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丝婚四年

丝婚四年

发布时间:2019-10-10 16:57编辑:历史小说浏览(84)

    作者:苏小懒 你同事H昨天偷偷告诉我,在你们中午吃完饭的商场,你看到有双红色的小皮鞋想要买给我。你叫和我一样鞋码的同事帮忙试穿。但因为鞋码不合适,没有买成。结果晚上回家后,你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地看电视,剥好橙子递给我。 新的一期《最小说》出来,拿给木木看。过了一会儿,看到木木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 小懒:谁招你了?刚才还好好的。 木木:哼,你还好意思问我? 小懒:我怎么了? 木木(把《最小说》扔过来):这是什么! 小懒拿过来一看,原来是杂志中的一个选题,由作者们各自扒心挖肺讲述自己的阴暗面,以下是小懒写的全部内容: 《我的阴暗面》,作者:苏小懒 好吧,虽然自己非常不情愿地承认,但是在这方面,我的确是有着非常不光彩的一面——呃,那就是,我超级喜欢吃独食。所谓吃独食,就是我所喜欢吃的,只要有的,不管是什么人,父母,老公,朋友……甚至是将来有了小孩,我都不希望他们跟我分享,我喜欢一个人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把堆在面前的自己喜欢的东西,一个人吞下去! 捂脸!!! 上学时,爸爸看着我每次洗三四个苹果再夹带两个香蕉四个橘子时,总是忧心忡忡地看着我,担心我吃多了上吐下泻;和木木恋爱时,在一起做饭每当做了红烧鸡翅、糖醋排骨、焖猪蹄等香喷喷的美食时,我总是恨不得木木的领导给木木打电话要求他必须、马上、迅速去公司加班,好让我一个人全部吃掉(木木我对不起你,同你相比较,美食更能征服我的心);家里来了朋友做客时,如果我刚刚好买了石榴、芒果或者冬枣等自己最喜欢吃的水果时,我恨不得朋友是一点儿都不吃水果的人,好让我名正言顺地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美滋滋地享受美味的水果……如果朋友在我热情的邀请下吃了几个,我表面上洋溢着欢愉的笑容,内心其实非常愤怒,恨不得从他们的嗓子眼里把水果抠出来,一边抠一边掐他们的脖子,大声地斥责说:叫你吃,叫你吃,毒死你!你给我吐出来。跟同学们聚餐,如果谁对我最喜欢的菜下筷子超过三次,我就恨不得操起盘子甩在他的脑袋上,跟丫绝交,叫你抢我的心头肉!如果谁特识时务地把我喜欢吃的红焖大虾放到离我最近的位置,我就想跟人家一辈子做好同学,十个猴都不换…… 反正,无论何时何地何人,如果有好吃的出现,我都希望别人可以从我身边消失,不论什么人…… 小懒:彻底忘记了,上个月交的稿子,刚刚好这期发表……那个,木木,其实我…… 木木:周六日,以后谁做饭? 小懒:我做…… 木木:很好。洗碗呢? 小懒:也是我。 木木:以后谁拖地? 小懒:我拖。 木木:现在给我削个芒果。 小懒:……好。 木木(满意地吃着送到嘴边的芒果):给我捶捶背。 小懒:好…… 木木:去把我的球鞋刷了,然后我的那件纯棉的T恤给我手洗下,不准用洗衣机,褶皱太多。 小懒:……好。 木木:你说“我是浑蛋”。 小懒:我是浑蛋。 木木:哈哈哈哈……小懒,你们下期稿子的主题是什么?不如继续写阴暗面吧?我好喜欢这个栏目啊。 小懒:…… 【为什么会想要跟我结婚】 小懒:木木,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木木:你说吧。 小懒:你当初,为什么想要跟我结婚呢?是因为我貌美如花么? 木木:…… 小懒:哦哦哦哦,你一定是觉得我善良贤惠。 木木:……好了好了不要讲下去了,我招,我全招。 小懒:好吧,那你说,为什么会娶我? 木木:因为你长得白呗。 小懒:长得白? 木木:对啊。我当时想,你长得这么白,将来结婚生了小孩说不定能随你,不会像我长得这么黑。 小懒:哼,是这样吗?既然你这么坦诚了,那我也告诉你,其实我当初答应你的求婚,是因为你长得黑。 木木:因为你喜欢长得黑的男人,觉得有男子汉气概? 小懒:才不是这样。 木木:那是什么? 小懒:我当时想,如果咱俩结婚了,我不小心红杏出墙,如果跟白人偷情生了小孩长得白,我就告诉你说这是随我;如果跟黑人偷情生了小孩长得黑,我就告诉你随你。 木木:…… 木木:我有个同事怀孕了,你猜她把电话打给谁了? 小懒:能打给谁啊,肯定是打给她老公咯。 木木:才没有,她是典型的“八〇后”,得知自己怀孕后,马上给她妈妈打电话,都快哭了…… 小懒:高兴得哭了? 木木:才没有,害怕得哭了。她当着我们的面,给她妈妈打电话,哭得一塌糊涂,说,妈妈妈妈,我怀孕了怎么办啊,好害怕…… 小懒:呃……咳咳,这个可以理解的啊,大家都没经验,难免的。 木木:你要是有了小孩,也会给你爸爸妈妈打电话? 小懒:呃,那倒不会。 木木:就是嘛,未免太幼稚了。 小懒:哎,我打个比方,假如说我们现在有了小孩,我现在呢正在厨房做饭。煤气上煲着汤,乳白色的汤翻滚着,香味传到了客厅。然后咱们家的小孩就闻到了,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哭个不停。这时候你正在他旁边看球,这时听到孩子越来越大的啼哭声,你会做什么? 木木:我会做什么? 小懒:对的,孩子刚几个月,还不会走,就在沙发上号啕大哭。你想清楚了,身为小孩的父亲,你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木木(若有所思,频频点头):我就跟他说——去,找你妈去! 小懒:…… 在网上看到一篇纪实文章,禁不住潸然泪下。 一个结婚三年的女人,偶然间发现老公同QQ上的一个女人关系有些暧昧,于是开始了对丈夫的调查。从发现蛛丝马迹到丈夫承认的确是有了婚外情,三天的时间,而那时,她的老公已经同小三儿好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恰恰是这个女人所认为的自己度过的最幸福的日子。接下来,女人详细回顾了自己与老公从认识到相爱到结婚的点点滴滴,写自己的不舍,写自己的难过,写自己仍然在爱却又无法容忍婚姻的污点……纵然老公作出了种种努力想要女人回心转意,女人最后仍然选择了离婚。 “我还爱他,很爱很爱,爱到自己难以自已。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爱,让我不能容忍他同时爱着两个女人,我的爱是自私的,是自己的。 “我不能容忍自己深爱的人同时徘徊在两个女人之中,我不能让自己的妥协来纵容你的心安理得,爱人只能有一个。我提出离婚不是为了成全你们,而是成全我自己的尊严,你以后的幸福与否都和我没有关系。” 作者写了大量她的老公想要挽回婚姻所做出的种种举动。爱还是爱着的,只是曾经同床共枕的人,经历了这样的事件,只能是陌路人了。 小懒:木木啊,假如你出轨了,跟别的女人好了,被我发现后,你会做什么来挽回我的心? 木木:…… 小懒:说说看咯。就现在,你刚才跟别的女人亲密被我撞到了,你说,你现在怎么办? 木木:我才不上当,我要是回应了,你肯定会说,其实我早想出轨了。 小懒:不会不会,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会怎么做挽回我的心。咱们先作个演习,万一将来你不小心出轨了,就会想起今天晚上我们的演习,说不定就会采取正确而有效的方式,最后我们又复合了…… 木木:可是我真的觉得这是你对我挖的陷阱,我才不要上当。 小懒:废话少说,你要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木木:呃,好吧。那我想想看。 小懒:好,你先想着,我继续给你讲下故事发生的情景……在一个周末,你对我谎称去踢球了,实际上跑去跟小情人儿约会去了。我呢,谎称在家里睡懒觉,实际上你前脚出了家门,我后脚就跑到了商场去买衣服……结果,你挽着小情人儿的胳膊,俩人甜蜜蜜地逛着商场,不小心我们就碰到了。然后…… 木木:我们俩到底是什么夫妻,动不动就谎称,欺骗对方…… 小懒:少插嘴,我还没讲完呢,这时候小情人儿发现事发,转头就跑了,剩下你和我,面面相觑,一言不发。好,就是现在,现在我们四目相对,说吧,你现在要怎么做? 木木:呃,这么快就来了。呃,我们回家吧。 小懒: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木木:哪个女人?不知道啊。 小懒:不行,你得有点业余演员的精神,不能打死不认账,不能脱离现实生活,要敬业,不然的话,太假了。你想啊,不可能我发现你有外遇后,你一句话“回家”就解决了嘛。 木木:好吧,如果我外遇被你发现,我就让你享受至尊无敌的VIP待遇!!!每天都买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到你的公司,让你们公司的女人都羡慕死你!!!然后每天给你做好吃的,鸡翅、猪蹄,山珍海味变着法儿地做给你吃!!!每天接送你上下班,晚上还给你捶背,哄着你睡觉,带你去逛商场,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买几件就买几件,全天候地侍候你,可劲地宠着你!!! 小懒:啊……真的啊,好吧,那我原谅你好了。(温柔地靠向木木的身体)我们回家吧。 木木:……这么容易就原谅我了啊。 小懒:好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真的出轨? 木木:你说什么? 小懒:我想享受VIP待遇啊。你什么时候给我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木木:拜托,我…… 小懒:什么时候带我去商场,真的是我喜欢什么衣服就买什么啊,买几件都可以? 木木:你到底有没有搞错,是假如我出轨了,才会这样做求你原谅。 小懒:我都知道我都知道。所以啊,木木,你赶快出轨啊,你赶快去找小情人吧,你赶快带着你的小情人跟我相遇吧,我好想马上就享受你说的VIP待遇啊。 木木:…… 小懒:木木,求你了,赶紧出轨吧。 木木:…… 小懒:求你了…… 木木:……

    作者:苏小懒 你要是再执迷不悟不听我吩咐,那我在博客上发帖,谎称你由于近日狂吃猛增肥肉,体重已经到了两百多斤!我不但要在我博客里写,我还去你博客留言,然后还让朋友把博客推荐到首页,题目就叫——《全世爱》作者苏小懒体重达两百斤!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听到过小懒歌声的话,那么一定是小懒的小学同学——在拿老师的话当圣旨的小学时代,“六一”儿童节全校师生的大合唱,是谁都逃不掉的。 于是这成了木木的心结。 在无数个不眠之夜,或者在无数个月光下的散步中,或者在只有两个人的KTV包房里,木木最大的奢求,不过是想要小懒“一展歌喉”。 木木:小懒,给我唱个歌吧,我想听。 小懒:不会唱。 木木:怎么可能,你经常听歌啊,怎么不会唱,肯定是敷衍我。 小懒:……呃,哪有,我其实是有些五音不全…… 木木:真的啊,那我更要听了。老实说身边的人,不论是大学同学还是同事,一个个都是麦霸,像我这种,唱着唱着不是忘词就是跑调的人,已经被他们打击得不行了。 小懒:呃,没关系,木木,你可以的,跟他们拼了! 木木:你不要转移话题,快点唱咯,唱个你最拿手的。 小懒:还是不要了…… 木木:我不会笑话你的。 小懒:那也不要。 木木:…… 小懒:…… 于是,在仅有木木和小懒的长达三个小时的KTV包房里:木木同学很忙——在限定的三个小时里,不但要自己选歌、唱歌,还要使出浑身解数,软硬兼施说服小懒唱;木木同学很累,在长达三个小时的KTV包房里,他在选歌、唱歌、说服小懒三件事上把自己搞得手忙脚乱,小懒依然保持沉默。 木木的嗓子……终于哑了。 回家的路上。 木木:小懒,你太让我失望了,在一起这么久,你对我还这么见外和有所保留。 小懒:其实我,也挺想唱的。可是我又担心…… 木木:你担心什么? 小懒:如果你,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听到我的歌声后觉得非常难听,还爱我吗? 木木:你在说什么? 小懒:你还会继续拖地,还会被我肆意欺负,还会每周六日给我做饭吗?你还会继续跟我在一起么,吵架的时候还会继续让着我吗?你和我之间的感情会不会破裂?会不会想要和我离婚…… 木木:…… 木木心得:一个人的歌声到底难听到什么程度,会把问题上升到夫妻感情破裂的阶段?So,纵然没听到小懒的歌声——但完全可以由此作出结论:小懒的歌声,的确会很难听。 这天,木木和小懒去水果市场买了好多水果回来,有西瓜、油桃、苹果、菠萝、木瓜、樱桃、荔枝……提着十几个袋子往家赶的时候,想到回到家马上就可以好好享受一番,哪怕是飞来一座如来佛祖的五指山,小懒都觉得自己没问题,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可是回到家之后,把所有水果逐一挑选部分,剩余的部分放在冰箱里,小懒端着盛得满满的水果盆坐在沙发上后,突然变得很沮丧。 木木:小懒,你怎么了?不开心的样子。 小懒:哎,愁死我了。 木木: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小懒:嗯,我现在,正在发愁一件事情。 木木:你说吧,或许我可以帮你想些主意哦。 小懒:唉!你是帮不了我的。 木木:说不定可以帮到的。你不说我才没办法帮你。 小懒(费了好大力气下了决心):好吧,你说,我到底是先吃菠萝呢,还是先吃木瓜?是先吃荔枝呢,还是先吃樱桃?是先吃西瓜呢,还是先吃油桃? 木木:…… 夫妻吵架的时候,经常会在情绪不好、非常激动的情况下,说出什么气话来。什么难听说什么,什么伤人说什么。不论是看肥皂剧,还是身边朋友吵架。耳濡目染,大家说的大概有: 我们离婚! 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给我滚! 滚就滚! 你要是走了,就永远别回来! 我怎么没早看出你是这么一只白眼狼! …… 当然,还有很多脏话,祖宗八代都被问个遍,也有更激烈的会吵着吵着动了手,男的被女的抓得脸上一道道的,女的也或多或少受些皮外伤。或者女人胡搅蛮缠对男人下狠手,但男人有气度有胸怀,不屑于和女人动手,所以女人多半受的是“内伤”。 所幸,小懒和木木的吵架一直停留在最前面的初级阶段,即动口不动手,保持着一定的家教和涵养。 这天,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小懒和木木的怒火全面爆发。 小懒:我告诉你,你也就是碰上我了,对你这么好,换成别人,谁受得了你? 木木:才不是呢,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是你碰上了我这么好的人,别人才受不了你的坏脾气。 小懒:你少鹦鹉学舌。我现在恨不得让你跟别人过日子去,看看别的女人都是怎么凶恶地对自己的丈夫呢,那时候你就知道自己不懂得珍惜我的好了,就明白我是多么伟大的人了。 木木: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还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呢,我这么好的人你天天欺负我,我受够了我,我要找别人去,让你后悔! 小懒:行啊,你去吧,我绝对不拦着你。 木木:那我去找了之后,你也去找别的男人吗? 小懒:你放心,我不找,有你这么一个就够我受的了,我可不想再找别的男人给自己添堵。 木木:好,那就说定了! 小懒:行了,你走吧,现在去找别的女人吧,我祝福你! 木木: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小懒:说吧。 木木:如果我找了别人,觉得你好,又想回来,你还会要我吗? 小懒:当然不要了。你都跟别人跑了,是二手的了,你都见异思迁了,凭什么我还要你啊? 木木:但是你让我去体验的啊,这样吧,你给我一张免甩牌,我就走。 小懒:免甩牌?什么是免甩牌? 木木:就是古时候皇帝发给有功劳的大臣的金牌,如果这个功臣或者功臣的家人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凭借皇帝给的免罪金牌,就可以免罪。 小懒:所以? 木木:所以你发给我免甩牌我才走,不论我做了什么,你都不可以甩掉我! 小懒:……还真是有胆吃肉,没胆做贼。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丝婚四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