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推理小说 > 老参谋长上坟,小满祭祖

老参谋长上坟,小满祭祖

发布时间:2019-10-19 08:13编辑:推理小说浏览(140)

      饮龙江北岸的环龙村,距离莲花市不远不近正好80公里。传说是我们这一带“龙脉”最旺,“龙穴”最多地方。
      村庄历史悠久,风景秀丽。全村现有80来户人家,400余人口。
      这里曾在清乾隆年间就出过一位举人,周家大碑坟方圆几十里无一处可比;解放以前出过一位游击队大队长,建国初曾担任某地委书记;改革开放后又出了两位市教育局长,如今在外工作的人员中有专家,有教授,有工程师……这村子虽不算大,但名气却不小!
      本市教育局前任局长郑为民家的祖坟就在村子东边的青龙岭上;现任教育局长王喜功家祖坟则在村子西边的白龙山中。两地相距不到两公里,中间就隔着这环龙村。
      每到清明时节,这两位局长都会亲自回到故里来祭祖扫墓,但不是在同一天,更不会一起来,那排场也就大不一样了。
      郑老局长退休前是市里公认的教育专家型领导。他曾从普通教师做起,比较了解师生之所急所想,群众基础非常扎实;办事公道,讲实情,重研究,强管理,图创新;作风民主,平易近人,为人谦虚礼让。郑局长在位12年,为莲花市的教育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做出了许许多多的让人称颂实绩。他以任人唯贤的用人制度为全市各中小学选拔了一大批德才兼备的管理者,又以一路攀升的教育教学质量为千万个家庭点燃了希望。那时,他在全市乃至全省教育界也算得上是个鼎鼎有名人物。可是,他从来不带外人回乡上坟,只是自己一家子,时间就选在清明节的头一天。当天祭祖扫墓结束后,就在村里走走看看,上老屋去坐一坐,到儿时的故友家里去喝一杯茶,顺便问一问村民有没有什么事情要托自己给办的,只要不违反政策,只要力所能及他都会尽力去办。然后,就在村民的挽留与道别声中坐上自己租来的的士离开村子。
      三年前,老郑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休了,孩子们也有了私家车,他就不用再租车了。此后,每年清明回来他都会让孩子们开车先走,以免耽误了工作,自己则与先他一年退休的老伴则留在故土小住一两天。在村里不管是同姓的或是异姓的乡亲都会抢着接待他们,并管他们“老哥老嫂”、“老叔老婶”、“爷爷奶奶”的叫个不停,可亲热了。
      如今,老局长的两个孩子都在省城工作,大儿子已是理工大学教授,小女儿则是省建筑工程设计院的一名高级工程师。孙子在华南理工大学读研,外孙女在同济大学上大四了。这几个“乖”孩子一个个继承老郑谦虚礼让,平易近人的优点,见到“老家”的人都比较亲切——他们不仅在外人缘极好,在乡亲邻里更是有口皆碑,是大家学习的榜样。
      现任局长王喜功比老郑年轻十二岁,虽说两人是同村同属相,但他俩处世之道及为人之礼却截然不同。
      怎么说呢?这位王局长有点贪大喜功,喜欢戴高帽,爱好讲排场,还动不动则虎着脸训斥下属。在市里市外,大多数人都私下说他在用人方面存在着“任人唯亲”和“用顺弃能”的错误倾向,那些不能成为酒友、玩友和利益朋友的人他是不会重用的,在他眼里“顺从”之人就是“人才”。看这厮干了三年的局长,全市的教育工作根本就没有多大起色,甚至在走“下坡路”。对此,师生及家长大多不满,群众意见很大!要是他没有个连襟兄弟在市委常委官居要职的话,或许早就该被撸下来了。
      在乡亲眼里,王局长他就是一个高高在上,亲情淡薄的家伙,都说跟他没什么交情可言,都说这人一点也不像人家老局长!
      要说这王姓在全国那可是个大姓,偏偏在环龙村就这么一户人家。他的父母与小弟一家人早在他刚当上财政局副局长的那年就迁到县城去居住了。他平时为人就不怎么样,再加上他老婆一点也看不起咱农村人,在出生地环龙村里就连他唯一的亲表弟李小辉也说他们这一家子“狗眼看人低”,并表示要断绝往来。
      清明节这天上午九点,王局长准时赶到环龙村来上祖坟。当时随行的人很多,二三十辆各色各样的小轿车把村民活动室前的球场和空地给塞得满满的,密不透风。从车上走下的大多是些中小学校长和承包教育项目工程的老板,一个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他们也不跟村里人打个招呼什么的,只是在稍作停顿之后便跟着王喜功朝坟山方向涌去,肩上扛着大箱小箱,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总数不下七八十人。
      连续两三年都是这样!这一群人上午蜂拥而来,闹到下午四点半左右才离开。要问他们在坟山上到底吃些什么?喝些什么?玩些什么?做些什么?村民们谁也说不清楚,因为没有人到过现场——其中包括了王局长在村里唯一的亲表弟李小辉。
      这一天,白龙山上的吵闹声和大个头的鞭炮声一时一刻也没有停歇过,吵得整个环龙村是鸡犬不宁,骂声成片。
      王局长的车队走后,村庄顿时安静了许多,鸡犬不在狂躁,但被吵烦了的村民依旧还在骂着。他们骂王喜功为官扰民,目无尊长,六亲不认,狂妄自大……早晚要出大事!他们还骂那一群“跟屁虫”似的家伙没有一个好东西,一年一度的清明节放着自家的祖坟不去上,放着自己的父母不去看,也要跟着“主子”跑到这里来当走狗,真是不孝子孙啊!
      村民们骂着,骂着,骂腻烦了。又一个劲地夸老局长好,夸老郑一家才是整个环龙村的骄傲。


      一年一度春草绿,又到清明祭祖时。清明节临近,人们又开始为上坟扫墓祭祖的事忙活了。
      一提起这事,张怀祖就麻烦得不得了。他又不能回那个他曾经被煎熬了十几年,又被他丢开了二十多年的,叫做故乡的小山村,在父母坟上撩几锹土,放几碟子贡品,哭几嗓子哀歌,以表现一下哀思。
      张怀祖可不是那种轻轻易易地就抛弃祖宗忘记父母的主儿。虽说自打他二十多年前,从那个曾让他饱受了十几年煎熬的穷山恶水的小山村里,怀里揣着爹娘卖了下崽的老母猪和作为口粮的几袋麦子换来的钞票,背上背着老娘花了几天几夜时间,给她赶做的被褥,手里拿着省城高校寄来的写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纸片子,在爹娘和与自己双胞胎的孪生弟弟一通依依不舍“缀行甚远”地遣送之后,登上火车,就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地方。但他一直是身在高堂常思爷娘,无时不刻不把爹娘印在脑海里,藏在心深处。在老父亲闭眼之际,他牢记父亲“好男儿志在四方”的教诲,强忍悲痛节哀顺变,参加了预备干部培训考试;在他老母亲断气之时,他想起老娘“忠孝不两全,舍其孝取其忠”的嘱托擦干眼泪,奋勇前行,陪着老领导到国外旅游考察。
      哎,时光荏苒,日月如梭,二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昨天晚上,那个百里以外远在家乡与自己双胞胎的孪生弟弟张念祖打来电话问:“哥,你回来给父母上坟不?”
      你以为我不想去吗?主要是太忙啊!
      忙啊,实在是忙啊,这不,王书记家侄子乔迁新居能不道贺?李市长家公子小孩满月能不恭喜?张部长外甥超市开业典礼能不剪裁?……你看看,你看看,这么一大堆子重要的事那里推得开?哪里分得了身啊?咱总不能像曹操那样“宁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吧。你也该知道,君子成人之美小人成人之恶的道理吧。
      可是,不回吧又怕有人乱嚼舌头根子,背后戳脊梁沟子。虽说咱是明镜高悬正大光明仪表堂堂落落大方,但也不想给那些不三不四猥猥琐琐长舌短嘴老婆子舌们留下谈资。
      张怀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让自己的秘书小刘替自己跑一趟。
      “小刘啊,你马上过来一趟。”
      一个电话过去,小刘不刻就到了。
      秘书小刘,二十多岁年轻小伙,去年新来的,细瘦的身材,高个,长脸,戴个眼镜,短发平头,西服领带,褐色皮鞋锃亮,浑身上下整洁利落,唯一的缺憾就是总是看着脊背有点挺不直。
      “小刘啊,是这样啊,这不是要到清明了吗,我是很想回家扫墓祭祖,可是你是知道的,我忙啊,实在是忙啊,王书记家侄子乔迁,李市长家孙子满月,王部长家外甥开业……哪个能缺了?!回家扫墓祭祖的事,也不能不去,所以,我叫你来,是派你替我回我老家一趟,到坟前烧点纸尽尽心,你看就这样吧小刘,没什么困难吧!”
      “没有没有,替领导分忧是我分内之事,更是我的荣幸,我一定替您把这事办好办漂亮,给领导一个满意!”秘书小刘忙不迭地应承着,没有任何的犹豫,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嗯——”张怀祖从小刘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满意地点点头。“好,好好干,将来前途无量啊,去吧。”
      “好,那领导您忙,”秘书小刘一边点头一边倒退出来。
      
      二
      秘书小刘开着局里的小车,一路曲折,一路坎坷,一路颠簸,一路尘灰,一路飞扬,不到三个小时就来到了他顶头上司张怀祖局长的故乡——他陪着领导下乡从来都没到过的,有着一个听起来就让人觉得谁都不会愿意把它作为长期居住地的名字的小山村——老山坳。
      
      老山坳,坐落在云梦山中一个凹陷的地盆里,四周群山包围,只有一条把周围环山撕开从中穿越而出蜿蜒曲折崎岖不平的狭道与外面相通,中间一片不算大的平地上散散落落地住了二百多户人家。虽说四周山上植物也算是枝叶茂密郁郁葱葱,然而它们长在一块块一堆堆凸兀起伏的青石沙土之中,竟是只能更加突出山势陡峻与险恶。
      虽则如此,老山坳却是一个有着丰富传说、悠长历史和古老传统的小山村。
      传说这里是曾经的玉帝囚禁玉龙的地方。传说玉龙因不忍人民受干旱之苦,义助人民降雨而被玉帝囚禁于此,并立下规条,只有金豆开花才会予以释放。人民因感激玉龙义举而齐集一起炒玉米,因样子像金豆开花而令看管的太白金星看错,释放了玉龙。
      据传这里也是当年鬼谷子修炼的地方。当年一个个的风赫人物,如苏秦、张仪、孙膑、庞涓、商鞅、李斯、毛遂、徐福、甘茂、司马错、乐毅、范雎、蔡泽、邹忌、郦食其、蒯通、黄石、李牧、魏僚等从这里走出去各自成就一番丰功伟业,成为闪烁在历史苍穹上一颗颗明亮耀眼灿星。
      老山坳的人们重视文化。也许是传说这里曾经是鬼谷子修炼的地方,曾经从这里走出过无数显赫的历史名人。这里的人们非常重视文化教养,“耕不离书”“诗书立身”一直是这里人们的祖训。“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书是良田传世莫嫌无厚产,仁为安宅居家何必构高堂。”“万石家风惟孝悌百年事业在诗书。”“二字箴言惟勤惟俭,两条正路曰耕曰读。”“传家无别法非耕即读,裕后有良图唯俭与勤。”“韦孟五言作清咏,晋唐八法为工书”“放怀楚水吴山外,得意唐诗晋帖间”……一副副的楹联显示了这里的人们对于文化的敬重。
      老山坳的人们也更重视传统。清明节作为一个有着两千多年的传统节日,自然也是被人们高度重视的。这不,离清明还有好几天人们就开始为清明的事忙活起来。
      且不说那忙碌的人群,单是那满是乱飞的广告就足以让人们领教了这里清明节的热闹:
      祭祖指导大师广告
      高祭祖,本县清明协会会长(注:相当于行政级别副处级。),正高级职称,长期从事清明祭祖工作,理论基础深厚,实践经验丰富,曾多次在中外杂志发表有关论文,指导过无数大中小型清明祭祖活动,一度登上世界名人榜。
      本人竭诚为您提供各种专业的清明祭祖指导服务,满足客户要求可提供亲自上门服务亦可亲临祭祖现场提供指导,收费合理价格公道,讲究诚信童叟无欺,包您享受货真价实的服务,不满意可退款!如有需要请与本人联系。
      
      祭祖指导大师:高祭祖
      电话:15813721250
      本人地址:县城无名大街曲溜拐弯胡同梅牌号院。
      本村委托联系人:张三炮,电话:13678787878
      
      凤凰婚庆公司广告
      本公司是一家具有出色摄影摄像技术的公司。本公司为适应广大客户要求转变思想开拓创新隆重推出清明祭祖摄影摄像专项服务,我公司将竭诚为您服务给您提供丰富多彩的清明祭祖摄影摄像服务。服务绝对包您满意,让您快乐享受,给您留下永不磨灭的记忆!咨询拨请打公司客服热线,联系业务请找公司所聘本村业务代理。
      客服热线:400—800—900—16500
      公司地址:县城户右大街梦妮号
      公司聘请本村业务代理:村西头刘二毛。刘二毛电话:13816777777。
      
      温馨礼品店广告
      清明祭品有需求,前来店里找老侯。清明祭祖期间老侯家温馨礼品店特别推出各式各样的祭祀用品:纸冥币、纸元宝、纸苹果机、纸宝马车、纸别墅,还有纸洗脚女、纸按摩女、纸小三等。货物齐全,应有尽有。价格低廉,物超所值,可直接送货上门。
      温馨礼品店地址:县城巴虾街栾高号温馨礼品店
      温馨礼品店老板老候电话:13567676767
      温馨礼品店本村临时连锁店:村委会旁边孙胖子小卖部
      代人祭祖雷锋扫墓团广告
      清明祭祖不用慌,雷锋扫墓团来帮忙。您不必再为因经商忙碌、上班紧张、事务缠身无法实现清明节祭祖扫墓的愿望而烦恼,雷锋扫墓团是一个专门提供替人祭祖扫墓服务的团体。替你解忧是我们的宗旨,让您满意是我们的追求。通过我们的帮忙,您既不用耽误那宝贵时间又可以尽到表达孝心祭思亲人的愿望。
      联系人:雷锋扫墓团团长黄尼万
      联系电话:13672514596.
      ……
      
      三
      按说清明节祭祖扫墓祭思亲人的忙碌与“老耗子”是无关的,可是“老耗子”不仅参加到了这场热闹的清明节祭祖扫墓忙碌之中,而且好像比别人显得更忙碌。
      “老耗子”,五十多岁,上无父母下无子孙中无妻妾,一个快乐单身汉,姓全叫全旺祖,“老耗子”是他的绰号,其实老山坳的人们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姓什么,究竟叫什么,全旺祖是当年老山坳村里的老人们给他琢磨一个名字。“老耗子”是个没有来头的孤儿。六0年在他还是个婴儿的时候,被一伙过路逃荒的人抛落在这里,是全村父老乡亲们的奶水和稀米粥让他存活下来。因为是全村的奶水和稀米粥养活了他,村里的老人们给他琢磨了这个名字。这么多年他既没有出去寻过自己的根,没有人来这里寻过他。—这样说来,“老耗子”其实是个无根的人。照此说,清明节祭祖扫墓与“老耗子”根本不沾包。可是就在两年前,不知“老耗子”发错了怎样的神经,竟自在自个包产地里弄起一个坟堆,坟堆前面竖起一个不小的碑,上写:先人全旺祖之祖之墓。
      
      清明节临近,“老耗子”也格外忙活起来。
      祭祖祭品样式要全,数量要足。
      “胖子,纸冥币两打,纸元宝一百个,纸苹果机、纸宝马车、纸别墅各两个,纸洗脚女、纸按摩女、纸小三各十个”“老耗子”很是大气。
      “呦,我说老全啊,这是干嘛?这是不打算着过日子了?”小卖店老板孙胖子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
      “祭祖的事是不能含糊的!”
      “祭祖?噢——是,祭祖,祭祖的事是不能含糊的。”
      “那好,这些我马上给你准备,”
      “准备好了直接送我家里。”
      “好嘞,放心吧你。”
      搞好了祭品,算是完成了一项任务。
      想起坟边的小树也该补栽几棵,“老耗子”开上破三马车到三十里以外的一家苗圃老农那里买来几棵小柏树和小松树苗。
      贡品也是马虎不得的,村里小卖店里的那些是不能用的,不仅档次低质量不好而且也不卫生,只能去趟县城的大超市买些来。想到这里,“老耗子”骑上自行车,顺着石棱瓦块的山路在一串串哗哗啦啦叮叮当当乱响中向县城跑去。
      ……
      一切祭祀的东西都准备妥当,“老耗子”如释重负一般。
      
      四
      一路问询一路打听,秘书小刘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局长张怀祖的双胞胎孪生弟弟张念祖的家。
      车子停到家门前的石子路上。小刘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院落—这是一处面积不大稍显有些破旧的院落,院墙不高,是由石头和土坯混合砌成的,院口开敞没有门,一个长长的枣树枝杈绑成针针刺刺的栅栏斜靠在一侧的墙边,院内正中是一排四间砖的颜色显得有些模糊的正房,紧挨正房两侧分别各有一间由土坯和石块砌成的配房,再往外两边靠外院墙两个角落里,分别是看上去像什么猪圈羊圈之类的建筑,一边狠狠地按着方向盘上的按钮,汽车喇叭发出长长“滴—滴—”的嘶叫。
      
      早已习惯了这个时刻这种声音。正在和老婆子念叨着去给父母上坟扫墓的事的张念祖,听到熟悉的声音便站起身来,走出屋子走过院子,来到门口前的车子旁边,看到这熟悉的车子这熟悉的车牌号这熟悉的车里人的风格,张念祖知道里面的人应该是自己孪生的哥哥张怀祖或者他派来的。
      坐在车里的秘书小刘看着从屋子里,从院子里,从院门口一路走来的这个人,从他那与自己顶头上司张怀祖局长酷似的身材,酷似的脸型,酷似的眉眼,酷似的鼻子,酷似的嘴巴,可以准确地判断出这应该就是自己顶头上司张怀祖局长的孪生弟弟张念祖。只是局长这位孪生弟弟在走路风格上和自己顶头上司却是大大地不酷似,而且面容也苍老许多。
      “大叔,您好!”小刘赶忙下车,满脸微笑。
      “嗯,你好,你是他派来的?”张念祖似乎面无表情,除了那张嘴外脸上别处一动不动。
      “是的,大叔,您是张局长的孪生弟弟张念祖吧!”小刘依旧满脸微笑。
      “嗯,是,今年他又不回来?”张念祖依旧面无表情,除了那张嘴外脸上别处一动不动。
      “是的,大叔。”
      “我们局长太忙了,实在是太忙了,实在是抽不出身来,所以特派我来给已故的老人家上个坟扫个墓,表达一下局长他的孝心。”小刘仍然满脸微笑
      “嗯,知道了。”张念祖仍然似乎面无表情,除了那张嘴外脸上别处一动不动。
      “那先进屋坐坐,歇一歇,喝口水吧。”终于有了礼节上的请让,面上的表皮也有了松动。
      “不了大叔,我们赶紧去坟上,我那边还有事,还赶着回去呢。”
      “不吃完了中午饭再走?”
      “不了,大叔,那边事忙着呢。”
      “那好,就抓紧,”张念祖转过头冲着屋子里喊,“老婆子,把准备好的祭祀的东西收拾收拾,去坟上,这就走。”
      “好啦,这么急,催命鬼啊!”屋子里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中年妇女的声音。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推理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参谋长上坟,小满祭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