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境遇是首离别的歌,把您的名字刻在自个儿的心

境遇是首离别的歌,把您的名字刻在自个儿的心

发布时间:2019-10-13 05:23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86)

    一、相逢,勾起往事的回忆
      (蓝走在大街上,本以为会把那段往事忘却,谁想与志远的见面又掀起她心里的波澜)
      时光倒流,事过境迁,一切都不能再回来。相逢未必能点燃往日那份缠绵的情结。
      凝蓝已然想不明白,为何会和志远再次相逢。静谧的夜晚,凝蓝在街上散步,顺便买了些水果。这时有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在她的前面,他与她躲闪了几个回合,互不相让,蓝继续往桥上走,又与这个人撞了个正着。凝蓝正准备向他发火,猛一抬头,这一抬,凝蓝觉得心里被电猛击了一下。
      志远!凝蓝以为是幻觉,她定了下神,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果然是志远。不知志远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只见他笑眯眯地看着凝蓝,眼神没有离开过。凝蓝的耳畔响起志远曾说的话“你的爱永远在我的心底,虽然我们隔了一层,有了距离”
      凝蓝回忆起与志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隔了一季,他又回到了她的身边,只是零零散散的记忆在彼此的脑海里。
      
      二、迸发出爱的火花
      (蓝第一次见面就深深地爱上了志远,志远会是她终生的伴侣)
      那一年,凝蓝高考落榜,蓝整天无所事事,在家里不是躲在屋子里玩电脑,就是看电视。父母对她很失望,成天数落她,她不愿意听。
      父母见她如此固执,想让女儿出去锻炼一下,于是托人给蓝介绍了一份工作,蓝在一家公司当上了文员,在这家公司里,她结识了大他十岁的总经理志远。志远平时很关照蓝,蓝把他当成了亲哥哥。
      周未,天气很热,凝蓝准时来到了公园,她在公园的长廓来回地踱步。这时,志远朝她走了过来,只见志远穿了一套休闲服,俨然像个运动员。
      凝蓝手里拿着冰淇淋,把冰淇淋递给了志远。志远看着眼前的凝蓝,水汪汪的大眼睛,细眉,樱桃嘴,把志远的魂勾了去。凝蓝仔细打量着志远,觉得志远的身上有一种男人特有的气质。
      志远望着凝蓝,蓝的眼里有种柔情,让志远无法抗拒,志远也打量着蓝,她的脸一下子红了。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了他……可是,他爱我吗?志远与凝蓝在一起很快乐,凝蓝能看透志远的心思,志远渐渐离不开凝蓝,要给她一辈子的幸福。
      
      三、相爱注定别离
      (蓝怎么也没有想到与志远会出现裂痕,而且是自己深爱的人伤害了她,,注定他不再属于蓝))
      凝蓝的第一次给了志远,她与他进郊区的一个景区游玩,这个景区位于市郊,这里山峦叠翠,错落有致,雾气朦胧,湖水溶溶,花香浓浓,流韵如絮,化秋水一滴凝蓝和志远都很开心,蓝暗自观察着志远,在志远的神情中查觉出,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一种忧郁。
      雾气朦胧,湖水溶溶,花香浓浓,流韵如絮,化秋水一滴,凝蓝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正玩得尽兴的时候,只怪天公不作美,没想到半路遇到了飘泼大雨。
      两个人都被淋成落汤鸡,蓝与志远进了一个山洞,蓝在前面走着,志远在后面跟着他,蓝走着走着,不小心被前面的一块石头绊了一下,蓝尖叫起来,好痛。志远看着她,只见她泪水在眼里打转,看看你,也不小心点,脚都肿了,我记得我的包里有膏药,把膏药贴在了蓝的脚上。蓝感受到志远的细心,蓝此时爱上了他。
      她红着脸,背过身脱去了自己的外衣,烘烤着自己的衣服。凝蓝冻得打哆嗦,志远见状,顺手把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用毛巾擦拭着她的头发,凝蓝感到很温暖。
      眼神里有一种期待,志远把她搂在了怀里“凝蓝,我爱你”这句话融化了她的心。他对她说,我会对你好,蓝依偎在她的怀里,感受他的温暖,俯身吻了她……“蓝,你是我的……”“我们永远不分开……”“你知道吗,你的为人就象你的名字一样,似水如蓝,透明而纯净,没有一点杂质”蓝听后,脸上泛起一道道红晕,低声说道:“真够坏的”
      志远吻了她,让她陷入温情的漩涡,不能自拨,他们一阵缠绵过后,他把她搂入怀中,她如同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任凭“主人”抚摸着,此时,她沉浸在幸福中。他用他那温暖的手握住了她。
      凝蓝爱志远,志远也深深地爱着她,蓝也期待着与他永远厮守。志远把这事告诉了父母,他的父母是机关的干部,一听蓝的身世和家庭,蓝的家庭卑微,没有什么显赫的身世。志远家人一听极力反对,志远把情况告诉了凝蓝。从那一刻起,凝蓝知道志远不再属于自己。
      正在睡梦中的她,听见一个女人的大呼小叫,凝蓝睡眼朦胧的打开了门,只见打扮很时尚的女人站在门口,还没有来得及问,一个巴掌重重地打在她的脸上。这一巴掌把她打懵了,不知这个女人为何这样对待自己。只见这个女的气急败坏就往卧室里冲,把志远揪了起来:“难怪你不回家,还说要和我离婚,原来你在这里?”
      蓝想弄清这个女人是谁,“你是谁”这女人高傲的眼神望着凝蓝,还用手拨弄了下眼前的头发,不在乎地说道,“你和他在一起,还不知我是谁,真是笑话”“告诉你,我是她的妻子,”蓝听后,眼前觉得眼前有很多重影晕了过去。等凝蓝醒来后,屋里一片狼藉。志远想拿些钱补偿她。钱并不能买来爱情,买来当时的那种激情。可蓝不想要,此时她明白,爱不能任意滋生,带来的是一种无言的痛。拥抱,激情过后是冷冷的长夜。在这长夜里,泪止不住的流,一切美好都成了泡影。
      志远央求着:“你听我说,”这个女人揪着志远的耳朵“老娘,今天就给你留点面子,跟我回家去,这事你非向我解释清楚不可!”志远只好跟着心月回到了家,就听到家里地震山摇,志远我错在哪里,你要找的那个女人,我哪里不如她,你最好离开他,否则我让你名声扫地,永远抬不起头,要不是我,你还想办这个公司!你别想拿走公司的一分钱!
      四暧昧是甜,甜到忧伤
      (蓝与志远再次走在了一起,却总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
      凝蓝与志远好久都没有联系了,凝蓝心里始终想着他,想忘却这段情,怎么也忘却不了,一个人的时候,凝蓝常回想起与志远在一起的日子,日子充满了温馨与浪漫。志远与心月闹了别扭,志远找到了她,此时蓝才知分离后,对于彼此来说时间过的有多么漫长。
      志远找到了她,对她说出了心里话,他对她说,我是在咖啡厅谈生意时遇到的心月,她长的眉清目秀,很有魅力,很有心计。看见心月,好象仿佛找到一种曾未有过的感觉。他从心月的口中知道了她的父亲是个某机关的高干,而且能为他的事业出一臂之力。为了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将来,我娶了心月。
      婚后不久,心月发现我与你有来往,她和我为此事不知吵了多少回。她忍无可忍,冻结了一切属于志远的财产,不允许他踏进公司半步,我的心彻底冷了,我与心月决定离婚,心月一气之下,回了娘家。
      心月的父母不甘心女儿受这样的委屈,找到我,希望我能和他不离婚,离了婚休想得到公司的一份钱……父母的苦苦相劝,用钱来相逼,我只好妥协,没有再提离婚的事情,而且和心月一起生活.
      蓝听到志远的讲述,对他埋怨了起来“你没有离婚,你来找我干什么?”“你有你的家庭,为何又来缠着我”“你有本事继续你的美梦,你很有本事,你有本事找靠山,还回来找我干什么?”说完,气冲冲地跑回到了家,把自己关在屋里,她很难想像自己深爱的人,会这样欺骗自己。
      蓝决定从志远的生活里消失,嫁了一个她不爱的人——皓轩。皓轩不善言辞,很重视贞洁,他与她圆房时,发现她己不再是处女,他很想发作。她的家没有半点的柔情蜜意,只见丈夫的脸上能刮下一层厚厚的霜。
      她的爱并不是她想得到的,他见到蓝沉默不语,抽着烟,你为何要嫁给我,这是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
      五相逢注定别离
      (八年后,没有想到蓝的一个举动,毁了自己,也毁自己期盼己久的那份情)
      八年后,与志远再见面,蓝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切又显现在她的脑海里,蓝记得志远说的话,“你是我的月亮,蓝说,我是你的天空……一切都曾这么美好。”
      如今志远事业有成回来了,他拥有了一切。她说,志远,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要寻找自己的幸福。
      他说,他满世界找你,打听去处,可没有一点消息。他说,在我事业艰难起步的时候,遇到了她,在她父亲的帮衬下,我的事业渐渐有了起色,公司也小有名气,我并爱她,没有办法。蓝说,不用找借口搪塞,你是为了钱,为了你的事业,才离开了我。他沉默着,不停地抽着烟。
      不一会,他又看着志远,继续说道: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找着你了,我们能从头再来吗?说着他拉着她的手,她把他甩开,可他并没有灰心。他把她搂在怀里:志远说,你是我的,我永远爱着你,我不能忍受她那样的女人,我和我妻子已经离婚了,我想有一个像你一样温柔的女人。
      她没有说话,呆在那里看着他,他吻了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对蓝说,我要给你幸福,我不会食言,你是我的,我们注定不能分开……
      志远把蓝搂在怀里,她在怀里娇嗔着,“我们无缘在一起”“我们之间不可能了……”说完,泪水沾湿了她的衣襟,“你不要这样说……”
      他与她用尽所有的爱,她让他感受到温暖,沉醉于其中。在志远的怀里,蓝虽然还能感受到那抹久违的温暖,终究明白,自己不能再沉醉于其中。一段情,一生心痛!一段情,从开始就已注定并无法相守!
      这一世的迷恋蓝走过,这一份情仍是那么动情,风依旧,花依旧,世界只是在蓝的心中不再依旧,埋葬了黄昏,葬了绚丽的梦,情伤憔悴,无处依恋。
      想到这些,蓝心如刀割,她离不开深爱着的志远。可不离开志远,我的心就刀割一样的疼,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离开志远……
      当她走到候机楼时,她又犹豫了,我不能就这么走了,让心月抢走我的男人,想到这里,她觉得五脏六腑都在发烧,都在沸腾,她咬了咬牙,决定报复这个女人。
      于是她拿起了手里的手机,拨通了志远的电话,让志远把心月约出来一起出来吃个饭。本想着志远不会答应,没曾想他很快就接受了邀请。他们相约来到了凝蓝的家里,让他们吃了顿丰盛的午宴。
      吃完后,心月突然觉得腹痛如绞,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下流了下来,她瘫在地上,望着蓝“你在饭里下了毒……”志远吃的很少,几乎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有些惊慌,“你这饭菜是新鲜的吗?”“莫非你……”
      此时蓝一改往日的温柔贤淑,冷笑道:“是我干的,因为我恨你,恨你夺走了我的幸福”“恨志远当年的不辞而别”志远内心象五毒攻心,“你走,你会为你的行为而后悔的,……”志远连忙叫来了救护车把心月送到了医院。
      心月经过医生的诊治,逐渐清醒了过来,心月醒来后,志远发现她有些异常,大脑受到严重的挫伤,致使大脑的意识不清醒,完全变成了一个傻子。经检验后,发现食物里残留了大量的毒素,这些毒素足让人致命。
      志远对蓝说,我本想和你再续前缘,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你好自为之。说完,就扬长而去。
      第二天,警车来到了蓝的住处,警察带走了蓝,蓝傻了,但不得不让警察给她带上手铐。
      原来志远回去后,思前想后,还是把事情报告给了警察,蓝带上了手铐那一瞬,她潸然泪下,她面对着志远,无法申辩,因为她知道她实在太爱志远了。注定她得不到志远。望着远去的警车,志远的心飘回了往昔……志远看见心爱的人入狱,他深知自己在她的心里有多么重要的位置。
      后记:
      此时在狱中的蓝,在日记里写道:相爱时如火一样燃烧着彼此的心,让两人的心紧紧相连,相逢是无言的伤害,伤之深,痛之切,无人能体会,我本不想伤害你,可我实在太爱你,不愿离开你,也不愿放弃你。最后才明白相逢注定是永远的伤,只有最后才能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而志远望着在病床上的心月,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把她也卷进了这场情感纠葛里。志远的心里一直有蓝,蓝在他的心里就是他的天使,就是他的公主,不是自己当时的不辞而别,不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也许不会和心月结婚,也不会伤害深爱着自己的两个女人。

    二十一 寻爱、

    若干年后……

    至从蓝放弃了缘海的求婚后,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这二个人都忙着各自的事情。

    …………………….

    “我们没有敢再通知其他人。”蓝的朋友小曼说着。

    蓝她爸爸很快地就到了。问了一些基本的情况,蓝消失有一然时间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所有的人一开始都想了大连,会不会去找缘海了,这是所有人一致的看法,小曼和另一个男同事坐着干等,公司里还有很多工作需要蓝来做,可是蓝这一下子消失了,让所有人摸不清头脑,平时工作中蓝是一个很敬业的人,不会如此唐突地不辞而别,这让所有关心她的人坐立不安,都不知道到底怎么了,这个人在哪里?

    时间却显得非常非常长,又找了一天的小曼和几个同事以及蓝的父亲住在屋子里,时钟滴答滴答的响,这让所有的人有一种度时如日的感觉,让他们坐立不安,傍晚的时候小曼收到了蓝的一条信息“十”。再联系蓝怎么也联系不上了,大家感觉情况可能不妙。

    小曼慌忙把这个消息给了她爸。

    然后我们决定出去寻找,但是十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想到了十字路口,带十的地名,十点钟,或者是没有打全的一个词,十一点,十二点,还是十什么。

    蓝的爸爸也在问这个十表示什么,可是我们两想了半天实在是不知道什么意思。出于下意思的行为,我们找了张地图把每个带十字的地名都去找一边,尤其是那些比较偏的地方,然后我们就连夜出发了。我开着车,小曼不时地在车上寻找更多带十字的地名。我们去过挺多地方。中途有一个曾追求过蓝的男生陈驰打过一个电话给小曼急切地问她在哪里,小曼回说她回家了就挂了电话,而小曼心想不管消失多久只要你还在这个世上就一定要找到你。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我们只剩下最后一个带十字的地名,是个高速的立交桥下面的之道,那个名字里带个十字,这一带比较荒,只有一些菜农住附近的样子。

    我们其实心里也很害怕,我们不知道万一发现了该怎么办。

    我把车停得老远,我们步行去那个立交桥下。

    小曼拉着另一个女同事的手把车钥匙给她说,如果蓝真在里面被发现了,我挡住她一阵,你快开车去找她爸。而女同事不愿意离去,她担心小曼,她似乎感受了一种危险的信号

    ......................................

    小曼把钥匙给女同事说,你去,他们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

    我说,求你了,听我这一回。

    她看了看我,不说话。

    我说,相信我,我们会没事的。

    然后我们真的去了那坐立交桥的下面。

    周围有条小河穿过,河边的芦苇什么的杂乱的长着,走的小路地上还有车子清晰的印子来。小曼的心立马紧张起来。

    这个时候小曼的手机响了,她慌忙地低声接了。

    然后小曼说,他爸爸找出了最后一个与蓝通话的人的手机,并有了那个女人的资料了,这算是一个大发现。

    小曼在想,而有可能我们即将找到那个女人。

    前面的立交桥下方昏昏暗暗,小曼的心其实抖的很厉害,小曼在想我妈其实也非常非常的不容易,每个警察都非常的不容易,很多时候他们知道前方是危险的,然而他们还是要义无反顾地往前,或者他们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婴儿,还有新婚的妻子,还有卧床的老人。

    我便带着这样乱七八糟的各种想法拉着一个男同事往前走。然而这个时候我们的前方这条小路上迎面出现了往我们这边的车的光亮。

    小曼和同事相互看了看,立马躲进了靠进河边的芦苇里。

    胡乱地拿东西遮了遮,而他们的脚下应该是一些菜农倒掉的垃圾,散发出一股恶丑。

    车子越来约近,他们的头低了低。

    在车子路过的时候我们才发现那是一辆运生猪的车,上面的猪发出嘈嘈杂杂的声响,等车过去后小曼出来了。

    电影看多了的吧,或者是有了这个调剂,他们大胆地朝下面走去。

    结果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连那些盖在桥墩上的草我原本不敢去翻,我怕会发现诸如过夜的乞丐或者烂掉的什么东西,结果连那下面什么也没有。

    小曼和同事出去往车里走,走着走着,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我听见了她的哭声。

    我停下来站在她的对面。

    小曼说,小翔,你说她会不会……

    然后她就站着失声大哭。

    男同事小翔上去抱着她,安慰她,不会的不会的……

    又等了一天,我们才有了消息,蓝的爸爸找到了她,在一个带十字的高档小区的车库里。

    他们没有直接回来,而是去了医院。

    医院的病床上分别躺着蓝和缘海,两个都因为失血过多在输血,蓝的手里还紧紧地握着缘海的那枚戒指,而缘海的手被划伤了血还在往外渗透,纱布上的血印越来越浓了。

    同事们都不敢问到底他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经历了什么,生怕我们心里的痛苦增加不少,而我们又都是高兴的,因为他们真真切切地终于回来了。

    两人在医院住了几天,在这段时间我们了解到了缘海与蓝的故事,这么多年原来彼此还深深地爱着对方,并且这种爱让彼此都非常的痛苦,他们把这种痛苦定义为相约而死,让彼此在死亡后找回曾经逝去的时光。蓝送缘海到住的地方,缘海这段时间还不想回家,特别是不想告诉他的母亲,让母亲看到伤不好;而这件事情他说以后还是要告诉的,因为她说这辈子从没有这么勇敢过。缘海真得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当时就是因为接到了蓝的一个电话,随手带了个剪刀就去找蓝了,我不知道爱为什么要表现为血腥和死亡,但是我明白在这个死亡的背后是有一段让人们难忘的爱情,而这个爱情会走向何方呢?谁也不知道。

    他说,当时要是有炸弹就好了。因为缘海担心蓝为怕痛,开始在车上缘海还安慰着蓝,蓝只是笑了笑依偎在缘海的怀里,对蓝来说这一切不算什么,为了心爱的人她可以做到一切,她知道她已经爱缘海胜过爱自己了。

    而在紧紧抱着蓝的缘海深情地看着蓝听她说话,他的眸子里装满了温柔,一边还用手抚摸着蓝的头发,蓝笑着说,没人要真好,没人跟我抢。蓝跟缘海说,当初知道你又有新的“女朋友”了狠不得毁你容。缘海说,就你那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真我被毁容了,你还能再要我吗。缘海俏皮的说着。蓝娇嗔地说,“还有呢?”缘海说,好啦好啦。以后你不允许我不跟别的女人讲话成不?

    看着他们甜甜蜜蜜的样子替他们高兴,缘海的手机又响了,是一个喜欢缘海的女人打的,缘海去了走廊接电话,蓝看了看他的背影,莫名的吸了一口气出去了。

    蓝跟了出来,说,“是谁的电话?”是一个朋友的,问我现在好吗,缘海如是说着。蓝看着缘海,缘海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拍了拍蓝。

    晚上小曼也来了,还有她的男朋友,他听了蓝夸张的故事,小曼偷偷告诉蓝最近有在准备婚礼之类的事情。然后蓝和缘海在厨房做饭。还是忍不住看了看他们两个,一个切菜一个做饭,这些画面看在小曼的眼里,慢慢地在心里有反应,小曼试着控制自己,于是小曼开始全心陪两个病号,在客厅削苹果。

    缘海忽然说,我想跟蓝结婚,明天。

    小曼削那苹果就掉地上去了,而蓝正在往嘴里送的东西没有送进去,嘴还张着。

    缘海转过来问,你不愿意嫁给我的话也可以不嫁。

    蓝说,你这就求婚了?OH,MY GOD。缘海,缘海!

    在她的惊呼声中,蓝指着缘海说,这个男的要跟我求婚了。

    我们四个人一字排开各自拿着手机围着他们两四个方向站着,想要全景展现这精彩的一幕。

    蓝说,你要向我求婚吗?

    缘海说,不求啦,不求啦。

    她说,你不带这样的,你都说明天要娶我的。你求一个吧。

    缘海:……

    蓝说,你不求,我明天也要结婚,新郎是谁我可不管。

    我们:……

    缘海小声说,好吧,好吧,你愿意嫁给我吗?

    蓝说,你说的声音太小啦,没人听得见。

    缘海说,你她妈的愿不愿意嫁给我。

    蓝上去亲了一下缘海说,谢谢你。

    小曼丢下手机又是跺脚又是鼓掌,确实挺高兴的,看了看身边不远处的男朋友,他也刚好望了望小曼,我们跟着缘海鼓掌。这个时候小曼也想起了自己的过去,想到了曾经也有男人要娶自己,现在已经不联系了,一直身边的这个男人出现,才让她有了新的冲动。准备结婚是人生的大事,但是人活着是很奇妙的,许多大事都是一瞬间决定的。

    蓝以前看见别人可以休15天的婚假,很羡慕,小曼这个时候她才看了看蓝说你们不要羡慕我,你们也会有这样的假的。

    她万分激动地宣布开始15天的婚假。

    蓝的父亲以及他们的老板真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实际上他早听蓝告诉他缘海的情况,暗地里他又查了查,起先不允许蓝和缘海谈恋爱,后来才有了蓝回家劝说等一系列的事情,闹得很不愉快,蓝也付出了非常多,只是她异常轻松告诉我这些。也是后来我才知道有段时间缘海公司被人整,那个人也是我们老板,他想知道缘海有没有能耐……不过好在我们老板估计是看见蓝伤成这样了处于诧异中,等他到蓝租的房子里看见的时候,眼睛都发红了,蓝说要结婚的时候,他点了点头。

    这个订婚仪式十分匆忙,蓝的脸上还贴着纱布,走路还有些踉跄,她也没有来得及饿出林黛玉的样子来,可是她却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新娘。

    缘海说,当我看见你被他们带进来的时候,我抖了一个晚上,我心里装满了恐惧,很疼……小曼大学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小曼是非常了解蓝和缘海的,她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促使他们复合的事情上,而蓝也一样,在变得失去自我以后,一直到再次遇到你,蓝对着缘海说,“我知道我回来了……我不太知道怎么样说话,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永远……永远,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缘海眼泪早已经下来,他说,我一定要说什么,可是……算了……其实我想过很多很多要在这里说的话,可是现在我只是想说的是,我爱你。

    一群人在旁边早已泪眼朦胧,知道他们这一队曾受过很多别人只在小说里看到的痛苦,迎接他们的也许还有更艰难的大事小事,然而他们依然在一起,然而我相信,他们会幸福地面对。

    。。。。。。。。。。。。。。。。。。。。。。。。。。。。

    已经好几天没有去上班了,蓝收拾了心情,在清早的时候又去了公司。

    上午蓝在厕所里听见两个人在聊天。

    一个说,罗毅告诉我那个蓝,操,人面兽心,乱扣我们绩效,擦,老子都……

    另一个应和着。

    蓝听得上火,把罗毅喊进旁边的办公室里骂了足足一个小时,他当然不敢怎么回嘴,他也知道他还有把柄在蓝手里,我把他骂完心里大爽,当然他很快就可以去告诉别人蓝欺负他了,呵呵!蓝在一家公司做主管,平时需要面对很多烦琐的事,对于蓝来说这一切都是无法回避的,生活除了爱情还有很多。

    罗毅开始每一两分钟就在办公室里叹气。有些不入耳的声音传来,像是你在全心全意写点什么,在一起的人却在一直嗑瓜子或是不停地剪指甲,瞬间你想抒情的心一点一点地落空了。蓝在忍受这个崽子。

    下午的时候蓝要加点班,刚要做事情,就看见罗毅进了高老头的办公室里,高老头是老板,进就进了,他还路过蓝的时候白她一眼,门是半掩的,这里的隔音效果本来就不好加上人大多走光了。蓝清晰地听见了他的开场白。

    他说,舅舅,有件事情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想起小说里讲别人坏话的人,大都这样开场,可耻。

    后来他们压底了声音,但蓝还是听出了个大概,说她不好呗,告我的状呗。然后说着说着,我大致听出了罗毅似乎是在哭了。然后高老头把门关给关了,关就关吧,老头还凶煞地看了看蓝。那会我就想起,几个星期前缘海还劝蓝同一个屋檐下的人以后要注意呢。这个人居然是这样的。还一个地方的人欺负我来了,顿时我想到这火就很大。蓝得说说话了,让他们两把戏一次唱个够。

    很久蓝都没这样生气了,蓝合了文件,走了上前,猛敲了高老头的门。其实我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蓝觉得我受到了侮辱。

    高老头在里头很大声问,谁啊!语气很坏。

    蓝想着明明就知道现在就剩我一个人在,还他妈的装什么死啊。然后是高声答,我!其实我想说,人渣。所有的工作都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窘境,对于蓝来说也是这样,所以在爱情的世界里插入工作的小曲,也是为爱情增加点色彩。

    他们开了门,我看见了两张让我憎恶的脸,蓝说,你们说什么这么得劲呢,也说我听听。

    罗毅说,你给我出去。

    高老头脸色很阴沉,盯着蓝一言不发,我说,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要说什么。讲什么呢,我们怎么欺负你了不就是嘛,天天在这唉声叹气这点破事。

    高老头朝我嚷嚷,你知道什么啊!

    罗毅说,我只是解释,解释你知道吗。

    蓝说,解释关门干吗,说我的事情,我还就在外头,你们解释需要关门吗,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高老头跟我说,你给我出去,……我要开了你!

    蓝破门而出,谁在乎,收拾了我的东西,立刻就走了。

    蓝主动辞掉了工作。蓝辞职的那天看见了缘海公司的一个广告,挺长。这几年缘海的公司发展的不错,缘海是一个事业心非常强的人,在日本的时候就是那样,做任何事都会比较专注和投入,表现着做生意的开赋,当然蓝从来没有去过缘海的公司,蓝知道男人的事业是不可以打扰的,蓝也不是依靠男人生活的女人,虽然这几年来蓝的工作也并非一翻风顺,对于一个性格鲜明的女子来说,做一翻事业并不容易,就像现在蓝所遇到的情况,这对于蓝来说并不是第一次,蓝也从来没有担心过工作的问题,但是蓝为因为人情的冷暖和勾心斗角而心寒,现在就是蓝最郁闷的时期,蓝有时候也会在镜子里仔细地看自己的眼睛,那里头塞满了内容。

    和其他人一样,蓝也寄希望于有了外在的变化告诉别人或是自己:我在变。于是在小区门口那家理发店,蓝经常在的那家,以往老板总会热情满满地跟蓝讲:你的头发要是烫下,染个颜色,肯定好看。

    那些个时候蓝总想到高老头,蓝总说:不是我接受不了,而是,我的老板他接受不了,其实就是他不能够弄头发了,所以也不让别人弄。

    这一次蓝又进了这家,老板已经认识我了,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推荐染烫,到是蓝,对镜子里的他说:我想试试你以前和我推荐的发型。

    他看了看我,蓝知道他阅人无数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果然中间他问道:你要换工作了?

    蓝说:我下岗啦。

    他没有直接回蓝,他说:也许下岗也是给自己的一个机会,例如我,开发廊前我去上班,那时候我想创业,家里所有的人全不支持,在很多人看来,有个体面的工作才是重要的,发廊当然不是,我顺从了。后来我因为一些事情下岗了,我又想起这回事情来。

    他说:当然那个时候已经有点不得不干的意思了,不然吃什么,于是有了这家发廊,现在我已经有房有车了,很多和我一起上班没有下岗的如今还是那点工资还在讨论很多年前的话题。

    蓝听着入神,想起了我要开的饭店。心里有了个小算盘。我把我工作怎么些年积蓄,我所有的卡里的余额算了算,我给自己下了任务,这一次,我不想了,我没有后路了,就开个餐馆,这就要去注册,找店面。

    这天蓝收到了小曼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离婚了。

    小曼说,其实我离婚,我想通了,与其那么不幸福地在一起还不如分开。

    小曼说,我的爸妈年纪都大了,却还要在家辛辛苦苦地种田。他们才是离我最近的幸福,我辞职回家找了个工作,我再也不出去了。永远和他们在一起。

    蓝说,祝福你,小曼。

    末了,蓝告诉她我也离职了,我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了,她在电话那头高兴地跟我说,希望你会成功。

    蓝在电话这头努力地点了点头。

    然后蓝告诉了认识的人,我离职的消息。这一次我爸妈没有问我离职的原因,他们看见了从没有如此低沉的我大抵也知道我出了什么事情,而这一次他们再没有叫我换个体面的工作,我说要开餐馆的时候。我妈对我说,依你,都依你。

    在蓝离职后,蓝和缘海打过一回电话,虽然二个人已经订婚了,但是缘海的事业在大连,所以缘海也不能经常陪在蓝的身边,缘海知道蓝离职的消息也是从电话里获知的。蓝告诉缘海应该庆祝她的自由。他们便也不再说什么。

    而后已经休婚嫁的蓝曾收到了我们公司同事发她的超大邮件,里头有过去和她一起的工作的画面,还请专业团队拍的那个宣传片。

    蓝转发了给小曼,真的,做得非常好,有气势,真实的气势,我看到我们三“我们在这等你”的画面。原来的死党三人组。

    小丝半夜打了电话给蓝,小丝和小曼以及蓝是公司的死党三人组,她说,我看见我们三了……如今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你怎么也……

    她哭了,我想起我们三一起的时光也跟着泣不成声,好像真的没有多久,那些画面里的人却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好想这是个梦,结束后,我们依然在把白幕前冲着那个镜头喊“我们在这等你”。

    蓝反复看着这个宣传片,那些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地方,心里有那么些痛一点一点地开始蔓延。

    。。。。。。。。。

    小曼在电话里跟蓝说起了她的分手,那个时候我们心平气和地坐在郊外公园的椅子上,她说,小翔,我看过蓝结婚后我才发现爱情是那个样子的,我对你,说起来我很抱歉,我试着去爱你,你知道吗,我试过,可是那不是爱情,我们之间跟倾向于是亲人关系……我想过我们的结婚是个错误,可是我还不想这样过着,我想拥有自己的爱情,我很抱歉。

    蓝安静地听着,那个时候我觉得一个词,叫“空明”。小曼看了看男友小翔,我想跟你说说一个故事,当她把过去的的事情告诉他后,小翔早已泣不成声。

    小曼说,我们别在见面了吧,我也真的很爱很爱过一个叫木的人,而你不是。他离我太远,我放弃了。

    小曼说,我想求你件事情,给爸妈打个电话,告诉她我们很好,怎么好都行,让他们放心地。

    然后,小曼站了起来,顺着湖边的路一路走去,这或者就是小曼所要的答案,这样的结局对小曼、对小翔、木都很好。

    蓝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往下掉。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境遇是首离别的歌,把您的名字刻在自个儿的心

    关键词:

上一篇:四叶草的幸运

下一篇: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