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3 16:45编辑:推理小说浏览(120)

    可能是上香起的太早,登台阶时被风吹地着凉了,回来一整天,小诺就感觉没力气。 家琪给她吃了感冒药,让她在开了空调的房间里睡了一天,晚上终于缓过神来。 家琪妈感觉有点内疚,几次来家琪他们的房间,让小诺多喝点鸡汤鱼汤什么的,但小诺没胃口。 本来想洗个澡,但又担心天太冷,一脱了衣服,让刚缓过来的着凉再次发作。家琪父母家里的卫生间取暖设施做的不够全面,浴霸在宽敞的浴室里几乎没什么作用。 将就了一晚,第二天起来无论如何想洗个头,躺的太多,空调开的又足,感觉头皮很痒很痒。于是小诺叫上家琪,让他陪她去美发店干洗头发。 两人出门。 春节前的南方城市,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街上一片熙攘,到处都是忙碌的办年货的身影。小诺耳边充塞着一些她听不懂的方言,像听第三门外语一样,让她觉得有趣。也是,浙江啊,相隔50里,方言就换了一种,小诺家和家琪家隔了两三百里吧,听不懂是自然的。 小诺想起她妈妈,不知道妈妈家里的年货办的怎样。以前在家的时候,所有年货的事情都是妈妈做的,小诺喜欢购物没错,但她喜欢购的是衣服靴子包包护肤品等时尚产品,而不是香肠发糕黄酒熏肉糯米等民生产品,最多她会帮妈妈挑盆花拎回家,而妈妈疼她,从不让她沾手做些油腻脏手的活。在她妈妈眼里,小诺就是个公主。现在想起来,小诺觉得自己好过分的哦。 家琪他们在一家门面看起来蛮不错的美发店前停住。要不这家?家琪问。 就洗个头,也不设计发型,无所谓技术要求了。小诺说好。 两人一起进,刚好有两个空位。 给小诺洗头的是个男生,给家琪洗的是个女生。让小诺惊喜的是,男生的几个动作就显示他挺有经验的。 小诺是长发,男生说,其实依你的脸型,剪个碎发会很好看。 小诺没说话,其实她是想换换发型了,但前段时间哪有空?大半年前她因为好奇,染过一次发,不是全染,是挑染的那种,把几缕头发染成了紫色。可能染料质量没过关,大半年过后,染过的头发颜色不仅不再是原先好看的紫色,而且发质也变得干枯和易折。 男生继续说:设计成碎发的话,你这些干枯的头发全都可以去掉了。他抓起一把头发,挑出两根,轻轻一折,断了,男生把断发展示给小诺看。 小诺转过头,对家琪说:老公,我剪个头,好不好? 家琪说:你舍得把留了那么长时间的长发剪了? 小诺说:反正头发还会再长的嘛。 家琪说:那随你……剪个头要多少时间? 男生说:一个小时最起码吧。 家琪说:那等洗好头发,我去旁边的电子商场转转,你在这里剪。 小诺说好。 家琪头发短,洗的快,或者说,那男生给小诺的服务更细致,当家琪开始吹风时,小诺才头皮按摩结束,准备漂洗。 家琪的手机响,是老妈的。 老妈问他们怎么样,家琪说快了。但想起什么,又说:待会还要买东西,估计赶不及回来吃午饭。 家琪妈又问小诺怎样。 家琪说在洗发。 家琪妈还要问什么,家琪说:老妈,我的手机接你电话要漫游费还要长话费,你帮我省点钱好吧? 家琪妈终于挂了。 小诺顶着湿湿的头发坐回椅子,准备剪发。 这时老妈电话又来了。 对了家琪,你们只能洗头发,不能剪头发的!老妈说。 为什么?家琪不解。 算命的说过的,过年前这几天,所有身体上的东西都不能掉的,头发不能剪,指甲也不能剪…… 家琪转头,小诺的一缕头发已经掉地上了。 等等!家琪赶紧对剪发男生说。 小诺和男生都回头看他,他做个手势,让他们等等。 家琪妈说:等等什么? 家琪说:不同你说的。你刚才说什么? 过年前,不能剪发,不能剪指甲,要保证身体不丢东西,算命的这么说,要不然,菩萨保佑的灵气会丢掉的,我的病也好不了了!家琪妈语气认真,态度强硬。

    家琪眼睁睁地看着出租车离开,转弯,然后从视野里消失。 他回到家,开始收拾他的东西。 家琪妈问小诺呢。 家琪抬起头,说:妈,你若真想对我好,你就对小诺好一点吧。你若对小诺好一分,就相当于对我好十分,我也会感觉幸福十倍的! 家琪妈脸一沉:我对她还不够好吗? 家琪抬头,想了想说:在她的角度为她想一点,比如,她流产,是不得已,她撒谎,是为了不想你生气……你儿媳是高校老师,是研究生,总比下岗在家让你脸上有光吧? 你有了媳妇就不把妈放眼里了?才结婚一年呢,她就给我看脸色,而你,却来说我对她不够好?家琪妈愤愤地说。 家琪本想好声好气地对老妈讲,老妈,同我生活一辈子的是我老婆,不是老妈,以后你就少管一点我们的事吧。可老妈没给他机会,她转身进了她自己的房间,然后甩手重重关上了门。 家琪叹口气。 收拾好东西后,家琪对老爸说,老爸,我要赶下午的车去小诺父母家,妈现在的脾气也越来越犟了,你多劝劝她,必要时候……必要时候,你真不能让她乱来,不然你怎么工作?家琪暗指老妈对老爸疑神疑鬼的事。 唉……家琪爸叹了口气。 既然你想去追赶小诺,那现在就去吧,也不用等到下午,走吧,我陪你出去打个车。家琪爸又说。 父子俩走在小区里。 走了一阵,家琪说:爸,小诺说的一句话也是有道理的,妈现在的脾气不好,但是总不能老由着她这样吧,你看她疑神疑鬼的程度,别说知识分子了,就连一般人也比她强了,又那么相信算命的话,有时候你也要对她说不的。 家琪爸说:我有数的……以前都是她撑着这个家,还帮我照顾着那么多弟弟妹妹,现在,我也该补偿补偿她了,尤其在她病时,更要对她好点。 老爸这么说,家琪也不说什么了。 家琪啊,我们都是老的一辈,吃了很多苦,虽然受过大学教育,但都有很传统的想法,我也承认,有时候我们是与年轻的一代谈不起来。像上一回,你的小叔,一次与你妈闹别扭,说她观念老土,限制了他的发展,说我们给他找的工作就是让人饿不死也活不下让人对生活没指望的那种,你妈气不过,因为那工作她觉得很稳当,但他就是想辞工去闯荡,你妈说了几次后就摔了椅子说再也不管他了。我逼着他来我家向他嫂子道歉。自从那次吵架后,你小叔立马辞了工作与人合伙开了个小工厂,然后就再没上门来过,平时只是打打电话联系,连这次你妈生病也是叫他孩子代替他来。当然我也知道他现在那工厂开得很不错,收入比我这个当校长的多多了,你妈当初是不该管得太多……家琪爸一路对家琪说。 家琪,你是没有经历过最艰难的时代,而你小叔,经历那时代时不过是个孩子,不懂什么饥荒,贫困,没钱,缺衣少食,更不懂家庭分居的苦,我是老大,你妈也是老大,上面是生病老人下面是一大堆孩子,这种担负起家庭重担的任务不是我们扛还有谁来扛?现在你们可以只考虑把自己一个小家的生活搞好就行,但当时我们不行,虽然两人都有工资,可每个月都不够用,你知道缺钱的滋味吗,简直要疯了……现在生活好了,但是一想起以往的苦,就忍不住有害怕的感觉,就像是一种时刻都在的危机感一样。这种辛苦,同你说,你真的是不懂啊,所以,你妈总想手头存一笔钱……她做不到你们的“今天花明天钱”。她永远只会“今天花昨天的钱”,不用欠人家钱,这样心理踏实。 所以,就像你不懂你的妈一样,你也不会懂我为什么总是迁就她,因为,我亏欠她很多。在人情上,我们都是传统守旧的人,为了责任,可以牺牲自我很多,所以对你妈只能用这种方式弥补了……妈说了让小诺不高兴的话,你去同她解释解释,就说我代替妈向她道歉,好吧? 家琪点点头,说不出其他话来。 家琪爸替儿子拦下一辆出租车,把一把零钱塞给他,嘱咐他立即去追赶小诺,说弄得好的话两人还能同一辆车去小诺的父母家呢。 但是,最终家琪没赶上他老婆。 当家琪坐上去小诺父母家的大巴时,小诺在去杭州自己家的车上。 小诺在瑶瑶家,诉说婆婆家的遭遇。 当时小诺甩下家琪时,她也期待家琪会追赶上来,可是她在客运中心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到老公的人影,想着他肯定是被婆婆留下了,小诺心里酸酸的。婆婆自己已经有个好老公了,还想来抢她的老公,到底是什么心理? 小诺想她总不能这样一个人回家吧,爸妈没完没了地问起来怎么回答,刚好杭州的车即将出发,于是买了张去杭州的票。她没想到她上了杭州的大巴后家琪就来了。小诺心里郁闷加愤怒,一上车就把手机给关机了。 瑶瑶一边给小诺微波炉热饭热菜,一边试着安慰:比起你,动不动拿八千八的红包,我不过才得一个八百八的红包,你的零头,不过,我家婆婆不也明的暗的要求我好做准备了?所以,天下婆婆都一样! 小诺觉得瑶瑶一点都没听懂她的意思,郁闷道:这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孩子的问题,而是思想上管束与控制的问题,解决不好,这问题远比婆婆期待一个孩子更加可怕。因为婆婆期待孙子是正常的,但她的控制与占有欲望是不正常的! 见瑶瑶不说话,小诺接着说:你设想一下,本来你有一个很宽松的环境,从十来岁开始,自己的事情全都自己决定,穿什么衣服,留什么发型,考什么大学,生你养你的父母对你都不会指手画脚,你活得自由自在。但是,某一天起突然出来一个女人,看起来似乎也是衣着得体神情端庄,甚至还能说温文尔雅,但她就是可以对着你指指点点,什么被子不能白的,旅游不能去泰国的,黑色的衣服不能穿的,头发不能剪的……可我何时受过这样的约束?而这个女人在自己20岁之前根本与她没关系,无非因为她是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妈,所以得理所当然接受她的种种管制,这让不让人发疯? 你当她的面时装得百依百顺一点,背地里就我行我素,不就行了?对了,你平日不也常说你公公如何如何好,老派知识分子,既明理又好脾气,能争取到你公公吗?瑶瑶出主意。 小诺想了想说:但是她家现在处在一种很奇怪的旋涡中,她就是旋涡的中心,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公公说是亏欠她的,所以要迁就她。可是,你想过没有,她的很多奇怪的想法就是针对我的呀,他亏欠是他亏欠,我可从来没亏欠她什么呀,他迁就她为什么就必得要牺牲我的意愿?我不是平白成了个牺牲品?所以我真的很搞不懂,郁闷死了。 当小诺与瑶瑶使劲探讨婆媳问题时,她不知道,家琪已经快要把她的手机打爆了。 杭州家里没人接,手机关机。家琪在丈人家里,不知该怎么圆谎。他本以为小诺已经在娘家,嘟着嘴同老妈发泄对他的不满,只等他出现,一切不高兴都变成喜剧的大团圆,那时他肯定骂不还嘴打不还手,可事实上,等他急巴巴地赶到家,却发现小诺根本没出现! 终于,瑶瑶家的座机响了,瑶瑶接后一听,立马给小诺:追踪过来了。 小诺,你怎么不开手机啊,我担心死了! 是家琪,语气简直快要哭了。小诺听着那种发自内心的着急,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娇纵和自私。她掏出手机,才想起手机关着,一打开,十多个未接电话。 话筒里的声音换成了小诺爸,疼爱里透着威严:小诺,你怎么能这样做?连个电话都没有,想让一家人都为你急啊?快点过来,家琪等着你,没大巴的话就打出租过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线阅读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