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柳岸】一辈子(微小说)

【柳岸】一辈子(微小说)

发布时间:2019-10-15 11:28编辑:推理小说浏览(70)

    儿子黄盛回家,转头望了眼天空,太阳才刚刚偏点西。擦着酸辣的眼睛,黄盛心中不禁涌上一句久违的话来,还是家乡好啊!又深吸一口气,黄盛转过头来,看着洞开的大门,一时都不敢往里迈步了!
      所谓近乡者怯,可能说的就是此时黄盛的心情吧?
      瞪眼扫了眼屋内,却不见半个人影子,黄盛心道,这大天白日的,都去哪啦?没来由的,心头一紧,黄盛迈步走了进去。刚想扯开喉咙喊叫,搭眼瞅见后面厨房有人,黄盛心头一喜,加快脚步朝厨房走去,裂开嘴刚想喊叫,却见那人正在抹眼泪,黄盛一愣,也不再多想,面带微笑地大声喊道,姆妈!
      那个坐在厨房哭天抹泪的不是别人,正是黄盛的母亲!
      母亲听见喊声,慌忙撩起围巾,擦了擦,努力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脸上挤出一丝笑,抬起头来,正准备开口回话,却见是自己的儿子,先是一愣,接着,早已干涸的眼泪,竟又潮水般地涌了出来。泪水顺着脸颊,滚落到了胸前的衣襟上,没过一会儿,都濡湿了一大片。又过了一会儿,竟抽泣了起来!
      黄盛站在母亲面前,一时竟着了慌,搭眼四处搜寻,哪还见半个外人?
      其实,家中也只父母二人。
      初始,黄盛的一双儿女小,还可放在父母身边,说是供父母膝下承欢,实则是为了减轻黄盛自己的负担!
      黄盛与妻子初到武汉,根基浅薄,居无定所,儿女交把父母,虽留相思之苦在心头,却也免去儿女的诸多漂泊。
      其实,母亲先也不同意黄盛的决定的。母亲说,儿女,就该周旋在父母身边,便利管教。只是后来,母亲思儿心切,去了武汉,见儿子儿媳辛苦,孙子孙女锁在家中自生自灭,母亲见此,泪眼涟涟,第二天天未亮,母亲不声不响,毅然牵回了一双男女回了老家!
      后来,黄盛稍有了点积蓄,才置了间居所,面积虽只有六七十平米,却也总算在这繁华的大都市,有了属于自己的栖身之所。又见一双儿女都已长至七八岁,也该接在身边上学读书,学些规矩了。
      妻子听了,同意了黄盛的决定。
      从此,老家只有父母二人了。
      有时得闲,黄盛携妻拖儿带女,回家看望二老双亲。见二老孤灯残影,好不凄惶,黄盛含泪哀求道,去我那吧?苦点穷点,好歹一家老小聚在一起!
      父亲听后,只在一旁呵呵笑。
      母亲却抱起一双男女,哈哈笑道,你是地主老财?说着,亲了孙子孙女一口,又道,动惯哒,去你那窝着,阎王爷接我们还快些!说完,又是哈哈大笑。
      脸上,溢满了喜悦!
      是呀,有什么比后人讲孝,叫老人高兴的呢?
      见接不走父母,黄盛只得抽空,隔三差五回家观瞧。
      今天,又是黄盛抽空回家,看望父母的时候。
      黄盛扫了一圈,又将目光落在了母亲的头上,不禁好奇地问道,父亲呢?
      见儿子回来,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母亲,一听这话,跳起来嚷道,莫提那个老东西!边说,双脚还直跺地面。跺得地面“咚咚”直响,犹如擂鼓!似乎对父亲有深仇大恨,不这样,不足以平民愤!
      黄盛见了,尴尬地一笑,也不劝解,就那么默默地看着,任由母亲发泄!
      发泄了一通,母亲心中似好受了些,这才重新坐下。喘了几口气,见儿子还看着自己,母亲咬牙道,又去抹牌去哒!吐出最后一个字时,牙齿竟挫得“格格”直响!
      黄盛听完,暗自叹息一声,面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过了会儿,黄盛劝解道,去我那吧,眼不见,心不烦嘞!
      母亲摇一摇头,叹气道,我还能动嘚!
      黄盛定定地看了眼母亲,叹气道,你郎都七十哒,该享福哒!
      母亲听了,又是直摇头,恨声道,你怕我像你老子,一点都不跟后人着想?
      黄盛笑着劝解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呃!
      母亲一听,猛地抬起头,盯着黄盛,恨声道,你父子俩么说一样话?
      黄盛见母亲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讪讪一笑,道,本来嘛!
      母亲一愣,盯视着黄盛,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大声质问道,享福?啊,享福?我问你,拿么家来享福?你们不给福享,我们拿么家来享?
      黄盛尴尬一笑,讷讷道,要是像城里老人那样,有退休费,不就享福哒?
      母亲伸手一摸黄盛的额头,又试了试自己的额头,自语道,不烧啊?看了黄盛一眼,又道,狗日的,么尽说胡话呢?停了下,又道,伢嘞,莫做春秋大梦哒!农村人,哪一个不是爬出娘胎就开始做啊?你老爹是这样,你爹爹也是这样。唯独你老子这里,出哒个奇呃,竟不做哒!你说,不做,那个给你吃呀?
      黄盛一拍胸脯,信誓旦旦地道,我嘚!养小防老。现在你郎们老哒,该我这小的来养你郎们哒!
      母亲一听,竟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那眼雨,也跟着流了出来!
      揩着眼泪,母亲喜道,有你这句话,也不枉老娘的一番辛苦!停了下,又道,可老娘还能动嘚!哪好意思去找我儿?不像你老子!那个老东西,哪去……
      是呀,对于享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念。而究竟哪种观念正确?黄盛一时,还真做不出判断来!
      见母亲还在那放连珠炮,黄盛一捂肚子,看着母亲,可怜兮兮地道,姆妈,我饿哒!
      母亲一听,连忙收住话头,慌忙站起身,连声道,都是那个老东西气的,看把我伢饿的?边说,边走向灶台。
      那样子,竟比刚一刻精神多了。还一脸的笑!
      看着母亲那欢快的样子,黄盛将头车向一边,悄悄擦去泪水,默默地走到灶堂口,坐下,转身拿出一把柴禾,放在灶口,又掏出火柴,“嚓”的一声,点燃,顿时,一股硫磺味直冲鼻子。黄盛也没在意,只是略微闭息了一下,待味道淡了些,这才开始呼吸,吸进肺里的,竟是久违的草香味!见柴禾烧着,黄盛赶紧填进灶堂。
      火,只在里面欢快地舞蹈着!
      望着那欢快吱叫的火苗,黄盛多想就这么陪伴在母亲身边!
      一辈子!

      经过半年的筹备,砖瓦檩条檩子都搞到了位,眼看选定的日期一天一天逼近,父母急得把脚跺。
      过了会儿,母亲又看了眼牲猪,口中喃喃道:“要是有好料,再催催就值钱哒!”
      父亲走了一圈,又站在母亲面前,为难地说道:“饭都吃不饱,又哪来的闲粮?”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屋内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疼得父亲弹簧样弹跳起来,“哎哟哎哟”直叫唤,手一个劲地磨搓着屁股。
      母亲见了,直瞪眼,扫视了一圈,见伢们不在身边,这才长舒口气,不满地道:“幸亏伢们不在身边!”歇了口气,又道,“稳重些嘚!跟伢们带个好头!”
      父亲抠着后脑壳,望着母亲,一个劲地嘿嘿直笑。
      母亲侧头看了眼天,扭过头来,瞟了眼父亲,小声道:“莫紧象个木头桩子,烧夜火去!”边说,边朝厨房走去。却还忍不住找补一句,“伢们回来哒又叽汪鬼叫喊饿!”
      父亲弹跳起来,大声道:“遵命!”说完,就朝门外跑去。
      母亲掉头问道:“去搞么家?”
      父亲头都不回地大声答道:“搂棉梗!”
      母亲这才笑吟吟地转过头,挽起袖子,快步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传出清脆的“叮叮当当”的声响。
      饭桌上,父母又提及催猪的事。大妹听了,咽下口中的饭食,扫了眼父母,这才小心地发话道:“前些天,和春姣去割猪草,看见张沟六队那里种哒蛮大一片豌豆!”说到这儿,见父母没有吭声,大妹赶紧停住口,显出一脸的紧张来。
      这也是这家的规矩,大人说话时,小伢们不能在旁边插言。
      母亲听了,眼前一亮,转头与父亲对视一眼,面上已有了几丝活泛。
      过了会儿,父亲看着大妹,冷声道:“那是庄稼!”说完,筷子在桌上顿了几下,发出沉闷的声响。
      大妹一缩脖子,紧扒几口,又看了看碗,两腮鼓着小包,轻轻放下碗筷,说了声:“吃完哒!”忽地站起身,逃也似的离开了。
      见伢们都走了,母亲看着父亲,用商量的语气问道:“搞回?”
      父亲为难地答道:“这心?总象硬不起来!”
      母亲长叹一声,无奈道:“饥荒起盗心嘚!”
      父亲咬一咬牙,放下碗筷,坚定地道:“我去!”说完,忽地站起,就要往外走。
      母亲一拉父亲的手,摇摇头道:“你个男将,捉到哒脸面过不去!”说到这儿,也站起身,坚定道:“我去!”看父亲一眼,又找补道,“个姑娘婆婆,丢回人没得么家!”说完,转身拿了篓子,毅然走了出去。
      此刻,天已大黑。倘有二人对面,隔了一米远,彼此连个人影子都看不见。
      自打母亲出外,父亲的一颗心就悬了起来。直到更深,母亲挑了两大篓子回家,才“咚”的一声,落回到了胸腔。
      …………
      多年后,当父母重提这件事时,话语中含了深深的愧疚!母亲还自责道:“那是上好的庄稼啊!”停了会儿,又道,“可惜,可惜哒!”
      而这种偷窃行为,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并还一再嘱咐自家儿女,不到万不得以,切莫做这种有损阴德的事!
      儿女们也谨记这一教诲!日子虽过得清贫了些,却也落下个心安!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柳岸】一辈子(微小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