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自个儿和王总的传说,我们复婚吧

自个儿和王总的传说,我们复婚吧

发布时间:2019-10-11 18:28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12)

    “喂,玫瑰酒楼吗?我是顺发实业有限公司。对,定一桌酒席,八个人,要个包间。我们五点过去,谢谢。”我放下电话,看了下表,已到下班时间。
      “王总,席我定好了,玫瑰酒楼201房间。待会你和客人过去,我走了。”我对从接待室出来的王总说。
      王总忙说:“说好的,你一块去。”
      “我不舒服。”
      “还为上午的事生气?”
      “没有……”我头也没回地下楼,泪眼汪汪地回宿舍。
      
      上午,我正在王总办公室汇报催款的情况,刚谈几句,门被撞开,一张凶狠的脸在我和王总面前出现,她指着王总的鼻子质问:“你说,这些天不回家,上哪去了?”
      “我出发刚回来。”王总冷静地说。
      “和谁出发?是和于小姐一块出发的吧,还住在了一起。”
      “别瞎说。”王总从老板椅上站起身来,克制着自己的声调,他看了眼惊慌失措的我。
      “哼,瞎说,我打电话来公司,他们说你和于小姐一块出发了。是不是于小姐?我没冤枉你吧?”那张凶狠的脸对准了我,我的目光赶紧避开,不知说什么好。
      “我和于小姐一块出发不假,可我去了南方,于小姐去了东北。她今天刚回来,正在向我汇报去东北催款的情况。”
      “哼,你这话说给三岁孩子听去。”
      我掩面跑了出去,听见王总办公室传出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叫和砸东西的声响。
      
      下午上班,王总让我去他办公室继续汇报催款的情况,我汇报完准备离去。王总微笑着看我一眼,沉吟片刻歉意地说:“上午的事,请你别在意。”
      我点点头,眼泪还是止不住涌出来,我赶紧转身走了。
      
      这天晚上我翻来复去睡不着,我真不该来这家公司,可是,比较起来,这家公司比那家“迷你”饭店强。那个缺德厂长醉眼迷朦地盯着我,又从钱包里抽出张百元人民币在我眼前晃着:“小姐,陪我跳支舞,给你钱。”
      “对不起,我不会跳。”我忍着厌恶和愤怒客气地说。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这家饭店。一想到那个眼睛色迷迷的厂长和他手里晃动的那张百元钱人民币,我就象吃了只苍蝇似的。
      
      来这家公司应聘时,王总说:“公司目前不景气,你想留下来的话,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我没多加考虑便留了下来。王总安排我做公关兼管要帐。虽然整天忙的不亦乐乎,天昏地暗,可心里踏实。
      我来公司一个多月后的一天,王总出差在外,我正在办公室整理文件,一个中年妇女突然闯进来,不请自便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并翘起了二郎腿。她用鄙视的目光在我全身上下扫描一遍后说:“你就是新来的于小姐吧?噢,我忘了告诉你,我是你王总的老婆。我听说俺先生又换了小秘,我来见识见识。啧啧,确实如花似玉的……”
      我看了她了一眼,摔门走了。没想到,她今天又来公司闹这么一场。
      
      过了几天,王总为开发市场又出差了。我在家提心吊胆,生怕他夫人再来公司闹事。王总出发回来一见我就高兴地说:“小于,我考察了一家大型企业的产品,并与他们销售部门的有关负责人进行了接洽,他们销售的产品辐射大半个中国。他们想在咱们市设个办事处,代理销售他们的产品。那样,咱们如果能够成为他们的代理商的话,那么咱们公司就有希望了。”
      “那太好啦,什么时候能够谈妥这件事呢?”我心理有股说不出来的高兴。
      “他们先要派人来咱们公司了解情况,然后再决定。顺利的话,国庆节前后就可以和他们鉴定合同。”王总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晚上,王总请公司十几名员工一块到家风味餐馆撮了一顿,然后跳舞、卡拉OK。在我们尽兴玩的时候,我发现,王总独自坐在包厢默默抽烟。也许他太累了,我在一旁细心留意着他,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跳完舞,王总让我帮他叫了辆出租汽车,他说今晚到公司去睡,不回家啦。
      半夜,我的手机响了,吓了我一跳,一看是王总的手机,我忧郁了一下,接听了电话,电话里传来王总微弱的声音:“小于,我感冒了,帮我弄点药来。”
      我赶紧起床从抽屉里拿了几片退烧药和感冒药骑车送到公司。原来王总在火车上就感冒了,现在发起了高烧,头烫的吓人。我叫了辆出租车把他送到了医院打了吊瓶。
      
      王总终于和他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判给了女方。离婚是王总提出来的。代价是,他给妻子十万元现金和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不然女方不同意离婚。
      不知为什么,自从王总离婚以后,我发现同事们都用怪怪的目光看我,有几次我还偶尔听到了同事们在小声议论我和王总。我感到茫然
      王总离婚后,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眶黑黑的,脸上的自信被忧郁取代。几个月后,他又恢复了过去的精神状态。我心里才为他松了口气。
      
      王总开始让他的一个小学同学给我介绍对象,不知为什么,我一个都没答应去见面。他劝我说,你已经二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应该考虑个人问题啦。不知为什么我顶撞了他一句,你先找了对象后,我再找对象。说完这话后我感到自己的心脏跳的厉害。他不以为然地笑笑,好,一言为定。我羞涩地点点头。
      我的同乡小梅来找我,我们俩家住邻居。自从我出来打工后,她也跟我来了。我从‘迷你’饭店走的时候也劝她离开饭店另去找或干,可她不走。晚上我请她吃饭,她说饭店老板和他老婆离婚了。我‘嗯’了一声,这种事司空见惯,并不稀奇。她又问我们王总为什么和他老婆离婚?我说为了解脱。她好象听不懂我的话似的摇摇头笑了。
      晚上我失眠了,脑子里总浮现王总的影子。
      
      那家大型企业派员来我们公司了解情况,回去后很快来电话,让王总去前合同。我提议为他饯行,他答应了。在光线柔和的酒吧里,耳畔回荡着轻柔、美妙的音乐。我和王总默默地对饮。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失,我们的目光不经意地相碰又慌忙避开。我们相对无言,默默地轻啜着美酒,倾听着音乐,似乎那令人轻松、愉慰的的音乐是我们彼此之间沉默的注脚。最后还是我打破了沉默,端起酒杯来主动和王总碰了一下杯子,温情脉脉地望着他说,王总,为我们公司,我祝福你……。谢谢你小于,公司能有今天,也有你的一份功劳。等我签合同回来,我回请你一次。而且,我还要让我小学时的同学给你介绍个对象。我希望早日吃到你们的喜糖。
      我俩都喝完了酒杯里的酒。我没再说什么,只感到脸上热辣辣的。送他上火车的时候,我塞给他一个包,我说是件刚赶织出来的毛衣,秋凉啦。他接过包,对我说了声,谢谢。我忙低下了头。
      
      小梅又来了我这里一趟,这次她喝多了,告诉我她和老板同居啦,已经为老板打了一次胎。我讨厌听这些话。但我心理又疚愧,小梅是跟我出来的,她这样我怎么向她家人交代?但看到她那副无所谓和幸福的表情,我又释然了,这种事太正常啦。她问我是不是看上了我们王总?我没想到她会问我这话,让我尴尬。不过,我冷静地说,有这种可能,不过,我们王总可是堂堂正正的人,不象你们那个老板,小梅点上只烟抽了一口摇头笑了,男人有几个正人君子?你要警惕,可别步我后尘。你想没想?他为什么好端端地和他老婆离了婚?难道他没打你的主意?外面可都风传你和你们王总之间的事啦,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我不以为然地打断了她的话,传又怎么样?人正不怕影子歪。我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也犯琢磨,对呀,他和老婆离了婚;三番五次张罗着帮我介绍对象,是不是有言外之意呢?还是给我一种暗示?再有同事们那怪怪的眼神和在背后对我嘀嘀咕咕。难道这都是他为我设下的圈套和陷阱?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有天晚上,我看电影回来,看见王总和他那个要给我介绍对象的小学女同学偷着幽会从家酒店里出来后钻进了一辆出租车。俩人挽着胳膊又说又笑,亲昵的象对恋人似的。想到这里,我头一下子大啦,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许小梅说的有道理。难道有钱人都这么花心吗?我不禁悲哀了起来。
      
      王总终于带着签好的合同凯旋归来。当我看到他西服里穿上了我织的那件毛衣后,心里的喜悦胜过了悲哀。而且我相信自己的眼力,王总不是小梅她老板那种人。他把一身漂亮、时髦的女装送给我说,小于,谢谢你给我织的毛衣。请你收下我为你买的这身衣服。我接过衣服,心里暖暖的,眼睛湿湿的。
      我们公司为那家大型企业办理产品总代理业务的办事处也很快挂牌成立。办事处成立后,我们公司的业务范围扩大了。为此,公司又招聘了十几名员工。让我始料不及的是,王总竟任命我为办事处主任,全权负责这一块的代理业务。
      王总又要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我沉吟了一下说,王总你先考虑自己的事吧。王总笑了笑说,我自己的事会考虑的,只是你这么大的姑娘了,也该考虑成个家啦。我没说什么,低头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办事处成立一个月后,王总让我去汇报工作,汇报完工作后,王总站起身来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散发着清香,精巧别致的大红请柬,郑重地递到我的手中,小于,请你今晚参加我的婚宴。
      ‘婚宴’?你和谁结婚?开什么玩笑?我惊愕地挣大双眼望着面前的他和我手中那张大红的请柬。她是我小学同学,就是好几次准备帮你介绍对象的那一个,她丈夫在一次车祸中死啦。他郑重其事地望着我说。
      你为什么一直瞒着我?我强忍着准备决堤的泪水质问他。
      小于,请原谅我,我理解你对我的感情,但是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实实在在地生活,你应该得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王总你别说啦……我的泪水终于奔涌而出,打湿了手中那张大红的请柬……

    她和他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她叫小纯,是个老师,不喜欢抛头露面,不喜欢与人交际。他叫方言,是个企业家,拥有上亿的资产。

    方言很会说话,也很会逗她开心,只是,她会笑着笑着掉眼泪。小纯想要个孩子,结婚很多年了,方言总是说等不忙了再要孩子。

    就这样,一等就等了很多年。

    想要个孩子已成了小纯心头的刺,每每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她就会痴痴的跟着人家后面,走很远。

    最近她又跟方言提到孩子的事,他还是说,再等等,等过了这段时间,一定好好休息休息,调理身体,要个孩子。

    小纯就在心里憧憬着,想着宝宝是像他还是像她。

    方言是一把手,下面一群的人向他要吃要喝。所以他总是很忙,偶尔,小纯也会说他,他每次都说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

    小纯看到他忙的脚不沾地的,也就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们还是别人眼里恩爱的夫妻。

    有一天,小纯下班早,就到公司去找方言,想一起回家。当她推开他的办公室,里面传出笑声。

    她站在了门口,触目的是一个很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正望着她发呆。

    稍稍明白点的都能看懂男人的目光,那是一种惊艳,对她的惊艳。

    方言马上站起来,走向她,对那个男人介绍说:“这是公司的员工,小纯。”

    她迷茫的看着自己的老公,而方言象是没看到她满脸的疑惑,给她介绍着那个男人,男人原来是个大公司的老总。

    她在心里说,哦,原来是个老总,她就有点儿明白老公的意思了。

    方言能清楚的看到男人对老婆的好感,于是,他给男人说定好了饭店,到饭点出去吃饭。

    男人没有拒绝,却看了小纯一眼,那一眼有掩饰不住的喜欢。方言说小纯一起吧。

    饭桌上,男人非要小纯陪着喝酒,她说不会喝酒,并求救的看着老公,她希望他能说出她是他老婆。

    但是没有,方言用一幅领导的派头让她陪那个男人喝点儿。

    老公示意她端起酒杯。

    她无奈,象征性的沾了沾嘴唇,方言不同意,非要她喝下去,她很为难。

    此时,王总赶紧说:“算了算了,女孩子不能喝酒,就不要难为她了。”

    那一晚上,方言喝醉了,躺在床上还一直说:“老婆,谢谢你,今天的酒没白喝,你这一参加,跟王总的合作就成了。”

    男人姓王,公司比他的大好多。

    后来,王总来的比以前勤了,每回一来,都要叫上小纯出去吃饭。还会给她带上一件小礼物,她就很不愿意去。

    有次她在上课,方言打电话要她马上到,她说她不想这样,他就向她保证:“老婆,这是最后一次,帮帮我,就当帮帮我的忙。”

    原来,方言的公司出了一些问题,资金严重不足,他请王总吃饭是想借一笔钱,来缓解一下。

    王总还是如旧,说:“叫上你公司那个谁吧,你也知道,我老婆病逝三年了,都没有碰上合适的。”

    他怔了怔,忙点点头说:“没问题。”

    那个晚上,方言得到了他想要的资金,一高兴又喝多了,趴桌子上睡着了。

    王总却很清醒,眼眸深情,小纯在这样的注视中,无处可逃。

    王总说:“自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仿佛认识了你很多年,真的,你很好,很好。”

    她张张口,想说却又怕坏了老公的事,只好装傻。

    后来,方言的难关在王总的帮助下,终于安然度过了。

    他抱着她高兴的说:“老婆,以后再也不要你去陪酒了,咱们接下来该为孩子操心了。”

    可是,好景不长,2018年的环保大严查,关闭了好多的厂子,方言的厂子也在其中,一夜间,他赔了好多好多。

    方言欠了不少外债,员工和商家都追着他要钱,他就又想到了王总。

    方言带着小纯去饭店,王总匆匆赶来。一场环保大风暴,涉及到多种行业关停,而王总的厂子,晚停了一天被罚款一百万。

    方言来之前已了解到了王总的情况,早就跟小纯说了不少好话,要她亲自跟王总提借钱,他还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王总应该比他好多了。

    王总见她张了口为老板借钱,低头想了一会,然后咬咬牙答应了。

    小纯回到家左思右想都不好意思,感觉这事办的不地道,她便提着礼物上王总的公司想亲自说清楚。

    可是,她到了之后,内心控制不住的被震撼了,王总的公司已经破产了,在公司最难最难的时刻,却还是答应了方言的请求。

    她的眼睛湿了,一种久违的悸动涌上心头,她一把握住了王总的手,说:“我们骗了你,我是他的老婆。”

    王总平静的点点头:“我早就知道了,当我跟你吃过两顿饭之后,我就去你的学校找过你,你同事说你老公刚接走你,我不傻,只是,对我心里喜欢的女人,我愿意装傻。”

    这是世上最动听的情话了吧!想当初,方言也这样说过啊,只是,他的心太大,只想着怎样挣更多的钱。

    他说钱多了,他跟她的生活才能幸福。

    而眼前的男人,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却为了她丢失了大把的钱。

    小纯回家后就跟方言提出离婚,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清醒过,他抬头看了一眼,根本就没理她。

    她再次大声的说:“咱们离婚吧,五年了,我想要个孩子都这么难,你为了钱,宁愿搭上自己的老婆,你的心早就被钱腐蚀了。”

    她跟他闹了好多天,终于如愿了,亲戚朋友,却没有一个人劝她的,旁观者清啊,只有她一个人傻傻的信了他的话,等着他挣够了钱再要个孩子。

    方言是个自私鬼。

    那一天,风光无限好,小纯像个姑娘,穿着飘逸的长裙子,坐进王总的车里,他们要去办结婚证了。

    车子里放着动听深情的歌《我爱上了你》,身边的男人稳稳的开着车,他们的心是飞扬着的。

    突然,她的胃里涌起来一股恶心的感觉,她一手按着胸口,一手捂住嘴,很难受的样子。

    王总赶紧拉着拐进医院,当检查结果出来,医生笑了:“恭喜你们啊,要有小宝宝了。”

    小纯呆了,身边的男人也呆了。

    王总拉着她的手,说:“我尊重你的选择,你想好了就告诉我。”

    小纯盼了多年的孩子,却在这个时候来了,可她怎能不迎接呢?

    晚上,她给方言打了个电话,说:“我们复婚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自个儿和王总的传说,我们复婚吧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