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两家争抢一个娘

两家争抢一个娘

发布时间:2019-10-20 06:07编辑:历史小说浏览(65)

    爹说:小刚,爹跟你商量个事儿。
    澳门新葡亰 76500,  我问:爹,啥事儿?您说。
      爹吞吞吐吐说:爹,爹想……
      一听,我暴跳如雷:不行,我坚决不同意!您趁早死了这条心,打消这个年头。
      爹问:为啥?
      我说:她魏淑兰可是个拾破烂的!
      爹一听,火脾气可冒上来了:咋?拾破烂怎么了?一不偷,二不抢……
      我立马打断爹的话:我说不行,就不行!
      爹粗着嗓子,咋?嫌爹给你丢人!
      爹,可别怪儿子事先没提醒您,您要是敢真迈这一步,儿子就离家出走,永远不踏这个家半步!
      好啊,你翅膀硬了,现在就给老子滚,快滚!滚得越远越好……
      突然,爹一口气没上来……
      爹!爹!我喊着,赶紧拉抽屉,拿出一粒“救心丸”,让爹吞下。我知道爹的心脏病又发作了。
      不一会儿,一辆“120”驶过来,几个身穿白大褂的护士把爹抬上车拉走了。
      村支书来看爹,抓住我劈头盖脸就训一顿:小刚啊,你口口声声说,要做“文明家庭”,争当“文明标兵”,好好善待老人,孝敬父母,难道这就是你的行动?多亏你还是一名党员,还是一名司法干警,老人孤独,想找个伴儿,说说话,互相照应,有错吗?老人也有老人的婚姻自由,谁能剥夺老人追求幸福的权利?现在是新社会,新时代,就应该提倡社会新风尚。小刚啊,不是大叔说你,你娘走得早,你五岁就没了娘,你爹把你不大点儿挨养大,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
      你……
      她跟我走个头碰顶,她手拎一袋鲜水果。
      她支支吾吾说:俺来看看你爹,只一眼,一刻不停俺就走。
      她进去后,把水果搁在床头柜上,抹着泪,离去了。
      爹不吃不喝,瘦骨嶙峋,我看着,心如刀扎,村支书的话在耳畔萦绕:都说养儿为防老,可孝子在哪呢!唉……人就怕老,老来难哟!突然,一个决定闪过脑际——
      我扣开了她的门儿,她惊讶地问我:是你?你来干啥?你爹出院了吗?
      我鼓起勇气,魏大婶,您,您还是去医院陪陪我爹吧,我爹的病越来越重,兴许,您能救我爹,我知道,我爹压根儿就没病,我爹得的是心病,解铃需找系铃人。您去了,比妙药灵丹还顶用……
      很快,我爹病好了,我爹像个“欢实虎儿”,又开始唱起来:走了一洼,又一洼,洼洼都是好庄稼,这边儿种的是芝麻,那边开的是棉花……

    只听说过两兄弟推三阻四的不赡养老人或兄弟两个轮流赡养老人的,可你听说过两兄弟争抢一个娘吗?

    在西北部的一个小山村子里,有户人家,家里有两个兄弟,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大哥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弟弟在家盖了两层小楼。家里也就剩下一个老娘,兄弟两个都非常孝顺。

    这当娘的年龄也大了,就开始考虑自己的身后事。在农村,一般年龄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就会提前买好自己的寿衣,棺材,一来就像冲喜一样,冲冲自己的年龄,希望自己再多活几年。二来,年龄到这岁数了,人就可能说没就没了,提前准备好东西,到时候就不慌忙了,也给子女们省事儿。

    这一天,老太太把兄弟两个人叫到一起,商量身后事,可哪知就因为这身后事,兄弟两个人吵了起来,老太太夹两个孩子们中间也是左右为难。

    原来,这老太太是二嫁。她是在前面的丈夫死后,带着儿子嫁到这家里的。在这个家里,老太太又生了个儿子!前几年,第二个丈夫也死了,现在就剩她了。

    按照老太太的意思,她是想跟第一个丈夫埋在一起的。大儿子也希望自己亲娘跟亲爹葬在一起,但小儿子不乐意呀,冲他大哥吼道:“咱娘跟你爹葬一块儿了,俺爹咋办?俺爹就是孤坟,在下面没媳妇儿了!”

    大哥见弟弟这么说,心里火气也是直冒:“做啥事儿都有个先来后到,咱娘先嫁给俺爹的,是原配,当然埋俺爹身边了!”

    弟弟心里也明白,他们两个人吵不出结果,最后还是要看老太太的意思。可他就是不想松口,也不能松口!要知道,在他们农村,孤坟是不吉利的,对后代都有影响。

    弟弟脸胀得通红,眼也瞪的大大的看着他哥说:“不行!就是不行!你爹都死多少年了,咱娘跟俺爹的时间最长,她就得埋俺爹身边!再说了,我养了娘这么长时间,她死后埋你家,这不是拐着弯儿说我不孝顺?”

    老太太站在两个儿子中间,左看看,右看看,一咬牙,一跺脚:“都别吵了,我找你们叔公问问去,这么大个村子,俺就不信没个前例!”

    这个老叔公是村子里最长寿的人了,不管村里有啥红白喜事,都喜欢找老叔公问下规律。

    老太太带着兄弟两买了些水果就直奔老叔公家。刚好老叔公吃完午饭,坐在屋外的躺椅上拿着烟杆子抽烟呢。见他们三个人进了院子,也没起身,吐了个烟圈就问:“啥事儿呀?大中午的跑我这儿来了。”

    老太太也没客气,让兄弟两先把水果放老叔公屋里,拿了个小板凳就坐树荫底下,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老叔公:“你给想想,这事咋办?”

    老叔公抽了一口烟,抬眼看了看紧张看着自己的兄弟两,慢条斯理地说:“这不是啥大事儿,咱村里对这样的事情有规矩。老嫂子跟前头的大哥埋一起,这叫有头有尾,大吉!”磕了磕烟斗,对着老太的小儿子摇摇手:“你别急,我话还没说完。让你大哥出钱,给你爹娶个鬼妻,按正礼办,找个吉日下葬!”

    老太太和两个儿子欢天喜地的走了。老叔公的儿媳妇从屋里走出来说:“爹,我咋就没听你说过咱村里还有这规矩?”

    老叔公眯着眼睛笑了笑:“规矩都是人定的,经过这次,咱村不就有这规矩了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两家争抢一个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臭臭的豆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