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那一刻的幸福,照片上的小女孩

那一刻的幸福,照片上的小女孩

发布时间:2019-10-15 23:55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52)

    图片 1
      陈曦,你的温柔像暖暖的阳光照进我的心里,可是为什么乌云要来?
      那一日,天晴得如水洗了一般,我赶着鸭子进入了小河,一阵疲倦袭来,我躺在一棵古老的大树下睡着了。
      一声轻响惊醒了我,睁开眼睛的同时,我看见了你那双迷人的眼睛,你正在画板上奋力地画着,我好奇地走过去,只见画板上画着一棵参天大树,大树下有个睡觉的姑娘。
      我的脸红了,我说你画了我?
      你笑着说:“嗯!你很美,美得像灵界的精灵,我忍不住把你画在了纸上,我要永远保留……”
      “这……”我害羞得低下头,一只脚不自然地踢着草地,想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中。
      “你叫什么名字?以后能帮我做模特吗?我会给你报酬。”你温柔的话音就像一缕阳光照进我的心田。
      “我不要报酬。”我急急地回答了一句,这时才想起我的鸭子,赶着鸭子我走的很慢,每走一步都会回头看上一眼,山坡上那个正看着我微笑的你。
      几天后我知道你叫陈曦,美术大学的高材生来这里写生的,你画画的太好了,经常看得我入迷,但是在你专心画画的时候,我的目光始终在你身上。
      那天傍晚,你说这样的山水好,要是能画一张人体写生就完美了,你说话时那眼神一直看向我,我不知道人体写生要怎么做,在我疑惑的眼中,你说,人体写生是要画姑娘的裸体。
      我的脸刷一下红了,什么也没说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连晚饭都没吃,一夜迷迷糊糊梦见的都是我脱光了站在你面前,迎着你热切的目光。
      连着三天我没敢去找你,心里却焦急万分,第三天的傍晚,我终于忍不住跑到那片林子里去找你,你还在,可脸上长出了吓人的胡须,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儿,让我以为见到了鬼。
      你的声音沙哑而无力,你说,你终于来了,我一直在这里等,我怕你不会来了,我……说着你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我下意识冲过去抱住了你的身子,这是我第一次和你拥抱,有点尴尬却很温暖,你反手紧紧抱住了我,没等我躲避又吻住了我的唇,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连你顺着我的脖颈吻下去,我都颤抖着不知如何去抵抗。
      那个傍晚很完美,完美的让我以为坠入了幸福的天堂。
      谁知道接下来的却是地狱,那晚后,你走了,没有任何人知道你去了哪里,小旅店的大娘再也不耐烦我的询问,拿着棍子把我赶了出去,我茫茫然地站在泥土路上,多希望下一刻能看见你的身影,可是我只看见了满眼的失望。
      我生活在一个男尊女卑的家庭里,父亲就是家里的天,他从不会对我和蔼的说话,只有命令的口气,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而没有听见他的命令,他愤怒了,扯着我的长发扇着我的耳光。
      啪啪啪的声音没有打醒我,这一刻我的灵魂像是飞出了体外,去遥远的地方寻找你的身影,父亲的手被母亲抓住的瞬间我解脱了,母亲抱着我痛哭时,我有些恼怒她的懦弱,为什么嫁给这样一个男人,为什么要生下我遭这份罪?
      母亲的哭声渐渐沙哑,我挣开她的怀抱,跑去了那片树林,大叫着你的名字,一遍一遍,惊飞了多少飞鸟。可是你在哪里?你隐藏在树荫里,还是隐藏在山坳中?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什么时候带我走,走出这林子,走出这大山?
      没人回答我的喊声,疲惫的我一步步走回了家,母亲那红肿的眼睛让我一阵愧疚,她说,丫头,你不会是中邪了吧?哎!千万别跟你爹对着干,他会打死你的,丫头你也不小了,等两年嫁了人,远远离开这里,别在嫁个像你爹这样的男人,一辈子没有幸福。
      母亲的话变成了缥缈音符,却不在我心灵的乐谱中奏响,我的心理只有你,也只能有你。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不再漫山遍野地找你,可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仿佛一朵已经枯萎的花,正席卷在自己的花苞里养着自己的伤,其实我知道,只有你才是我的药,可我把药丢了。
      怀孕是我没想到的,清早的呕吐声让母亲瞪大了眼睛,她抓住我的胳膊很用力很用力地问我:“丫头,你是不是?你是不是?是……”说到最后母亲的声音哽咽了,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她不管不顾的哭声,引来的父亲的烦恼,他似乎揣摩了一会我们和母亲之间发生了什么。
      当他明白了,明了了,蓦地从床上坐起来。他奔向我,凶悍地抓住我的头发,企图把我拽出家门,我被拖到门边,我伸手扒紧门不肯走。父亲的脚,没头没脸地向我踢来,重重地踢在我的肚子上,脊背上,大腿,我逐渐感觉不到了疼,父亲的脚却没有在落下,是母亲抱住父亲可怕的脚,才免得我被踢死的厄运,父亲拽着我的头发问我,这杂种是谁的,我没回答,内心深处不断呼唤着你的名字,一遍一遍,最后我在绝望中昏厥。
      梦里你回来了,抱着我、亲着我。摸着我微鼓的肚子,你说你会一辈子对我好,对我负责,你说我受苦了,你说你心疼的都无法呼吸。
      这一刻我笑了,笑得轻轻松松,因为你终于回来了。
      梦醒的很快,一盆凉水浇在我的头上,我醒来时听见父亲咣当一声扔了盆子,我浑身忍不住剧烈地颤抖着,抬头看着父亲的眼睛哀求着说:“阿爸!放了我吧!我以后不嫁人了,给你干一辈子的活……”
      啪……没等我说完,父亲的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我的脸上,他指着门口大骂:“滚……你TM给我滚,老子没有你这么下贱的闺女,在我没打死你之前,赶紧给我远远滚开,这辈子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没动,母亲用力推我,小声说着:“快跑,不然他会打死你的,逃吧!也许还能留着一条命。”
      我踉跄地跑了,一口气跑去了那林子,来到了那棵古树下,古树郁郁葱葱一根弯曲的树枝似乎正向我伸展,我解下了裤腰带,挂在了这根粗粗的树丫上,接着我在腰带的圈圈里,看见了你,你在冲我温柔的笑,你在冲我着手……我立刻把头伸了进去……
      那一刻我竟然是幸福的。

    图片 2 平房扒拆,搬家收拾东西时,我发现了一张老照片,是我家的全家福,那时候爷爷奶奶还健在,我仔细瞧了一眼,顿时觉得不对劲,照片上我的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她梳着两个小辫子,板着一张脸,看年纪和我相仿,可我怎么不认识?
      我拿着照片问妈妈。妈妈皱着眉看了一眼说:“哪有什么女孩,你眼花了吧!说着把照片又塞还给了我,我拿回照片看了一眼,大吃一惊,照片上根本没有小女孩,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没有,难道我真的眼花了?爸爸回来的时候,我嚷嚷着让爸爸带我去看眼睛。
      爸爸惊讶地问我:“眼睛怎么了?”
      我举着老照片给他看:“爸爸,我的眼睛坏了,愣是瞧见照片上我身边站着个女孩,多吓人。”
      父亲接过照片,没说话,可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连晚饭都没吃,弄得妈妈埋怨我,不该把老照片翻出来,让父亲想起了爷爷奶奶,心里难受。
      我也很自责,默默吃了饭就回屋了,这是在老房子睡的最后一晚,我失眠了,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我才有了一点睡意。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院子里传出一阵小女孩地嬉笑声。那声音冲破窗户直刺我的耳鼓,我腾一下坐了起来,三更半夜我家的院子里怎么会有小女孩的笑声?这太奇怪,我下了地穿上鞋,趴在窗台往外看。
      “嘻嘻……哈哈……”那笑声持续不断,其间还夹杂着孩子奔跑的声音,声音在寂静的夜显得格外刺耳。而我站在窗口清楚地看见惨白的月光洒在空空荡荡的院落里,树木花草一览无余,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我忍不住打开了窗户,顿觉寒风刺骨,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让人作呕。
      猛然,我后退一步,笑声戛然而止,此时没声比有声更可怕,我用力关上窗户,躺回床上。笑声又起,这一次不是从外面传来,而且在我的卧室里,我定睛一看,黑暗的角落里好像有东西在晃动。那东西像是蹲在地上的一个人,正慢慢站起来。我吓得尖叫,眨眼间那东西又消失了,我揉了揉眼睛,伸长脖子可以确定墙角什么也没有。
      早上我和妈妈说了昨晚的怪事,妈妈说我一定是舍不得离开这里,所以做恶梦了,她们晚上就睡得很好,什么怪声都没听见。
      我忍不住噘嘴,在父母收拾行李的时候,我跑到了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小广场,那里有一架秋千,它曾陪伴了我整个童年,如今要走我想和它告个别。走近时,我看见一个小丫头站在秋千旁,我笑着摸着她的头说:“怎么不坐呀?不敢吗?”
      小丫头摇摇头说:“有个小姐姐在玩,我等她玩完的。”我看了一眼秋千,突然一阵“嘻嘻……哈哈……”的嬉笑声响起,青天白日下这种笑声格外瘆人。我顿觉头皮发炸,汗毛也竖了起来。难道见鬼了不成?我越想越怕,浑身抖个不停。手不自觉抓住了身边小女孩的手,她的手冰冰凉凉,我吃惊地问:“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小女孩抬起头冲着我微微一笑,我一惊,脑海里瞬间闪现出了全家福的照片,站在我身边的女孩,不正是面前这位。
      “姐姐,你能陪我玩吗?”小女孩仰起头问我。
      吓得我一哆嗦:“不不不……我要回家了。”说完我连连后退。
      “姐姐,就玩一次行吗?我很寂寞,地下太冷了,而且我的尸骨就快被挖出来,到时候我就无家可归了。”小女孩低下头,眼里噙满了泪花。
      看着小女孩伤心的表情,我有些不忍,可是我不敢,我是人,怎么能和鬼玩?所以我连拒绝都没顾得上,撒腿就跑,回家的时候,我看见父亲正在大树下挖着什么。我好奇地走过去问:“爸你干嘛呢?”
      “噢!这里有你爷爷埋的古物,现在我们要走了,得挖出来。”
      “哦!”我带着好奇拿来了铁锹和父亲一起挖,挖着挖着我挖到了一个硬物,正兴奋地同手去挖时,母亲从外面回来,见我们在大树下挖东西,她大叫着冲过来阻止:“你们干什么?”
      “挖爷爷留下的古物。”我兴奋地回答。
      “啥古物呀?”母亲不悦地推开了我们,不让我们继续挖下去,父亲气坏了,他说:“你拦着我们干啥,昨晚我梦见爹了,他说把古物埋在了这棵树下。”
      我听了简直被气昏了,什么呀?不是爷爷的留言,是父亲做的梦呀!我失去了兴趣,正想走开的时候,我看见大树下露出了一个白白的东西,我好奇地走过去,用手扒拉扒拉,竟然露出一只手骨,我吓得一个跟头跌坐在地上,母亲霎时间变脸了,仓惶地后退,浑身如筛子一般剧烈颤抖着。
      一副人的骨架很快被父亲挖了出来,他指着这堆骨头问母亲:“这就是那个孩子吧?你说她丢了,原来……原来……”
      母亲突然不颤抖了,脸上的恐惧被愤恨代替:“是的!是我杀了这个孩子,那又怎么样?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难道我还不能恨吗?”母亲撕心裂肺的嘶吼声,惊呆了我。
      父亲冷冷地看了母亲一眼,手颤抖地伸进兜里,半晌才掏出了手机,按了几次才拨通110,电话接通了,他竟说不出话来,那边一直催促,他才报了警。母亲被警察抓住后,我看见了那个女孩,她站在大树下,看着母亲的背影出神,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充满了愤恨,我浑身一颤,童年丢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了脑海,父亲把一个和我一边大的女孩领到我面前,父亲让我叫她妹妹,我不叫还狠狠地踹了女孩一脚,爸爸回手给我一个耳光,这是我第一次挨打,我恨死了那个女孩。
      晚上爸爸不在家,我看见母亲给女孩盛饭,我突然灵机一动,跑过去抢过了碗。殷勤地说:“妈!我去给她盛饭。”说着抱着饭碗跑到了厨房,在厨房的角落里,我找到了一瓶母亲三令五申不许我碰的毒鼠强,倒了一点在饭碗里,然后端给了女孩,女孩吃了那碗饭,七窍流血而亡,我当时被吓坏了,惊叫了一声昏了过去……
      想到了这一幕,我全明白了,妈妈没有杀那个女孩,是我……是我毒死了她,我痛哭着跑出去追警车,可是警车已经远远地开走了,但是女孩就在我身后……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一刻的幸福,照片上的小女孩

    关键词:

上一篇:反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