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市长和自家叙旧

市长和自家叙旧

发布时间:2019-10-16 09:22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84)

    周明和我是同班同学,毕业后又都分到了一个局里上班。如今周明已是一局之长了,而一根筋的我依然是局里的笔杆子一根,每天面对的是写不完的材料、码不完的字。好在我的儿子争气,考上了北京的重点大学,而和我的儿子同班同学的周明的女儿却高考落榜,不得不去复读,等明年再考,这才多少让我抬起了一点头。
      我把儿子送到北京上学后的第二天,局长周明找我谈话,说是局里已经决定让我下乡去蹲点扶贫。这又让一根筋的死活转不弯来,总觉得是这是周明眼热我儿子高考强过了他女儿,借着手中的权力报复我。妻子如虹面对我瘫痪卧床的父亲,一时激怒,电话里对周明这个她曾经的恋人大发脾气,并把周明在市里买房子养小三的事揭露了出来。这不,我过去的同学,现在的顶头上司周明,下班后如约而至,来到我们家要和我们夫妻俩叙叙旧。
      “朱宁啊,这么多年,你每天都是准时上班,正点下班,从来没提过老人卧床生病的事。你啊,什么事都自己憋着,也难怪人们叫你一根筋!”不知道周明是否看到了妻子如虹那样一种另样的表情,径直走到了我父亲的床边。
       “大叔啊,这么多年真让您受累了,好在儿子媳妇都很孝敬,才让您少遭一点罪。您看,这是给您买的营养品,还有这几百块钱,算是侄子我的一点心意。以后啊,我会经常过来看您的。现在您先歇着,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和您儿子儿媳叙叙旧。”周明放开握着父亲的手,一屁股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如虹啊,你昨天电话里骂我骂得好啊,一下子让我明白了许多道理。有许多事情,以前一直和我的爱人陈丽丽遮挡挡,不敢实话实说,昨天终于开诚布公地讲明白了。我和你谈了三年恋爱,最后分手了,难道其中的原因你不明白吗?回去问问你父亲,是他看不起我这个山里出来的村娃子,不同意咱俩的婚事。后来见坳不过你,就提出问我们家要六万八的彩礼难为我。你也知道,当时的我从哪里去找这六万八?也是巧,当时陈县长的爱人不知道看中了我哪一点,托人介绍给了她的女儿,姻缘巧合,一来二去,我和陈丽丽就结成了夫妻,再后来,也便成就了你和朱宁这个城里人的婚姻。”周明边说便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哼,你就编吧。我和你的事是因为我父亲的原因,那,你在市里的小老婆,还有你小老婆为你生的呢,能说清楚吗?”站在一旁如虹气鼓鼓地说了一句。
       “这个吗,就更好解释了。市里的房子是我买的,但房子里住的人是我的亲妹妹。我的妹妹周茵年轻时不懂事,到市里打工认识了后来的丈夫梅新飞。这个梅新飞,吃喝嫖赌样样不拉,周茵给他生了孩子不到一年就因为抢劫杀人被枪毙了。我妹妹自己觉得没脸回乡下见人,便租了房子带着孩子,靠打零工过日子。也巧,我父母去世后,老家的地皮上要修铁路,我们家的宅基地和耕地都被征用了,政府补偿了不少钱。错就错在,我当时没有把征地款的数目如数告给妻子陈丽丽,而是出其中一部分钱,在城里给妹妹周茵买了一套小面积的房子。按照我们乡下人的规矩,祖上的财物全部要遗传给儿子,女儿是分不到的。我瞒着丽丽,也是怕她想不开,和我闹意见。其实这都是我多心了,昨晚我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坦白后,你知道丽丽怎么说?她说,现在的社会,儿子女儿都一样,父母的遗产本来就有人家周茵的一半。哈哈,丑妻家中宝啊!”说道高兴处,周明大笑了起来。
      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这样,其实妻子如虹也是和城里的同学闲聊时,提起过周明在市里有房子有孩子的事,那天一发火变一股脑儿兜了出来。现在清楚了,我们夫妻俩对周明的态度也开始有了改变,如虹站起来主动给周明把杯子里的水填满,我也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到了局长的手里。
       周明端起杯子猛喝了一口水后,又开始说上了。
      “既然说开了,我也就把所有的事都挑明了。蹲点下乡朱宁你觉得是苦差吗?不是的,局里许多人都想把扶贫当成自己的业绩,下乡一两年,回来就有了提拔重用的筹码。你啊,死脑筋,一根筋,多少年了只知道埋头实干,不会看机会行事,一直不被提拔重用。这次选你下乡,原本是想照顾一下你这个老同学,最后却落了一个里外不是人的骂名,唉。现在看来,有老爷子病重缠身,你也走不了,所以我也就不多说了,另换他人吧。”
      该说的话好像都说完了,周明再一次到了我父亲的房间,看见父亲睡着了,周明轻轻地给老人掖了一下被子,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屋子里的我和妻子如虹,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该说什么。

    一根筋的我下班回到家里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不说不动。
      “发什么呆呢!饭做好了,还不赶紧给爸爸喂饭去。”妻子如虹在厨房里喊。
       平常我一回家总是先给父亲翻翻身子,洗洗脸和手,然后等饭熟了扶老人坐起来吃饭,可今天?
      “你啊,又窝囊,又发犟。说说,单位里又受谁的气了?”妻子边说边从沙发上把我拉了起来。
      “周明让我蹲点扶贫,这……”看着卧床不起的父亲,和腰里系着围裙忙里忙外的妻子,我不知该怎么说。
      “你就没有和他说家里老人的情况吗?”如虹问。
      “说了,周明说已经在局务会上研究了,铁板钉钉,不能改了。”现在的我,自己都感到活得憋屈。
      “狗屁的局务会,真是欺人太甚!你照顾老人,我这就给他打电话,问个明白。”如虹饭也不吃,拿起了手机。
      说起当年,县医院上班的如虹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毕业不久就和周明谈上了恋爱,眼看就要谈婚论嫁了,周明突然提出分手,没几天便成了时任县长陈俊的龙门快婿。县长的的女儿陈丽丽外号“大洋马”,长得五大三粗不说,脸上全是小红疙瘩,眯眯眼一条狭缝,翘鼻梁看着就恶心,明眼人都知道周明是看上了岳父手里的权和位。
      面对这个陈世美,如虹不吃不喝睡了三天,死的念头都有过。可是三天过后,她好像突然想明白了,梳洗打扮一番,什么事没有一样到医院上了班。又过了两年,经人介绍认识了我。尽管如虹觉得我生性老实,还有点愚钝,但总归觉得还算是好人,很快便结婚了。
      抱得美人归,一根筋的我自认为是前生的造化,经常梦中都能笑醒。如虹不仅长得美,而且在医院是好医生,深得患者的好评。在家是好妻子好妈妈好媳妇,里里外外把小日子大打理的有模有样。有时候,真觉得是我委屈了她,不能让她穿金戴银,不能让她吃香喝辣,不能让她出人头地。
      “周明吗,我是谁,我是你姑奶奶如虹!你他妈也太欺负人了吧,不顾老同学的情面,不关心下属的困难,明知道我们家有卧床的老人,硬要让朱宁蹲点下乡。来一句痛快话,朱宁下乡的事,能变还是不能变?”正在给父亲喂饭的我放下了碗筷,自打结婚,从来没有见妻子发过这么大的火。
      “什么,组织决定的,狗屁!你不仁,我也不义!不要以为你的事别人不知道,市里你有一处房,那房子里住着谁?你的小三,如今小三给你养的孩子都要上小学了,我说的有错吗?周明你等着,姑奶奶先找陈丽丽把话挑明,再找纪检委,你就走着瞧吧!”如虹挂断电话,脸上说不来是什么表情。
      不一会,周明给我打来了电话:“老同学啊,劝劝如虹,别让她太冲动了。晚上我去你家,叙叙旧,有话好说啊。”
      我和妻子眼对眼看着,似乎彼此在问对方,周明晚上到家后,要叙点什么旧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市长和自家叙旧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