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断肠崖(全本)

断肠崖(全本)

发布时间:2019-10-11 18:28编辑:武侠小说浏览(85)

    图片 1 第一章美女蛇妖
      天南有山,曰“南山”,南山多蛇,其中有修行千年,成精者两条:一男蛇妖“毅”,一女蛇妖“婉儿”。两条蛇妖感情深笃,相亲相爱共同居住在南山之阴的“双蛇洞”中。
      这日,一樵夫于南山砍柴,他本是个穷苦人叫李大胆,为了能多赚钱,好娶个媳妇,他只好摸黑起早勤苦的工作,眼下他已攒够了一百贯铜钱,再攒上两贯他便能上隔壁王家提亲,讨他青梅竹马的巧妹做老婆了。
      朝阳才刚刚生起,东方霞光生彩,鸟儿却已早早栖在枝头唱起了歌儿。李大胆抹了把汗,抬头见时辰还早,就决定再多打些柴禾。然而眼下可打的柴禾都已打尽了,若想砍好柴,只能到深山里去。李大胆小时曾听老人讲这南山深处住着两条蛇妖,常吃过道的行侣和砍柴的樵夫,据说有的镇民还曾在草窠里,发现了被蛇精啃剩下的人的脚趾头。但他已在这山上砍了八年柴却从没遇上过什么蛇妖,而此时又已白昼,李大胆壮了壮胆,心道:“我不会如此倒霉的。为了讨巧妹做老婆,我什么苦都吃得!!”想起了巧妹,李大胆黝黑的脸上钩一抹羞涩而憨厚的笑:不知此时巧妹起床没有?她一定起来了,她比鸟儿还勤快灵巧!!为了巧妹,李大胆再没什么好怕的了,他背了打好的柴禾,提着斧头向南山深处走去。
      愈往深处去,林深叶愈密,稀疏的阳光便从枝叶的空隙间洒落,斑斑驳驳打在地上。李大胆渐行渐远,惊喜地发现左右前后有好些高大粗壮的古树,“这一株少说也得有五百岁了吧!”李大胆抚摸着一株枝干虬结的苍天大树,惊叹道,那树上的随便一根树枝便有李大胆腰围一般粗细。又有奇花异卉杂生在古树周围。
      好奇归好奇,李大胆可没忘了此行的目的,古树再好看也不如他的巧妹好看。于是,他便寻了一棵好树,砍起柴来。正砍得起劲,忽听背后轰隆隆惊天一声大吼,直震得天地失色,南山也跟着晃了三晃!李大胆大惊,斧头险些掉在地上,一回头惊见一只斑斓吊眼猛虎正张着獠牙大嘴,用猩红的眼睛瞪着自己!!李大胆心道不好,条件反射地向后退了两退,那大虫也紧跟着逼近两步。它已饿了一天一夜,今天可教它逮到了个活物。
      “我跟你拼了!”李大胆见无路可退,大喝一声,轮起斧头便冲了上去。山中人都勤劳勇敢,身上有个把力气。这李大胆也无愧了他的名字,真个一个勇武汉子!!但见人来虎去,各不相让,锋刀利爪,往来生风。于是,一场惊天动地的“人虎斗”便在这深山老林中上演了!!
      然而,李大胆不是武松也不是李逵,他只是个平凡的樵夫,不时,他已气力用尽,而那大虫却仍凶猛如常。“巧妹,巧妹……”李大胆唤着声声巧妹,合上眼睛。那猛虎见李大胆不再反抗,便合身扑了上来,它本是畜生,自然不会怀疑李大胆有什么诡计!
      
      李大胆本待等死,却久久没有痛感,睁眼一看,惊见那大虫赫然悬于空中,张牙舞爪,作势要扑将下来!
      李大胆本已动了死念,但此时死亡活生生就摆在他眼前,他竟有些慌张,正要跑他娘,却见一女子正站在猛虎近旁,笑嘻嘻瞧着大虫。
      李大胆大惊,说时迟,那时快,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就地一滚,来到女子身侧,一把拽过女子的胳臂,疾呼道:“姑娘快逃,快逃!!”却哪里拽她得动,姑娘直如长在地上一般。
      “我往哪里逃啊,这里便是我的家啊。”姑娘银铃般笑道。
      “你若不逃,大虫就把你吃掉了呀!!”李大胆急得满头大汗,一长炭黑脸都快变成了绿色。
      “哈哈”姑娘笑得更欢了,“你是说它吗?”姑娘不疾不徐地说。
      李大胆瞥了眼那猛虎,直感到脊背发凉,忽然发现一桩奇怪的事:那大虫怎的仍悬在空中?!李大胆又奇又惊,待回过头来,没被大虫吓到,却被这女子美貌所惊到了!但见这女子眉如山黛,目如朗星,鼻似雪砌,嘴如樱桃,肤如凝脂,发若流瀑,身材纤瘦高挑,凹凸而有韵致,浑身上下全无半点杂质。更奇的是这么美丽的女子居然没穿衣服,而是用香草编织成裙,遮蔽在隐秘处。有诗为证:“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那女子见李大胆这般呆像也不生气,嘻嘻一笑道:“这大虫已被我施了定身法了!!”见李大胆没有反映,不禁奇道:“喂,你怎么不逃呀?!”
      李大胆这才回过神来,傻傻地道:“俺为啥要逃啊?”
      “因为这大虫被我施了定身法了!”
      “我知道被你施了定身法了,可俺为啥要逃啊?!”李大胆抹了抹黑忽忽的脑袋不解道。
      那女子哪见得这傻气的人,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忽地变成一副凶相,恶狠狠道:“我是妖怪,你还不跑?!”
      李大胆这时却变得聪明起来,不逃反笑道:“俺知道你不会吃俺的,你若是想要吃俺,俺早就被你吃了。”
      女子见懵他不过,又变回娇滴滴秀美的模样,道:“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李大胆嘿嘿一笑,又道:“那你都见过什么样的人呢?”
      女子轻叹口气,柳眉一轩,话间不无落寞道:“那些人见了我施魔法,就吓得惊慌失措地逃跑了。”想到那些人逃跑的情景,女子只感哭笑不得。
      “就算你是妖怪俺也觉得你是个好妖怪,唉,那些人也不分辨清楚!”李大胆大声为女子鸣不平道。
      “你叫什么名字啊?”女子问李大胆道。
      “俺叫李大胆。”
      “果然好大的胆子!真是人如其名啊!!”女子佩服地说。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李大胆不好意思的问。
      “我叫婉儿,乃是山上修行千年的蛇妖。”婉儿如实答道。
      “你真是世上最好的蛇妖了!”李大胆由衷称赞道,觉得时间不早,应该回家去卖柴了,于是道:“时候不早了,俺得赶去卖柴禾了。
      婉儿好容易结识了一个朋友,见他这就要走,很是惋惜,道:“也不知你们凡人为何每天都忙忙碌碌的。”
      李大胆叹了口气,苦着脸道:“没有办法呀,还不是为了赚钱。”
      说到赚钱,李大胆眼珠一转,忽然走到大虫身前,挥起手中柴刀便要砍将下去。那大虫吓得魂飞魄散,却莫可奈何。
      “你要做什么?!”婉儿惊惶道。
      “我要扒下这层虎皮,去卖些钱来。”李大胆停下动作,道。
      “这大虫没有丝毫伤你,你怎却忍心把它的皮拔下来!你不觉得这样很残忍吗?!”婉儿义愤道。这一席话直令一向老实木讷的李大胆哑口无言。
      婉儿径自道:“你们人类为了使自己安全,不管动物有没有伤害过你们,你们都刀枪以对,杀之而后快,这简直是太自私了!!”
      “对……对不起。”李大胆愣了良久,点头认错道,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得这般言论,但淳朴的内心却觉得这席话确有道理。
      婉儿见李大胆认了错,语调放柔道:“你为何要那么多钱呢?赚钱有什么用呢?”
      李大胆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若是俺赚不够钱,就没法和巧妹成亲,娶不到巧妹,俺,俺”李大胆因激动而结巴道,“俺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爱巧妹?!”婉儿如泉似的眼波,因李大胆的话陡然一亮。
      “是的,俺这一辈子只爱巧妹一个婆娘。”李大胆信誓旦旦地说。
      听了这句话,婉儿不再说话了,她垂下头似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忽然抬起头,问道:“你能告诉我‘爱’是什么吗?”
      李大胆闻言一怔,‘爱’是什么?他还真搞不清楚,他本是个粗人,没读过书,所以也便不似文人一般较真求理,即爽朗地说:“俺不懂得什么叫爱,但俺觉得爱就是和一个婆娘在一起时很快活,在她面前不用担心说错了话而被责备。为了她能够快活,俺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她能微笑,俺死也值了!!”
      婉儿脸色一红,点了点头,李大胆嘿嘿一笑,正要走,却忽然被婉儿叫住。“你还有什么事吗”李大胆问。
      婉儿指了指一桩古树,道:“一千年前秦始皇入侵中原,那时候好多人为了逃避战乱都躲进了深山里。我曾见一个有钱人将一块玉麒麟藏在了这株古树下,如今沧海桑田并不见他的子孙来取,也许就不会有人来取了。我见你对巧妹一片真心,又心地善良,所以你拿了走吧,去卖个好价钱,好娶你的巧妹!”
      李大胆听罢千恩万谢,便去古树下挖,婉儿便坐在树上等他。就这样直到日上三竿,果见泥土里银光闪闪,宝气冲天。李大胆探手一拿,好家伙,真真的奇珍异宝!!正是:“光滑无畴美麒麟,掩埋千年待主人”手捧玉麒麟,李大胆谢了又谢,才下山去。
      望着李大胆远去的背影,听着他不成调子的幸福的歌声。婉儿开心地笑了笑,只是她眉间又似轻锁着什么烦恼——那是什么呢?唉,少女的心事,总是不能说出的秘密……
      第二章升仙的梦想
      婉儿手执一朵鲜花,一边想着心事一边乘着香车向南山之阴行去。但见那香车四壁挂满了辛夷与桂花,而那拉车的竟是一只浑身赤红得犹如炭火的豹子。那豹子前还有一只蹦蹦跳跳的形容可爱的狐狸,原来它是领路的侍从,正引领着赤豹往南山之阴走去。有诗为证:“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如此这般,直来到一处山洞口,但见那洞上刻着三个字:“双蛇洞”。婉儿下得车来,洞中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不无责备道:“婉儿,你又跑去哪里玩啦。”婉儿走入洞中,那洞门虽大,里面却别有洞天,只见一弯清潭后,一个英俊的男子正闭着眼坐在石台上的蒲团上修炼,他的上身宽阔挺拔,下体却是蛇的身躯!
      婉儿见了这男子立时报出春花般的笑,撒娇道:“毅,我今天去山之阳玩啦,我本来想采些鲜花,没想到却碰到了一个有趣的樵夫……”
      “你若累了就去歇歇,若是不累,就陪我一起练功。”毅没有睁眼,打断了婉儿的叙述。
      尽管毅的语调已经够温柔了,但婉儿还是感到受到了冷落。
      “升仙真的那么重要吗?”婉儿质问道,漆黑美丽的眸子中已有晶莹的泪珠在打转。
      毅感觉到了婉儿的伤心,这才睁开眼,缓缓“走”到婉儿身旁,轻轻擦去她的清泪,道:“婉儿,你不要怪我冷漠。我这都是为了你好。难道你不渴望升仙吗?难道你甘心整天躲在深山老林里过着不能见人的生活吗?!婉儿……
      婉儿突然挣脱毅的手臂,“我不想升仙,我只愿每天和你在一起!!”婉儿歇斯底里地喊,然后哭着奔出洞去。
      毅摇了摇头,又坐回到蒲团上。他想:等她想明白了,她就会回来了。
      
      婉儿一边哭一边跑,直来到一幢瀑布下,那瀑布从山崖上奔泻而下,遇到巨石拦路,就碰撞出好些水花,直打到婉儿脸上,婉儿一抹脸,气道:“连你也欺负我!”却惊讶的发现瀑布上空挂着好一圈美丽的彩虹,如真似幻,如虚若实。
      “好美丽啊!!”婉儿看得痴了,竟忘了伤心。就这样,婉儿直在瀑布下坐了好久,心情也便好了起来。她仍在生毅的气,所以她不想回双蛇洞去,但她又不知去哪里好,忽然她想起了她人间的朋友李大胆。
      “对,我且去看看他过得怎么样。据说巧妹很漂亮,我倒想看看是否真如他说的那般了得!”念及此,打定了主意。但见婉儿摇身一变,化身为一个端庄美貌的白衣女子。柔荑一探,地上便现出一道祥云,婉儿便驾着这祥云飞往人间去了。
      第三章人间
      花花世界,好一派繁华景象!南山脚下的七星镇里人烟辐辏,大街之上,货摊整齐的一条龙摆下去,货摊上的商品是琳琅满目,各色各样,应有尽有!小贩的吆喝声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望着目不暇接的人间玩意,婉儿看得又惊又奇,忍不住东摸摸西瞧瞧,拿着某个花瓶或别的什么翻来翻去,爱不释手。摊主对这奇怪的女子显得有些不耐烦,就哄逐道:“姑娘你买是不买,不买的话,快快走开,别挡了别的买家!”这些人原是看钱不看脸的,就算你长成花的模样,他们照样不懂怜香惜玉。
      婉儿也不生气,嘻嘻一笑,便走开了。忽见一个人间女子正在一个铺子里试胭脂,那细粉在她干黄的脸上一抹,就忽然变得容光焕发,娇艳可人了!婉儿大是惊奇,心想:“这究竟是个什么神奇的东西,有让人变美的魔力?!”一壁又想:“毅一心想着升仙,不愿意同我厮守人间,说不定是因为我不漂亮的缘故,如果我拥有了这个东西……”想到这儿,婉儿下了好大决心,趁那老板不注意,兰花袖里素手往一盒胭脂上一点,那小盒子便悠悠飞入了她的口袋里。诡计得逞后,婉儿调皮的一吐舌头,道:“对不起了,店家。”正要逃之夭夭,忽听街角响起一片糟乱声,寻声一望,见一顶花轿正停在大道中央,而一群人正围着花轿看热闹,婉儿利用透视眼看到其中有两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架着胳膊,正虎视眈眈逼近一个浑身黝黑的男子,而那男子却豪不畏惧的迎了上去。其中一个大汉挥起醋钵大的拳头向那男子一击,那相对瘦弱的男子未及躲闪便趴倒在地,待抬起鼻青脸肿的脸时,婉儿惊呆了——那男子她居然认识!
      第三章人间
      没错,那男子正是婉儿在南山猛虎口下救出的樵夫李大胆!!原来李大胆捧着玉麒麟高高兴兴回到家里,却被八十岁的老娘骂他懒惰,不务正业。李大胆笑嘻嘻从背后取出玉麒麟来,他老娘吓得几乎犯了哮喘病,但还好被李大胆救了回来。他老娘这才欣慰的笑了笑,对玉麒麟摸了又摸,喜极而泣道:“我儿好福气啊,我儿这回可能娶上媳妇啦!”李大胆经这提醒,才又想起巧妹。他本来想将此喜讯第一个通知给巧妹,但又想孝字为先,所以便先回家去拜会老母。李大胆安抚了老娘,便匆匆去了巧妹家。为了以防宝贝丢失,他把玉麒麟藏在了一个麻袋里,并将麻袋挂在了茅房上头的木梁上。这究竟是个聪明的法子,因为绝没有人会料想到这稀世的宝贝,居然会被李大胆藏在了茅房里。   

    “师父,师父,我们真的要离开阿姑吗?”

    留有胡须的长者蹲下身与面前粉雕玉琢的男孩持平视线,伸手摘除了他发顶的那片黄叶,语重心长说道:“你的阿姑她是只蝴蝶妖,可你将来是青云门的修仙之人,自古仙妖不两立,你日后可要明白这个道理。”

    男孩眨动着长睫之下的双眼,一脸不舍地朝着身后望去。

    那个女子身着黄衫,眉目之间似是笼上一层尘埃,隔着蒙蒙细雨,只能望见凉亭中她不太真切的身影。

    可他知道,他的阿姑也一定舍不得他。

    男孩推开了他的师父,那男子毫无防备,任由手中的油纸伞滑落地上,他眯了眯眼睛,终究叹了一声:“也罢,再等你半刻。”

    男孩的脸上沾染了细小的水珠,女子温柔似水的目光绕着他不大的人影,见他眼角流出两行热泪,心中更是一疼。

    她拿出怀中的巾帕,俯下身来,仔仔细细地将他的双颊擦干净,柔声忧心道:“你这般冒失地在雨中行走,也不怕得了风寒?”

    男孩微仰起头,带些讨饶的意味说道:“可是阿姑,我真的舍不得你,你也跟我走,好不好阿?”

    她的手泛着丝丝冷意,轻抚上他的脑袋,眼中盛满对这孩子的怜爱,不禁黯然道:“可是你是要去修仙的人阿,阿宁,我愿你将来有一天,能执剑天涯,做个行侠仗义的男子,那时候,你再回来找我可好?”

    男孩纠结地低下头颅,双手绞在一起。他吸了吸鼻子,最终妥协道:“阿姑离开我,会一直想我吗?”

    “会,我会一直念着阿宁。”

    “那阿姑,将来我一定要回来找你,你不许忘了我。”

    男孩抬眸深深地望着她,彷佛要将她看上一生一世。

    她转过身,撑起伞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再未曾回头。

    怎么敢忘了你呢,阿宁。我这一生,只愿君不负,何惧重来误。

    十三年后,江湖上出现了一位青衣男子,手执青云门的屠妖宝刀,在江州一带赫赫有名。

    这男子之所以被百姓所颂扬,皆因他曾捉住了太守府的一只虎妖。太守的夫人卧床多年,是因那虎妖作祟,整日呆在她的身边,吸取她身上的精气。

    虎妖着了他的道,被他打得奄奄一息,拖着沉重的身子回了洞中。洞中那妇人见此泫然不已,颤着手抚上白虎的伤痕,哽咽道:“都怪我没有用,拖累了你,害你本该是修仙的妖,却偏偏为了续我之命,渡我活人的精气,成了俗世中人人喊打的妖物。”

    白虎虚弱无力轻笑,又将精气缓缓渡入她的身体之中。在月色的掩映之下,她原本苍白的面庞终于泛上正常的红晕。只听得白虎无奈叹道:“阿姚,我这些时日,恐怕只能呆在洞中,可你…”

    “可我总该要自己下山的阿,阿虎,你对我大恩大德,我阿姚没齿难忘,可是真的够多了…我欠你太多,已经还不起了…”

    白虎低下头颅,目光深沉地盯着面前的女子,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细微的表情。

    他自嘲笑道:“这么多年,你早就还不清了,如今你还想与我撇清关系?”

    “我…你便当我愧疚你的伤势,不如让我一人下山吸食精气…”

    “不行,你修为已散,若要碰上那些捉妖之人,你可如何是好?”

    她扯下了他紧篡她左袖的手,义务反顾地走出了洞门。

    山风迎面吹来,拂过她的青丝,仿若要与之共舞。她的眉头紧锁,却想起曾经那个与她一同跪在月牙山的男子。

    那个男子与她一齐跪在明月之下,说着永生绝不负她。

    那时的他是天下少有的修行除妖之人,长着一张淡薄寡欲的脸,可偏偏遇上她时,变得无赖而又腹黑,嘴里吐的话尽是甜言蜜语。

    他明明知道自己是妖,可还要执意与她在一起。

    她本意不愿与凡尘男子多有纠葛,更遑论那修行之人。

    可谁知他缠自己缠得紧,非要与她做这俗世夫妻。他待她甚好,后来为了她背叛了同门,放弃了修行,却遭到同门的残酷追杀。

    为了护佑自己,他却只身赴死。

    可她怎么甘心让他死呢?她用自己三魄,求来了他再转世为人的机会。

    后来她将他带至身边,让他唤自己阿姑。青云门的人是不待见她这个妖精的,她便五步一跪,十步一拜,从山下一直跪至青云门前。

    掌门终于被她的一片痴心打动,答应收那孩子为徒,也答应放过她,给她一条活路。

    自她丢失三魄以后,便要靠吸人精气,才能延续她的薄命,再后来她遇见了白虎,白虎怜她日益虚弱,为她变成了行走凡尘吸食精气的妖。

    如今的阿宁,应是在天下某个地方,正逍遥红尘,不久便飞升仙门吧。

    那日她下了山,鬼鬼祟祟地跟在一妇人后面,可她却被那个青衫男子盯上,还未来得及回头,便被他用一根玉笛刺穿胸膛。

    她不可置信地抬头望着他,依旧是熟悉的眉眼,用着全然陌生的目光望着自己,却让她犹如坠入冰窖。

    他义正严辞道:“你这蝶妖,为害人间,我今日若不除你,他日你定当祸害人间。”

    她满心疲累,颓然笑道:“你难道不记得…阿姑了吗?”

    “记得,可我的阿姑绝不是你这般容颜苍老,佝偻的女子…你这种贼心不死的妖怪,本就不应存活…”

    她真是疼极了,可眼前男子的目光凌厉,仿若能将她刺穿一般。

    “那你可知…你的阿姑是妖…”

    “阿姑怎么会是妖,你这妖怪,临死还不知趣…且看我再斩你一刀…”

    是了,那时他小,她便未在他身边展过一丝异于常人的表现。

    他终于长成了她所期盼的那样,风骨俱佳,潜心修行,心怀芸芸众生,可却容不下一只妖,一只如她的妖。

    从前多好,从前他爱她,哪管人妖殊途,后来他伤她,只因一句妖本无心。

    可他不懂,她的心早已留在他的身上。

    只愿君不负我,何惧重来误我。可重来你却负我。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断肠崖(全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