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叁个小传说

叁个小传说

发布时间:2019-10-13 23:26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22)

    买单
      ■邹相
      大乔是我大学同学,因为同处一个城市,往来甚为密切。他工作起来不要命,任劳任怨,外号“拼命三郎”。然而单位领导似乎并不看重他的勤劳与能干,一直没有重用他,以至于他为单位奉献了八年青春岁月,在薪酬和职位上却都无明显起色。最近大乔正为上小学的孩子转学的问题而倍受煎熬。
      听大乔说,他小孩的户口一直在老家,没有及时转过来,在城里上学需要交纳一定的择校费。最关键的是,大乔想让孩子到一个条件好的小学里就读。他找到城里最好的小学——一小的校长马三炮,几经商讨、恳求,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大乔为此大伤脑筋,一直在思忖着怎样让马校长接收自己的孩子。
      在大乔孩子的假期里,我们组织了一次小规模的同学聚会,把在同一个城市的大学同学聚在一起谈谈心,唯独大乔没过来。我明白大乔的处境,就以老班长的身份给大家解释,希望他们别对大乔有什么想法。几位同学一致选择在市中心比较出名的蓬莱酒店里吃饭,菜价高得惊人,我思忖再三,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在三楼的“雅阁间”,十余位大学同学济济一堂,有说有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别有一番滋味。酒过三巡,大家相互发名片,介绍各自的情况。当我接过他们的名片时,不禁大为吃惊,也就我混得一般了,人家至少也是经理、总经助、主管之类的职位,而我也就是个部门“小主管”。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以前在班里成绩总是排后三名的刘晓芒,毕业后通过招警考试成为一名警察,现在也是市里某区的派出所所长了。
      在整个饭局中,刘晓芒颇显所长风范,频频向各位同学敬酒,时不时冲我笑着说:“老班长,您是我们的核心啊!都进作协了,真是好榜样啊!”我很不自然地回笑,端起酒杯,一口闷下去。在大家的觥筹交错、唏嘘慨叹、嬉笑怒骂之中,饭局渐渐进入尾声。
      这顿大餐,足够我两三个月的工资。等到快结帐的时候,几个同学几乎同时站起来,一个个虎视眈眈,盯着服务员手里的单据,都想争着掏钱。这时,刘晓芒醉醺醺地挺着个“将军肚”,晃悠悠地站起来,冲着我说:“班长,这次的聚餐费用,我来搞定!您老发个话儿吧!”我无语,做了个“ok”的手势,刘晓芒便心满意足地把自己塞进椅子里。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刘晓芒拿起面前的手机,“嘀嘀”地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就听他突然很严肃地说:“小秦啊,今天晚上的突击行动怎么样了?……哦,抓住了个年轻的老师啊!啥?妈拉个巴子,同时和三个小姐玩啊!行,让他到蓬莱酒店三楼‘雅阁间’,买个单就行了……”
      就在我们云里雾里般揣摩着刘晓芒的那个电话时,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年轻的后生。他低着头问道:“哪个是刘所长?”刘晓芒应声道:“哦,你来了!”那后生二话没说,径自走到服务员面前,看了看菜单,皱了皱眉头。随后,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爸,是我!我在蓬莱酒店三楼‘雅阁间’,需要买个饭单,你过来吧!”
      又过了几分钟,一个中年人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对着那年轻后生吼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又干这种蠢事!……”然后,他和刘晓芒寒暄了几句,就去看服务员手中的菜单。哪知他看了之后,也是皱皱眉头,小声地说:“这个,这个,现金还不够……”接着,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阵“嘟嘟”声过后,他对着电话说:“是乔先生吧,我是马校长啊!我现在在蓬莱酒店三楼‘雅阁间’……对,你过来买个单……对,你小孩到时直接去我们学校就行了!……好,抓紧点,我等你!”然后,他挂掉电话,冲着刘晓芒笑笑。
      也就不到十分钟的光景,门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接着,一个人推门而入,我们几乎全都惊叫出来:“大乔!”来的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大乔。大乔一见这场面,一时竟语噎。
      刘晓芒突然朝着那中年人和年轻后生骂了一句:“滚你大爷的,下次别再瞎搞了!”然后挥挥手,示意他们赶快离开。
      那对父子如同从笼中飞出的鸟儿一样,瞬间消失。
      大乔端起酒杯,给每个人敬了一杯酒,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那顿饭钱最终是刘晓芒掏的。临别时,他张开粗壮的胳膊,友好地和每个人拥抱一下。
      几天后,大乔告诉我说,他的孩子已经去马校长所在的一小就读了。而他孩子的语文老师,就是马校长的儿子,那个年轻后生。
      我突然替大乔担心起来……
      (邹相,2009-07-29于郑州)

    同学聚会,自从毕业后,好多同学都混得有模有样,我却默默无闻,在一家工厂当制图员,每月和丈夫一起靠着不多的收入共同撑着这个家。我本不打算去,可禁不起同学们的一片盛情,只好答应。

    丈夫正在帮儿子复习功课,儿子就要上初中了,为了上一所好中学,这段时间丈夫没少操心,东奔西走,至今还没着落呢。看了儿子一眼,我走出了家门。

    天安酒店是高级酒店,我走进包房的时候,同学们都已到齐。还没坐稳,一张张名片就飞了过来,一看一个个不是总经理就是带长的,就连以前成绩总是甩尾的阿辉也当上了派出所所长。望着服务小姐端上眼花缭乱的菜肴,我真感叹自己孤陋寡闻,光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个月的收入了。

    阿辉像宴席的主人一样不停地招呼大家吃,不时地为这个斟酒、为那个夹菜,嘴里还说:"只管吃,算我的。"大伙也没任何拘束,一轮接一轮地交杯把盏、海阔天空地闲聊。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不早,此次聚会该结束了。可究竟谁埋单,我看大伙好像都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

    这时候阿辉掏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然后说:"小李,今晚所里扫黄抓到人没有?!刚抓到———好!好!随便送一个到天安酒店来给我埋单。"说完,他得意地把手机放进了口袋,一旁的同学跟着哄笑起来。

    十五分钟不到,一个中年人就进来了,他看了账单,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他身上的现钞也不足。他随即也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说:"廖工吗?我是马校长呀!你儿子要转学读我们学校的事,我今天就给你拍板定下来了……不过我今晚请朋友吃饭,你过来埋单好吗?在天安酒店203包厢……"

    二十分钟后,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门被打开了。当我见到戴着副高度近视眼镜的丈夫站在门口时,我晕倒了……

    本故事荣获年度最佳故事情节奖,年度最让人心酸故事奖,年度最佳搞笑短文奖,百姓评委会特别推荐奖。

    小编点评语:今天小编无意中翻看到,以前复制在手机便签里的一则小故事,因为当时看完这篇小故事一阵心酸,小故事虽然简短,却把当今社会描述的淋漓尽致。所以我必须要转载,让更多人看到这篇文章!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叁个小传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