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新狂人日记之人咬狗

新狂人日记之人咬狗

发布时间:2019-10-18 03:16编辑:推理小说浏览(112)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一盏台灯下,市晚报记者张亮此时正伏在写字台为找不到有价值的新闻而唉声叹气呢!
      突然,灵光闪现,计上心来——
      打开电脑,手按键盘,十指如飞,“啪啪啪啪”,急速打出了几行字:紧急征集有偿新闻线索,一经采用,即奖一百!
      他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一个夜猫子便有了回应:速到文化路78号!
      张亮一阵儿惊喜,好不高兴,匆匆下了楼,驱车风驰电擎……
      “你就是那个叫张亮的大记者吧?”
      张亮点点头,说:“是啊,绝无假冒!”
      “那你要遵守诺言哟!”
      张亮一拍胸脯道:“放心!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
      此人叫刘海,他说:“就在两个小时之前,在这儿发生了一个新闻故事,我邻居家的一条狗,咬了我一口,我要以牙还牙,进行报复……”
      张亮一听,乐啦,“有戏!”
      张亮趁胜追击:“你怎么报复呀?“
      “我、我……”
      “嗯哼?”
      “我要来个人咬狗!”
      一听,张亮身子不由地一抖,吓了一大跳。
      “大不了,俺带它上医院,打狂人疫苗!”
      张亮忍俊不禁,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出来了……

    2016年6月10日     星期五        晴

         天气倒是蛮好的,可我的心情却不大好。走在街上的时候,忽然又被谁家的一只龇牙咧嘴的黄母狗追撵,在我的腿肚儿上咬一口,血淋淋的。疼痛是其次的事情,人说,狗咬破衣人,妈的,我像一个乞丐吗?这可是我出门时特意换上的最好的衣服,还要我怎样?我恨,连狗都欺负弱小,我今天要实施我的伟大的报复了,就从这条倒霉的黄母狗身上开始。

        我于是想弯腰捡起一个石头或者棍棒,但是这节街道比脸都干净。黄母狗见我弯腰,撒丫子要跑,哪里跑?我今天,就是徒手也要给它点厉害瞧瞧,让它知道爷爷不是好欺负的,以后见着爷爷了,最好给我躲远点儿。我于是追上去,以猎豹的速度。我居然追上了这只边大叫边狂奔的狗,扯住了它的一条后腿,然后是两条。有本事别跑啊,你这趁人不备的外强中干的欺软怕硬的家伙儿,算是什么东西!黄母狗一边歇斯底里地汪汪大叫,嗓门都直了,一边扭身龇牙又要反击。谁还不会汪汪呀?谁还不会龇牙呀?我也学它的样子汪汪地大叫龇牙咧嘴来张我的声势。我腾出一只手来抓住了它的后颈的长毛,使它无论如何也咬不到我,然后另一只手也拢上来,这样我就可以掐住它的脖子。我让它的躲闪的眼睛看住我,看到底谁的眼光能震慑住谁,躲闪一下,我就扇它一记耳光,我要让它看清爷爷是哪个,问它是不是看到爷爷软弱可欺才敢这样。它汪汪汪算是作答,一会儿又哼唧哼唧显出可怜相。我知道,落马的坏蛋都是这样,我在电视上见得多了,文学作品中也这样写来着。我软弱的时候有谁放过我来?我越想越生气,面前的这张狗脸瞬间变成了若干坏人的狰狞的面孔。今儿你们算是被爷爷捏在掌心了。当我又扇这张罪恶的丑陋的面孔一记耳光的时候,它居然还敢试图咬我。

         我一不做二不休,在黄母狗的毛茸茸的脖子上恶狠狠地咬一口。叫你还敢咬我,谁还不会咬哇。

        黄母狗歇斯底里地大叫,声音长而凄厉,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我对一切坏人——苍蝇老虎、恃强凌弱者、损人利己者、人贩子、杀人以谋器官者、保险公司携款潜逃者等等所有的坏人的愤恨都集中在这只狗身上了。

        到现在为止,我也发泄得差不多了,得饶狗时且饶狗,这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别,我可不想和某些坏人一样,对碍着他的人必欲除之而后快。我于是松开狗的脖子,慢慢站起来。说实话,我自己也是又气又累,筋疲力竭。黄母狗被我松开后,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夹着尾巴逃跑了,边跑边哼哼唧唧,间或还回头看我有没有追上去。没跑多远就钻进了一家大门里,原来是街道人家的狗,怪不得这么狗仗人势。

        我打打身上的灰尘,回转身,准备像英雄那样昂首离开,继续赶我的路,全不料路边竟站着一群人围观,我与狗的较量太投入了,以至于他们什么时候纷纷来到我竟全然不觉。我的脸蓦地红了,我怕他们说我小肚鸡肠,跟一只狗也能置气,他们哪里知道那不仅仅是一条狗! 可是我又没法解释,我只得低着头红了脸准备离开,恨不能像孙猴子那样变成一只飞虫。这时候,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有好几个人对我指指点点,一个声音说:“早先听人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我以为人们只是顺嘴一说,没想到,今天,这样的新闻真的发生了。”还有几个人在用手机给我拍照。“一会儿发微信上,保证能上今日头条儿。”其中一个说。

        要不是看在人不同于狗的份上,我真想上去也扇那个大放厥词的人一记响亮的耳光。还有给我照相的人,不知道侵犯人的肖像权违法吗?还有那些个围观的家伙儿,不觉得当看客无聊吗?这个世界上欺负我嘲笑我的人还少吗?连狗都来欺负我了,我也不能反击吗?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从狗钻进去的大门里走出来一个人,很快走近了,脸黑得像锅铁,厉声责问:“是谁欺负我家的狗!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不明摆着觉得我们家人好惹吗?”我没言声,人群中有人朝我努努嘴,有一个小孩子指着我,愤慨地说:“是他,他还咬了你们家狗的脖子呢,一点儿也不爱护动物。”

      狗的主人将目光转向我,愤怒地说:“打狗虽然是件小事,只是我今儿如果饶了你,你明儿连我们家的人也敢打,说,怎么办吧!?”

     我猜肯定要以此勒索我,妈的,我冤,无缘无故被狗咬一口,还真没想到要向东家索赔呢?我不跟他废话,徧起裤脚儿,让他和他们(笑话我的人)看我的被狗咬得血淋淋的小腿。我用探寻的愤恨的目光回击狗的主人,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怎么办吧!?”

           狗的主人显然吃了一惊,我要让他后悔从屋里走出来,我要让他给我打狂犬疫苗,不!打血清,要让他为养这样一条疯狗付出代价。

         还没等我提出我的条件,人群中有好事者发表高见:“算啦,各退一步吧,狗咬了你,你不是也咬了狗了么?”我操,狗特么能与人同日而语吗?

        好事者也没问我同意不同意,又转过头去跟狗的主人说:“我看就这么小事化了得了,你该不会与一个疯子,一个神经病计较吧?”

           谁特么是疯子!谁特么是神经病!

         (1709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狂人日记之人咬狗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