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耕耘健康是毕生的事

耕耘健康是毕生的事

发布时间:2019-10-15 01:55编辑:历史小说浏览(95)

    图片 1 在单位里大家都说阿芬是个才女,可她的打扮却十分朴素,那些七老八十的老太太喜欢穿的老式衣服总是着装在她那粗粗壮壮的身材上,她喜欢理老式的运动头,平平直直,从不喜欢弄卷它,大大的眼睛,大大的嘴,微黄的脸上只用最便宜的雅霜涂抹在脸上,只能护肤,不能增白,而现代中年女性都喜欢淡妆,相比之下显出了黄脸婆的样子,因此也体现不出气质来,说她有才,从貌相看不出来。
      已经是火红的五月里了,柳叶垂弯在碧波荡漾的濠河两岸,朝霞泛出黄色的金辉淡淡地照耀在宽广的河面上,晨光中,一堆堆晨练的人群舒展着身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放松着生理和心里。
      阿芬刚退休不久,为了让自己发福的肚皮不再大起来,也就来到这块风景秀丽的地方开始每天的晨练。她是锻炼族中的新人,因此和那一堆堆的小群体都很陌生,于是她就选择自己的锻炼方式。在朝霞中她先挥舞着手臂,然后开始嘴里发出声来,第一节:上肢运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手中举起拳头向上动作起来,一看那是第四套广播体操,那还是她刚工作的时候时兴做的,现在已经开始做了第九套广播体操了,可阿芬不会。她喊做操令的声音十分响亮,做操也思想集中,旁若无人的样子……四二三四,五六七八。做完广播操完了以后,她又原地踏步走,声音也低了下来:一二一,一二一…….
      旁边有不少晨练的人对她这位新来的女人不同于他们的锻炼方式有些感觉好玩,她那粗粗嗓门里叫出来的口令和她做操展示出来的动作引得那些跳扇子舞的女人们嘻嘻哈哈地在笑,那倒不是笑话阿芬什么,是让她那独特的锻炼方式和那认真的样子给逗乐了。
      有个女的笑得捧着肚子腰都弯了,说这个新来的女人真逗人,还在做老掉了牙的广播体操,呵呵,笑死人了……
      一个胖子女人说,有什么好笑的,每个人选择的锻炼方式不一样,只要全身运动了,目的也就达到了。
      阿芬也听见那些人的议论了,她已经56岁了,人生风风雨雨也经历了不少,不会在乎一些人的说三道四的,她是六六届的初中毕业生,下过乡,搞过运动,参加过多次知青大会、积代会,因为在市第一中学的时候就是学生会主席,学问是年级第一,大名鼎鼎,因此下乡后没有怎么下过田,总是借在公社写材料,积累了写作经验,回城后被分配在食品公司,做了几天营业员就被公司工会要了来,一直工作到退休。
      这时,一位打扮入时、年纪约莫和阿芬差不多大的女人,主动和上前来搭讪着:你住这附近吗?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呢?
      阿芬刚刚退休回家,也想认识些新的朋友,当然坐在家里是不行的,上这里来锻炼也是想一举两得,这样也会使自己的退休生活充实些,于是对陌生女人说:我家住北濠新村99号楼210。
      我们住一个新村里呢,怎么没有见过你,是刚搬来的吗?
      我住在这里12年了,刚退休,这么大的新村,你怎么会个个认识呢!阿芬心想,也许自己长相太一般化了,人们就是看见自己不会有什么印象,于是又自嘲地加了一句:我走在路上从没有人多看我一眼。
      你很朴素大方的,让人感觉满有亲和力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萍,原来在通棉一厂幼儿园里工作的,5年前退休了,是工人编制,比你早回家5年。
      我叫李阿芬,上个月刚退休,爱人见我在家寂寞,鼓励我出来活动活动。
      好啊!以后跟我们一起跳扇子舞吧,你那老广播体操已经没有人做了,你知道吗,现在已经都做第九套广播体操了,你再看看,那边有几个在做呢!
      呵呵,阿芬笑了一下说,几十年了,我坐在办公室里工作,总是没完没了的写材料,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我可成了落后分子了。我什么都不会,这套广播操是在插队的时候学会做的,我就会这点。跳舞我不行,没有基础,跳起来会让你笑掉大牙。
      别这么说,你看那边那个矮个子胖子,什么都不会,还不是我把她教会了。
      顺着王萍指点的地方阿芬看见一个快60岁的女人正练着跑碎步,两个大奶正上下晃动着,虽然身材不怎么美观,动作还满规范的。
      这时又走来了一个比阿芬略大些的女人,身材修长,戴着副近视眼镜,眉毛象是修过的,很细很长很黑,嘴上抹了口红,穿着大红色的运动衫裤,很是精神,她拍了拍阿芬的肩膀问道:你是不是李大林的妹妹?
      阿芬转过脸来,看着陌生的面孔就笑了笑问道:怎么?你认识我家老大?
      认识啊,我和你大哥是高中时的同学,我小时侯还去过你家玩过呢?你不记得我了?
      好象有点印象,都30多年过去了,怎么记得呢?你在哪里工作?
      我是一中的英语老师,也退休几年了。
      你是不是叫张兰?我记得年轻的时候我哥哥回家和我妈提起过你。阿芬想起哥哥曾经的初恋来,当时是班上的文娱委员,学校的校花,后来因为自己家里成份不好的因素,张兰和哥哥没有将恋爱进行到底。
      是的,我就是张兰,阿芬感觉张兰脸上有些红,快60的人了,谈起初恋还那么害羞。
      阿芬听说她就是张兰,似乎有了亲近感就说了句:你一点也不显年纪。
      听说你哥哥现在是部长了,还是中央政治局委员。
      旁边几个正拉家长的女人听说中央政治局委员几个字都把头探了过来,那个胖子女人问:谁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啊?
      她哥哥,也是我的同学,张兰的口吻还有点自豪,因为阿芬的哥哥毕竟是她的初恋。
      那几个女人都带着敬慕的眼神看着朴实无华,貌不惊人,面部和善的阿芬。
      你是哪个单位退休的,一定也是个大干部,胖女人问。
      她看着问话的胖女人笑了笑说:十分遗憾,我没有我的哥哥优秀,我原来是食品公司工会的妇女主任,还是个副的,说完这话,阿芬心中不勉有一些伤感,自己从不拍马屁,为人直率,爱提意见,领导不喜欢她,因为她专爱揭领导的短,领导心里不仅仅是不喜欢她,还恨她,尽管她哥哥做了那么大的官,但是天高皇帝远,他们也求不到她哥哥,如此这般,最后连党组织的门都没有进,企业群众很为她不平,可她也到了退休年纪了,一切也就算了。
      象你有这样的大后台,去市妇联、市总工会都不为过,王萍有点为她不平。
      我从不仗着着哥哥势力摇旗呐喊,他是他,我是我,有本事要靠自己。
      张兰说,前天我在江海晚报上看到一篇散文《母亲的微笑》,是你写的吧,我一看那篇散文就知道写的李大林的妈妈。
      围着的人听说阿芬写的散文登了报,都对她刮目相看,想想刚才她做广播操的时候那傻乎乎的样子,就象是换了一个人。
      那边有几个在窃窃私语:一个说,看她那个样子,象个工人,没有想到她这样有水平。
      另一个说道:人不看貌相,就象海水不可用斗量。
      王萍刚认识阿芬就象是多年的老朋友,手搭在阿芬的左肩上问:你爱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她想也许阿芬的爱人沾了舅子什么光了。
      南通大学的老师。
      王萍对答案有点失望,但又感觉在情理之中,于是说:不错,凭知识吃饭,不靠后台。
      张兰问:你孩子多大了?
      我儿子27了,大学毕业后自己在上海找到了工作。
      王萍说:老三届的人大多数思想比较保守和本份,你看家里有这样的大后台,都不利用这层关系走上层建筑,你要找市里的头去,人家不要太巴结你哦!
      嘿嘿!阿芬憨厚地笑了笑说,不给我哥哥添麻烦,儿子是自己去应聘的,我就对儿子说,用你舅舅的名声去渲染自己算什么本事,有本事靠自己的能力做出大事业,那才是男子汉。
      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也都议论你的哥哥呢,说李大林从不谋私利,家中的弟弟妹妹们该做什么的还在做什么,真是难能可贵。张兰边说边把眼镜脱下来用手帕擦着镜片上的灰尘。
      是啊!我在食品公司也三十多年了,办公室里倒有一大堆的朋友,我就不喜欢拍领导的马屁,做人要有骨气,要当官要入党,让我请客送礼我不会,不给我加入组织,行,我人不在组织上,只要行动上在就证明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热爱。
      胖女人接过话题说,我的弟弟也在你的那个公司里工作,是基层商店里的经理,他说你们公司有些领导的自身素质就有问题,传言可多了,还有不少花边新闻,胖女人说着还诡秘地一笑。
      呵呵,我可不想议论他们,我也退休了,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王萍感觉也问得差不多了就对阿芬说:以后你也加入到我们扇子舞队伍里来吧。
      不行不行,你看我粗腰胳膊硬的,跳舞不让人家笑话啊,再说就是学我也没有那个天赋的。我还是做做我的广播体操吧!
      太阳渐渐升腾起来了,看样子有了七点多钟的样子,阿芬说,你们玩吧,我要回家了,我爱人要上班去了。
      一堆女人微笑着目送着她的身影……
      阿芬离开了濠河岸边,她经过了一棵月季树下,那月季又称“月月红”,看见满树的红色花朵,爱美之心由然而生,顺手摘了几枝;往前走了几步,满眼的桃花树,白色和粉红色微带红丝,还有些花白色与粉红色各半。长圆形花瓣,花枝红褐色。她又摘了几枝,然后不由地念起白居易的诗来了: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此刻阿芬的心情好极了,甚感愉快和欢畅。
      春阳里大放骄矜艳丽的光辉,万象穿上了美丽的衣裳,满世界的鲜花盛开,满世界的欢欣鼓舞,满世界的微笑,所有的一切都陶冶着阿芬的情操,她迈出的步伐给人感觉到健康。
      当阿芬叩开家门的时候,丈夫大龙正在整装待发。大龙见阿芬满脸春色荡漾在脸上,微黄的皮肤里泛出点红潮来,于是就开玩笑地说,你出去了两个小时回来,脸上就象做了一次美容,脸色和当初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一般娇艳了。
      阿芬边拿着玻璃花瓶把刚摘来的花插了进去边嘿嘿笑着说,你是不是在寻我的开心啊。
      大龙仿佛受到阿芬的影响,对着门口的穿衣镜正了正领带,然后问阿芬:怎么样,我象不象个大学教师啊!
      很有风度,站在学校的讲台上一定充满着自信,阿芬伸出了大拇指。
      大龙一脸阳光走出了家门。
      阿芬站到了穿衣镜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虽然衣着不华丽,人也不漂亮,但镜子中的自己一脸正气,充满着健康的气息,阿芬始终坚信内在的华丽才是人生的真谛,她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微笑了一下,然后到书房里去练毛笔字了……      

    健康面前人人平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俗语说,“生命在于运动”,播种运动,收获健康。健康不能等待,更不能指望别人恩赐。唱了百年多《国际歌》中有句“世上没有救世主”的歌词,是古人的训词。同样,健康也只能由自己选择去操练,坚持数年,必有好处。

    对我而言,在我80余年的生活历程中,深深体会到广播操是健康的最佳选择。

    茄子不开虚花,孩子不说假话,我实话实说。解放初我在上海读书时,政务院(现为国务院)于1951年11月24日颁布了第一套广播操——国操。有许多同学不习惯做操,体育老师便对我们说:“广播操是国家公布的体育运动项目,男女适用,老少皆宜,动作规范,坚持不懈,有益健康。”于是,我就从那时起坚持到今天,已有66年做广播操的历史了。

    广播体操既有动作柔和、扭转自然、手脚协调等特点,也有练意、练脑、练身之优点。做操时强调精神引领动作,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每个节拍每个动作上,气沉丹田,身随心动。

    实践表明,每天做操能锻炼腰腹,强肾保精,并调节内分泌系统。通过腹式呼吸,则能增强肠胃蠕动,促进消化吸收和排泄,同时扩大肺活量,促进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由于主张练意养神,使紧张的精神状态得以缓解,故做操还可以改善神经衰弱、失眠健忘等症。

    做操不限制时间、地点,不需器械,也无花费,因此无论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我总是晨练时做套广播操。即使外出开会、学习,也要寻一处适合的地方一丝不苟地操练一番,几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若白天实在太忙,那么晚上临睡前也必“出操”。

    由于坚持不懈,我身体健康,体检各项生理指标均正常。不仅工作期间从未请过半天病假,退休20余年来,每天还穿梭于大街小巷做志愿者,白天干社会事务,晚上爬格子,一天工作超8小时,仍精神饱满。而且我还关心下一代,被浦东新区评为“优秀家庭教育志愿者”和“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等。

    做了60多年的广播操,老伴对我说:“你每天早上六点钟前做一套广播操成了早早餐,操好了再吃早饭,看你吃得有滋有味,这样坚持操下去,超百岁完全可能的,成为百岁老人。”

    谢谢你,对我的祝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耕耘健康是毕生的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