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云裳羽衣第七章蓬莱花境什么时候上线,岛可帝

云裳羽衣第七章蓬莱花境什么时候上线,岛可帝

发布时间:2019-10-11 18:28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18)

    图片 1 岛可帝域
      楔子
      (一)
      《帝域释典》中有云:
      天地混沌初开,四级废,九州裂,天地不周,汪洋一片而时不容载。浩浩汹波翻雪浪,唯有一根折断的天柱立定其中,犹如浮于巨溟,名曰擎域柱。鸿蒙之中集六气之辩,茫茫渺渺而聚辉成岛,渐渐厚实以可载万物生灵,名曰岛可,意为完美。
      他时,晷掩辰耀,暗无天日,一颗来自宇殿的彗勃化为多颗流星突袭岛可,岛间顿时一片火海处处涂炭焦土,留下无数陨坑。此时月伤泣血涟如泪,滴血染红了岛上的所有水域。
      一寒二温添三暑,时而雨镞驾临霰雪扑来,时而焦金流石蝉喘雷干,陨坑中的星俑陨坑中星俑内育仙胞外裹泥,岩石皱裂出多条细纹,从中传来应和玄露息喘的心跳声。
      坤元资生顺承天,鼓之以雷霆,濡之以露泽,转眼千年,沧海桑田。当日留下的陨坑早已成为澈净的红湖。岸边不远处的夜谷,一株紫红色的郁金香霞裙月帔,鹤立于百草花丛。
      一日,阵阵丰馨潜来,有一个个人形苍茫而悄无声息地破俑而出。月濯真人、轩脉大帝、冰婵妃和嫦月儿这四位月屿族的始祖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后来他们一起成为灵力超强的御幻师,经过百年不懈努力,呕心沥血建立起美轮美奂、亦幻亦真的岛可帝城。
      他们收集陨土御之以滋水,光熹月素以扶摇,去除人性劣根,抟泥而塑点成人。经过造人计划的有序实施,岛可帝城很快人潮涌动成为强盛一时的岛可帝域。
      帝城内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人皆行大道,天下为公,货恶其弃于地而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而不必为己,高度自律,各守其职,高度自醒,各得其所。
      从此汪洋之中多了一个没有谎言没有眼泪的完美国度。
      (二)
      巨大鹔鹴横空出世,发出一声凄长的嘶鸣,夜谷的花丛中走出一位西子,眉宇间自送秋波,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自称巫女梦神。
      在金色的梦池旁,你可以时常看到两个如胶似漆的身影,这是殇劫与她幽会。他将叠好的许多月笺交到她手中,她吹了口气,月笺化作透明的活物滑入细浪涡流画着的螺纹中,而后巫女都会吹起忧婉的月丝笛,笛声中它像鲤鱼跃龙门一样跃出寻找远方自己的使命。
      在岛可帝域的千年庆典上,巫女蒙着紫红的面纱姗姗走到,语出惊人地预言了狱海深劫,但无人理睬,唯独一位稍显稚嫩的英俊王子殇劫投去爱慕与信任的眸光。
      这天全城的人都做了同一个奇怪的梦──
      夜谷中,巫女独立于在百草花丛中说,天机已泄,花儿也该尽归尘土!而后她流下了一颗慈悲的眼泪,泪珠光芒四射。
      第二天,等人们醒来时,全城的花儿全都谢了。
      ……
      诸行无常,天出异象,巨大的鹔鹴发出破浪的悲鸣,飓风海啸互逐,柱垮岛沉,没入水底,狱海深劫,完美帝域付之一炬,涅磐寂静。
      ……
      
      第一部分
      1
      神秘莫测的海底尽头,有一个叫洄魨谷的地方。这里四维多变空间无形,而我长梦不醒。在那透明乌贼的足须一张一弛间,也许几个世纪就这样从它身边溜走。
      尽管梦境的绝大部分是暮云叆叇,雨雪纷扬,只有一时的云销雨霁,彩彻区明,但我依旧感恩那点晴霭。
      梦域中我看到了翱翔于碧海蓝空的巨大鹔鹴,灵活有力的幻翼展翅四射,在云霄留下完美的金色曲线,传出阵阵刺穿天际的悲鸣,余音冲破了真实与梦境的界限将我带回了现实。
      悄悄睁开了眼睛,自己的泪水像活跃的泉眼总是涓涓不断地渗出眼眶,莫名地不止,就像从来没有哭过。我不知道暗自流泪了多少世纪,但我明白了我梦境为什么总是阴雨连绵。
      揉了揉惺忪的眉眼,我想知道这股忧伤从那里来,慢慢地环顾一下,双线舌鳎、纺锤蛇鲭、粗毛箭虫、厚唇螺还有亚弓浮萤,他们在泥沙中或水草间留下了紧张忧愁的踪迹。
      自己卧在洪渊岸上的一块磐石下,粉红而柔软的泥沙作席,浓茂而宽大的水草作被,几处发光的珊瑚礁孜孜不倦地给整个海谷输送微弱地光明,远处有一片片流动的浮蓝,不时还有电鱼从我眼前如流星划过。
      我用手指柔柔地拨了拨细细的黑滓泥,又弄了弄水草,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流露出好奇,想拼命地探察周围一切。
      每次暖流过后,海谷中精灵会爆炸式地井喷——携着小灯笼全部跑出了,浅黄色的兰鳗鲡、扁长状的长海龙、五彩的细条状的颌带鮟、蓝色扁平的裸颊鲷、鳍长尾短的飞鳞鲨、身体鼓起的花鲟鱼、还有发光的单列齿鲷和红鳞紫鱼……
      他们或觅食捕猎,或嬉戏玩耍,或调皮可爱,或美艳尤物,也特别亲切,好像我就是其中一员,此时海谷更像一个海底的闹市。
      我认识他们吗?正当我寻思着。
      眨眼间,他们又杳无踪迹甩给海谷一片死静,如此循环,不留下丝毫痕迹。
      这些以新鲜而陌生的视觉姿态像海浪一样不断冲击和刺激着我大脑中记忆的海马。
      当我想象到热,身体便很快热如火焰,想象到冷,身体便立刻寒如冰柱,我发觉自己被月灵贴身笼罩,好像自己身处一个大气泡中。
      脑子想象着自己的样子,对面立刻汇聚出一块如镜的水墙──修长而发亮的乌发像瀑布一样披肩,身上有花饰装点,下身拖着一条五彩的鱼尾,鱼鳞闪闪。
      我意识到自己不是普通的精灵。
      渐渐地,我发觉我能听懂那些精灵的切切私聊:
      圆吻海鲠,快来,你看她,像失忆了一样,睡了好久了,什么话也不说。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好像海水中有了股郁金香的芬芳,淡淡的好像也不消散。
      多棘海星,就你手多鼻子灵,我们早就知道了这是她的体香。平线鲳,你说她是失忆,还是失意?
      我是直肠子,我觉得肯定是两者兼有。被洄魨谷中弱水泡过了,脑袋肯定进水了,如果不失意,怎么会跳下蓬莱大裂谷,除非跳之前脑袋就进水了!总之是可怜的寂寞,异鳞鳎,你说对吧?
      哼,我不知道,也不八卦,先走了,你问尖角狗母!
      小异鳞,你要学会多与别人沟通。依我看,洄魨谷有复杂天堑蓬莱大裂谷隔绝掩护,连我们都不知道具体位置,千百年来,她是第二个活着到这里的人。恐怕也只有嫦月儿能带她来了,双孔鱼,你消息灵通,你怎么看?
      哈哈,恐怕没人比我更清楚事情的缘由,可我就不告诉你们……
      燕尔鱼鳟插话道,别理他,八九不离十了,只是她隐遁几百年从不露面,怎么会为了这个外人破誓呢?
      你怎么知道她是嫦月儿的外人,她们长得都像仙女一样。细瞧,她乌黑柔顺的长发披至腰间,以玉屑为肤,以玉魄为神,以玉石为骨,活脱脱地纤腰玉苗般身姿。怎么样?我们裸胸鳝鱼不只性感,还很感性吧!
      别酸了,就知道咬文嚼字,说正经的我早听说完美帝域的女人,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完美无瑕,个个都是冰清玉洁,是那种和冰魄玉壶一样的皎洁。
      是啊?还摄魂呢?该死的,你还看。
      难怪白沙丁会傻眼了!男人都一个样,角木叶鲽,您息怒!
      银古飘鱼一上一下,忽左忽右,慢悠悠地吐出一连串的字,大意是岛可帝城曾是一代帝域,呼风唤雨,御术高强,连海底霸主日屿族也忌惮三分,可如今完美帝域早就不如往日,相传日屿族与星屿族大战两败俱伤,殃及池鱼撞断擎域柱,从此岛可的时代落幕了!
      大口鳒愤愤不平地说,真是造孽啊!我听说岛可帝城的王一直与邻为善,真是无妄之灾啊!善哉,善哉。
      窄条光唇鱼吐了几个圆圆的气泡,也叹了口气,说,据说日屿族的黑色太阳城被沉没的岛可帝域彻底压垮覆盖,片瓦不留,从此日屿族一蹶不振,失去家园四处游牧,而星屿族也几乎在海底销声匿迹了。
      两败俱伤又何苦呢?这些年听说日屿族恢复了元气又盯上了岛可帝城,扬言要夺回地盘。也不知道海底的月屿族能不能对付他们,哎,他们两家大战搅动的可是整个海洋,也不知战事何时休矣?天星鳐感慨道。
      你们别担心那么远,完美帝域可不是吹出来的,月屿族也不是别人捧出来的。再看看这位美女吧!钟形鳃,你耳朵灵,你说说。理智的短腹拟鲆将他们讨论的话题拉回。
      哈哈,她叫自己朦姬,还有殇劫和爷爷是她常喊的梦话,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切,跟没听到一样!
      要不你去听听,钟形鳃已经够本事了!
      好啦,好啦,天竺蛳和侧牙鲇你俩别再斗嘴了,团──结,注意团结!八卦消遣而已,别伤了和气嘛!
      ……
      我就这样静静地无名地坐着倾听一切可能的声音,一晃就是几个洋流的来回,唯一不变的是那幽灵般的暗潮营造的忽而死寂忽而热闹的气氛。
      我犹如当头棒喝,疑惑像被施了春风细雨的竹笋一样节节而生,胧殇劫?嫦月儿?完美帝域?爷爷?脑海中出现多个模糊的画面,许多人的相貌从我眼前哗哗地闪过,顿时思绪纷繁乱如麻,头都快爆炸了。
      突然,一曲袭来,一个个优美的乐符从水草中有序地冒了出来,天外之音萦绕梳理着我脑中记忆的浊流,激荡着蹿出一个个清澈的泡沫,洒濯我心。
      稍有平静,我就听出它是我熟悉的月丝笛,曾久久萦绕我的梦梁。它从水草中露出,自鸣成曲。正当我要抓住它时,它反而躲开,我有些惊讶:难道它也失忆了。原来此曲未了。
      我闭目后,发现似有东西在我周围飘荡,睁眼时却什么也没有,想抓更是扑空。我灵敏的嗅觉已经闻到了一股月光被烤熟的味道,似比郁金香。我平心而坐,看到有许多透明的精灵围着我转,随手抓到一只,它立刻舒卷开全身变为一张菱形的月笺,薄如蝉翼,轻如羽纱。
      上面的字句龙飞凤舞,气势如虹: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物固有所然而有所可,至无物不然无物不可。物来则应而去不留,诸法无我,顺其自然,如来。
      我一眼就认出这是我自己的字迹,可又记不起来,其中深意似懂非懂。
      我又抓住了一只,这回是一张飘带形的月笺:只有月濯的血才能清涤月魔的尘,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着实被“血”字给吓了一跳,手指一松,月笺立刻又卷成活物游走。我看了看月丝笛,眼前被奇异的白光覆盖,刚才柔美的乐曲顿时声势如潮将我推上一股洪流,风驰电掣般驰骋飞去,转瞬间便身处在白光之中,一座瑰丽高大的城墙就在我前方,此时我莫名地有了家的感觉。走近时,心又凉了大半截,城墙背后一片模糊的萧条景象,就像多点人气的鬼城。
      这是哪?随即“完美帝城”这几个字几乎同时从我嘴里喊出。正当我想走进时,却被光圈弹出几丈外,我细看,整个完美帝城被皎洁的白光笼罩。近在咫尺,我不顾一切流着激动的泪水冲了过去,试图能够进城看清更多的东西。可没想到光芒灼伤了我淡紫色的瞳仁,将泪流满面的我从追忆的漩涡中硬生地踢回了洄魨谷,
      我伤痕累累,汗如雨下,手在颤抖,我摸了摸胸前的坠子──紫晶泪,情绪才有所抚平,我这才记起完美帝城的月魔封印已经启动,天时地利人和的机缘是唯一的钥匙。
      洄魨谷?受伤的城?父皇?殇劫?爷爷?……记忆的大门开始被自己一点点撬开。
      
      2
      蓬莱大裂谷张开大嘴中吐出一连串的气泡,悬崖壁上爬满了蓝色匍匐的海蜇,而我失去了知觉坦然地向阴森森的谷底做自由落体式的陨沉,不知韶华凝固了多久。
      正当自己身处弱水之中无法呼吸,身体也开始被侵蚀时,突然,我觉察被人拖住,恍惚间看到一位女子,有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空谷的月清笼罩其身,一股入沁的桂香扑面而来。
      一晃眼的功夫我已经落在蓬莱大裂谷中一个小山谷里。我的沮丧开始掺杂着对她疑惑,我可以肯定她是一个灵力极强的人,能视浸泡弱水如温泉洗澡的,或者她根本就不是人。
      有人看我是天使,有人说我是魔鬼,有人冠以我女神称号,也有人给了我死神的名字。她的语气温峻而有力,微吐香舌的双唇间流露出一抹的洁白。
      我曾想魔鬼是一位绅士,没想到会有如此绝色的死神,难怪死人也会跟你走。你要带我走吗?我愿意……我暗自想着,她似乎能听到,两颗宛如星辰闪闪发亮的眼珠瞬间将我看穿,声色立威。
      朦姬!绝望了吗?你要知道牺牲越大,活着的人被赋予的使命也越大。你要放弃吗?
      我微微地抬头看了看她说:我有太多的牵绊如黑烟恶绕,我已经失去了成为一位月屿族战士的资格和基础,我只想化为一个泡沫破掉,我急切地想走过轮回。如果你是命运,那么就是你选择让我放弃。
      你怎么知道我的出现不是命运的安排。不要将自己的悲惨归咎无辜的命运,命运只是公正而卑微的裁判。你忘了你的使命吗?完美帝域原本是完美的国度。
      那已经是几万年前的事情了,自从完美帝域沉没海底,早就不是大家心中完美的国度,如今我的亲人个个要为所谓的命运,所谓的使命牺牲,可帝域复兴意义又在哪?我只想远远地躲开纠葛。
      要么在沉沦中默认覆灭,要么在挣扎中试着重生。完美帝域和你的命运都是一样,包括你失去的爷爷,将来很可能是你或你的殇劫,所有死去的战士,他们甘愿牺牲自己向命运发出挑战,这是与生俱来的附着月灵的信仰。你的放弃是对贵族尊严和生命的羞辱。
      骗人,为什么我理解不了这种信仰?
      谎言是我的耻辱,何况我无需撒谎,这种月灵与体质心灵有关,你摸摸自己的心,我想你应该理解了吧?   

    云裳羽衣第七章蓬莱花境什么时候上线?云裳羽衣第七章上线时间介绍

    时间:2018-07-27来源:作者:zhuzh我要评论

    云裳羽衣第七章蓬莱花境什么时候上线?是不是觉得剧情一直玩的都快没意思了,不要慌,第七章蓬莱花境即将于玩家们见面了,今天小编就和大家分享一下第七章上线时间介绍,希望看完以后对你有所帮助。

    图片 2

    云裳羽衣第七章上线时间介绍

    前景提要

    主角失落地在冥府准备和地劫他们告别,半半却突然在《命运录》上发现了救助天渊的线索,主角和半半和地劫道别,就此出发前往蓬莱。主角带着附有天渊残魂的玉佩前往蓬莱,出现在扶桑树旁,正在研究如何帮助天渊铸魂时,萧韶出现了。

    蓬莱花境

    图片 3

    蓬莱花境位于蓬莱的中心,被汤谷之水环绕,树体正中有一树洞,洞中息土孕育历代优昙,亦可以生白骨筑魂。

    扶桑是蓬莱生气之源,与归墟的死气保持着平衡,底部与归墟相连,交集处是灵脉汇集和分开的地方。溟海之下的巨大沟壑,与扶桑相通,与扶桑相互对立平衡,归墟中的一切都守恒,不会增减,因而充斥着绝对寂静的死气。

    优昙婆罗

    优昙婆罗诞于扶桑息土,一代一人,即位女帝,掌管“爱”,沟通十二花仙。

    图片 4

    四大花仙

    蓬莱花境的女帝为优昙婆罗花,而扶持女帝掌管蓬莱花境的是十二花仙。

    图片 5

    图片 6

    十二花仙环绕着蓬莱花境中心的扶桑和优昙一族,她们分管生、老、病、死、喜、怒、忧、惧、憎、欲、别离、不得。其中又有四大花首。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全部内容,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相关推荐


    云裳羽衣半半问答答案大全

    云裳羽衣竞技场高分攻略

    云裳羽衣完美通关技巧​​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云裳羽衣第七章蓬莱花境什么时候上线,岛可帝

    关键词:

上一篇:自个儿和王总的传说,我们复婚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