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校园故事之那时的记忆,我的老师

校园故事之那时的记忆,我的老师

发布时间:2019-10-19 21:09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82)

    图片 1 上初中时,我们的地理课老师是长相非常幽默的一位。他总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管天气有多热,他脖子下的第一颗扣子从来都是扣着的。但因扣得紧,他总是感到不舒服般的把脖子扭来扭去,不时的拿拇指和食指夹着衣领拉拉,以便把衣领口扯大点,并从嘴里发出几声干咳声。临到地理课时,我总想请假,因为我怕在课堂上控制不住自己的笑。但这又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不得不耐住性子去听他的课。可是,看到他的那副尊容,我都难忍的要笑到趴到桌上。终于被他发现了,他面容严肃,满脸正经,光着眼睛向我走来。可他不这样还好,一这样,更让我觉得可笑,一笑便怎么也控制不住,索性放声大笑起来。
      到了校长办公室,我还想笑,怎么也控制不住。校长更是生气。幸好的是教导主任进来了,问明情况后,竟也笑着说:这也怪不得他,李老师那副尊容,哈哈,他的外表本身就是剧活生生的小品嘛!
      我欣喜我找到了志同道合者,而且还是教导主任。
      有一次,我们正在教室里上课,忽然窗外传来一声声呼叫。往外一看,原来是一个长得甚是高大的妇人,在追逐着地理老师。地理老师长得矮小,无处可逃,很快便被那张狂的妇人一把抓住了。
      在我们的惊愕中,地理老师不再反抗,被他老婆夹持在腋下扬长而去。此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们是不得而知的。
      还有一位老师,现在竟然忘了名字,所以只能以某某老师替代。
      某某老师是教历史的,他个子不高,身材较胖,留着短发;一般时,总是满面红光的。他上历史课时,从不带书。因为中国的乃至世界的历史全装在他的脑子里,并能倒背如流了。曾经有学生想考考他,从历史教科书中,念出一句,他立马就报出这段话在某页某行第几个字,无一错漏。只是在那时,我觉得某某老师不好的地方在于,上课太过随便,只要上历史课,教室里便会出现许多奇观,五六十个学生,竟然各干各的,有看小说的,有睡大觉的,有坐在课桌上的,有聊天的,更有吹笛大唱的,竟也有学生当着他的面走出教室,过一段时间又大模大样从前门走回教室就坐的。某某老师一概不去管,只管念他的历史。师至于此,下面的学生觉得好玩,于是便更为猖狂,竟有学生见他面向黑板写字时,走上讲台去,在他的背上贴上一张关于他的漫画。教室里立时爆发出阵阵起哄的笑声,其声如雷,如海涛。某某老师不知为何,回头来,竟和学生们一起大笑。记得有一次,一位厚颜的同学竟然走上台去,搭着他的肩膀,与其称兄道弟。某某老师拨开学生的手,让他回座位上去。学生依言,下去后,又上来,如此三次。某某老师忽然睁圆双眼,脸如关公,猛地如张飞吼。看来,他真是生气了,教室里一时肃静,连闹得最疯的那位男生也立时被镇住了,赶紧溜下桌来,用惊惶的眼睛怔怔的看着某某老师。但很快某某老师又展颜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晃着圆圆的脑袋,便是求和般的说:“不可这样,不可这样,不可这样也!”
      与地理老师相反的是,某某老师从不加修饰自己,穿着很是邋遢,一点也没有“师尊”的样子。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他的衣服的扣子,乃至裤裆的拉链也是很少扣着拉上的。原因是,他的衣服的扣子多半是掉了的。即使是没掉的扣子,扣着时,也是上扣扣下扣眼的。
      某某老师育有一儿,妻子早患病去世。某某老师从此他再无续娶。其儿已上大学,但有精神病,后被大学辞退。有一次,某某老师的患病的儿子竟然旁若无人的表情木然的走进教室来,绕室一周,自出。某某老师看一眼儿子,只是念他的历史。
      直到某某老师再次走上讲台时,已是三天之后的事了。此时的某某老师的脸色不再是红光光的,而是暗灰色的。某某老师站在讲台上,手里依然没拿课本,依然用充沛的但显然是嘶哑的声音给我们讲着唐宋元明清的历史。当我们注意到某某老师的眼睛时,发现某某老师的双眼是通红的。
      不知道谁在喧闹之际的片刻安静之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知道嘛?老师的儿子死了。”
      此后的历史课,竟然没有人打闹了,就是最调皮的学生也变得中规中矩起来。一位女生私下里说:我们不要让某某老师太操心了吧!
      我们都是默然无语,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   

    读小学的时候,我家还在农村。学校在村子中间,两排土房,是我们的教室和老师的办公室。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学校,却给我留的回忆最多了。 秋天的时候,我们便四处去田地里刨豆茬,就是黄豆收割后留下的部分和根。那时学校没有暖气,每个教室都烧炉子,要求每个学生要上交四土篮子豆茬,或者包米瓤子。于是我们便拿上四股叉或者二齿子满地挖豆茬,这是很有乐趣的。收割后的大地显得异常空旷,秋高气爽,我们常常是边玩边干活。那时两个姐姐也上学,所以我们的任务多。豆茬这东西不出数,挖了几土篮子回去晒干后剩下便不到一半,所以要尽可能多准备。 豆茬交齐后,在教室后面整整齐齐地码成一垛。冬天的时候,炉子便垒起来了,用砖。那时班上的男生轮流负责点炉子,每天的一大早就要来到教室,把炉子点着烧旺。有许多同学不会点炉子,这也是需要许多技巧的,把炉子弄得半死不活的,后来便不得不让父母跟来帮忙。铁皮做炉筒子在教室里拐了个弯儿,从窗户上面的墙上穿出去,以便排烟。炉子这东西就是烧得旺的时候极热,火一停便凉下来,而且教室里不保温,所以我们还是常常感到冷。坐在炉子周围的同学会好些,虽然火小,可是还能感觉出暖和来。于是大家抗议,后来老师决定每天串一次座位,让每个同学都有机会靠近炉子。课间时我们常常会在豆茬堆里捡到一些黄豆粒儿,于是放在铁炉盖上烙着,一会儿便熟了,也不顾烫嘴就大嚼,觉得比家里的炒黄豆都好吃。 有一天轮到我点炉子,当我早早地赶到学校,一进教室就懵了。只见窗户开着,炉筒子却无影无踪。那天我们挨了一上午的冻,下午时才重新买来炉筒子安上。由于豆茬有限,所以烧炉子时就要节省,导致教室里常常很冷,感觉脚冻得特别厉害。有时老师会停止讲课,让我们跺跺脚暖和暖和。于是教室里便一片“扑腾扑腾”的跺脚声。 那时有个教地理的老师,他在上课时特别喜欢捅炉子。讲着讲着,便走到教室中间的炉子旁,拿起炉钩子钩开炉盖,在里面搅动几下。有时我们中午自己带饭,便把铁饭盒放在炉盖上热着,他便把饭盒盖打开看大家都带了什么。一次一个同学带了些羊骨头,他还用手拿了一块啃起来。班上有个同学特别调皮,因此没少挨地理老师的批评,甚至罚站、拿教鞭打手。有一天上地理课时,恰好这个同学挨着炉子,他知道老师喜欢捅炉子,便把铁炉钩子放在了炉盖上。果然,过了一会儿,老师走到炉子那儿,习惯性地拿起了炉钩子,只听他大叫一声,把炉钩子扔在地上,手上烫起了好几个水泡。他怒气冲冲地问:“谁干的?”用眼睛瞪着坐在炉子附近的几个同学。我们都强忍着笑,终于,那个同学笑出声来,这下便暴露了自己,老师一把将他从座位上拎起来,连打了好几拳,可他还是“哈哈”地笑着,把老师气得脸都白了。 还有一次,教导主任给我们上自然课,他也时不时地捅炉子。那天上课时,有一段时间让我们自己看书,他便又踱到炉子那儿捅起来,捅得屋里全是炉灰和烟。他转身往讲台上走时,旁边的一个男生站起来,拿起了炉钩子悄悄地在主任脑后做了一个打的姿势。我们刚想笑,却不料主任这时刚好一回头。这个男生强挤笑容,一边后退一边说:“我想捅捅炉子!”却一时紧张,退得太快,一下子坐在炉盖上,顿时屁股便冒了烟。他的外裤和里面的棉裤都烙煳了,而且还有火星。他忙跑到门外,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蹭了几下才回到教室。屁股上露着烧焦的棉花,他还笑着说:“屁股没烙坏!”我们全大笑。 那些日子已淡如轻烟,而二十多年的时光,那如烟的往事却一直在心里挥之不去。在这样一个零下36度的夜里,那些旧日时光又都涌上心头。那时上学是寒冷的,而留给我的记忆却是如此地温暖,让我在这个寒夜里,心里暖暖地有了感动。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校园故事之那时的记忆,我的老师

    关键词:

上一篇:口天艹心心心,平凉的传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