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专栏小说家

专栏小说家

发布时间:2019-10-18 01:08编辑:历史小说浏览(50)

      桃该当队长是个意外。
      那天,队上选队长,以往的队长都说不搞了。社员们一时也没得合适的人选。这时,一个老队长说,桃该,你年轻些,该你搞呃,伙计。
      桃该呵呵一笑,说,我还年轻,哪能搞?
      又一个队长说,别个甘罗十二都去当了宰相,你不比他大几个?再说,那原来班子里的几个人,就你没当队长了,你不搞,你说,哪个搞?你也不能长期在树林子里躲荫嘚。就该你,就该你搞伙计。
      几个老队长这么一发话,社员们一听,觉得也只有桃该搞,这样抬起一起哄,把桃该架起来了,桃该却情不过,搞了队长。但桃该却还担心他原来的老职位一一记工员没得人搞,于是,桃该提出来,说那记工员哪个搞呢?
      第一个发话的老队长说,我搞嘚。
      桃该一想,也只有他搞了。但心里免不了又叨咕一句,姜还是老的辣。桃该又跟另一个队长说,等他不搞了,你再去搞。都是在一口锅里抢饭吃的人,还能亏了您们这些老前辈?
      另一个队长一听,脸上挂起了笑,小声嘀咕道,算你个狗日的还有点良心。
      哪知,时日一久,桃该竟把这事给忘了,承诺的话语自然没有兑现,他这一不兑现不打紧,竟跟自己惹下了一身的麻纱事,搞到后来,桃该只得搬家躲避风头。
      此为后话。
      桃该初当队长,倒也战战兢兢。也是,这队长一职,虽没上品级,也没得官阶,但它好歹也是个官啦?都管着几百号人的吃喝拉撒哩。这要没得一副好身板,能挑得起来?即便咬牙挑起来了,也挪不开步嘚!再者说了,桃该以前虽当了干部,可上面毕竟还有队长这棵大树遮盖着,自已每天只是像个判官,手里拿个薄子,跟在队长屁股后头,队长说怎么写,自己怎么写,都不用操一点心,现在呢?自已挺枪出马,都当领头人了,这稍微一点位置看顾不过来,这麻纱事可就大了,扯进自己不说,还扯不清嘚。
      可桃该搞了一段时间,觉得这队长并不难搞,竟比那搞记工员还轻闲些。记工员从早到晚都要跟在队长屁股后头闻队长的屁,这队长却不用这样,只需要在那里哇啦哇啦两句就行了。别个去做事去了,自己隔三岔五去检查检查就行了。再则,桃该这人有点懒,那懒人自然喜欢搞出点懒办法。譬如,桃该安排几人去耕田,桃该不放心,想出了个懒办法,指定一个人为头,负点小责,耕完今天的田亩。正当别个嘻嘻哈哈做着准备时,桃该走出多远又走回来了,笑着喊着一人递上一支圆球烟,边递烟,边笑着说,吃亏吃亏,今天收工要把这几块田搞完,莫到时候,啊,哈哈,吃亏吃亏。话说完,烟也递完了。正当桃该装起烟,转身准备走时,那初当头的人麻起胆子说,我白搞?桃该一听,心中明镜似的,仍是哈哈笑道,好说,好说,只要,啊,您们都晓得的,就是跟您多加个分把两分又算得了什么?队委会那边我也说得起话嘚,啊,吃亏吃亏。等这亏字音吐出,桃该的人已走出了十多米远。
      其中一个年长的人,看着远去的桃该,闻着那烟香,口中只道,这烟不好抽啊!
      另一个年轻的道,笑面虎,软刀子啊。
      新近得到封赏的那人,正为一两分工鼓舞着,备好犁轭,一个劲地催促,搞,搞,搞不完给那伢们说,面皮无光嘚。
      这一说,其他两人都不说了,都下田搞去了。
      这些懒办法,核该初始也没在意,只是试了几盘,觉得这懒办法管用,久之,桃该干脆去用这些懒办法了。
      以前,桃该当记工员时,成天围着队长的屁股转,现在自己当了队长,桃该的屁股头都成秃尾巴羊了,桃该本想说道两句,却又碍于面皮,不好说破,只是当倒现任记工员,昔日的队长,笑着说,您那工,可要记仔细些,免得月底清工时背骂。
      记工员一听,竟哈哈大笑,说,你别担心,这队里的社员,哪个做什么,心里都有帐。连那哪个中途到哪里撒尿屙屎又是站着蹲着或在哪里屙我都晓得。说完,又是哈哈一笑,不再做声了。
      桃该听了,心道,狐狸!面上却仍笑着,自找梯子下,我是瞎操心啦!
      桃该得了这些启示,那搞队长的劲头也更足了。
      从此,桃该当队长也像模像样了。
      那些昔日的队长们也免不了背后议论,个狗日的,原指望把他架在火上烤烤,烤糊了,这队长还该老子们搞,哪知,个狗日的,还真是块当队长的料,也不知老子们何时再来当这个队长?   

    许鑫做梦都没想到,他还能去代销店当营业员。
      那天,许鑫一如往日,安排好社员们的活路,又跟副队长交待了几句,就去大队开会去了。
      许鑫今天来早了些,其他生产队的队长都还没来。许鑫往里瞅了瞅,见是几个支委,支委们似乎在争论些什么,室内也犹如神仙洞府,仙雾缭绕,许鑫有心想退出,却被书记看见了,书记笑道:“许队长,进来嘚,几时搞得像新姑娘了?”
      这一说,屋里的气氛也轻松多了。
      支委们都扭回头看着许鑫。
      许鑫只得走了进去。
      书记递上一支烟,笑道:“许队长,坐一下,会议马上完。”
      许鑫接过烟,点燃,吸了口,笑道:“你们支委开会,我凑个什么热闹?”嘴里这样说,屁股却还是坐在了板凳上。
      书记道:“你也能听。”说着,又扫了一眼室内的众人,道,“再想想,看有没有其他人选。”
      支委们听了,都小声议论了起来。
      许鑫好奇地问道:"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呀?”
      书记笑道:“说老张的事情。”
      许鑫一听,更加懵懂了,又问:“人家东西卖得好好的,有个什么好说的?”
      书记一笑,道:“看来,许队长你真官僚。”
      许鑫摘下嘴唇上的烟,莫名地问:“怎么又扯到官僚上了?“
      书记依然笑道:“老张都进去多时了,你还不官僚?”
      许鑫惊问:“为何?”
      书记答:“作风!”
      许鑫跳起来道:“还,还真有这事?我还以为是无风起波澜呢!”
      书记笑道:“所以我说你官僚你还不服气。”停一停,又道,“就为这,几个支委才争到这会儿。不然,哪个吃多了来这早。”
      许鑫道:“结果呢?”
      书记又递过一支烟,笑道:“就是没得结果,才争到这时。不然,不都出去屙尿去了?”说完,作势换了个姿势,显出一副难受的样子来。
      许鑫点燃烟,笑道:“没得人我来嘚。”
      其中一个支委打趣道:“你也想吃嫩草?”
      余下的几个支委听了,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许鑫也跟着笑道:“都五十的人了,还有那精力?”
      那个支委又道:“可别这么说,你没听人说?”
      许鑫莫名地问:“说什么?”
      那个支委笑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还要打破鼓哩。连鼓都打得破,还说没得那精力?”
      支委们又是哈哈大笑。
      许鑫也跟着呵呵乐。
      书记收敛起笑,一本正经道:“你不当队长了?”
      支委们一听,赶紧敛去笑,纷纷瞅着许鑫。
      许鑫笑道:“副队长老陈搞不行?”
      书记眼一亮,紧追一句:“真?”
      许鑫道:“这还有假?我也早想解脱了!”
      书记一笑,又紧追一句:“可别说我不要你搞哦。”说着,站起身,又叮嘱道,“可别又步了老张的后尘啰。”说着,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其他支委也都纷纷笑着走了出去。
      那个支委收拾好桌上的一切,走到许鑫的身边,拍着许鑫的肩膀说:“许队长,别真的去打破鼓哦。”说完,也快步走了出去。
      许鑫坐在那里,犹如云里雾里,口中只喃喃道:“意外,意外,这可真是个意外。”说着,也走了出去。
      从此,许鑫去了大队代销店,搞起了营业员。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专栏小说家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