “轰倒小楼你就是名人了,敢让你赔吗?我这大门都不敢让你赔……轰不倒咋办?你得给我们每个人磕三个响头。”
      “我试试,我试试。”流浪汉两脚并拢,两手慢慢上抬,做了个提气的姿势,然后嘿了一声,两脚分开蹲着马步,像在运气。突然又挺起了身子,说:“不行不行,你得先把值钱的东西搬出来,毁了可惜。”
      “不用不用,我家是正月十五的灯笼,外面好看里面空,没啥值钱的东西。”
      流浪汉又蹲起了马步,不一会又挺起了身子,说:“不行不行,你们要离远点,这是大动作,我得脱了裤子轰。”
      “好好,我们就离远点,瞧见没?人越来越多,你想跑也来不及了。要想磕头要赶早,再过一会,累死你也磕不完了……大家都往后靠一点,女人还得往后,这流浪汉的光屁股可没什么看头!“
      刚刚直起腰来的人们又开始大笑,大家只向后挪了一两步,要看流浪汉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流浪汉甩掉肮脏的上衣,露出里面完全变了色的白背心,身上跟头脸一样脏,随便搓一把就是一堆灰。他在原地转了个身,两手抖了抖裤子,表示身上并没有炸药雷管之类,然后又蹲起了马步,嘿嘿地叫了两下劲,抓着裤腰就钻进了小楼,接着便是响亮的屁声。
      哗啦啦,小楼的一角崩塌了。尘灰滚滚中,流浪汉跳了出来,身上很幸运的没有砸伤。他伸手在脸上搓了两把,咳嗽了两声,说:“塌了一角了!我再运运劲准成。”
      人们楞了,看着塌了一角的小楼,谁也不信是真的。几个胆大的就随着房主人往楼里冲,想看看是不是有人在捣鬼。捣鬼的人和物没发现,却发现楼里的家什毁了不少,房主人正心疼的嗷嗷直叫。大家便忙着帮房主人收拾东西。等想起流浪汉的时候,又找不见了。
      当天晚上,S城的晚报又多了条新闻:流浪汉响屁又显神通,轰塌小楼一角……
      
      五
      “真是用屁崩的?”
      “当然了,我屁王还能跟你撒谎吗,用炸药我也不会呀,就是会我也弄不着呀。”
      “真是就好。一天之内你上了电视又上报纸,成了名了,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全S城都知道有一个叫屁王的流浪汉屁功了得,可以跟小炮媲美,不得了。”小皮说话时已不再像前几次那样托大,虽不恭敬也添了一两分客气:“我说屁王老兄,明天有记者要采访你,我的意思是先不见,不见也要先准备一下,明天先理理发洗个澡,买套像样衣服换上,因为记者早晚是要见的,对你有好处。这是一千元钱,今天的工资,奖金还要等两天。”
      屁王(从现在起我们就不能再叫他流浪汉了,得叫屁王了)接过一千元钱:“好多!一天就挣这么多钱?我挺有本事的哈!我这人知足,奖金有没有无所谓了。我也不见记者,臭烘烘的何必惹人讨厌。我就在这屋等着,他们同意拆迁了我好去拆房子。”
      “记者一定要见,奖金一定要领。你弄得名声越大奖金就越多。钱还怕多吗,你将来就不是流浪汉了,可能要办公司当老板。一切听我安排,错不了,今天的事就证明我的安排正确。”小皮说完推开门走了,可是不到一分钟他又拉开了门:“你现在是名人了,不能再随地大小便,院里那泡屎一会打扫干净。”
      小皮推上门走了,屁王抓过小皮留下的盒饭吃起来,边吃边嘟囔:“妈妈的,我是弄明白了,想挣钱就得受人管,受人管就不自在;想自在就挣不着钱,挣不着钱就得饿肚子……”   

    澳门新葡亰 76500 1

    4张照片,让成都天丰路尽头的一栋5层小楼,在一夜之间“火”了。因新修的半幅公路被这栋小楼拦腰截断,各大网站均对其冠以“最牛钉子户”的称号。

    6月12日,面对“钉子户”这个称号,小楼的6户人家称“不喜欢”。面对众多记者,找上门来,未搬迁的户主解释:“我们不是钉子户,只是拆迁补偿没谈拢。”

    金牛区建设局等部门向记者证实,天丰路改造工程的拆迁工作存在受阻情况,但还未搬迁的几家居民生活未受影响,政府正在积极组织协商。

    小楼走红 网友赞法治进步

    “个人认为,遇到这样的钉子户,最好的方式就是绕着走,不占他的也不赔他的,看他能多牛。”腾讯网友“没有你的城市”说。有网友跟帖称:“如果修公路是为大众服务的基础建设,还被漫天要价,坚决不能支持。”

    支持的网友也不在少数,网友“枫舞千秋”说:“明明是人家的房子先存在,而后修公路,怎么不说公路直冲私宅呢。”德阳网友“饺子”认为,“尊重和保护私有财产,是一个国家进步的标志;我们可以谴责甚至去谩骂这个钉子户,但是我绝对支持和捍卫他的权益,同时也为没发生强拆感到高兴,这是法治的进步!”

    水电未断 仍有6户未搬离

    12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找到了“最牛钉子户”的所在地。该小楼位于天丰路的尽头处,占据了天丰路通往川陕路一侧的半幅道路,直线距离川陕路不到百米。小楼两侧,施工方已在修建隔离带。

    记者看到,“最牛钉子户”实际上是由两栋背靠背的小楼组成,其中靠近川陕路一侧共有5层,至今仍有6户未搬迁;背面的小楼则为三层,已经搬空,但因尚未签订协议至今未拆。

    记者注意到,驾车从天丰路准备进入川陕路的车主行经此处,大多会张望不前,甚至有车主向记者问路,生怕上了单行道挨罚。

    任女士住在5楼,房屋面积有103平方米,每次回家,都会穿过围栏。“生活倒是没受什么影响,水电都有,只是一楼的化粪池因施工被填了。”任女士说,小楼一共10户人家,每层两户。2012年修天丰路时,有4家陆续接受了补偿条件,搬离了这里,现在还剩下1、2、4、5楼共6家未搬。至于不搬的理由,任女士说,拆迁款算下来每平方米是3000元左右,但附近的房价在五六千左右。“我们没别的要求,就想在附近有一套同等面积的房子,能满足这个要求,我们马上就搬。”

    据任女士等人介绍,这栋小楼是由明月村在1997年修建的小产权房,他们当时花600元/平米的价格从村上购买。但一直未办到产权证。2003年,国家出台政策规定:2003年8月后新建的小产权房一律不予转正。“但我们的肯定不在这之列。”任女士说。

    双证不齐 补偿没谈拢

    “天丰路改造工程的拆迁工作存在受阻的情况。”12日,成都市金牛区建设局的相关负责人说,动员拆迁工作一直在做,但直到目前也未能与涉迁居民谈拢。

    一是因为他们要价偏高;另一个是他们房屋本身的手续存在问题,双证不齐。这位负责人说,具体的拆迁工作由当地街道和社区负责,政府有关部门也要求下一步继续加强沟通,力争尽早完成拆迁。

    去年4月,涉迁的6户通过信访的形式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4月11日,天回镇街道办事处就此问题出具了答复意见书。

    社区回应

    将继续动员工作

    “当时最便宜的,3000元每平方米是可以买到。”天回镇明月社区党总支副书记林应强说。

    林应强说,2012年天丰路着手建设,是贯穿川陕路和北新干道的重要通道,约3公里,沿路涉迁共有70家农户和42户小产权户。当时,曾考虑过房屋置换和货币补偿两种方式,但因选择的银杏苑社区较远,交通不便,多数涉迁户否定了这一提议。

    林应强说,在动员拆迁时,金牛区拆迁办主要负责沿路的农户,而42户小产权户则交由街道办和社区。当时分了3个工作组,共12人,从去年9月开始做工作。“下一步,动员工作还是得继续做。”

    林应强说。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屁王传奇,半幅公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