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雪青禁止用的药物,朱门悲歌

雪青禁止用的药物,朱门悲歌

发布时间:2019-10-13 15:12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40)

    图片 1 (一)
      微风吹过,暗影飘荡,梨香蔓延。
      白色翻飞的梨树下,一个身影匍匐倒在地,苍白的脸色跟身旁的梨花瓣融成一体。苍白透明,俊美妖艳。好看的嘴唇被唇角的血滋染,鲜红得无比诱人;鼻息间却是气若游丝。
      我,凤萧,是否就要死去?胸口承受了那恶毒的一掌,是否,在这一刻就要死去?他银牙咬碎,与将要来临的黑暗抵抗,只因仇恨的因子充斥着他的胸腔。
      救救我,只要让我不死就好。凤萧在心底呐喊。只要救他,他定终身报答;只要他不死,定要那恶毒的人,叶未生,定要他生不如死!
      终究是抱憾终身?
      “你还好吗”?一个温润如玉的嗓音。犹如一道暖流给予垂死的人希望。
      终是得救了吗?凤萧笑颜如花。是的,他抓到了伸过来的手。
      好暖。
      他叫慕容倾,淡然独特的气质彷如谪仙,张开眼见到他时,我见到了一双温润似水眼眸,彷如千年前注定般,我就这样失神了。他微笑道:你在发呆?笑如初阳照雪般的好看。
      果然是命不该绝,他是个懂医理之人。
      “萧儿,这几天不准动武”。他好听的声音有着信服人心的威严,虽然依然是温润似水的看着我。
      “是”。倾。我低头在心中念着他的名字。有着紧张,有这暗喜。他叫我萧儿。
      简陋小屋,竹海深处,万里碧绿;空闲之余,他喜爱抚琴。
      一袭白衣的他说那是最纯净的颜色。我低头看着天生喜爱的红衣---因为染上血会看不出。
      慕容倾看着在发呆的我又笑了,轻轻吟道:“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什么意思”?我只懂血腥,不懂风月。
      “萧儿不晓得吗”?慕容倾笑着看着我道:“萧儿便是倾国倾城啊”。
      “我是男儿身“。我眨眨眼。那不是形容女子的词吗?
      “是啊,萧儿是男子便也是如此呢”。他低喃这句便不再说话专心抚琴。
      我哑口无言。转身离去,因为我要去月城。
      是夜,三更,苍白的梨花看起了忧伤、空洞。
      红衣飞舞,我轻轻舔着剑身的鲜血,直到不留一丝痕迹。幸好,衣衫真的看不出来。
      我只杀了叶未生最小的儿子。我要让他知道心痛的滋味。
      “萧儿,有露水,别着凉了”。温润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好”。倾。却始终喊不出那个亲昵的字眼。
      全城在通缉着一个凶手,一个名叫凤萧的杀手。我,罔若未闻,他,丝毫未知。
      
      他说他不会武功,我眨眨眼:“我教你可好”?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可以跟随在他身旁。
      “好,就按萧儿说的”。他笑颜似水。
      未等我来得及有多动作,他已起身向屋外走去,半响,他盈盈半扶着一位女子“萧儿,她是微微”。笑容里似乎藏了一丝什么,我看得异常刺眼,心口酸酸的,难道是旧伤未好?
      “表哥,姨娘老念着你,要我带你回府呢”。名叫微微的女子笑得两眼弯弯,略显撒娇。
      “唉,娘也该知晓我的想法,也罢,过些时日就回去吧”。他似在自语,似在叹息。
      “表哥,你真好。等我告诉这个消息给姨娘,她的病也能好一半啊”。微微笑得天真烂漫。
      “微微,身为女儿家可别失礼了”。慕容倾宠溺的摸摸她的头。
      “萧哥哥又不是外人,表哥为何老教训微微”?她鼻子皱起,哀怜无比。
      “好,萧儿当然不是外人,唉,看谁敢娶你、、、”。慕容倾叨叨念起来。
      “反正我有表哥呢、、、、”。微微搂着他臂弯,依赖的撒娇。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想说话却又不知说什么,就这样,心头很闷很闷。
      我又去一趟月城,叶未生果然防卫了许多。妖艳的嘴唇轻扯:那又如何?我一样杀了他至亲。那个女人似是他众多妻妾中的一个吧,是个病秧子,我干脆一剑了结了她。
      红衣似乎比往日鲜红了许多。
      全城守卫加剧,凤萧的人头悬赏到了千两银。
      再回到小屋,叫微微的女子已离开,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我的心终于也平和了。
      有时看着无边的碧绿,我在想:还有多久,他们便找到这里了?
      “萧儿,你在发呆”?慕容倾微笑的看着我。
      “为何不回府”?为何留下了?我看着他,温润的轮廓脱俗出尘。
      “萧儿想知道”?慕容倾轻拨一下琴弦道:“因为萧儿没有回来啊”。
      真假已无法分辨,我只是愣愣的看着他姣好的侧脸,注视着他如花的两瓣唇,突然想知道那会是什么味道。心,似有什么东西丢了。
      终于,慕容倾还是回去了,走得很匆忙,似有一丝哀伤。我不知他要回哪里,只记得他说:很快便会回来。
      我也急切离开了,因为心头有个念头:下次见面,我不想再穿红衣。
      浓厚的胭脂花粉味,足够掩盖我身上红衣隐隐散发的血腥味。
      青楼。莺声燕语,推杯让盏,我却越来越焦躁,直直盯着朱门,等待着叶未生。
      他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听说今天是他最得意的儿子的成年礼。
      妖艳的嘴唇冷笑了声,大力的拉过身旁的穿着暴露的女子,狠狠在她唇上逐了一下,我却感到索然无味。
      记得那个人有着像花瓣般好看的唇。
      朱门的那个身影便是目标,我更加搂紧身边的女人,只因,心已雀跃起来。
      过了今日,我便永不再穿红衣。
      “有刺客,保护大人,快抓住他”!有人一声令下,顿时人潮惊慌失措起来。
      我竟然射偏了!
      无妨,我得意的笑了:他,注定会死在我手上。
      染过无数人的鲜血的长剑察入他胸口的时候,他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我阴狠一笑:叶未生,我说过,你定死在我手上。
      当日他命不该绝,就注定了他的必死无疑!
      “爹”。向来温润的声音多了惊慌。
      我呆滞在原地,背对着朱门的方向始终不敢转身。
      很疼,很疼。原来被一剑穿胸是这么的疼。
      却,宁愿就这样死去。不愿,回头。
      我缓缓低头,却不见一滴血红。原来,真的看不出呢。
      我其实想说的是:倾,我是你的萧儿?
      (二)
      我向来喜爱白色,更爱白色的梨花,但是,那日,我见到了一个鲜艳的人儿。
      第一次开口我便叫他萧儿。只因感觉很适合这样叫他。
      我父亲是朝廷的官员,侍妾众多的他其实让我很憎恨,只因,娘亲便是其中之一的侍妾,生下我后,一直旧疾缠身。
      逃离那里,便是我所渴望的。
      萧儿长得妖艳无比,那天他醒来,呆呆的看着我。我第一次便笑了:你在发呆?
      我很爱看他穿红衣,从没有男子将红衣穿得如此出众,我说:萧儿便是倾国倾城啊。
      他不经意散发着他的魅惑,眨着眼睛说:我是男儿身。
      是啊,即便是男子也是如此呢。我不敢再多看他,心头有种叫欲望的东西在滋长,看似专心抚琴的我弹错了好几个音。
      这种莫名的情绪一天天滋长。
      想找个出口宣泄。
      所以感谢微微的到来,只要不看着萧儿,便不感到自己的亵渎与肮脏。
      家里最小的弟弟莫名死了,最后竟连娘亲也没逃过厄运,她是一生苦命的女人啊。
      父亲狠狠的咬牙说凶手便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凤萧。
      我听了心中也恨透了那个凶手,可我没有武功,我不禁在想:若是有萧儿在身边该多好。
      我是父亲最钟爱的儿子,我又怎忍拂他的哀求。
      我心里在想:等过了成年礼,我便要将萧儿留在身边。想一辈子看他的红衣。
      那里的胭脂味很重,我不喜欢那样的氛围,所以决定在朱门外等着父亲。
      我悠闲的望着北国的天空,很美丽,很妖艳。就像萧儿那般,我突然感觉我很想他了,想见到他对着自己发呆的样子。
      人群突地沸腾起来,我心头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侍卫长的惊呼声传进我耳里;我飞奔进去,父亲的胸口察着一长剑,刺眼的红色背影对着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就是凶手。
      从没有人告诉过我即使没有武功竟也能如此轻易的杀人。
      锋利的剑身隐在血肉里,却听不到半点声音,也看不到丁点血迹。
      我不禁在想,这个人是否便是如此才穿着红衣杀人。
      我突然很想见到萧儿,只有萧儿的红衣才穿得倾城。
      他说,他是男儿身。
      我差点便将心中想法倾吐而出---那是几个美丽的字眼。
      如果可以爱。
      (三)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如果可以爱、、、、、

    图片 2

    朱门悲歌

    前情回顾

    二十三  美人倾城

    在这京城待的时日愈久,听的传闻自然也就多了,也越发了解这朱门。

    这朱门确实奇怪,不同那些寻常歌舞坊,白日里还无甚宾客,到了夜间,才算上真正热闹,朱门硬是反其道而行之,辰时初开门迎客,戌时末便关门不待。不论你有什么事,哪怕事关生死,也不改朱门的时辰作息,来早了也只能在门口侯着,想待在里面拖些时辰也由不得,若是不听好言相劝离去,那么轻的也就被丢出门外,不过受些皮外伤,重了则就关乎生死咯,那就得求锦素姑娘手下留情了,虽是个医女,用起毒来,也是个中高手,下毒于无形,定叫那人生不如死。

    而朱门,最热闹之时也莫过于午时,彼时,偌大朱门,足有三层楼,也座无虚席。

    铁游方几人是受邀而来,朱门也早已为其在在二楼悲备了位子,一楼是散客之座,二楼则是取屏风为隔间,设了十二个雅间围着幽香栏杆而成一圆,三楼便就是这包房了,是个聊天的私密好处儿。

    想起初来朱门时,一楼虽然满座,可二楼还较为空敞,今日,入眼便是人山人海,倒真是开了眼界。

    “南宫兄,今日怎的这般热闹?”苏寻落了座,不由好奇问道领位的南宫问。

    “也没什么,不过是我家姑姑外出归来,今日要舞一曲罢了,今日来的人,也都是得了风声前来一观的。”南宫说的轻巧,只是嘴角一直上扬,忍笑忍得甚是辛苦。

    苏寻面色微红,“南宫兄,想笑便笑吧,因忍得辛苦而病了,可就真是我们的罪过了。”

    “哈哈哈,苏兄莫怪,实在是几位今日这身打扮……”

    “南宫兄,若不是你,我们岂会如此狼狈?”说起这个,苏寻也是无奈,因那南宫问说他姑姑爱些个鲜艳颜色,他苏寻一个淡雅公子穿了一身桃花袍子,是艳了,艳的像个笑话,偏偏还不得不穿。铁叔说了,人家诚心邀请,我们也不能失了礼份,都换上个些鲜艳颜色的衣服。于是,吴惑一身绣着鲤鱼打挺的红长衫,因着年纪小,穿上倒也有几分少年心气,还算合适;如玉本就是个姑娘,一身藤青曳罗靡子长裙也是衬的人比花艳,如玉顶多也只是不太习惯罢了;离无殇一向爱穿黑衣,苏寻本以为他会拒绝的,谁曾想如此好说话,换上那金镶边的苏绣月华锦衫,平添了几分贵气,亏得离无殇身材修长,相貌也是极为英俊的,一身华衣被他穿的也是俊挺不凡;铁叔哪,仗着年岁,一身绛紫色长袍,也算相符;只有这苏寻一身桃花袍子,苏寻一向自认自己年岁也不小,已是两旬又八,实在是穿不得这粉色的衣衫,又绣着这朵朵桃花,怎一个艳字了得,偏偏铁叔就认准他穿这件,死活不让他换。

    “暧,我是说了让你们莫要穿的太过素净,可也没让说需得穿的如此,如此,”平日里才学艳艳,此刻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见几人脸色都不太好,也不敢打趣了,道,“不过在下倒是觉得,几位相貌堂堂,即使是穿红戴绿也别有一番滋味,铁大人气度不凡,严姑娘可谓人比花娇,吴小公子也是天真烂漫,离先生更是英挺俊朗,至于苏兄,本就是个偏偏公子,如此打扮,不过风流了些,但着实是个妙人啊。”

    “南宫兄这张嘴倒是比我还甜上几分。”吴惑笑道,一身红袍也算可爱。

    “过奖过奖。”此时乐声响起,一时间喧闹的众人都安静下来,南宫神色一敛,对着几人拱手道,“诸位,舞乐既已开始,不如先欣赏一番,在下就不打扰了,如有需要,请尽管开口。”

    南宫退下后,那乐声响了一阵,便也停了。一个红衣的女子信步走上舞台。那女子并未做什么,只是往那一站,便叫人移不开眼,只因她身上那浑然天成的气势,人常言腹有诗书气自华,而这女子是身怀国色气更华。众人虽知女子已非双十年华,纵使徐娘半老也不若她凤眼半弯藏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美则美矣。

    图片 3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而此时笛声琴声和鸣,一位少年手持长笛,一位姑娘转轴拨弦,少年叫阿九,姑娘叫七七。

    红衣女子合着乐声歌道:“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女子歌声婉转,轻移莲步,起舞,只见那清风曼徐伊人影,百转千回素手扬,担得起芸芸众神赞,飘飘仙子舞之称了。

    “原来是她。”铁游方由惊叹转为了悟,又转为叹赏。

    “铁叔知道她是何人?”苏寻低声轻问。

    铁游方叫几人都看着自己,目光炯炯,分明一副听故事的样子,“你们可知本朝开国元勋魏国公徐达,此女正是他的爱女,名唤妙锦。”

    “徐妙锦?”众人听闻也是一惊,当朝已逝的徐皇后就是这位魏国公之女,没想到,一个朱门的姑姑竟然也是此等身份,京城之地,果然卧虎藏龙。

    下一章 尴尬鸿门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雪青禁止用的药物,朱门悲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