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传说小说,蓝绮的不方便爱旅

传说小说,蓝绮的不方便爱旅

发布时间:2019-10-10 16:57编辑:推理小说浏览(85)

    蓝绮的艰苦爱旅
      伍倩兰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村庄名叫无魂村。那里的居民都非常迷信鬼神之说,每家每户门前都挂着桃木剑、大蒜、昊天镜等驱邪的东西。噢,只有他是例外。
      他是无魂村的一个白面书生,名无忧。无忧早年父母双亡,现在只剩他孤身一人,虽名无忧,但却事事忧,忧天,忧国,忧人。最近看见乡亲们都非常迷鬼神之说,瞧,他又忧起来了。无忧认为乡亲们太封建迷信了,就决定以身验证,打消乡亲们的鬼神之念。从那天起,无忧屋前屋内及身上没带一点驱邪避灾的东西。
      一天晚上,无忧早早进入梦乡。
      他一个人走在一条陌生的路上,不知这条路通向何方。他没多想,就跟这条路走进了一片竹林。这片竹林雾气茫茫,而且很阴森,诡异。这时,忽然传来一名女子伤心的哭泣声,无忧闻声而去,只看见一名紫衣女子蹲在那里哭泣,无忧思量了一会儿,决定一问究竟。他走到姑娘身旁,犹豫了一下后,开口问道:“这位姑娘,你为何在这儿哭泣呢?”姑娘哽咽着说:“因为……因为……”这时,姑娘一转身,无忧看见她那张恐怖的脸,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姑娘诡异地笑着,嘻嘻嘻嘻,然后渐渐地消失了。但那张恐怖的脸一直在无忧的脑海里赶也赶不走。
      咚,无忧从床上摔了下来,惊醒了。他汗流浃背。想起刚才的事情,惊惶失措非常害怕,特别是那张恐怖的脸和那诡异的笑声。
      过了许久,无忧自我安慰地说:“无忧呀无忧,你要冷静,那只不过是一个梦罢了。”就在这时,一双眼睛在看着无忧的一举一动。喔喔喔,报晓的公鸡敞开喉咙,那双眼睛隐去了,无忧平定心情后,勇敢地面对了新的一天。
      无忧和往常一样向乡亲们打招呼聊天,劳动。落日染红半边天的时候,只听见一位姑娘地呼喊:“救命呀!”无忧犹豫了一会,可是,姑娘的求救声一直在耳边响起,无忧鼓足勇气,向前走去。看见一蓝衣姑娘美若天仙。姑娘见无忧来心中暗喜,她故作害怕,伤心地说:“公子救救我。”无忧说:“姑娘,我该怎么救你?”蓝衣姑娘说:“旁边有一根绳子,你帮我把那根绳子砍断就行了。”“嚓”的一声,无忧把绳子砍断了,蓝衣姑娘得救了。她向无忧说了自己的身世。原来姑娘叫蓝绮,无依无靠,没什么亲戚,今天路过此地,不料中了猎人的陷阱,幸好多亏无忧救了她。无忧说:“蓝绮,你现在去哪里?”蓝绮忧伤地说:“我也不知道,可能今天要露宿荒野了。”无忧想了一下,说:“现在天快黑了,不如你到我那里借住一晚吧!”蓝绮高兴地说:“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是好人,对了,以后你直接叫我小绮吧!”
      小绮到无忧家后,似乎比无忧都清楚家中的事、物。说来也怪,无忧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村里接二连三地发生奇怪的事情。“死人啦,死人啦!”一个农夫惊慌地跑过来,大家都闻声出来。
      “老王,出啥事了,这么着急?”王大娘疑惑地问。
      “死人了,死人了,快去报官!”老王紧张地说。
      不知谁报的官,官府的人来了。县太爷问:“出什么事了?”老王神色稍定地说:“县太爷,您来了,太好了,我刚才去竹林后的那块地里干活,突然见土里有什么东西,我用锄头挖呀挖,挖开后,妈呀,把我吓了一大跳,一具干尸呀。死相吓人得很。快去看看吧,县太爷。”大家跟着老王来到竹林后的土里,只见一具干尸还在那土里躺着,似乎在对着大家奸笑,县太爷命令仵作检查尸体……
      经过仟作的再三检查,结果如下:
      此人身上没有任何挣扎反抗的痕迹,像似被某某东西吸走了阳气,在惊吓中死去。大家听后,感到非常的奇怪。
      过了许久,县太爷说:“大家先回去,择日开堂审理案子。”大家都非常信赖县太爷,因为他铁面无私,犹如包青天再世。所以大家都沿着回家的路回去。路过竹林时,一个人大喊:“谁?谁在那里干什么?”大家立刻紧张的盯住那个人指的方向,只见一蓝色身影飘过,大家吓得大叫,只有无忧非常镇定。
      无忧觉得那蓝色的身影像小绮的身影。如今全村人都来了,只有小绮没有来。
      不一会儿官府的人听见乡亲们的叫声纷纷赶来,县太爷着急地说:“怎么啦,出什么事了?”王大娘把事情跟县太爷说了后,县太爷心中猜想:这事肯定与那蓝色身影有关。县太爷安慰受惊的乡亲们后,一同伴乡亲们回家。刚一走出竹林,顿时就起了大雾,只见有一双眼睛在竹林里若隐若现,还伴随着嘻嘻嘻的奸笑声。
      大家这下子吓坏了,头也不回地赶路。这天晚上,大家都关紧门窗,屋内挂满了驱邪避灾的符咒。
      无忧一回到家,小绮已为他准备了丰富的晚餐,有鸡有鸭有猪肉还有绿油油的蔬菜,看见无忧回来,小绮连忙叫无忧坐下吃饭,小绮给无忧夹了很多的肉呀菜呀,无忧吃得忙都忙不过来。
      吃完饭后,无忧觉得自己越来越困,一不小心,上眼皮砸了下来。
      无忧掉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旋涡里,在旋涡里,晕头转向半个时辰,咚的掉到了底。四周依然很黑,但感觉非常的阴森。无忧心想,这是哪里,为何不点灯?刚想完,四周开始明亮了,不一会儿全亮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岩洞,石壁上画着从来没见过的字画,无忧想找这洞的出口出去,于是在这洞里东看看西看看,终于那里有一条路,无忧想那一定是通往出口的路。无忧兴奋地走进那条黑漆漆的路,突然前方有亮光,无忧加快了脚步,走进一看,那场面,实在太阴森恐怖了——出口外面全是干尸和腐烂的臭味,似乎这里是个干尸仓库。
      不知怎么的,无忧感觉有股吸力在把他往另一个方向吸,而且这股吸力越来越强。嗖的就把他吸到了另一个洞口。这个洞口的外面树木葱郁,鸟语花香,是大自然的杰作,这个地方像似天堂一样,让无忧像一只关了很久的笼中鸟,忽然投入了天空的怀抱,这种感觉是无忧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的。所以他想永远地待在这里,不想回到世俗去。正当无忧幻想着的时候,那股神秘的吸力又来了,这次又不知道要把无忧吸到哪里去,不一会儿,无忧被这股吸力带到了另一个不同的洞口。
      这个洞口外面开始迷迷糊糊的像似起雾了。没过多久雾就慢慢地消失的无影无踪。雾散去的外面是出人意料之外的结果——那片让人惊恐的竹林。
      现在的竹林跟普通的竹林没有什么两样。不久竹林里发生了异样,竹林里掠过一阵风,这风很快让人来不及眨眼,不一会儿又来了一阵疾风,不知怎么的那些疾风缓慢了速度,让无忧看清了她们的真面目。原来是一个紫衣姑娘一个青衣姑娘,还有一个红衣姑娘,她们个个美如天仙漂亮地不得了。青衣姑娘和红衣姑娘拉着紫衣姑娘说:“小紫,别这么冲动。有事好商量呀?”“是啊,我应该和她商量,不过我的商量是用武力,而不是用嘴。”紫衣姑娘说着就想挣开青衣姑娘和红衣姑娘的手,但她并没有成功。
      紫衣姑娘一皱眉便计上心来了,她装出后悔的样子说:“小青,小红,我想清楚了,我不应该这么冲动,我应该听她怎么解释偷我紫心丹的,谢谢你们刚才及时拉住我,才没让我酿成大错。”青衣姑娘和红衣姑娘欣慰地说:“这才对嘛,毕竟我们都是好姐妹,何必为了一点小事而撕破脸呢?”她们说着说着就把手给放了。紫衣姑娘见势立马飞出去,然后落在竹子上说:“哈哈哈,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过了今天,我和她就不再是姐妹了,我没有这样不负责任的姐妹。哼!”说完后,就朝着无忧的地方飞来,无忧很害怕被发现,所以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紫衣姑娘已经到了无忧的面前,奇怪的是,她好像并没有发现无忧。
      紫衣姑娘撕下美丽的伪装,露出原本的样子,让无忧吓得晕死了过去。朦胧中,无忧好像听见谁在叫他,这声音越来越强烈,不久便把晕死的无忧从黑暗中拉了出来,原来是小绮。
      无忧醒来,发现那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他联想起先前做的那个噩梦,觉得这不是巧合,而是有着必然地联系。再加上村中接二连三的古怪的事情,让无忧慢慢来地相信有鬼神之说。这时小绮端着热乎乎的早餐推门而入,她见无忧醒来便追问说:“无忧,你刚才是做噩梦了吗?”无忧惊讶地说:“小绮,你怎么知道的呢?”小绮强笑说:“我——我猜的。难道被我猜中了吗?”于是无忧把第一次做的噩梦和刚才做的噩梦都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小绮。小绮听了,显得很平静。她自言自语地说:“原来真的是你。”无忧疑惑地说:“小绮,你说什么你呀我呀的,有什么事吗?”小绮回过神来后说:“哦,没说什么,我就想问你早餐好不好吃?”无忧回味地说:“小绮,你的厨艺有长进了。”
      这时,窗外有一只乌鸦在呱呱地叫,小绮急急忙忙出去,说要去把乌鸦赶走。小绮来到门前对乌鸦说:“有什么事赶快说。”乌鸦生气地说:“你少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可是天山老妖身边的红人,言归正传……”它飞到窗户边偷瞅了一眼屋中的无忧,然后说:“是他,确定了吗?”小绮点了点头,不耐烦地说:“你刚才说了姥姥的坏话,如果你惹我不高兴,可别怪姑奶奶我不留情。”乌鸦见形势不对,连忙讨好小绮,温柔地说:“小绮姑娘,你别生气呀。我这不是开开小玩笑,活跃活跃气氛吗?你还是快把正事办了吧。告辞!”说完就夹着尾巴飞走了,嘴里还呱呱地叫着。
      小绮要站在门口发愁,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她暗中施法,故意让自己被一阵怪风卷走,然后大喊救命。无忧在屋中听到窗外狂风大作,好像还卷起了一个姑娘,无忧猛地意识到那姑娘是小绮,他赶紧跑到屋外想救小绮,可那怪风一见无忧就匆匆逃走,不知所踪了。幸好怪风很大,它逃跑时,弄断的树木就是寻找它的最好的线索。
      无忧跟着线索一路找来,果不其然,发现了怪风的藏身之所——黑风洞。黑风洞四周寸草不生,有的只是污水,动物的尸体还臭气弥漫。
      这时,只听洞里发出小绮的救命声。无忧奋不顾身地走进洞里。洞里很潮湿,很暗也很脏。呼噜呼噜,咦,这是什么声音,无忧闻声而去,原来呀是怪风打呼噜的声音。旁边的地牢里关着无助地小绮,她在那里哭泣。无忧小声地说:“小绮,别怕,我来救你了。”小绮哽咽着说:“无忧,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无忧对小绮“嘘”了一声,然后悄悄地向小绮那里走。走到一半时,突然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还没等无忧反应过来,就被枯树藤编织的牢笼给罩住了。
      这时,怪风醒来了,大笑着说:“看你这小样,还想来救她,你就省省吧。我早就识破了你的雕虫小技了,哈哈哈……”小绮抱歉地对无忧说:“无忧,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无忧平静地说:“没关系,这又不是你的错。”怪风在旁边不耐烦地说:“你们别说有的没的了,先说说谁愿先被我吃掉吧。我都饿了一年了,今天终于开荤了,今天真是开心的一天呀!”
      无忧说:“妖怪,你就先吃我吧,我很肥,很嫩,吃我一个就能把肚子填饱,所以你就把她放了吧。”怪风听了无忧的话,正打量着无忧时,小绮急忙说:“妖怪,你别吃他,吃我吧。我比他更好吃。”
      妖怪的目光立刻转向小绮,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无忧见状,紧张得冒冷汗,然后哀求地说:“妖怪大人,你别吃她,你别吃她呀。”妖怪怪风疑惑地说:“为啥?你可想清楚了,我不吃她就要吃你。再说她是你的什么人,你这么保护她。”
      无忧慢吞吞地说:“她……她……她是我喜欢的人,我已经喜欢她很久了。求求你吃了我,放了她吧。”小绮在旁边惊讶地看着无忧,然后又转惊讶为高兴……
      怪风张开血盆大口,无忧紧闭着双眼,强带微笑,他以为他就要葬身怪风之口了。这时,小绮用心术叫怪风离去。无忧睁开眼,看见小绮,以为是在天堂相见。无忧立刻走了过去,抓住小绮的手说:“那个妖怪也太不讲信用了,吃完了我一个还不够,还把你吃了,小绮,真是太对不起你了。是我害了你……”
      无忧只顾着自己说话,让小绮硬是连话都插不进去,小绮大叫了一声:“啊,够了!我们都没有死,你在这儿说些有的没的,再这样下去,还让不让人活了。”无忧这才看看四周的环境,然后高兴地说:“我们没死,我们没死,小绮你知道吗,我现在好开心好开心。”
      小绮突然变得害羞起来,她问道:“无忧,你说的你喜欢我是真的吗?你还是为了我不让妖怪吃故意编的?”无忧沉默了一会儿平静地说:“我说的当然是真的呀!其实一开始见你时,我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而且有一种很奇妙地感觉,开始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现在知道了。”小绮困惑地说:“什么呀?”无忧轻轻地敲了一下小绮的头笑着说:“笨蛋,这都不知道,告诉你吧,这叫爱情,知道了吗?”小绮反驳说:“你不就读了几天书吗?你知道这叫什么吗——书呆子。”无忧轻轻地敲了一下小绮的头,然后飞快地跑了。他边跑边向后看说:“笨蛋来追我呀。”小绮站在那里,心想:如果时间停在这一秒不要走该多好,如果无忧不是他该多好,如果我不是那个该多好……
      过了好几天,无忧终于鼓足勇气向小绮提亲了,她答应嫁给无忧,也可以说嫁给了另一个无忧——无忧的本来面目大魔王。

    图片 1
      蔼蔼绿竹,遍布山丘,蔓延山脚;片片青叶,随风轻舞,蹁跹幽静竹林之中。
      叠叠清荷,轻逸湖水,漂浮湖面;淡淡荷香,沿雾弥漫,飘逸娇艳白莲之上。
      只见,葱郁竹林之外,娇艳白莲之旁,一黑袍披发人,迎风而立,倚剑而眠。正值此时,只闻,不远之处传来话语:“据探子报,流霞派那小丫头,此刻正于竹林之中,赶紧进入竹林将其拿下,对庄主也算有个交代。”话音刚落,只见,三紫衣壮汉,手持利剑,急速朝竹林奔来。待接近竹林之际,见得荷塘前黑袍倚剑人,不禁一愣,随即停步。只闻,其中一紫衣人低声道:“看此人架势,并非泛泛之辈,莫非那小丫头寻得帮手?”话音刚落,另一紫衣人亦是低声道:“不必惊慌,素闻流霞派无男子,依我看来,此人未必就是帮手,先别理会此人,逮那小丫头要紧,为免节外生枝,暂不招惹此人,绕过此人行走便可。”
      听得此番言语,另外俩紫衣人微微点头,随即,意欲从旁侧小径朝竹林迈去。正值此时,只见,黑袍人突然睁眼,随即一跃,顷刻间,已然消失踪影。见得此状,三紫衣人不禁松了口气。只闻,其中一紫衣人高声道:“想必此人知晓我御剑山庄之威名,已然惊慌而逃!不必再行小径,继续前往,哈哈哈哈。”紫衣人笑音未落,只见,一道黑影,眼前掠过,未及三紫衣人反应过来,却见,方才那一黑袍人,已然倚剑立于跟前。黑袍人骤然闪现眼前,神出鬼没之速令人惊叹,见得此景,紫衣人不禁都是一惊,随即止步。
      正值紫衣人惊骇之际,只闻,黑袍人朗声笑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欲从此路行,留下买路财!哈哈哈哈。”听得黑袍此言,其中一紫衣人高声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竟敢挡我御剑山庄之路,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识相的,赶紧让道,否则,哼!”未及紫衣人话音落,只闻,黑袍人朗笑道:“哦,御剑山庄之人啊,此刻,欲过此路,不仅是留下买路财,恐怕,要将小命留下来了!哈哈哈哈!”黑袍人话音未落,只见,其中俩紫衣人相互使了个眼色,随即,一齐举剑,急速刺来,眼见两柄利剑即刻近身,忽见,黑袍人舒灵剑半空一挥,一招‘彩虹卧天’斩将而出。
      只见,一道粉红剑气,荷塘前划过,随即,传来两声惨叫之音,亦在此时,荷塘之前,响起‘哐哐’落剑之音,只见,俩紫衣人胸口中剑,倒地而亡。一旁另一紫衣人,没来得及看清黑袍人如何出招,却见方才出剑俩紫衣人,已然气绝而亡,见得此状,不禁惊恐万分,赶紧弃剑,拔腿而逃。见得此景,黑袍人并未追击,只是仰天长笑不止。正值黑袍人长笑之际,忽闻,绿林之中,传来缕缕笛音,悠悠笛音,幽雅空灵,透过竹林,掠过长空,回荡白莲湖畔。闻得此天籁之音,黑袍人立马止笑,随即,沿音逐去。
      片刻之后,黑袍人寻至竹林深处,举目望去,不禁一惊,原来此处另有一片洞天。竹林深处,山涧清溪,涓涓流淌,潺潺不绝。此刻虽为初夏,却见,清溪两侧,桃花盛开,片片花絮,空中飞舞,风中蹁跹,悠然洒落于山涧之中。殷红花絮,飘浮清溪水面,随着潺潺溪水之声,伴着悠悠玉笛之音,悄然而去。再望山涧清溪,花絮染水,桃花映水,清溪水面,嫣红满溢。黑袍人再次举目望去,只见,清溪水面,涟漪荡漾,婀娜倩影,闪现水涟,随波轻荡。
      黑袍人沿涟漪中倩影望去,只见,山涧之旁,粉面桃花之下,片片殷红飞絮之中,一衣袂飘飘之青衣女子,手持琉璃玉笛,默然吹奏。见得此情此景,黑袍人不禁脱口而出:“人景合一,人间仙境!”听得黑袍人言语,青衣女子突然停奏,随即,侧头一望,见得沉醉中之黑袍人,随即,莞尔一笑,轻吟道:“误落仙灵处,欲归已忘途。”黑袍人闻言,猛然回过神来,随即,朗笑道:“姑娘所言,有理!哈哈哈!”未及黑袍人话音落,只闻,竹林半空传来语音:“后会有期,呵呵。”只见,青衣女子,施展轻功,腾空一跃,伴着片片飞絮,飘然朝竹林之外越去。
      黑袍人见得青衣女子此番行径,不禁微微一笑,山涧桃树下滞留片刻,随即,亦是朝竹林之外步去。正当黑袍人出林之际,忽闻,竹林之外传来打斗之音。闻得此音,黑袍人赶紧施展轻功,朝竹林之外越去。出林之际,不禁一惊。只见,十来紫衣人正轮番与方才那一青衣女子格斗,眼见七八紫衣人被青衣女子打倒在地,忽见,一道蓝色掌风,急速朝青衣女子飞去,青衣女子见状,腾空一跃,意欲躲闪,然而,蓝色掌风如何速度,终究没有避过此招。
      只见,青衣女子,后背中招,半空之中,急速跌落。正值青衣女子半空跌落之际,只见,一道黑影,半空掠过,未及众人反应过来,却见,一黑袍人半空之中拽过青衣女子,伴着青竹绿叶,徐徐而落。众人见得黑袍人骤然闪现,不禁都是一惊。正值众人惊骇之际,只见,黑袍人微微一笑,随即,轻声道:“姑娘,没事吧!”只见,青衣女子面色泛红,亦是微微一笑,轻声道:“虽然中掌,却无大碍!多谢壮士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
      未及青衣女子话音落,只见,一紫衣人手指黑袍人,而后,对一蓄须老者高声叫道:“王护法,正是此人,是他斩杀我御剑山庄俩弟子。”听得紫衣人言语,蓄须者心道:“竟能在顷刻间杀我御剑山庄两名高手,此刻又神出鬼没般现于此地,看来,此人非同寻常,将其支开为上策。”思至此处,蓄须者厉声道:“来者何人?江湖门派之争,与你无干,速速撤去,尚可保全性命。”黑袍人闻言,随即,朗声道:“堂堂御剑山庄,武林北斗,竟聚众欺负女子,看来,御剑山庄亦不过是浪得虚名,此刻,尔等离去便了,否则,休怪我冷剑无情!”听得黑袍人此言,蓄须者厉声道:“好大的口气,敬酒不吃吃罚酒,那王某就成全你了!”言毕,紫衣蓄须者一声令下,六名紫衣人立即腾空一跃,挥舞利剑,半空之中,斩将而来。
      一旁青衣女子见得此状,急速叫道:“小心!”未及青衣女子话音落,只见,六柄利剑,泛着寒光,分别从六个不同方位,急速朝黑袍人刺来。眼见利剑近身,却见,黑袍人并未躲闪。只见,黑袍人舒灵剑随手一挥,一招‘剑游长空’斩将而出,霎时,一道绯红剑气,半空掠过。只闻,‘啊’的几声惨叫,随即,伴着参差不齐的落剑之音,只见,六名紫衣人,半空之中重重跌下,随即,气绝而亡。见得此番变故,众紫衣人无不惊恐万分。
      正值此时,只见,蓄须者腾空跃起,双掌齐发,一招‘浑圆掌’猛然发将而出,顿时,一股蓝色掌风席卷沙叶,急速朝黑袍人飞将而来。见得此景,黑袍人立即施展轻功,腾空一跃,顷刻间,已然避过此招。只闻‘啪’的一声巨响,只见,蓝色掌风击于巨石之上,巨石瞬间碎裂。石碎之后,蓄须者似乎不肯罢休,只见,蓄须者腾空一跃,半空之中,再次挥掌,急速朝黑袍人越来。眼见紫衣人双掌即刻近身,却见,半空之中,黑袍人单掌击出,霎时,紫衣人双掌与黑袍人右掌相交于半空,相交瞬间,三掌之间,一道粉红掌风飞逸而出,顿时,四周沙石横飞,一旁竹叶哗哗作响。只闻,‘哄’的一声巨响,接着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只见,蓄须者五脏六腑迸裂,半空之中,急速跌落,气绝身亡。一旁其余紫衣人,见得此状,纷纷拔腿而逃。
      片刻过后,只闻,清风之中,传来青衣女子话语:“没料到,壮士功夫了得,小女子佩服之至,再次感谢壮士相求之恩!”。听得青衣女子言语,黑袍人微微一笑,随即道:“举手之劳,不必言谢!”话音刚落,只闻,黑袍人继续道:“不知御剑山庄与姑娘所在的流霞派有何仇怨么?”青衣女子闻言,惊愕道:“壮士怎知小女子系流霞派弟子?”
      黑袍人闻言,朗笑道:“姑娘大概有所不知,方才姑娘滞留竹林之时,已有御剑山庄之人来寻姑娘麻烦,言语中透露出姑娘系流霞派弟子,而他们言语,不留神竟传入在下耳中,故此知之!”听得黑袍人言语,青衣女子微笑道:“哦,原来如此,想必那先前寻小女子梁子之人,亦是被壮士打跑了吧?”黑袍人闻言,笑道:“姑娘料事如神,在下佩服,黑袍人笑音未落,只闻青衣女子吟笑道:“料事如神?呵呵。”只闻,黑袍人问道:“御剑山庄屡次寻你梁子,莫非你流霞派与那御剑山庄有何瓜葛?”
      听得黑袍人问语,青衣女子愕然道:“小女子从未与那御剑山庄有过接触,而我流霞派与那御剑山庄,亦是素无来往,谈不上有何仇怨或瓜葛。”言及此处,青衣女子停顿片刻后,继续道:“小女子向来厌恶江湖纷争与仇杀,故此,早于几月前,便借故溜出,办我该办之事来了,莫非这几月之中,两派之间扯上了梁子?倘若如此,小女子就不得而知了。”听得青衣女子言语,黑袍人微微笑道:“哦,原来如此!”随即,又道:“在下要事缠身,今日别过,后会有期!”
      青衣女子闻言,急道:“壮士搭救之恩不言谢,还不知壮士名讳呢?”听得青衣女子此问,黑袍人朗声道:“在下叶跹,不知姑娘芳名?”青衣女子吟笑道:“叶跹,空中红叶,风中蹁跹,有诗意!小女子云仙绮,如若有缘再见,叶跹大侠唤小女子为仙绮便可!”叶跹闻言,随即笑道:“好!倘若有缘再见,叶跹便如此称呼姑娘,仙绮亦是唤在下为叶跹便可,无需再加上‘大侠’二字,叶跹可不是甚侠,亦是不屑当侠!哈哈哈哈。”笑音刚落,只闻,叶跹继续道:“云——仙——绮——,绮——丽——仙——霞——,今日竹林深处,见姑娘人景合一,仿若置身仙境,犹若见得仙女,仙绮果然是人如其名,妙哉!”听得叶跹此言,云仙绮面色红润,羞涩道:“叶跹取笑仙绮了,仙绮愧不敢当!”笑音刚落,只闻,云仙绮继续道:“叶跹既有要事,就不必在此费时了,只愿叶跹此去顺畅。”叶跹闻言,朗笑道:“无妨,反正叶跹有在此与仙绮费时这一嗜好!哈哈哈哈。”听得此言,云仙绮嫣然一笑,轻声道:“如若有缘,你我再次相逢此竹林深处,仙绮再为你奏笛一曲,以谢搭救之恩!”
      听得云仙绮轻语,叶跹微微一笑,随即朗声道:“好,一言为定!”随即,又道:“江湖险恶,仙绮珍重!今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言毕,只见,叶跹背负舒灵剑,施展轻功,飘然离竹林而去。望着叶跹离去背影,云仙绮喃喃道:“莫非这便是传说中的前缘?”沉思片刻后,只闻,云仙绮继续呢喃道:“是与不是,还需问过仙缘石,方可知晓,呵呵。”呢喃过后,只见,云仙绮亦是施展轻功,飘然离竹林而去。
      那日黄昏,云仙绮辗转来到巨峰山脚,云仙绮举头一望,不禁喜形于色。只见,悠悠天际,秀云绮丽,嫣红似火,绯红落霞,伴随习习晚风,轻逸巨峰之巅,山间草木,葱葱郁郁,在秀云彩霞映射之下,亦是绯红一片。见得此景,云仙绮轻闭双眼,深吸一气,随即,喃喃道:“好美啊,莫非仙绮真如那叶跹所言,人如其名,此刻还真置身于仙霞之中,呵呵。”正值云仙绮沉湎于秀云仙霞之际。忽闻,不远之处传来阵阵朗笑之音,听得此音,云仙绮不禁一震,心道:“好熟悉之笑语,此音似曾耳闻,然,到底系谁人笑音?不管了,过去看看,一切便知。”思至此处,云仙绮施展轻功,飘然朝笑音传来之处越去。
      片刻之后,云仙绮寻至巨峰山谷之中,只见,一黑袍人搀扶起一对老夫妇,而后微笑道:“二位前辈,尽管离去,此帮恶徒,由晚辈处置便可。”听得黑袍人话语,老翁激动道:“壮士侠义心肠,我二老又岂会在此刻离去,壮士无须多言,即便是拼了老命,我二老亦是与壮士并肩作战。”老翁音落,只闻一旁老妇微微点头:“嗯……”听得二老言语,黑袍人朗笑道:“既然二位老前辈执意不肯离去,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哈哈。”笑音刚落,只闻,黑袍人继续道:“二位老前辈一旁观战便可,此等小贼还不屑前辈出手。”一旁老翁高声道:“好!英雄出少年,老朽相信少侠!”言毕,只闻,黑袍人朗声对谷中七八壮汉道:“黑风双煞二位老前辈,早已隐退江湖,即便是曾有过节,你飞虎派又何必苦苦相逼,若非二位老前辈年老力衰,又岂容尔等小贼在此耀武扬威,别说尔等区区几人,即便是你飞虎派掌门陆成,恐怕亦非二位前辈对手!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倘若肯就此罢休,且请离去,否则,小命难保。”
      听得黑袍人言语,只见,飞虎派众人中,走出一人,随即,大喝道:“哪来的野小子,竟敢在我飞虎派跟前放肆,我飞虎派之事,你也敢插手,今日便一并送你们上西天。”言毕,只见,三黑衣壮汉,挥刀杀将而来,然而,未及钢刀近身,只见,黑袍人右掌一挥,一招‘昆仑掌’发将而出,霎时,粉红掌风萦绕山谷,伴着‘哄’的一声巨响,随即传来几声惨叫之音,只见,三壮汉钢刀落地,随即气绝而亡。正值此时,方才发话那一飞虎派弟子,腾空一跃,一招凌厉的‘快刀斩乱麻’发将而出。见得此状,黑袍人长剑一挥,只见,一道粉红霞光,空中掠过。只闻,‘啊’的一声惨叫,只见,飞虎派挥刀者,半空重重跌落于山谷巨石之上,口沫鲜血,而后身亡。一旁飞虎派二弟子见得此状,赶紧弃刀下跪,口中不断念叨:“大侠,请饶命!”一旁老翁见得此景,随即笑道:“壮士,正如你所言,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让他二人去吧!”闻得老翁话语,黑袍人朗声道:“若非二位老前辈肯发善心,定叫尔等小贼命丧黄泉,滚吧!”听得此言,二人赶紧逃窜而去。‘黑风双煞’谢过黑袍人之后,亦是离谷而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传说小说,蓝绮的不方便爱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