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五朵金花

五朵金花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3编辑:推理小说浏览(149)

    图片 1 (一)
      
      最近两个月以来,林诗诗总感觉隐私处瘙痒难当,特别是和丈夫那事之后,总会莫名其妙地出血了。开始时他们夫妻俩以为出血是丈夫太用力的缘故,所以都不太在意。但是随着出血次数的增多,再加上“大姨妈”连续两次都延迟一个多星期才来,还有那越来越难洗净的内裤……林诗诗心里感到越来越不安。这不,趁着国庆节放三天假,她赶紧跑医院来了。
      
      或许是放假的缘故吧,人民医院里的病人特别多,每个诊室外面都排着长长的队伍,甚至要保安维持纪律。好不容易轮到了林诗诗,医生询问了她的病情并做了记录之后,就叫她拿钱去交,等会儿做阴道分泌物检查。
      
      “你的宫颈肿得很厉害,有可能癌变了,等会儿做个刮片检查吧!”林诗诗穿上裤子的时候听到医生交代她说。
      
      (二)
      
      拿着宫颈刮片送检物,林诗诗心情无比沉重地往医院的五楼检验室走去。在三楼楼梯口,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女人跟了上来,并向她打招呼,然后问:“你这是上几楼呢?”
      
      “五楼。”林诗诗不经意地回答,并反问道,“你呢?上几楼?”
      
      “哦,我上四楼,到啦!”女人一边说一边向林诗诗挥了挥手。她看到了林诗诗手里拿着的送检物,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异的笑。
      
      林诗诗苦笑地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向那女人挥挥手,然后继续往五楼走去。
      
      “6号下午来拿结果。”五楼检验室的工作人员看着林诗诗在记录本上签了名之后对她说。
      
      “哦。”林诗诗应了一声,然后心事重重地往楼下走去。
      
      (三)
      
      在四楼楼梯口,林诗诗又遇到了那个女人。
      
      “嗨,又遇到你了,我们真有缘!”女人向林诗诗热情地打着招呼。
      
      “是啊,有缘。”林诗诗敷衍着回答,继续心情沉重地慢慢往楼下走去。
      
      “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该不会是遇到什么大事了吧?你的病……”女人抬眼看了一下五楼,然后有意无意地盯着林诗诗说道,“听说五楼检验的都是奇难杂症,你不会是……得了癌症吧?”
      
      “嗯,可能……”林诗诗避开女人关切的目光,眼泪差点掉下来了。
      
      女人把把林诗诗的所有表情都看在了眼里。
      
      终于出了医院门口了,林诗诗从手袋里拿出钥匙去开单车。女人又笑开了:“真巧,我也是骑单车来的。请问你住哪里呢?”
      
      “三江工业区。”林诗诗随口回答,并没有多想,开好单车锁就很快地骑上去了。
      
      女人赶紧跟了上来:“我和你同路呢,在三江工业区过去一点点……”
      
      就这样,林诗诗和女人真正聊了起来,不经不觉地就到了自家门前。
      
      “进来坐坐吧!”林诗诗热情地招呼着。
      
      “哦,不了,我怕打扰你呢!”女人客气着,眼睛却不住地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打扰什么呀,就我自己一个人呢!”林诗诗一边说一边打开了家门的锁头。
      
      “是吗?那你老公呢?”女人跟着林诗诗走进简陋的出租屋里,继续张望着。
      
      “我老公回老家祭祖去了,他们兄弟几个习惯在国庆节祭祖。我本来也是要和他们一起回去的,不过刚好遇上我这病……”林诗诗帮女人倒了一杯水,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为了不让老人家担心,我就推说厂里工作多,我留下来加班了,拿三倍工资呢!”一滴泪,不自觉地从林诗诗的眼里流了下来。
      
      女人当然注意到了林诗诗痛苦的表情,于是表示出很关切的语气说道:“你这种病呀,要抓紧治才行,否则像梅艳芳那样,就糟了!”
      
      “梅艳芳?”林诗诗拿着杯子的手不由得抖了一下,吃惊地望着女人。
      
      “梅艳芳就是得这个病死的。她还是个明星呢,死得可真够冤!”女人说得很认真,并用心地注意着林诗诗的表情变化。
      
      “哦!”林诗诗两眼无神地盯着手中的杯子,仿佛若有所思。
      
      “其实,梅艳芳也可以不死的。”女人盯着林诗诗无神的脸,意味深长又有点神秘地说道,“主要是……她没找对医生!”
      
      “找对医生?”林诗诗不解地看着女人的脸。
      
      “是的,她没找对医生。”女人注意到林诗诗已经在认真地听了,才继续说下去,“我有一个堂姐以前也得过这种病,不过吃了一个老中医开的偏方,就好了。我帮你问问吧!”
      
      女人说着,拿出手机嘀嘀嘀地拨了一个号码,很快就接通了:“喂,花花姐吗?……是这样的,我有一位朋友得了宫颈癌。我想问上次帮你看好的那个老中医……”
      
      林诗诗听着女人在手机上说的话,突然感觉释然起来。这时女放下电话,对林诗诗说道:“你准备三千块钱拿药吧,还有来回车费50元。花花姐说了,像你这样三千块钱三服药,每天吃一服,吃三天就好了……”
      
      “但是我还没确诊呢……”林诗诗有些犹豫不决。
      
      “你还想等医院的确诊呀,要等五天呢!你知道吗?癌细胞扩散得可快了,说不定就在你等待的这五天,就会要了你的命,到时候别说三千块,就是三万,三十万都没办法呢!……”女人一直看着林诗诗的脸,越说越激动。
      
      “我去看看钱够不够……”林诗诗终于动摇了。
      
      就在林诗诗去拿钱的当儿,女人再次拨通了手机:“花花姐,她去拿钱了,你在哪里等我们呢?”
      
      (四)
      
      林诗诗犹犹豫豫地从卧室里走出来,显得很为难的样子站在女人面前,一句话都没有说。
      
      “怎么了?拿钱了没有?”女人小心翼翼地问。
      
      “拿了,但是不够,还差车费呢!”林诗诗急得想哭了。
      
      “就差车费呀,没关系呢,我这里有,朋友一场,我先帮你垫着吧!”女人笑了,显得很大方。
      
      “那怎么好意思呀!你帮了我的大忙,还要帮我垫钱……”林诗诗感激涕零。
      
      “别说了,时间要紧。花花姐已经过来了,我们出去吧!”女人赶紧催促着。
      
      (五)
      
      在距离林诗诗出租屋大约五十米处,站着一个左顾右盼的女人,她就是前面提到的花花姐。
      
      “花花姐您好!我叫诗诗……”林诗诗认真地向花花姐介绍自己。
      
      “嗯,很好,我们走吧!”花花姐没有多说什么。
      
      “诗诗,你自己跟我堂姐去吧,我就不去了,这样可以省点车费。”女人话语里满是为人考虑的样子,又从自己的裤袋里掏出50元钱递到林诗诗手上说,“这是你的来回车费,至于我堂姐的,就让她自己出吧!”
      
      “哎呀,那怎好意思!本来我应该帮你们出车费的,结果……”
      
      林诗诗还想说下去,却被花花姐接过去说开了:“你就别客气了,治病要紧。等到你治好病了,你爱怎么还就怎么还吧!”
      
      花花姐的一番话,让林诗诗再次感激涕零,于是口中不停地说道:“好人呐,你们真是好心人,我该怎么感谢你们……”
      
      (六)
      
      林诗诗从老中医那里出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抗癌药品。
      
      花花姐陪着走了一会儿,就对林诗诗说:“我有一个亲戚在这里附近,既然都来到这里了,我想顺便去看望一下。你先自己回去吧!”
      
      “我已经够麻烦你了,你要去哪里就去哪里吧。我自己可以回去的……”林诗诗再次感激涕零地对花花姐连声说着“谢谢”。
      
      “有事找我就给我这样。”花花姐用手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
      
      “嗯!”林诗诗向花花姐不停地挥着手,然后坐上了回家的汽车。
      
      (七)
      
      好不容易回到家了,林诗诗满心喜悦地给花花姐打电话。她要告诉花花姐,她已经平安回到家了。但是电话里却传来了这样的回音:“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再拨,还是关机。拨另一个女人的,也是关机……这时,林诗诗的老公廖松伟来电话了:“诗诗,你今天去医院看了,结果怎样呢?”
      
      “没怎么样,做了刮片检查,要6号下午才能得结果。不过……”林诗诗不知为什么,突然感觉心里堵得慌,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不过什么,你快说呀!”廖松伟显得很焦急,他感觉到林诗诗可能遇到什么不对头的事情了。
      
      犹豫了很久,林诗诗终于对廖松伟说:“我今天跟朋友去一个老中医那里拿药了,花了三千元……”
      
      “什么?你不是说还没得诊断结果吗?怎么拿药了?”
      
      “是一位好心的大姐介绍我去的,她说吃三服药就好了……”林诗诗试图做着解释,她还指望这三服药能医好她的病呢!
      
      “诗诗,你听我说,你可能被人骗了,没有正确的诊断怎能对症下药呢?……你快去看看你拿回来的都是些什么药……”
      
      一石惊醒梦中人!林诗诗赶紧拿出刚带回来的一大包药仔细查看,发现只是一些在各大药店都可以买到的十分普通便宜的中草药而已,甚至有一些已经过期了!
      
      “呜呜!……”林诗诗忍不住哭了个死去活来,她真后悔呀!
      
      (八)
      
      “老婆你别急,我和你去找那老中医讨说法去!”廖松伟风尘仆仆地从老家赶来,一见到林诗诗就安慰着。
      
      但是,他们没有找到那所谓的老中医,更没有见到那所谓的诊所!听那里的房东说,那天,有一男一女说要租他的房子一天,给200元。他想200元一天,也真够爽的,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就租出去了,没想到是这样的……
      
      “唉!”廖松伟只好心痛地叹了一口气。
      
      “老公,都是我不好……”林诗诗显得更加可怜楚楚。
      
      (九)
      
      6号下午,林诗诗拿到了宫颈刮片的检验结果。还好,没有癌化,只是一些比较严重的炎症而已!林诗诗喜极而泣。
      
      突然,林诗诗发现医院大厅的最显眼处挂着一大幅有意思的图画,画上标着两行醒目的大字:近来医院内活动的医托繁多,谨防上当受骗。
      
      “老公,是我太不小心了,对不起……”林诗诗看着那两行字,泪又流下来了。
      
      “没事啦,傻瓜!健康就好!以后多长个心眼就是了……”廖松伟逗趣地说着,并用手轻轻地帮林诗诗拭去眼角的泪水。   

    林花花是60后的人,生养一儿一女

    林花花对一部爱情片记忆犹新,那就是《五朵金花》

    在那个年代,每逢节假日的时候,林花花都会提着小板凳和几个小姐妹一起去公社看电影

    林花花至今还是很向往那样的感情,在云南大理的三月街,白族的五个姑娘在社会主义初期配合着生产队的爱情故事,缠绵悱恻。不过另林花花没想到的是,这样的电影基调让五朵金花们在文革的时候背负了爱情至上的“毒草”,是修正主义文艺的“黑苗子”,反对毛主席文艺路线的“黑线人物”。一个个都受到了批斗。年轻时的那些偶像,突然就一夜反转。长得最好看的金花杨丽坤精神失常,“拖拉机手金花”朱一锦和“后妈”相互攻击,“牧蓄场金花”在亲情下挺了过来,不堪回首20年的痛苦经历,“积肥模范金花”被折磨得病痛缠身。和《五朵金花》一起成长的林花花其实姐妹刚好有五个。大姐林桂花,二姐林莲花,三姐林彩花,四姐早死,还有就是林花花。

    大姐桂花比较务实贤惠,嫁给的老公也很能干。

    大林花花18岁,在早些年老公就赚到挺多钱。婚后育有两个儿子。

    大儿子老实能干,也比较斯文。

    二儿子聪明乖张。

    在23岁那年,二儿子带了一个怀孕的女人回家。

    气的大姐夫老蒋一巴掌扇在二儿子的脸上。

    按照农村的风俗,这是很不等台面的事情,而且大姐夫心里一直觉得先得让大哥娶了,小弟才能娶。于是逼二儿子带回来的姑娘堕胎流产。

    二儿子一怒之下和父亲冰刃相向,最后背景离家。偶尔才回来一次。

    林花花的儿子偶尔会问她,那桂大哥呢?

    林花花会说:你那桂大哥,长得不错,介绍给他的妹子也很多,不过他就是坚决不娶。

    他不娶,你桂二哥又离家出走,你桂大哥42了,桂二哥40,你看现在,每一个结婚。

    你大舅后悔当初鲁莽,你看现在断子绝孙了!

    当然,断子绝孙的可能性又降临到二舅的头上

    莲姨生有一男一女。早些年我陪着林花花大人参加莲姨女儿的婚礼。

    男方很能干,长得也耐看,莲大姐本身长得也是好看。婚后生活不错

    莲姨很多杂事都做过,生活一直很艰辛。

    二舅在莲大哥21岁左右的时候逝世了,莲大哥辍学挑起生活的担子。

    可是渐渐的,莲姨发现莲大哥精神很状态不大正常。时好时坏。

    有时候经常判若两人。

    后来诊断得了精神分裂症,莲姨突然崩溃了,泣不成声。

    不过在怎样,生活还是得继续。

    只不过,同村的姑娘们很少愿意嫁给莲大哥。

    林花花经常教育自己的孩子,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结婚。

    你看看你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每一个结婚的。

    我们这几姐妹这都遭的是什么遭罪啊!

    三姨彩姨是一个聪明机智的人,在企业里面当会计

    不过老公太老实,不大会干事,所以压力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

    儿子读书后某个小职位慢慢的干起。

    三哥大我两岁,长得也算耐看。

    和堂哥堂姐堂弟堂妹比较熟。偶尔我会叫他出来打打牌

    三哥早年去上海找堂姐,在堂姐夫的二手汽车改造销售厂工作。

    干累了跑回来在顺丰里面当小管理

    在城里消费高,所以三姨每天精打细算

    当然也不断催促三哥赶快去找女友,相亲一轮接一轮。

    在大哥二哥各种“阵亡”的情况下,三哥那真是压力重重,力不从心

    林花花说,你三哥就是老实,和你一样。

    你看你看,都单着吧。

    不过你桂二哥倒是挺机灵,不过和你大舅闹成那样,后来真的就跟你大舅作对。

    好像诚心让你大舅后悔一辈子的样子。

    你四姨死的早,咳

    还有你不要整天讲你不结婚这种破事。

    林花花有五姐妹

    有时候我也看《五朵金花》

    那里面的爱情故事在现实中都没有一一实现。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五朵金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