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历史小说 > 分工合作,余乐萌请客

分工合作,余乐萌请客

发布时间:2019-11-29 23:09编辑:历史小说浏览(198)

    余乐萌下乡后,政绩十分突出。丁主任在世时就叹道,人,真是估不透,秘书都当不好的人,当官竟然非常成功,可见当官与当文秘人员是两码事儿。有一句心里话,他没有敢直接说出来:那就是从余乐萌的情况看,当官要比当笔杆子容易多了。调到刘集乡任职以后,余乐萌一直想和县委办公室的几个老同志聚聚。史主任走了,丁主任死了,自己这些年如日中天,那股对县委办的怨愤情绪早已烟消云散了。这一天,他在丰阳宾馆安排了一桌酒席,专门请一下老弟兄们。在县城工作和居住的侯全仓主任、项明春主任、司马局长、邬庆云局长、吉祥科长、王姐、孙成志局长都请到了。余书记坐在主陪位置上,有着一股磅礴大气,吆五喝六地招呼大家入席。他的秘书忙上忙下,恭恭敬敬地伺候这一帮子领导们,比餐厅的女服务员还要殷勤。真正的老同事坐在一起,反而没有多少正经话要扯。还是人家余书记先点了主题。他说,我已经下乡了几年,干了三个职务,换了两个地方,有了点成绩和进步,正好比“寡妇生孩子,全靠大家帮助”。大家哄堂大笑。余书记接着说,想起来,在县委办干的时候,自己这个人太不成熟,给领导和同志们惹了不少不愉快,今天我先自罚一杯告罪。说着,真的满饮一大杯。大家又笑道:“余书记酒量见长了!这当党委书记的就是不一般!”余书记说,说起来,我们毕竟搁过伙计,在心底里最亲。今后我在刘集干,县委办仍是我的娘家,弟兄们就是我的后台,项主任、吉科长更要对我那里关注。项明春和吉祥当然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就异口同声地说:“那当然,我们就是给领导抬喇叭、吹轿子的!”大家又“轰”地一声笑了。下面,大家就把喝酒当成第一要务。侯主任是个酒马虎,容易喝醉,不一会儿,就晕晕乎乎地扯起了笑话。他编排余乐萌说:“余书记,我听人说,你们到外地一个乡镇喝酒,从中午喝到晚上,第二天接着又喝,喝得天昏地暗,出来解溲,你问另一个喝醉的人,这天上是太阳还是月亮啊?那个人是怎么回答的?”余乐萌说:“咋答的?他说,老兄啊,实在对不起,你问错人了,我也不是本地人哪。”这一唱一和,让一圈人忍俊不住。项明春也开起了侯主任的玩笑,他说:“我也听说,有一次侯主任喝醉回家,倒头便睡。半夜内急,披上衣服方便了一下,回到卧室,一惊一乍地对嫂子说,他妈,咱屋里闹鬼!嫂子嘟囔着说,哪有什么闹鬼,睡吧。侯主任说,不对,我一拉卫生间的门,灯就亮了,尿泡时,里面冷溲溲、阴森森的。你们猜,嫂子咋说——”大家说:“咋说?”“嫂子一轱辘爬起来骂侯主任,你龟孙啊,又尿到电冰箱里去了!”大家又爆发出一阵大笑。邬庆云笑得出了眼泪,偷偷地拧了项明春一把。喝到后来,余乐萌让服务员和秘书把酒桌挪到一边,打开电视机,点歌唱,说是让大家醒醒酒。大家就乘兴一展歌喉。邬庆云来了一首“真的好想你”,唱得精确无比,声情并茂。项明春明白这是唱给谁听的,喉头就有点咽。本来想唱一首“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就无心再唱了。侯主任说,小邬,别想了,我们都在。要是真想你老公了,现在往广州飞也来不及了。邬庆云就用话筒敲了一个侯主任的头:“你就会开玩笑,让人家连歌也唱不好!”最后,大家合唱了一首“难忘今霄”就散了场,邬庆云拉了项明春一把,项明春会意,二人就渐渐地躲在了人群的后边。然后乘着酒兴,去了邬庆云的家里。一切完成以后,邬庆云说:“有了今天晚上,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你快走吧,嫂子在家等着你。我有一个重大的决定,过两天告诉你!”项明春抱着邬庆云亲吻着说:“你总是有点神神秘秘的,现在就告诉我!”邬庆云耍起了小姐脾气,一把把他推开说:“急什么,就是不告诉你,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县委再一次召开了“四大家”领导会议,听取了在三个调研小组基础上,通过项明春综合后,作出的《关于全县各乡镇深化农村第二步改革情况的汇报》。项明春心里有了底,念这个汇报稿时,声调充实,汇报的内容线条清晰,表述准确,领导们听得十分认真。然后,宋书记又不免先让“四大家”领导同志分别发言,讨论如何落实上级的精神。领导们顺着秘书们通过辛苦调研,汇总出来形成的基本思路,发言热烈,发表了许多新的独到的见解。当然,也有的领导不过是顺杆子爬,只是说这个汇报稿写得如何成功,怎样体现了现在农村的工作新形势、新特点和新任务等等。这些讨论,让项明春感到很有成就感,觉得自己到了县委办公室以后干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史主任没有发言,但他的生动表情,不自觉地流露出对这次调研工作取得成绩的满意。大家轮流讲过一遍后,宋维山书记开始拍板。宋书记习惯于用“几个什么”的高度浓缩方式概括问题,讲了“五点启示、三大基本矛盾、四个明显不适应、六项任务、三条原则、十项保障措施”等等,高屋建瓴,比调研材料中反映出来的东西,要高出不少档次。让项明春觉得,其实宋书记即使不要这个调研材料,也已经洞察农村的所有工作。就这样,宋书记洋洋洒洒地讲了一个多钟头,才煞着板。然后安排,由县委办公室起草县委关于深化农村第二步改革的决定,同时,起草一个大工作报告,准备召开全县工作动员大会时用。并且要求县委办公室做好全县会议的其他前期筹备工作。史长运主任是忙大事的,一般情况下,办公室有了材料任务,在讨论如何起草时并不参与。可这次他却亲自到会,可见其重视程度。他交待丁主任,以参加了“四大家”会议的查志强、项明春、司马皋三个人为主,也把副主任侯全仓、秘书余乐萌、邬庆云叫来,共同讨论,集思广益,商定如何做好这两篇大文章。项明春听说,办公室开小会时,侯主任是个“乐翻天”,总要开一些雅俗共赏的玩笑,嬉闹得会议气氛十分欢快,再重要的会议让大家都不觉得枯燥。但今天由于史主任亲自到会,侯主任很收敛,装得一本正经的,没有敢先“叨吃”人家邬庆云两句,逗大家发笑。因此,这个小小的会议就严肃多于活泼,大家都做出很认真的样子。丁主任说:“根据史主任的安排,县委文件由小项起草,宋书记的报告由志强起草。小项下乡参加了调查研究,对这一问题有了较多的感性和理性方面的认识,写出县委决定,应该是胸有成竹的。但是,县委文件要字斟句酌,反复推敲,不能有任何马虎。宋书记的报告要在县委文件基础上,展开讲,讲到位,要有理论性、鲜明性、前瞻性和鼓动性,尤其是要体现出宋书记的特点,也必须下深功夫。志强没有过多地参与调研,大家就要把这个讲话大纲和内容认真地讨论一下。”于是,大家围绕丁主任的要求展开了讨论,秘书们说出来的话,就是比“四大家”领导的空泛的议论,内容更加充实一些,技术性更加强一些。只有邬庆云并不多说什么,她只是在别人说话时,很技巧地插话附和一下,寥寥数语,却能把把讨论气氛调节得很有味道。发言间,她每扫视了一圈儿,眼睛总是要在项明春的脸上停留一点时间。查志强说:“我不是贬低给小项分配任务的重要性,要说与中央精神的衔接是比较容易的,联系实际安排深化农村第二步改革的工作任务,写出县委文件,我以为,与写讲话稿相比,难度相对较小一些。但是,要扩充成宋书记的讲话,就比较难。一是要把县委文件首先拿出来,让我写讲话有所遵循;二是需要真材实料。除了三个下乡镇的调研班子提供的一些情况外,还请司马给我多提供一些宋书记的思路,比如他在私下里议论这一重大课题时,有什么指导思想,应该采取哪些措施等,好让我从中找出一些他没有在‘四大家’会议上说过的东西,这样,往往更能体现领导的意图;同时,还要拜托乐萌秘书给我再搜集一些其他方面的数据资料。”司马皋连忙说:“哎呀,志强,我实在没有听到宋书记在私下里议论过这个问题,让我给你提供素材还真的没有哩。”看着史主任和丁主任都皱了眉头,司马皋又忙说:“我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儿。这样办,我以后多多留心,只要宋书记和人谈起这个问题,我就及时地告诉你!”余乐萌说:“放心,志强,你列出来个单子,要什么数字,我就给你提供什么数字。”丁主任说:“我们这一次要协同作战,不论谁头上的任务都不轻,大家一定要共同努力,从各方面为小项和志强提供帮助,保证他们务必把这两篇文章做好。”各种情况反复议过后,史主任总结说:“这是志强和小项进入县委办公室后的第一个重大任务,是一场硬仗,大家不可麻痹,不可掉以轻心。小项起草的县委文件,不能照搬照抄,既要符合中央的精神,又要切合我县的实际。宋书记的工作报告,也要一炮打响。小余和司马要配合好他们两个,我等几天就要看这两个文件的第一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分工合作,余乐萌请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