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女人的战争

女人的战争

发布时间:2019-10-14 09:25编辑:推理小说浏览(96)

    34 叶莎丽当初和陈大富说的没有错,同心房地产开发的老板确实是玩空手道,并不像陈大富那样实打实地用现金投入,可人家是公子,有背景,背景也是钱啊,而且是含金量更大的钱,所以,陈大富心服口服。如今,他和李小鹏已经成了哥们。 李小鹏就是同心房地产的老板。他已经明确向陈大富表示,他就是赚一把就走,并没有打算长期经营同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所以,等这个填海花园项目开发完成之后,钱赚足了,整个公司就全部留给陈大富,他去重庆,或者去国外。去重庆的理由是继续圈钱,因为重庆搞直辖市呢,马上就会有大发展。去国外是图安全,图安逸。 李小鹏以看破红尘洞察世事并且多少有点玩世不恭的口吻对陈大富说:“一任领导一个城市。邓爷爷在深圳搞了一个特区,江伯伯在上海开发一个浦东,胡大哥肯定也要有所作为。先提出西部大开发,接着又把重庆作为直辖市,你看吧,再过两年,重庆的机会肯定不比深圳少。” 听得陈大富一愣一愣,恨不能马上也跟着他到重庆去。 至于去国外,李小鹏也说了,主要是为了安全。 “我是绝对不会咬别人的,”李小鹏说,“但我怕他们咬我啊。” 虽然李小鹏没有明说“他们”是谁,但陈大富想也能想得出,肯定是指那些掌握用地和报建实权的人,甚至是有权改变大陆海岸线以及蛇口与香港中间线的人,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站出来“咬”李小鹏呢?难道他们“咬”李小鹏的同时不也“咬”了自己吗? 陈大富觉得绝不可能,让李小鹏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大可不必出国,就在国内,继续发展。 “怎么不会?”李小鹏说,“他们既然在我这里得了好处,在其他地方肯定也不会那么干净。夜路走多了,难免不会碰见鬼,人一进去,就犯糊涂,很有可能乱咬。” 李小鹏这样一说,倒提醒了陈大富,陈大富知道,前不久,汕头的一个老板在广西南宁出了事,从身上搜出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上有“黑名单”,结果,把深圳的一个大官牵扯进去了,所以,世界上的事情是说不好的,只要做了昧良心的事,说不定哪一天就被咬出来。 这么想着,陈大富就觉得李小鹏要出国享受也不是没有道理。 陈大富说行,您到哪都行,到哪我都支持你,到哪你都是我的老板。 “别,千万别,”李小鹏说,“咱哥们归哥们,生意归生意。走之前,我们去把名字换过来,别到时候你老哥向银行贷款,他们满世界追着我要。” 陈大富一听,正中下怀,顿时有一种得了便宜还能卖乖的机会。 “行,”陈大富说,“我听您的。一言为定。我就喜欢和您这样的公子打交道。您看,您这是变着法子成全我,还愣说是怕给您自己添麻烦。行,一切照您说的做。这项目开发完了,您拿钱走人,剩下的摊子交给我,我保证给您收拾的服服帖帖,不出任何乱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名字可以换,但您老板的身份不能换,您需要的时候,吩咐一声,我要是耽误一分钟,您抽我一巴掌,耽误十分钟,您抽我十巴掌。” 说着说着,陈大富嘴巴里面居然冒出“京味”来了,可见,“孙子”已经当到家了。 陈大富自己都觉得奇怪,在任何大老板面前,哪怕是那些资产比自己大许多的大老板面前,他都能保持不卑不亢,怎么到了真正的“公子”面前,怎么就显得那么气短甚至卑躬屈膝呢?难道自己的奴性是娘胎里面带出来的,见到当官的就腿软?还是这些年在生意场上混多了,耳闻目睹加上亲身经历,已经深切体味到,只有“官”才是真正的也是最大的老板? 忽然,陈大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可以把叶莎丽当成“礼物”送给李小鹏呢?一方面,巴结李小鹏光耍嘴皮子不行,必须来点实际的。另一方面,自己现在真恶心叶莎丽,却又不能撕破脸,不给她找一个台阶不行。凭这个女人对权力和金钱的崇拜程度,陈大富估计只要机会恰当,她一定会主动对李小鹏投怀送抱的。那么,陈大富想,我所要做的,也就是给她一个合适的理由和机会而已。 这么想着,陈大富就为自己的天才创意激动起来。 这可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主意啊! 陈大富已经明显减少了和叶莎丽见面的次数。但是,减少并不代表没有。既然没有撕破脸,并且也不打算撕破脸,那么,面总是要见的,不然说不过去。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往往这样。两个人的关系没有发展到床上的时候,即便双方都有那个意思,却也不容易突破,主要是不好意思突破。越是熟悉越是不好意思突破。女人不好意思主动突破,怕一主动就贱了。男人也不好意思主动突破,怕一主动形象就倒了。所以,有很多男人和女人两个人有意思一辈子,最终也没有上过床。说出来人家还不相信。可是,一旦突破之后,即便其中的一方对另一方没了兴趣,可也不好意思中断来往,仿佛一中断来往就显得自己不讲情义了。陈大富和叶莎丽之间本不是这种情况,事实上,他们之间已经不存在情义了,不但不存在情义,而且还充满着暗算,但既然是“暗”算,那么表面上大家还是要当朋友处,换句话说,就是表面上还要维持情义。而男女之间,特别是两个已经多次有过共同床上经历的男女之间,要想继续维持“情义”,不继续上床还能怎么样呢? 这就是陈大富的为难之处。男人不比女人,女人对一个男人没兴趣,还能装着有兴趣,而男人一旦对女人厌恶,想装是装不出来的。男人需要“硬”功夫啊。尤其是到了床上,不拿出点真材实料是应付不过去的。 陈大富忽然体味到了自己的悲哀。作为男人的悲哀。 为什么会这样呢?陈大富想。以前只知道女人为了利益可以出卖自己,现在有很多男人也这样。比如熊伟业。陈大富已经从私人侦探那里彻底了解熊伟业。可是,他自己现在不也是这样吗?虽然表面上不相同,其实本质上自己和熊伟业一样,都是为了利益和自己并不喜欢甚至已经厌恶的女人上床。想到自己作为一个大老板,竟然和“鸭”一样做这种事情,陈大富顿时悲哀到了极点。 这一天又到了必须和叶莎丽见面的日子。 所谓“必须”有两层含义。一是他不能总是躲着叶莎丽,除非撕破脸,不然隔一段时间总要见面。二是他已经想好了对策,把叶莎丽作为礼物“推销”给李小鹏,一箭双雕,但要想一箭双雕,必须做好叶莎丽的工作,而女人是感性动物,自己不先感化她,这工作没法做。所以,陈大富今天主动约了叶莎丽。 受私人侦探的影响,陈大富觉得做不光彩的事情最好还是背着点,因此特意把约会地点该在东莞。东莞的名气没有深圳大,五星级酒店却不比深圳少,尽管陈大富一直觉得东莞的五星级酒店像“臭鱼”嘴里的大金牙,金子是真金,可安置的地方不对,总有一种花钱买土的臭美,可自己和叶莎丽约会,本来就不是什么香喷喷的事情,还是安全第一,钻到“臭美”里面,以臭盖臭,更放心。 陈大富今天做了特别准备,包括物质准备和精神准备。 物质准备是事先吃药。精神准备是想象“强xx”。 吃药要理解,要容易做到,如今中国的伟哥比当年的毛主席语录本还多,几乎任何地方都能买到。想象“强xx”难度稍微大了一点。陈大富明明已经讨厌叶莎丽,可出于某种需要,还必须和她“做爱”,这不是勉为其难吗?所谓“想象强xx”,是陈大富发明的“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办法,就是首先承认自己讨厌她,甚至恨她,然后抱着“报复”的态度,把她想象成日本女人,“强xx”她。 双管齐下,还真成功了! 陈大富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具备了基本条件,再把叶莎丽想象成日本女人,应该“强xx”,果然基本恢复到以前的效果。当时,假的就是假的,刚刚做完,特别是看到叶莎丽一副心满意足面如桃花的样子,陈大富立刻就清楚自己并不是在“强xx”,而是在“做爱”,于是,立刻就又恶心起来,并且很快就表现在脸上。 毕竟,陈大富不是演员啊。起码不是一个好演员。 “你怎么了?”叶莎丽问。 陈大富决定将计就计。他先叹了一口气,然后假装无可奈何地说:“说出来你不要生气。” “说,我不生气。” “嗨。还是不说了吧。” “说嘛。”这下,叶莎丽真希望陈大富说了。出于好奇她也希望陈大富说。 “还不是李公子。”陈大富有点气愤地说。 “李公子怎么了?”叶莎丽问。 “算了算了,还是不说了。” “说!”叶莎丽坚持要他说。陈大富仿佛后悔自己说漏嘴了,但既然已经说漏嘴了,那么就只好说到底。不然叶莎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陈大富抵不过,“只好”说了。 “这个李小鹏,他居然说喜欢你。” 叶莎丽一听,心里暗自高兴,可嘴上却假装生气。 “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他不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吗?!” “是啊,”陈大富说,“所以我很气愤呀。他妈的,以前只知道当官的没几个是好东西,现在才知道,他们的儿子也没几个是好东西。算了,老子不跟他合作了。” 叶莎丽愣了好长时间,不知道是发傻还是在紧急思考,这样过了一小会儿之后,说:“不行。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心里有数就行了。千万不要因小失大。”

    35 怀着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态,陈大富把自己的计划透露给了翠花。 当然,只透露他想把叶莎丽作为“礼物”送给李小鹏,而没有说自己通过吃药和想象强xx应付叶莎丽的细节。 陈大富对翠花仍未死心。这倒不是说翠花美若天仙。事实上,如果撇开年龄不说,翠花其实还不如她姐姐刘梅花生的俏,更何况深圳的美女多如云呢。只是陈大富现在对任何女人都不敢相信了,只有她们姊妹俩,知根知底,好到哪里他不敢说,坏到什么程度陈大富心里清清楚楚。可是再和刘梅花复婚已经不可能,所以陈大富只能把眼睛盯在妹妹翠花身上。 陈大富也没想占便宜。他认为翠花跟他也不会吃亏。凭他对女人的了解,特别是对翠花的了解,像她这样的条件,无论是长相还是学历,在深圳都是太普通了,可毕竟看惯了富人的生活,翠花一到深圳就进入陈大富的公司,并没有经历像其他女孩那样经历应聘、租房、受气、被欺负、被炒鱿鱼、再重新应聘,重新看别人白眼、重新被别人威逼利诱等等艰难,一来就享受到现存的不愁吃穿的生活,所以心气比较高,如果这时候让她嫁给穷人,不仅心里不服气,而且也不一定经得起折腾,可是,除了少数冒充大款的骗子之外,真正的富人有谁会娶翠花呢?深圳每年吸引大批女大学生甚至研究生来参加招聘会,留下的基本上都是漂亮的,再考虑年龄和学历,她们哪个比翠花差?不要说娶着做老婆将来参与分财产了,就是随便玩玩,是不是看得上翠花都不一定。所以,陈大富自信地认为,翠花唯有嫁给他才是最好的出路。 陈大富很自信,因此也就很大胆,他居然把自己的分析对直接对翠花说了。 反正翠花现在不仅是陈大富的部下,而且是姐姐刘梅花的“全权代表”,天天要和陈大富见面,不但在公开场合见面,而且还要单独见面,所以,陈大富找机会说这样的话一点也不困难。 这次说完,翠花没有再骂陈大富“放你的狗屁”,甚至也没有再说“你以为你是皇帝呀”,而是把脸对着窗外,仿佛没听见,完全把陈大富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当然,也可以往好的方向理解,理解成翠花多少有点动心了。 陈大富宁可往好的方向理解。所以,他就是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翠花。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翠花。更不明白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告诉她。是想以此向翠花表白他心里已经完全没有叶莎丽了?还是想在翠花面前显示自己的聪明?或者干脆就是男人在自己想要娶的女人面前的无厘头?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反正当时陈大富就是说了。说了自己想把叶莎丽作为“礼物”送给李小鹏的计划,还说了一旦项目做完,整个同心房地产开发公司就是他的了,他就可以从一个做土石方工程的土老板一跃成为做房地产的大老板了。说即便在这项业务中自己一分钱不赚,全部让李小鹏赚,他也不吃亏。不但不吃亏,而且还赚了大便宜。 陈大富本来还想对翠花说“战略”的。想对翠花说什么是“战略”,有长远的眼光就是“战略”,敢于为长远的目标舍弃眼前的利益就是“战略”。忽然,他意识到自己虽然曾经是大学老师,但毕竟是在特殊历史条件下的特殊经历,并不真代表了自己具备一个大学老师的水平,而眼前的这“前小姨子”,已经通过了成人考试,获得了大专学历,并且是企业管理专业的大专学历,实际理论水平并不在自己之下,说不定还略微高一些,对什么是“战略”一定懂,既然对方懂,自己再说一遍,过分的卖弄说不定弄巧成拙,于是,陈大富及时收住了,没往下说。 晚上回到家里,翠花把白天陈大富说的话传给姐姐听。 “他不要自作聪明,”刘梅花说,“要是那个狐狸精和李小鹏真好上了,他们串通一气,同心房地产还能有他陈大富的?!” 翠花听了,心里一惊,立刻就认识到自己和姐姐的差距。说实话,翠花白天听陈大富说的时候,还真的有点佩服“前姐夫”的聪明呢,一箭双雕,能不高明吗?可是,现在听姐姐一说,竟然吓了一跳。 是啊,翠花想,陈大富以他个人而不是以精卫土石方工程公司的名义入主同心房地产公司,这事情是瞒着叶莎丽的,但是,一旦叶莎丽和李小鹏勾搭在一起,这事情还能瞒得住吗?如果他们两边再一串通,还不是反过来把陈大富卖掉了? “那怎么办?”翠花问。问的口气有点胆怯,仿佛这个馊主意是她出的,而不是陈大富的自作主张。 “快给你姐夫打电话,要他马上停止这个荒唐的计划。”刘梅花一急,居然又说“你姐夫”了。 “这个……”翠花竟然有些犹豫,仿佛是有些不好意思。有什么不好意的呢? “明天我当面对他说吧。”翠花说。好像她和陈大富之间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在刘梅花面前心虚,不敢当着她的面陈大富打电话一样。 “不行。就现在打。”刘梅花态度坚决,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翠花开始给拨打陈大富的手机。 翠花经常拨打陈大富的手机。这段时间陈大富一门心思在同心房地产那边,很少呆在精卫公司,而翠花是公司财务经理,经常需要请示汇报,所以就经常打陈大富的手机。但是,几乎每次都是用公司的座机打,从来没有用自己的手机打,今天猛然一下用手机打,而且是晚上打,还多少有些不习惯,所以,不知道是心里有点乱的缘故还是不习惯的缘故,第一次居然拨错号码了。 翠花说了对不起,赶紧掐掉,重新打。 手机响了,并且陈大富在里面“喂”了一下,翠花并没有说话,而是把手使劲一伸,递给刘梅花。刘梅花稍微一愣神,接过来,没等陈大富继续“喂”,刘梅花立刻大声连喊带骂:“找死啊?!要是那个狐狸精和李小鹏真搞上了,同心地产还有你的份啊?!”说完,不等陈大富答话,立刻就把手机使劲一掐,扔还给翠花。 姐妹两个都不说话,各想各的心思。这样沉默了一会儿,刘梅花有些不放心,甚至怀疑刚才手机那头到底是不是陈大富。这时候有些后悔没有听见对方的回答就掐掉了电话。她想到了再打一次,又觉得不妥,仿佛是自己打算回心转意,故意暗示他陈大富一样。 “你明天一上班再跟他强调一下。”刘梅花说。 翠花点点头,表示应承。但点头的幅度非常小,没有特别注意根本察觉不倒。 “你叫他不要自作聪明,”刘梅花继续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跟我们说。” 翠花仍然没说话,仍然像刚才那样点头,非常轻微的点头。 “你不要老是点头,我的话你听见没有?”刘梅花大概心里有火,找不到陈大富发,竟然对这妹妹翠花发起来。 翠花没有计较。习惯了。她是刘梅花的妹妹,同时也是为刘梅花打工的。不想跟姐姐计较。不敢跟老板顶嘴。但不高兴已经写在脸上。 刘梅花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想挽回,于是,口气温和了一些,说:“这不是小事情,弄得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那狐狸精不是好对付的。把你姐夫骗了,把我也骗了,不能掉以轻心啊。” 翠花笑了一下,一方面是给姐姐面子,另一方面也笑姐姐又说了“你姐夫”。 “算了算了,我们去吃饭,你想吃什么?”刘梅花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台阶。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女人的战争

    关键词:

上一篇:巾帼的刀兵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