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微型随笔

微型随笔

发布时间:2019-10-16 12:03编辑:推理小说浏览(155)

      陶其龙依然象往日一样,太阳刚顶在树梢上,迈步来到了大队部。抬腿刚想迈进,却瞥见空地上停了辆乌龟壳,壳上还有几处已掉了漆,看到这几处,陶其龙觉得甚为扎眼,浑身上下也有了不自在,仿佛身上得了牛皮癣。
      这时,管队部的老何见了,紧走几步,拉过陶其龙,扔下手上的垃圾袋,附耳小声道:“镇上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我认得,好象是纪委的老黄。”说完,赶紧转头往屋内瞅,神情异常的紧张。
      陶其龙拍了拍老何的肩膀,小声道:“没事,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完,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了老何,“去买两包烟,两瓶水来。”
      老何张了张嘴,却还是开口道:“你这又是顺来的吧?唉一一”
      陶其龙嘿嘿笑着,不好意思道:“又被您蒙对了。”说完,转身大踏步进去了。
      望着消逝的背影,老何摇摇头,转身走了。口中还不住地唠叨:“别个当官是越来越富,他呢?把个家都戳破了。”
      陶其龙望着那两人,老远就笑道:“我说怎么鸦雀子喳哩,原来是来了贵客!得罪!得罪!”
      老黄听见声音,转过头来,却未起身,只是一个劲地笑道:“哪敢惊动您这大书记啊!”
      陶其龙故作惊慌地身子一晃,双手扶壁,颤声道:“嘿呀,这不折煞小民了?您可是大神仙啦!崩个屁都要把我吹到九霄云外去呀!”
      旁边的小青年听了,忍不住“扑”的一声,笑了出来,却见场合不对,赶紧捂住了口,却还能听到沉闷的“唔唔”声。
      老黄不满地瞪了一眼,又面向陶其龙,继续笑道:“这俗话说,神仙下凡问土地。到了您这府,我们还不要盘起来,听您的摆布呀。”
      陶其龙嘻嘻笑道:“得罪,得罪!刚处理完芝麻大点的事,赶急赶忙赶来了。”说完,拖过一把椅子,坐在了老黄的面前。双膝并拢,双手搁在膝盖上,身子笔直,平视着老黄。
      老黄见了,跳起来,大声道:“您这?您这?”
      陶其龙一本正经道:“审查呀?”
      老黄颓然地坐下,叹气道:“怎么我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是您这样呢?为什么就不能谈谈心呢?”
      陶其汉刚想开口,就见老何走了进来,放下手上的物品,笑着退了出去。
      老黄指着桌上的物品,似笑非笑道:“这叫不叫贿赂?”
      陶其龙眉一挑,笑道:“不叫!”
      老黄又问:“叫什么?”
      陶其龙答:“叫尊重!”
      老黄问:“钱呢?”
      陶其龙答:“我的!”
      老黄问:“你这大公?”
      陶其龙答:“去查!”
      老黄问:“有人说你贪了污。”
      陶其龙答:“钱呢?哪来?”
      老黄一愣,望着陶其龙,不相信地问道:“这大个队,抠不出几万块?”
      陶其龙一听,忍不住大笑,抬手擦去泪水,笑答:"连干部的工资都兑现不了,我到哪去抠?”
      小青年好奇地问:“为何?”
      陶其龙答:“无能!”
      小青年忽地站起,大声道:“辞职嘚!”
      陶其龙也跳起来,大声道:“个狗日的书记不批嘚!”说完,转身走了。
      小青年见了,不满地道:“你!”
      老黄站起,叹口气,望着远去的陶其龙,久久无语。
      过了会儿,转头看着小青年,笑道:“相信了?”
      小青年“嗯”了声,抬眼望了过去。

    天刚麻麻亮,一排七八艘木船停靠在了岸边。
      这时,从尾船传来一声叫喊:“到哒吗?”
      一个早已上岸的男人四下望了望,这才转过身子,望着尾船的那人,大声回道:“到哒,到哒,上岸就是奎星阁!”说完,俯下身去,定牢缆绳。待这一个弄好,这才走到下一艘,接过船中人抛上的缆绳,边往泥土中插,边不住地提醒:“慢点,慢点,莫滑到河里哒!”待木桩定牢,站起身子,又找补一句,“刚一刻差一点滑河里哒!”说完,不好意思地嘿嘿直笑。
      船上的人笑着骂道:“你个狗日的总像个黄表灰呗,随搞个么家都匪里匪……”话还没说完,又传来一声惊呼,“哎呀!”接着,就是“咕咚咚”一串响。
      原来,船上那人一个箭步射上岸来,脚下一滑,坐溜溜板样滑向了河里。
      岸上这人急忙伸手去拉,嘴里却又发着笑。这一笑不打紧,身上已没了力气,随着船上那人的拉扯,岸上这人也滑进了河里。
      其它船上的人见了,却不去拉,只是站在船头直笑。连腰都弯了。
      尾船的人隔得远,没看真切,都好奇地纷纷问询:“么家?么家?这大清早的,还有鸦雀子打破哒蛋?”
      过了会儿,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将回道:“义芳叔骂在明是黄表灰,自己却老牛困哒水!”说完,又笑。
      尾船的人听了,也轰的一声,笑了起来。还是那个问询的人提醒道:“紧笑个鬼,拉起来嘚!”
      头发花白的男将说道:“两个水鬼,淹不死!”见二人爬上了岸,又笑着说道,“都起来哒!只是节约哒烧碱!”
      那人听了,连声道:“这就好!这就好!”
      说话间,岸边已响起了“叮叮咚咚”的敲打声。
      在这说笑声中,天已大亮了。
      妇人们这时也都爬将起来,纷纷走到船尾,去烧火做早饭了。
      小伢们自在舱中玩耍。
      吃过早饭,男将们都聚在了一起,看着清澈的河水,纷纷发起呆来。
      这时,那个头发花白的男将问父亲:“接我们的人呢?说没说几时来?”
      父亲续上一支烟,吸了口,才回道:“说好在这等的。”
      那个头发花白的男将抬头望眼天,低下头来,看着父亲,焦急地道:“太阳都四五杆子高哒,么还不来?”想了下,又道,“许是忘哒吧?”
      父亲刚想开口,岸上传来一声喊:“你们是彭场来的搬迁户?”
      父亲听了,慌忙站起身子,连声道:“是的!是的!”
      其他人一听,面上露了喜色。
      那人支好钢丝车,拎着个黑提包,走下岸来。
      父亲连忙提醒:“慢点,慢点,蛮滑!”
      那人一听,连忙停住了脚步,望着岸下的众人,笑道:“感谢你们的支持!走,带你们去住地!”
      众人一听,连忙走上岸来,望着那人,只嘿嘿笑个没完。
      那人扫视了一圈,冲父亲点了下头,返身往回走,走到钢丝车边,将黑提包挂在车把上,推上车子,带头往前走。
      众人也都纷纷跟着,一言不发,只是拿眼两边扫描。映入眼帘的,竟是成片的芦苇,还有那宽窄不一的水塘。都走了半个多小时了,竟没看到一个人影。
      众人见了,心中直打鼓。纷纷转头你瞄我,我瞄你,脸上已看不到刚一刻的喜色!
      父亲见众人都不说话,父亲笑着问道:“区长,人呢?”
      原来那人竟是沙湖区的区长。
      区长笑笑,回道:“正因为人少,才要你们来嘚!”说着,一指前面的一片空地,“到哒,到哒!”转头看着父亲,“这里归二大队管!”
      话音未落,猛从一堆草丛中窜出一干人来。打头的一人见了,连声笑道:“可把你们等来哒!”见到人群中的区长,又拱手笑道,“区长,连你郎也来哒?”
      区长板起脸,故作生气地道:“不欢迎?”
      打头的那人连忙笑道:“哪里哪里,八抬大轿都接不来!”
      见打头的那人还想说,区长挥手打断了。看着打头的那人,划了一圈身边的众人,问道:“么安排他们?”
      打头的那人笑着回道:“就住这些。”一指脚下,又道,“这是一队,都是才搬来的!”说着,又一指身后的一干人等。
      区长刚想开口,见父亲直拿眼瞅,区长一愣,笑着问道:“有么话就说!”一指打头的那人,“他就是二大队的周书记,叫周阳春,复员军人,去过朝鲜!”
      父亲看着周书记,笑着问道:“周书记,我们的船都停在奎阁,船上的东西?”
      区长听了,连忙看向周书记。
      周书记连忙回道:“早安排好哒!”转头冲一干人中喊道,“老宋!”
      “哎!”人众中挤出个中年男人,快步走到周书记面前,一脸的笑。
      周书记说:“快去叫上你们的人,赶上牛车,帮。”转头看着区长,指着父亲他们。
      区长连忙答道:“他们都姓汪,彭场搬来的。”说着,“嘶啦”一声,打开车把上的提包,掏出几张纸,递给了周书记。
      周书记双手接过,瞟了一眼,转头又道:“帮老汪他们去搬家!”
      老宋“哎“了一声,转头跑了。
      区长见安排好了一切,这才笑一笑,推着钢丝车,掉转车头,一溜烟地走了。
      从此以后,这里成了父辈们的新家!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微型随笔

    关键词:

上一篇:各司其责,台上台下

下一篇:倒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