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第五章 感皇恩 齐晏

第五章 感皇恩 齐晏

发布时间:2019-10-15 08:59编辑:历史小说浏览(87)

    深夜,武勒和副将飞遥对坐在营帐内。 “将军,听说天朝派到边境的两万援兵已经扎营了,不过带兵的将领突然病倒,我想此时他们必定军心涣散,如果现在攻过去,对我们大大有利。”副将飞遥胸有成竹地说。 “是吗?” 武勒神色有些恍惚,似乎没有仔细地听副将说了些什么。 “将军,据说天朝国库空虚,前方将士粮草供应不足,面临内忧外患的天朝,料想一定民心惶惶,不可终日,如果抓住这个时机出兵,或许能建立一番春秋伟业,一举攻下天朝!”飞遥说得慷慨激昂。 “或许吧。”武勒答得模棱两可。 “将军?”飞遥终于察觉到武勒神色不对了。 “两国交战,不免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祸及无辜。” 武勒漠然地喝了一口酒,淡淡说道。 飞遥愣住了,他跟随武勒多年,听得最多的就是他的用兵之道还有出兵战略,如此温情的话还是头一回听见。 “将军,此时正是出兵的关键时刻,大王已经下达集结士兵令,命将军统领十万铁骑,只要时机一到,大军随时开拔,战事一触即发,谁还管得了什么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的。” “如果我带领的士兵因为我而战死沙场,留下妻小,我会愧疚不安。” 月筝的话不断在他耳旁回荡,几乎快灭了他的斗志。 “将军骁勇善战,五千骑兵更是让任何敌人闻风丧胆,天朝迟疑的步兵和咱们的骑兵相战就像以卵击石,将军不必多虑。” 武勒在多次对战中,率领将士奋勇作战,战绩显赫,深受国君信任,渐渐执掌了主要的军权,汉人听到他的名字都要绕道而走,而自小习武带兵的武勒,性情豪爽,不存心机,一直都是飞遥视为崇拜追随的对象,他也期盼可以跟着武勒征战沙场,建立一番丰功伟业。 “飞遥,带领军队远赴百里外作战不是简单的事,大王一定也有他的顾虑,所以才迟迟没有下达出兵之令。” 飞遥冷笑道:“大王现在沉迷于酒色中,恐怕早就忘了出兵大事了,天朝皇帝的贿赂可还真是有效啊!” 飞遥望着武勒长长一叹,有感而发地说:“属下知道将军非常喜爱月筝姑娘,但月筝姑娘毕竟是天朝的人,希望将军不要因为一个女子而误了大事。” 武勒漠然一笑。 “等我娶她为妻,她就不再是天朝的人了。”他由衷希望。 “将军这么想,月筝姑娘也这么想吗?”飞遥颇为怀疑。 武勒低头浅笑,也觉得有些荒谬。 “飞遥,你是个人才,也很懂得用兵之道,以后渤海国就算没有了我,你也能独当一面。”他倒了一碗酒往前递过去。 “将军何出此言?” 飞遥端起酒碗,满腹疑惑地看着他。 “你别多心,我只是想对你说,你是个出色的武将,渤海国并非没有我就不行。” 武勒端酒碰了碰他的碗,仰头一饮而尽。 “将军今日有些奇怪,有些心不在焉,还有些神思不属。” 刚才还好几次恍神发呆,实在太奇怪了。 “也许是因为我要娶妻了吧。”武勒笑一笑。 “将军真的要娶月筝姑娘吗?”飞遥微微讶异。 “没错。”他已经等够久了。 “那……属下恭喜将军,愿将军和月筝姑娘百年好合,永结同心。”飞遥大口喝干了酒。 “多谢了。”武勒陪饮。 两人又对饮了几碗酒,飞遥才带着醉意离开他的营帐。 武勒站起身,刚要卸下战袍时,看见月筝掀帐走了进来。 “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没睡?”他很惊讶,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发现她的手指异常冰凉。“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他再摸一摸她的脸,发现她的脸颊同样冰冷,而且嘴唇几乎没有血色,但她明明穿着毛皮大麾,从她的营帐到这里不至于让她受冻成这样。 “武勒……”她攀住他的肩膀,踮起脚尖想吻他,但他太高了,无法如愿,她只好柔身要求他。“吻我。” 武勒没有让她等待,俯首吻住她冰凉苍白的嘴唇,然而也在这一瞬间,他明白了她为何会浑身冰凉了。 “你在营帐外站了很久?” 他离开她的唇,轻声探问。 月筝没有否认,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替他解下战袍。 “所以,我跟副将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他以肯定的语气问她。 她点头,微笑,让沉重的战袍从他身上落下,微倾着头,好奇地听着战袍发出的冷硬声响。 武勒发现她的神色和举止都有些异样,猜到飞遥所说的话应该吓住了她,当她开始脱他的贴身衣服时,他轻轻握住她的手,温柔地安抚着。 “不管你听到了什么,我答应你的事绝不会反悔。我会进宫见大王,辞去将军一职,你不用担心我会带兵去攻打天朝。” 月筝凝视着他,心头漾起一阵阵温暖。她推开他的手,继续脱他的衣服,让他藏在战袍下的结实体格慢慢裸裎在她眼前。 “你在干什么?”他的呼吸开始失去规律。 “我是你的妻子,我在做妻子该做的事。”她柔软细嫩的双手在他裸露的锁骨与肩头抚摸游移。 “我们还没有举行婚礼。”他极力控制着体内高涨的火焰。 “渤海国的人这么守礼教吗?” 她轻笑,粉颊上染上红晕,手指故作轻松地渐渐往下移,滑过他结实的脸膛,平贴在他坚硬的腹肌上。 武勒紧闭双眸,感受着她指尖所经之处蔓延开来的灼热感,被她爱抚过的地方每一寸都快要燃烧起来。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他的欲望已到怒潮汹涌的地步。 “我要当你的妻子。” 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强调,纤纤玉指往他的背部游移,大胆地停留在他的股沟上。 一个类似声吟的叹息从她口中溜出来,赫然紧绷了他的身体。 武勒贪婪地看着她羞红的脸蛋,还有令他迷醉的神情,他想吻她,却又更想听她的红唇中吐出诱人的喘息声。 “你再不动,我已经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她羞得把脸埋进他的胸口。 “我怕弄伤了你。” 他迫切渴望与她结合,但她柔弱娇小得不可思议,他担心自己伤了她。 “我不怕。”她细声呢喃。 武勒捧起她的脸,火热地覆上她的唇,他的吻饥渴而狂野,欲火焚尽了他仅剩的理智和温柔。 “不要太粗暴……”她颤抖地娇嚷。 “我已经很克制了。” 此时的武勒已经像头蓄势待发的猛兽,得到了鼓励,开始狂野地索求她的一切。 从撕裂她衣衫的那一刻开始,注定要掀起一场最激切疯狂的缠绵…… ***澳门新葡亰 76500, 月筝醒来时,望着空无一人的营帐怔怔出神。 经过了昨夜,两人应该相拥醒来才对,没想到武勒竟然不在她的身边。 拖着酸痛的身子下床,发现武勒已在床侧搁上一套干净的衣服了,而昨晚那套被他撕毁的衣衫已经不见。 她穿好衣服,掀帐走出去,帐外一名士兵立刻迎上前来。 “月筝姑娘有何吩咐?” “我饿了。” 在武勒的营帐醒来,让她有些羞涩。 “是,小的立刻让伙兵给姑娘送吃的来。” 这名士兵一走,另外一名士兵就立刻上前听候她的差遣。 “将军去哪儿了?”她问士兵。 “将军到皇宫见大王,将军吩咐,请姑娘在营帐内歇息,不要到处走动,一定要等将军回来。” 月筝愣了一下。武勒昨晚对她说要到皇宫向渤海国君辞去将军一职,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去皇宫了。 他一定是为了要让她放心才这么做。一股强烈的热潮涌上心头,她真的感受到他很在乎她。 回到营帐内,她在松软的皮毛卧榻上躺下,胡思乱想着。 不知道渤海国君同不同意武勒的请求? 如果同意了,武勒会带她离开这个营区吧? 离开这个营区以后,他们会去哪儿呢? 她还没有问过武勒有没有家,他的父亲战死了,但母亲应该还在吧? 掀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潮,她迅速坐起来,以为是士兵给她送食物来,没想到端食物来的人竟然是武勒的副将飞遥。 “月筝姑娘,打扰了。” 飞遥把食物和点心放在矮几上,在她对面席地而坐。 “麻烦飞遥副将替我送吃的来,真是不好意思。”月筝浅浅微笑。 飞遥只远远看过月筝几眼,不曾如此近距离看过她,他原本以为能迷倒武勒将军的女子必然是美艳妖娆的,没有想到她的模样如此素雅恬静,羞涩中带着纯净的娇媚,好似白莲般清雅婉约。 “难怪武勒将军如此迷恋姑娘。”他怔怔地盯着她出神。 “没想到飞遥副将的汉语说得比武勒还好。” 月筝垂眼浅笑,捧起酥油茶慢条斯理地喝着。 “因为我母亲是汉人。”飞遥低声说。 “真的?”她眨动着明灿双眸。“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还欺负汉人?” “我欺负汉人?”飞遥呆了呆。“月筝姑娘是什么意思?” “你一心想攻打天朝。”她淡淡瞅着他。 飞遥闻言,放声大笑。 “月筝姑娘,中原汉人瞧不起异族,总以天朝自居,他们出兵攻打渤海国难道就师出有名吗?我们带兵还击就是欺负?这不公平吧!” “我要说的是,你既然有一半的汉人血统,至少不要做到赶尽杀绝。”她认真地解释。 “战争没有人是打着玩的,一开始当然要分出胜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这种时刻,我就是以渤海人出战。” 月筝微微蹙眉,不想与他争辩下去。 “飞遥副将来找我,想说的是什么呢?” 在武勒可怕的独占欲之下,营区里的男人不可能敢与她单独同处在一个营帐内才对,而飞遥是武勒的副将,一定更了解武勒的脾气,所以他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对她说。 飞遥直视着她,问道:“月筝姑娘,将军决定不出兵攻打天朝,都是因为你的缘故吧?” 月筝沉默不语,这个答案她他也很想确定,因为她仍不清楚自己对武勒的影响力够不够大。 “从来没有人可以左右他。”飞遥继续说道:“以前的将军果断勇敢,带兵攻下天朝京城就是他作出来的决定,但是你来了之后,将军的性情有了很大的变化,他对你的迷恋已经让他变得不再讲理,对于出兵攻打天朝一事变得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他已经没有了以往的豪气,不再是我所熟悉的武勒将军了。” 月筝的唇角微扬,浮出一朵花。 “他不是你所熟悉的武勒将军,但是这样的他却是我最爱的。” 他的占有欲,他赌气的样子、吃醋起来蛮不讲理的神态,都让她觉得可爱极了。 “月筝姑娘,这正是我想问的。”他面无更方便看着她。“你,真的爱武勒将军吗?” 月筝怔住,不明白他为何这样问他。 “我当然爱他,我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她不悦地瞟他一眼。 “可是我却认为你是天朝皇帝用来对付武勒将军的美人计。”他冷冷地道破心中的疑惑。 月筝咬紧下唇,悄悄咽下喉头的不适,一时无力反驳。 虽然飞遥口中的美人计并不十分确切,天朝皇帝的确使用了美人计,但那是用来对付渤海国君的,而她自己陰错阳差遇到了武勒,最初确实也有过迷惑武勒的念头,但那样的念头也只是在最初才有,当她渐渐爱上了武勒之后,她所思虑的便完全不同了。 “飞遥副将,你要如何看待我,我并不在意,我只想告诉你,我不会设圈套陷害他,我对他的爱是真的。” “你可知道将军被大王传唤入宫是为了什么吗?”他眯着眼看她。 月筝不解。 “他不是自己去见国君的吗?” “不是,是大王紧急传唤他去的。”飞遥冷冷说道。 月筝的心口掠过一阵不祥的预感。 “天朝皇帝送入宫的六名美女每天轮流侍寝,朝夕承欢,像把大王灌了迷魂汤似的,完全沉溺在极乐世界中,诸多政事都丢到脑后,攻打天朝之事也抛到九霄云外,整日只与六名美女在春帷中厮混,朝中大臣对此愈来愈不满,便有大臣提议将六名美女处死……” “处死?!” 月筝倏地捂住嘴,脸色发白。 “不错。”飞遥的视线锐利得像要刺穿她。“后来消息不知如何走漏,那六名美女打算在死之前先杀掉大王,可是她们失败了,被侍卫全部抓了起来,现在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全部处死了吧。” 月筝惊骇地站起身,脸色苍白如雪。 “天朝皇帝送来的美女有十个人,在沙暴中死了三个,一个下落不明。”飞遥冷冷地扬起嘴角。“虽然将军从来不说你的来历,但是我猜想,那个下落不明的美女就是月筝姑娘你吧?” 月筝的血液仿佛全部凝结了。 “你比那六个美女成功多了,你让武勒将军对你死心塌地,不但成功阻止了攻打天朝的计划,还能捞个将军夫人当。月筝姑娘,把你留在将军身边实在是一大祸患,谁知道你会不会情急之下也想杀了武勒将军呢?” 飞遥盯着她,双眼异常犀利。 “我不会……” 她想自辩,但放弃了。 连武勒都不一定能了解她对他的感情,更何况是飞遥?而且现在不管她说什么,飞遥都不会相信她的。 “大王发现那六名美女要杀他,他毫不留情就先斩杀了她们,月筝姑娘,当武勒将军把心都掏给你,却发现你只是美人计,对他并没有真感情时,你觉得他会怎么样呢?” 飞遥的话又深又重的刺伤了她。她对武勒的感情是真的,但是纵使她哭喊一百遍,不相信的人依旧是不相信。 “我想,不是武勒的问题,而是你想怎么样,对吗?” 她浑身冰凉,神情平静却面无血色。 “以武勒将军对你的感情,他会用尽一切方法藏匿你,但是一旦消息走漏,那么他就会变成大王眼中的叛将。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因为我不敢得罪武勒将军,我可不想死在他手里,倒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月筝呆呆地站着,思绪一片空白。 *** 皇宫大殿的金阶上丢弃着两支染血的银簪,满殿群臣议论纷纷的声音一浪大过一浪。 “天朝皇帝竟敢使美人计暗杀我,再美的女人都是蛇蝎,本王一个都不留!”被银簪刺伤的渤海国君气急败坏地咒骂着。 “大王圣明!”君臣同声附和。 武勒脑子里一片混乱,明明是国君沉迷女色,群臣提议杀掉六名美女,才激得六名美女刺伤国君,但是国君为了自己的脸面掩盖了真相,硬是将意外指控为“暗杀”。 “如若忍气吞声,咱们渤海国国威何在?!”渤海国君激动地咆哮。“武勒,本王命你整军,点齐五万骑兵,择一吉日发兵攻打天朝!” 群臣再次附和。 这倒好,国君为了掩饰自己的羞耻,把“国威”两个字都搬出来了,成了发兵的好藉口。 武勒愈听愈怒,却只能咬牙隐忍着。 “大王,记得当初送来的十名美女还有一个下落不明,这些女子若是天朝皇帝派来暗杀大王的,那下落不明的那一个也必须抓出来不可,以绝后患!”一个年轻的臣子高声说道。 武勒一听,背脊一阵发颤。 “派人去搜,去找,一定要把这个下落不明的女子给我找出来!”渤海国君就像在发泄自己的愤怒。 武勒的拳头僵硬地握起,看着国君的眼神愈来愈冰冷。 他该如何保护月筝?他能否保护得了她? 现在把她藏在营区里也不安全了,只要士兵里有一个人出卖他,月筝就无法活命。 他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离开皇宫,冲回营区去把月筝藏起来。 “把那些女子绑到大殿外!敢行刺本王,本王要亲眼看着她们死!”渤海国君厉声骂道。 “大王,听说朝天皇帝送来的女子几乎都是出身王公贵族,若在这里死于非命,我国和天朝结下的仇就难以化解了。”武勒忍不住为她们求情。 “她们出身王公贵族?”渤海国君哈哈大笑。“和本王比起来,她们就只是蝼蚁的命!武勒,你还怕什么结仇?等你打进中原,把天朝皇帝从龙椅上踹下来,那个才叫结仇!” 武勒闭目深深吸气,他竟然要为这样的人卖命? 不多久,大殿外响起一片凄厉至极的哭声。 侍卫将龙椅抬到大殿廊下,渤海国君坐在龙椅上,命群臣一同观刑。 武勒闭眸转开脸,不愿看见她们身首分离的那一瞬。 他征战沙场多年,兵器染过多少血腥,血腥的气味他不是不熟悉,但是看见六名妙龄女子被斩杀在皇宫大殿外,流淌的鲜血让他的心绪陷入了混乱,脑际交替闪出一幕幕的画面—— 大殿上舞姿绰约的美女。 幽怨而充满敌意的眸光。 刀斧手下的凄厉哭喊。 月筝说要当他妻子时的晕红脸蛋…… 月筝,她是唯一活下来的,他绝对不能让她出事。 她是他的妻子。

    武勒狂奔回营帐,只闻到空气中残留着些许酥油茶的香气,并没有看见月筝的人影。 他又冲到她的营帐,还是没有看见她的人影。 接着,他在各营帐间疯狂地穿梭寻找,发现她不但人不见了,甚至连他送给她的小马也不见了。 “月筝呢?月筝到哪里去了?有谁跟着她?”他把平时交代一定要月筝走到哪里跟到哪里的士兵全部抓来审问。 这些由武勒挑选过,会说汉语的士兵们,彼此惊慌失措地对质着。 “我去找伙兵拿吃的,那时候是谁在跟月筝姑娘?” “是我啊,月筝姑娘问我将军去哪儿了,我答说将军去皇宫了,然后我说将军要她待在营帐里,她就转身走进营帐了。” “我记得你们两个都一直守在帐外的啊,我进去收盘子的时候,月筝姑娘还在的,她就坐着发呆,也不理人,后来我就出来了。” “将军说不许打扰月筝姑娘,所以她没出来,我们也不敢贸然进去。然后,副将通知所有骑兵到校场躁练,只留几个人在帐外守着,不多久月筝姑娘出来了,她说她要去骑马,我在后头跟了一小段路,后来……后来不知怎么的,她就……不见了。” 跟丢的士兵浑身打颤,有命在旦夕的危机感。 “不见了为什么没有去找?”武勒的怒喝吓散了士兵仅存的勇气。 “将军,属下几个人把所有的营区和校场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月筝姑娘。如果月筝姑娘走出了营区,属下们也没几个脑袋敢出营区去找,因为犯下军规……杀无赦。” “这么大一个人也跟丢,要你们的眼睛干什么!”他大怒,一拳击在矮几上。“你们没人有多余的脑袋,倒是都有双手双脚,把你们的手脚都各砍一只来!” “将军饶命!” 士兵们吓得跪地磕头。 武勒绷紧盛怒的拳头,重拳狠狠击在矮几上,在可怕的爆裂声响中,他突然发觉刚才士兵对质中的一个漏洞。 “送吃的是哪一个?” “是副将飞遥!”一个士兵急忙回答。 “飞遥?” 他的眼瞳缩紧,心头的怒火轰然爆裂,熊熊燃烧。 不等武勒吩咐,帐外的士兵就火速去找飞遥来了。 飞遥走进营帐时,武勒正疯狂地挥扫帐内所有的东西,剧烈的声响连帐外老远处都听得一清二楚。 “将军,为何发如此大的脾气?”飞遥明智故问。 “你还在跟我装傻吗?”武勒冰冷地凝视他。“你今天见了月筝,跟她说了什么?你竟然让她离开了我!” “将军,我并没有跟月筝姑娘说什么,我只是送吃的给她,然后恭喜她成为将军夫人,也没多说什么说离开了。”飞遥表情无辜。 “那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武勒瞪着他,眼神肃杀。 飞遥轻松的耸耸肩。“她说我的汉语说得不错,我答因为我母亲是汉人,她便问我为何要欺负汉人。” “那你怎么回答?”他目光沉怒地瞪着他。 “我就说,战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眼下这个时刻,我是以渤海人的身分出战。”飞遥顿了顿,接着说:“将军也是。” “你还说了什么?”武勒的背脊有股寒意渐渐升起。 “我谈到了天朝皇帝用的美人计,我问她,她对将军用的是不是也叫美人计?因为我怀疑她就是下落不明的那一个天朝美女。” 飞遥要用事实打醒他,就像朝中大臣提议处死那些美女而终于让国君醒悟过来一样。 他要找回从前那个骁勇善战、威猛无敌的武勒将军。 武勒胸口的怒火再也克制不住,他揪起飞遥的衣领,激动地大吼:“相不相信我会杀了你!” “不相信。”飞遥浑身紧张,但义无所顾地喊着。“将军,你如今的身分和地位是你凭藉赫赫战功才得来的,难道你真要为她成为渤海国的叛将吗?何况她根本不是真心爱你,她对你用的是美人计,你中计了,你被玩弄了!” 武勒松开手,颓然坐在卧榻上,双手掩面低喃。 “我有没有被玩弄我自己最清楚,不管她对我的感情是真是假,她带给我的快乐绝对是真实的。” 昨夜激狂的缠绵,他不相信有假。 “将军,为了一个女子舍弃一切不值得,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子舍弃一切更不值得。”飞遥正义凛然地发表他的想法。 “你怎么知道她不爱我?是她告诉你的吗?”他怒声逼问。 你,真的爱武勒将军吗? 我当然爱他,我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想起月筝说的话,飞遥微微失神,但为了让武勒死心,为了激发他的斗志,他冷冷地答道:“是,她告诉我的,她并不爱将军。” 武勒嘴唇紧抿,身体僵硬得有如石雕。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感到无助。 “月筝是你送走的,还是她自己走的?”他痛苦地闭紧了双眸。 “她自己走的。” 他只是把所有的骑兵都调到校场躁练,让她走得更顺利一点而已。 “她去了哪里?” 武勒紧皱眉心,脸色愈来愈焦虑。 望着武勒冰冷愤怒的俊容,飞遥冷漠地摇头。 “你最好保佑她平安无事,如果她因为你而死,我,一定会杀了你!”武勒的双眸如冰刃般冷冽无情。 飞遥怔愕住。 武勒大步奔出营帐,跨上马背,狂冲出营区,到处找寻月筝。 国君已经下令搜捕月筝了,一旦被找到,国君也许会下令处死她,他绝不能让她身首异处,一定要找到她为止。 从小,父亲就战死了,母亲带着他改嫁,没几年也病死了,他便独自一人流浪。 少年时混进骑兵营,从此过着除了上阵杀敌外,什么都没有的日子,跟着军队出征也不在乎能不能活着回来。 反正,他没有家人,没有亲情,没有谁会为了他担忧,没有人会期待着他回家。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心就像铁一样冷硬,他不懂得爱人,也无法去爱人,征战沙场对他来说反而容易多了,因为只有简单的胜负之分,成败论英雄。 可是月筝出现了,她与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不一样,只要一见到她那令他心荡神摇的美丽容颜,他就神魂颠倒,什么都忘了。 他深深迷恋着她,她只需要勾一勾白玉般的小指头,他就可以为她舍弃一切。 不管她爱不爱他,不管她对他是否用了美人计,他都无所谓。 她身上也许染着毒、带着刺,碰了以后祸福难料,他也不介意。 只要,她给他机会,让他爱她就好。 *** 月筝骑着小马离开营区不久,就来到一个临时市集。 自从离开全部都是男人的营区以后,她终于有机会见到渤海国的女人。 对娇小玲珑的她来说,渤海国的男人和女人个个都高大得像巨人,女人们的体格绝不输给男人,一个个虎背熊腰,身材粗壮,难怪来了一个像她这样姿色的汉族女子,会让渤海国的男人们惊为天人了。 这个临时市集虽不大,但是非常热闹,月筝骑在马背上,身上披着武勒的毛毡包裹全身,用毡帐遮住她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一个卖羊肉包子的摊贩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腹中饥饿。 离开营区时她什么都没带,只带走一件武勒的毛毡,现在想买东西吃,又不知道渤海国都用什么东西做交易? 无计可施之下,她只好取下耳上的一只翠玉耳坠,想换些东西吃。 来到羊肉包子的摊贩前,她朝包子的大汉伸出掌心,大汉奇怪地把翠玉耳坠拿过去看了几眼,然后跟她说了一串她听不懂的语言。 她很紧张,又不敢开口,只好拼命指着羊肉包子,希望他明白她的意思。 她的古怪行径让大汉的眼神出现怀疑,他突然伸手扯下她的毡帽,一头乌黑的长发顿时披泻下来,明眸皓齿、肌肤如雪,一身粗毛毡也掩不住她的艳光。 “是汉女!找到一个汉女!” 大汉放声大喊着,但是月筝听不懂他喊些什么,只见身旁突然涌来一群人将她拉扯住,不由分说就把她绑了起来。 她只知道自己似乎被押到了当地的官府,随后,又被几名官兵押着上了一辆马车。 她看见马车内还有另外两个汉族女子,两人的表情惊恐无助,脸色苍白得不得了。 “你们怎么也被抓来了?” 月筝以为汉族女子在这儿很少见,没想到竟然还被他们抓捕到除了她以外的另外两个汉族女子。 那两个女子惊恐地摇头。 “我们是姊妹,跟着我爹到渤海国经商,可是竟莫名其妙被官兵捉了,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两个女子抱头痛哭。 “所以,他们只要见到汉族女子就抓起来?”月筝蜷紧了冰凉的小手。 “听官兵说,渤海国君下领抓汉族女子进宫,我好害怕。” “听说渤海国君已经杀了六名汉族女子,现在抓我们也是要杀了我们吗?” 那两个汉族女子又惊又恐,不断哭泣着,好似随时会晕厥。 月筝脸色苍白,一颗心倏然沉到了冰冷的谷底。 渤海国君果真连她都不放过了。 “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那两个汉族女子泪汪汪地问她。 “京城。” 月筝怔怔地看着她们,心中无比内疚。 她们是两个无辜的生命,渤海国君要的只是她的命,她怎能拉着她们陪葬? 只有她知道她们是无辜的,渤海国君要抓捕的人只是她。 她深吸口气,用力敲了敲马车紧闭的车门,车门打开后,她对着站在车门外的官兵大喊—— “放她们走,你们要抓的人是我,不要连累无辜!” 在听得懂汉语的官兵满脸惊讶的翻译给其他人听,在他们一阵商讨之后,告诉了她,他们的结论—— “宁可捉错,不可放过!” 两个女子顿感绝望,失声痛哭起来。 “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们的,别怕。” 月筝对她们深深地感到内疚和抱歉。明知自己厄运难逃,她也不愿看见有人因为她而受难。 马车载着她们驶向皇宫,这段路对月筝来说就像是幽冥路,像悬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找不到一丝光亮。 离开武勒,眼前的路将会危险重重,她很害怕,可是别无选择,因为她的存在一定会连累武勒。 以前,她只为自己着想,她自私地以为只要迷惑驯服了武勒,就能掌控这个令天朝皇帝饱受威胁的猛将,但是副将飞遥尖锐的话狠狠地刺痛了她的心,她才猛然发觉自己对待武勒的方式有多么不公平! 他把她捧在掌心呵护宠爱着,他把他的心毫无保留地掏出来给她,他付出了他所有的爱,但是她却没能给他什么。 如今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离开他了。 她知道,一个叛将的下场有多凄惨。 曾经,西汉有个悲剧英雄李陵将军,带兵攻打匈奴,战败时受俘,却被汉武帝视为汉朝的背叛而灭其全家,从此,李陵将军便在塞外异乡过完他悲凉坎坷的一生。 当她听到武勒对她说要请辞将军一职时,她想的只是武勒终于可以不用带兵去攻打天朝,他不会在战场上出事,而天朝也不会被点燃战火。 可是在与飞遥谈话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太天真、太单纯了,竟然会认为武勒想要辞掉将军之职,渤海国君就会爽快地应允,完全没有想到对于一个有野心的国君来说,武勒的辞官就是不忠于国。 临阵脱逃的叛将。 一旦这个罪名下来,等于是要武勒引颈受死。 从飞遥口中得知,渤海国君下令处死与她同赴渤海国的同伴们,其中很有可能就有锦绣。 这样的国君是多么残酷暴虐,多么心狠手辣,而武勒效命的却正是这样的国君。 想到此人,她的心底有一股恨意在慢慢升起。 武勒绝对知道当他提出辞官时将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而他竟然愿意为了她试着去做,这样的男人一定会有很多人骂他愚蠢可笑。 就像飞遥无法忍受他所崇拜的将军竟然被一个女人迷惑到愿意丢盔弃甲、抛开战袍的地步,所以他厌恶极了她,冷冷地对她说——把你留在将军身边实在是一大祸患。 她不想伤害武勒那颗盛满无尽痴情的心,留在他身边,她什么都帮不了,而且会是一大祸患,所以离开他,似乎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她走的时候,只有一匹小马陪着。离开了曾经是她依靠的胸膛,让她体会到了什么是撕心烈肺的痛苦,她的眼泪决堤似的滴落在马背上,哭得伤心欲绝。 她知道,她的离开会重重伤了武勒,他的心会比她的更痛…… *** 远处是绵延不断的森林,白皑皑积雪的山峰。 武勒快马奔驰在草原上,一见牧羊人就停下来询问有没有遇见一个汉族美女或者听说她的行踪。 连日来,他策马在树林间穿行,经过闹的街,走过人声鼎沸的市集,疯狂地在人群里寻找月筝的身影,然而都一无所获。 草原的傍晚寒风彻骨,呼啸的风一阵阵吹过,偶尔有苍鹰盘旋在天空。 武勒已疲惫不堪,似乎一阵风就可以把他刮下马背,而他的马也渐渐体力不支,到最后任凭他如何怞打都不肯再走一步了。 他从马上翻落,倒地,空洞的双眼仰望着上空盘旋的苍鹰,马停在他身旁吃草,他很饥饿,却没有食物可吃。 这么多天了,月筝还活着吗?她会不会……已经死了? 这个念头让他恐惧得简直无法呼吸。 他心痛得想哭,但他的眼睛里空洞一片,掉不出一滴眼泪。 皇宫大殿前殷红的鲜血和血腥的气味,始终在他脑海中无法抹去,这些陰影蒙在他的心上,让他失去了判断,也失去了方向。 月筝……你现在在哪里? 他疲惫得闭上眼,几乎快要睡着。 如果睡着了,心痛的感觉会消失吧? 也许还会梦得到月筝,梦到她躲在他怀中妩媚浅笑的模样…… 突然,脑际划过一阵凄厉的尖叫声,他惊醒,冷汗从他的背脊涔涔渗出,他浑身发寒,可怕的恐惧感紧紧攫住他。 皇宫! 会不会她已经被抓到皇宫了?! 武勒惊跳起身,跨上马背,用力怞着马。马在经过短暂的休息后,用仅余的力气载着他往皇宫听方向而去。 武勒拖着筋疲力尽的身躯来到皇宫,他已数日没有梳洗,一脸的胡渣和纠结的乱发,如果不是那一身狮虎战袍显示了他的身分,皇宫侍卫会以为从哪里来了一个乞丐,根本认不出他是武勒将军。 “武勒将军,大王一连几日传你入宫,却到处找不到你,大王对你撤离职守十分震怒——” “不用废话了,我现在就进去见大王!” 武勒不耐烦地打断侍卫,焦急地就要闯入。 “武勒将军。你怎能这副模样去见大王?先梳洗干净了再来!” “这几日有没有汉族女子被抓进宫来?”他心急地逼问。 “有啊,就在三天以前。” “现在人呢?” 他大惊,浑身的血液急速往下沉。 “在大王的寝宫里。” “你说什么?!” 武勒惊愕地睁大眼睛,脑中一阵恍惚晕眩。 “在大王的寝宫里,现在就在。”侍卫奇怪地看着他。“等小的去通报大王需要一点时间,所以将军先去梳洗梳洗再来吧。” “你知道那个汉族女子叫什么名字吗?”深深地恐惧让他的手掌紧握成拳。 “这小的可就不知道了,被抓进来的三个汉女只有一个被大王留下来,另外两个放走了。” 武勒浑身僵硬住。 直觉告诉他,如果抓来的三个汉女当中有月筝,那么那唯一一个被留下来的一定就是她。 大王没有杀她,却把她留在寝宫,这意味着月筝已经…… 一股剧痛从心脏尖锐钻出,几乎要将他整个人撕成碎片,用力摧毁掉。 他火爆地推开侍卫,大步闯进皇宫,笔直地朝大王的寝宫奔过去。 “武勒将军,不可擅闯!来人呐!” 侍卫拔刀上前试图阻拦他。 侍卫很快地如潮水般涌上来,数十把钢刀将他团团围住。 武勒已全然失控,他夺下身边一名侍卫的钢刀,一人独自穿梭过侍卫密密的包围中,身手敏捷地劈开任何阻挡。 他雄伟壮硕,武艺过人,与侍卫的对峙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战役,根本不被他放在眼中。 近百名的侍卫挡不住武勒一个人,他直接闯到寝殿前。 在寝展中的渤海国君早已被激烈的打斗声惊动,慌张地来到寝殿外,远远看见武勒浑身充满杀气,手持钢刀与众多侍卫激战时,惊吓得目瞪口呆。 “武勒,你在干什么!你想弑君吗?”他厉声重喝。 武勒转头望向渤海国君,赫然看见他身后站着一抹熟悉的身影。 媚艳的妆容,华丽的装束,美得动人心魄。 他手中的钢刀缓缓放下,惊怔地望着她,脸上的血色慢慢褪去。 月筝。 她真的在这里,在渤海国君的寝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章 感皇恩 齐晏

    关键词:

上一篇:我上了大学,冷凡冰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