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阿宝归来2,天涯小说

阿宝归来2,天涯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1 00:22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03)

    图片 1 现如今,村子里很少有热闹看。可是,在选村长的时候,那热闹可就大了。
      这是一种没有硝烟的战争,竞选村长的两个重要候选人的竞争可以说是高潮迭起,耸人听闻。
      首先是双方选前述职亮相,面对村民代表,两个人可以说是说得天花乱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如果事实属实,绝对可以胜任村长。
      原来的村长“王者无敌”先发言:
      为老百姓做事,讲究的就是碾子砸磨----实打实。我不会花言巧语,我原来给大家承诺的,要让大家得到实惠。我说了,也做到了。连续三年的煤矿盈利分红就是最好的证明。我想,我们村子是人口大村,我能坚持做到现在,也算是倾尽全力了。试想,每年每口人分红伍佰元,总人口三千人,就要支出人民币一百五十万,这可不是个小数字。大家还可以回想一下,再穷不能穷孩子,再苦不能苦下一代。自从我上任以来,我们小学在国家还没有实行义务教育的阶段,学生学费就一直免费,这在其它村是绝无仅有的。为了更好的办教育,我们还给小学盖了教学楼,让我们的孩子享受到和城里人一样的条件和教育,大家说,这是不是造福子孙?还有村里的弱势群体,哪一年过节过年,我不是送米送面送温暖。仅这一项开支,每年又是十几万。因为咱们村地下水受煤矿污染严重,所以我申请上级辅助,加上本村资金扶持,免费给大家安了自来水,这在我镇也是第一个。现在大家是不是坐在屋里就可以喝到清澈的水了。为了寻找好的水源,我和书记几次考察,才在距我村三十里的地方找到了好水源,花巨资建井。因为我村地势偏高,又用了二级提水,这其中的苦楚,我想即使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仅仅这一项,又花掉了二百多万。不瞒大家说,最近几年村里煤矿的收入,我都用在了大家身上。前几年,大家安不起电话,也是村里免费安装的,每家只出了电话钱。还有大家每天看的电视,村里一直每年出闭路费,将近五十万。账不算不明,情不说不清,大家算一算,如果我不是一个一心为民的人,也许我的腰包早鼓起来了,还用在这里给大家受累吗?一句话,我愿意为咱们村贡献我的力量。这里是我的家乡,我愿意我的家乡发展的更好,走在全镇的前列。
      听完“王者无敌”的演说,在场村民群情振奋,掌声雷动。老百姓天天享受着优待,能不知道吗?老百姓可是最讲实惠的,说出天花来不顶用,关键是有把的烧饼要攥在自己手里,这庄严的一票,一定要投给一个最值得托付的人。再看“王者无敌”也是说得豪情满怀,激情蓬勃地走下台来,还一边不停地和大家招手。
      接下来,由村长候选人“乘胜追击”发言了:
      不在其位,难为其政,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只说说,如果我做了,我怎么做,大家能得到什么。我知道现在村里是发展了,生活水平也提升了,我们村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但是我村仅仅穿村东西两端的306国道还像点样子。现如今,村里又建起了蔬菜大棚,奶牛养植区等产业,可是苦于乡间公路质量太差,收购商叫苦不迭,也影响了我们新型产业的发展。要想富先修路,村里要发展,我们不能枕在原来的资源上坐吃山空,必须走创新发展的路子,如果我当了村长,我保证第一件事就是修好乡间公路,让大家切实感到我们村交通的优越性。还有,我要叫咱们村走经济发展的路子,扩大蔬菜种植,开发绿色产业,走科学发展的道路,我要切实提高大家的生活水平。还有,我会更加关注村里的老人,要在村中心建立老年人活动中心,叫老年人老有所乐,这样也就无形中减轻了中年人的负担,叫中年人全心全意发展产业。我要让村里的生活改变模样。我不想多说大话,因为说得好不如做得好,我希望村民们给我实现的机会,拜托大家了。
      此时再看人群里,开始议论纷纷,大家对候选人的规划很感兴趣,有的还伸出拇指赞赏,也有叫好的,更多的人点头,鼓掌支持,台下又是一片欢腾。真是难分伯仲呀!
      述职报告结束,估计村民们心里都有了底,那么不记名投票也就好做了,可是,这期间还有一周时间的竞争村长候选人宣传时间,目的是叫村民充分了解候选人,能够选出真正为百姓做事的村长。而这几天,恰恰是村民们最闹心的时候。
      说来有趣,每个候选人还都有宣传组,负责下到组里给村民们宣传,这是就要召开组民大会,凡是年满十八周岁的村民都要参加。这又是一幅沸腾的场面。哪个宣传小组不为自己的候选人服务呢,自然是借势为由,大肆渲染,畅想未来,眼花缭乱。这一顿宣传下来,村民们反而没底了,说的都很好,可是究竟谁更胜任呀?原来的村长吧,确实给了大家不少实惠,可是就是有点保守,产业发展跟不上。现在的新候选人吧,他又没做过,说的倒是前途光明,谁知道是不是纸上谈兵,嘴上功夫呢?于是候选人的宣传进入了攻坚战,但是村民们也就更云里雾里,方向尽失了。
      首先是“乘胜追击”主动出击,这时的工作往往要做在暗处,神不知鬼不觉,要出其不意,要敢于出血,要能打动村民的心。有时还要借助组长的力量,采取近距离“攻坚”,因为村民们觉得组长是知心人,总不会给当上。
      这一天组长受了“委托”,趁夜色未央,开始选择重点人家进行“说服教育”外加“物质诱惑”:“我看,我们就把票投给’‘乘胜追击’,他年轻,做事有魄力,他会带动咱们村发展的更快,咱们得到的实惠也就越多。我可告诉大家,他可承诺了,如果大家选他,选上后他每张选票给一千元现金。大家想想,这样一举两得的好事,谁不做谁是傻子。”组长说的跟真的一样。像在密谋一起重要的起义一样。
      “口说无凭,如果我们选了,他不给我们钱可怎么办?我们可不做没把握的事。”村民们提出异议。
      “没事,这事包在我身上,如果他不给,咱们找他去,保证没事。”组长打着保证。村民们还是半信半疑。这一回,才知道,手里的选票是如此重要,竟然可以赚钱。倒是应该看看形势如何发展。
      再说“王者无敌”岂能善罢甘休,做了两届的村主任了,什么阵势没见过,你魔高一尺,我道高一丈。哪里会有不透风的墙,“乘胜追击”的小伎俩还不是尽在掌握之中,于是他出手更狠。
      村里不是有很多残疾人吗?做文章就从弱势群体开始,要知道,选票多数都在与弱势群体有关的人手里。第二天发出通知,上级有规定,凡是残疾者“王者无敌”免费提供车辆,都可以去县里办理残疾证,国家有补助。中午饭,“王者无敌”给报了。于是,真是景色空前,那些残疾人,还有那些投机取巧的非残疾人蜂拥而上,纷纷去县里办理残疾证。对“王者无敌”也是好评如潮。这才叫合格的村长,有实惠给大家,老百姓最讲究实事求是,到手的烧饼才可以解饿。承诺,那可是墙上的烧饼,谁干。于是民心一时倾斜。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服输就不是“乘胜追击”。见招拆招,我看你还怎么得瑟。于是,月黑天高,一场舆论斗争开始了,仍然是那次的宣传小组:“知道吗?‘王者无敌’那是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你们以为那是他自己出钱吗?这些年,咱们村的煤矿赚了多少钱,他花在咱们村里面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他堵了其它村干部的嘴,钱都装在了自己的腰包。你看他们家,二层小楼住着,小轿车开着,小老婆养着,如果是普通村民,他能那么肥丰。千万不要被他收买,把他搞下,咱们比他在任时分红还多。这可是知道事情的人透漏的,万无一失。难道还怕钱多扎手吗?听人说,他一顿饭就花掉十万元,那可是咱们村民的钱呀,不心疼吗?这次大家一定要站稳脚跟,不能再选他了?”
      话是这么说,村民们心里也开始摇摆不定,可是是不是真的?拿不准。他是有点暴富,这大家有目共睹。可是,这年头,谁在位谁不捞。那该不用竞选了。如果这个上去再重新捞起,还不如用原来的,最起码那个已经捞得差不多了。一时间,众说纷纭,村民们也左右为难。
      不就是使阴招吗?做大事业的人不来那一套,来,咱就来实际的。“王者无敌”的宣传组可真是智囊团,新的宣传叫大家乐开了花:“为了答谢父老乡亲,原村长决定采取惠民政策,每家送给两吨煤,以备冬天防寒之需。”
      真是好举措,如果说上次办残疾证是个别收益,这次可是全体满意了。再看村民们,风向立刻转了。大车小辆,人声鼎沸,大家开始去拉煤,心里比炉火还温暖。不选这样的人选谁?
      “乘胜追击”有点玩不起了,人家是还在位上,可以启用公款周转,他可是猪八戒吃猪蹄子----自吃自。但是,不入虎穴难得虎子,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只有殊死一搏了。
      第二天,一辆半挂在太阳落山后开进了村里,宣传组小声的传达着此次送面的期望:“是这样,为了迎接新年,‘乘胜追击’给每个有选票的人一袋子白面,希望到时候多多捧场。”
      白给谁不要,不要白不要。于是,每个选民都神秘兮兮的去拿面,免不了经受一次重托,然后满载而归。这招确实好用,因为有的人家五六张选票,那东西可就大大的有了,实惠,真实惠。别管谁做村长,得到实惠是最主要的,没想到一张选票有如此的分量,海选村长真是好。
      宣传继续升级,你有阴招,我更胜一筹。“王者无敌”可是老道的人,能被这点小伎俩吓到,接下来的壮举可是一鸣惊人了。
      仍是宣传组私下通知:
      父老乡亲,为了答谢多年来对“王者无敌”的重用,特在县城的最好酒楼“香格里拉”致以酬谢,望大家及时参与,共话村里美好明天。
      一下子,像是炸弹爆炸,村子立刻就热闹了。最高级的饭店,村里人几个去过,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都早早的起来,蜂拥而去。到了才知道,确实高级,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恐怕一辈子都不能来,再看酒菜,全没吃过。什么,一千元一桌,真是天文数次。于是大家不管三七二十一,甩开腮帮子一顿造。临走还顺出一瓶饮料,喝得走路咧咧切切的,好不风光。
      在再看酒足饭饱归来的村民,个个满嘴流油,满脸堆笑,至于心中的人选,自然不言而喻。
      “乘胜追击”很是恼火,赌注吓得也太大了,这一顿饭请下来,起码要二十几万,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如果落选了,这可就是一笔债务呀,真是玩火自焚,越陷越深,可是,不陪下去,觉得有点亏,也不能不站而败,被人吓死。经过竞选小组一商量,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不知马王爷三只眼了。
      于是,一天半夜,救护车笛声急迫,很多给“王者无敌”宣传的人被一伙蒙面人打伤,纷纷住院。据说是远处来的黑社会团伙做的。村民们没看到,但是心有余悸。于是觉得手里的选票像个烫手的山芋,唯恐会惹出事端。
      这以后,“王者无敌”也再没有什么新举措。“乘胜追击”也偃旗息鼓了。两天后,县公安局来人抓走了两位村长候选人,说他们涉嫌贿选,等待调查核实。
      于是,沸沸扬扬的选村长运动就这样不告而终。镇里没办法,只好要新选出的副村长全权代理,没费吹灰之力,捡了个村长这样的肥差做,副村长的脸上春花灿烂。


      进入四月,老天总算下雨了,连续下了三天,整个山村充满着潮湿的气息,村民们像有使不完的力气,早出晚归抢播种子,山村又进入了繁忙的景象。
      与此同时,红树大沟也完工通水,往年改种玉米的田又可种水稻了,村民们的心又热了起来,眼前似乎晃动着金黄金黄的稻子,干劲更足了。
      掐指一算,阿宝回家已经半个多月了,这几天,他跟着爹妈下地干活,很累但充实。原本他想出钱请工,但村里好多青壮年都外出打工,留下的人也各忙各的,都在赶节令抢播种,哪能请到人。
      夜晚串门的人少了,山村又恢复了宁静。
      阿宝睡得特别香,甚至做了一个香甜的梦,梦中他拥有了自己的果园,他牵着阿云的手漫步在果园里,他为她摘了一个最香甜的果子,她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说,阿宝哥,今年冬季我要嫁给你……
      阿宝笑醒了,突然又感到失落,有点心痛,阿云要嫁人了,而新郎并不是自己。
      阿云要嫁人了是村长告诉他的,而新郎正是村长的大儿子,去年从部队退伍回来,现在某公司搞保卫工作。
      那次,阿宝在村长家呆的时间并不长,主要是去找村长串串,顺便捐了1000元钱。村长很是高兴,说阿宝你小子出息了,今后更要高标准要求自己,早日向党组织靠拢。
      村长特意提到阿云,其用心阿宝知道,不就是怕阿宝和阿云再续情缘么。
      对阿云,阿宝内心是有愧的。
      这12年来,阿宝杳无音讯,别人都似乎忘记了阿宝的存在,只有阿云坚信,终有一天阿宝会回来,会兑现他给她的诺言。
      现在他回家了,阿云却要嫁人了,而且是村长的儿子海龙,而嫁的理由只是为了报答海龙的救命之恩。
      想到阿云要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阿宝就有些心疼,但又感激海龙,要不是海龙救了阿云,这辈子他就没有机会见到阿云了。
      这些天,阿云白天忙着到地里干活,晚上才到店里,但心情有些郁郁寡欢,有时又会望着夜空发呆。
      阿宝回家,她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有月光的夜里,她会走到村头白岩涯下,坐在望月石上观月想心事,泪花被夜风吹落,凉凉的。就在这里她曾依偎在阿宝的怀里说:好羡慕月宫里的嫦娥,纵有千般孤独、寂寞,但没有任何外界的干扰和为生活委曲求全的无奈,思念只给一个人……
      世俗锋利如刀。
      12年的时光可以磨灭一个人的毅志,何况是女人?承诺,算什么东西?可她硬是挺了过来,个中滋味只有她知道。
      相信阿宝会回来,她爱他、了解他,也曾抱怨过他,后来又原谅了他,无数个夜里,她就在信念与思念中入睡,梦里她才能与他说话……
      现在阿宝回家了,却不能和他再续情缘,她苦啊!
      阿宝和海龙,一个是自己时时刻刻想着的爱人,一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注定要伤害一人。
      阿云不敢见阿宝,怕自己好不容易做了的决定在瞬间崩溃。她已经是法律意义上海龙的女人,血管里流着海龙的血。
      山村女人看重名声,山里人最重感恩图报。
      阿宝哥,谢谢你给了我一段难忘的爱情,一份长久的等待,我会永远记住你!再见了!
      ……
      村长从镇里开抗旱总结表彰大会回来,脸黑黑的,刚下车,就把手里的奖牌朝文书“一支笔”扔了过来:拿去“处理”。
      文书一愣神接不住,“哐铛”一声掉在地上,村长没有骂他,边进办公室边冲马副村长说,又有新任务了——
      这次来多少人?有没有经费?
      马副村长手头活正忙,无心搭话只拎重点说。
      马副村长一直在村上干了多年,从村综治员到文书到副村长到村长,凭的是一步一个脚印干出来的,熟悉基层工作,办事公道,深得村民爱戴。
      但社会复杂,钱这东西能毁人也能助人,没钱干不了大事这是真理。村长位置的屁股还没坐热,村“两委”换届选举支书、村长一肩挑,又选回到副村长的位置上,干起了服从命令的苦差。
      这会他又在苦恼,村里帐目已成赤字,没有钱工作就难开展的好,就要挨领导批评,基层工作难做啊!
      何况眼下要做的主要工作又是让人头痛的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还未开展工作就有点意思了,而且枪头竟是对准自己
      ——马副,这一届村支书和村长又要分设了,你又可以干村长了。
      话虽平常,却在此时从生气的村长嘴时里说出,就有些味道了,马副村长心里说,以后日子又要不平静了。
      四
      玉米等粮食种子刚播种不久,由镇里派的工作指导组就进驻村里,有声有色的搞起了村“两委”换届选举工作。
      这几天,宣传标语、选民名单各个村小组粘贴,大会小会不间断,讲得工作组口干舌燥,听得选民们耳朵发麻。没办法,换届选举工作必须面面俱到,必须严格按程序进行。这些年,国家政策越来越好,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富裕,手里都有几个钱,都想尝尝当官的滋味,以前从不屑的村官位子也越来越有人关注,有凑热闹的,有真心想干实事的,也有不良目的的,有真才实学的,有滥竽充数的,有“半瓶醋”的……
      所以这换届选举工作是一届比一届热闹,一届比一届难做。
      有自荐的,也有群众推荐的,宣传工作会议刚开完,仅村长一职就有8个人选,副村长一职12个人选,村委员没有人选,这年头,谁会自荐当村委员,除非那人有毛病?
      罗副村长、周大当然名列村长人选,意外的是副村长人选,阿宝竟名列其中,而且是群众推荐,与其他11位高学历的小青年的名字排在一起,有些扎眼,不协调。
      村长不参加村长一职竞选,少了些看点,但还是相当热闹,这些初步人选,不是有钱人就是家族庞大,村长一边以换届选举委员会主任的身份组织实施着换届选举工作,一边转动着眼珠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对村长,村民们是又敬又恨,敬的是他干事的魄力,仅仅在任三年,就把村子治理得有模有样,恨得是他的独裁、霸道,谁要惹火了他肯定没好果子吃,没办法,谁叫他有钱又有势。
      相比之下,罗副村长就没有村长的魄力和霸气,却多了一份稳重。他曾在私底下对要好的朋友说,村子要有更大的发展离不开村长,但要有人去帮衬他,去认真实施他争取来的各种项目,所以这几年他摆正自己的位置,心甘情愿、任劳任怨做事。
      私下里,村长和他的关系并不好,甚至相互看不惯对方,但工作上却又是村长得力的助手,村长有时感激他,而他却不领情,所以村长有时摸不清他。
      这段时间,天时晴时雨,但村民却乐喝喝的,村“两委”换届选举太有意思了,他们抽着竞选人“孝敬”的香烟,享受着竞选人及亲友们好听的话语,甚至有人说要是年年换届选举该多好。
      换届选举进行了好几届,一届更比一届精彩,村民们的选举意识也在逐步提高,大是大非面前,他们大多数人是明智的。“孝敬”的香烟我照抽,好听的话我照听,只是选票上填不填你是我的事?天知道!
      阿宝本无心竞选,只是以周大为首的一伙人联名把他推荐到副村长的人选上,而村长也极力支持他,这让他的心也有点动了,却惹火了文书“一支笔”,削弱了其他竞选人的信心。
      谁都明白,财大才能气粗,有名声才会为多数人知,这在换届选举中是重要的。
      村长对工作指导组说,这届换届选举很复杂,竞选者都有些来头,肯定实现不了上级的意图。工作指导组长听了之后叹着气说,想不到小小的村子还这么复杂,但愿一次性选举成功吧。
      ……
      预选工作如期举行。
      四月的最后一天,竞选者们经过各显神通后,谁进入正式候选人答案就要揭晓了,大家的心随着唱票人洪亮的声音起起落落,揪心的着急……
      预选结果,罗副村长和周大成为新一届村长正式候选人,一支笔和阿宝成为副村长正式候选人,并且票数都相差不大。
      未进入正式候选人的竞选者希望破灭了,心也就静了,进入正式候选人的竞选者在片刻欢喜后,又陷入了更焦心的等待和争取。
      对于罗副村长和周大进入村长正式候选人,出乎选民们的意料,这让他们有点为难,让他们不知道自己手中的票要投给谁?论工作经验、为民踏实办事等方面,罗副村长当然是首推人选。但周大也不弱,虽说以前不在村上任过何职,但这几年来发家致富名声大振,况且家族庞大,这一点比罗副村长占绝对优势。
      两者势均力敌。
      谁才是最后真正的赢家?
      从村会议室出来,罗副村长和周大相视一笑,是那种一掠而过的微笑,只一瞬就被风吹散,远处,从山的那一边飘过几块浓厚的乌云。
      五
      工作指导组刘组长和村长分别找了阿宝谈话,刘组长的意思无非是想了解阿宝这些年在外面的情况和一些相关事宜,这是工作需要。村长也和阿宝长谈半夜,绕得阿宝云里雾里,但还是听出了重点,那就是希望阿宝退出竞选。
      5月7日,周大的父亲60大寿,要在往常他定会大摆宴席,时下,正是关键时期,只能象征性的的摆几桌,亲戚是要来祝贺的,工作指导组和村长、罗副村长他们也是要请的,至于阿宝他们早就邀请了,甚至关系不大好的快嘴和毛腿也在被邀之列,这让大家有些不解。
      宴席甚是热闹,祝福、敬酒,让从未过个生日的周老汉热泪盈眶,让尝尽人生酸甜苦辣的周老汉也在幸福中醉去。
      工作指导组代表和村长逗留时间不长,道过祝福就离去了,因为还有会议要开,罗副村长和文书因为进入新一届村委会村长、副村长正式候选人,所以这段时间的会议就不关他们什么事了。难得清闲,又为周大的父亲祝寿,兴致自然就很高了。
      大家谈得尽兴,以致月牙儿西坠,罗副村长、阿宝、快嘴、飞毛腿他们都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只有文书一支笔像有心事始终融入不了这种氛围,客气几句后匆匆离去。
      周大望着一支笔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一支笔太向往“官”了,始终过不了阿宝这个坎,哪怕你有快嘴、飞毛腿他们的一半精明和机灵就好了。
      那一夜,周大家灯火通明。
      有人说,人逢喜事不仅精神爽,而且酒量也长进,只有“半斤”酒量的周大硬是把号称大酒量的阿宝、快嘴、飞毛腿他们喝翻了。
      此话不假,事实上阿宝、快嘴、飞毛腿醉后被人扶回家后,周大和罗副村长还心照不宣的干了一大杯。
      只是一支笔的“不机灵”还是让他们有些失望,那个计划不能算完美无缺了。
      其实阿宝的大醉是装的,他在外面失踪的这些年什么世面没见过,村长和周大给他来这手太嫩了。但他没说穿他们,副村长候选人的事打乱了他想平静生活的计划,他被迫卷入这场看似正常但暗朝汹涌的竞争中。
      村长和周大都是有钱、城府深的人,村长有能力、关系广但太霸气了,周大后起之秀但没权,自然就少了一份霸气,多了一份随和。
      对村长和周大,阿宝都佩服,佩服村长的大气,佩服周大的睿智,但两人似乎又有些弱智,都是钱烧的,一山不能容二虎?狗屁!
      你周大想当官,况且又有能力当好这个官,选民也大多数支持你,你何必多此一举?
      你村长有能力,政绩有目共睹,上级有意把支书、村长分设,还不是考虑到换届选举的复杂性,保你吗,你也何必多此一举?
      你们太不把群众放在眼里,真正决定成败的正是你们忽视的他们。
      阿宝越想越不是滋味,此时鸡已叫二遍,却睡意全无,索性沿着那条水泥硬板路漫步,水泥硬板路的尽头是土路再拐几个弯,不知不觉已走到白岩涯下。暮色暗淡,硕大的望月石依然躺在那里,脚下的竹叶被夜风吹动,发出“刷刷”的声响,让人心生恐惧。
      望月石下面是一块宽阔的草地,大马路就从草地中心穿过,草地下面是高高的悬崖,悬崖周围是一些大大小小的竹子或其它植物。旧社会,这里是专门杀人用的,头被刽子手拿回去交差,剩下的无头尸体就抛下悬崖,所以叫杀人平掌。因为特殊的地理优势这里却是青年男女的天地,她们夜晚在这里打干歌,对山歌,谈情说爱,一对对自由姻缘就在这里诞生。特别是70、80年代是最热闹时候,有人说还看见那些被杀的无头鬼也夹在人群里打干歌,吹得神气活现。也时常闹些矛盾,但大多是现场单挑比武解决,那是最义气的比武,不准使用武器,不准暗算,直到输的向对方称服才停止。与现在“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猪式的打架相比简直不可思义,所以那时的杀人平掌又被人戏称为“小香港”。
      现在,杀人平掌已不见昨日的辉煌,偶尔会有人到望月石上坐坐,或幸福热恋,或追忆思念,或惆怅满面……
      就像自己,如现在被某人撞见,定会吓得够呛:谁会在凌晨3点像一个木偶般坐在望月石上,只有那被人砍了头的无头鬼在等待自己的头颅奇迹般归来。
      手机铃响了一下,是谁给自己发信息,难道是阿云?阿宝此时多么希望是她。原来那打给他不说话的号码竟是阿云的。
      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烦人的10086,话费提醒也不用这么早嘛,老子别的没有就有点小钱,还怕不交?
      心莫名的寒,他再也不会拥有阿云了,就在前天晚上,阿云明确告诉他,她不能背叛海龙,她叫阿宝忘了她。
      阿宝和海龙的婚期定于国庆黄金周,这是快嘴“偷偷”告诉他,还说最近海龙抓贼立了功,老板很欣赏他准备重用他,又说海龙英俊潇洒、能说会道,老板的女儿早就芳心暗许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宝归来2,天涯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