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批准逮捕叛逃,猎人突击队

批准逮捕叛逃,猎人突击队

发布时间:2019-10-12 05:32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16)

    在进入六旅驻地的入口处,车红炬已经带兵等在了路旁,武克超和全体突击队员脸上都带着面罩,全身上下都被泥水遮盖住了,让外人看不出这是一只什么样的部队。 两辆悍马车停在车红炬面前,从车上跳下两个人,把崖固拖下来交给了车红炬身旁的人,然后一句话没说,转身上了车。很快两辆车从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所有人都对这两辆来无踪去无影的悍马充满了好奇,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居然能从昆沙的心窝里把人抓来。车红炬身边的人只有阿龙知道这只部队的底细,也只有他知道这是些什么样的人。 回到矿山后的第五天,车红炬又亲自来到了突击队的驻地,他是专门来慰问突击队员们,是这些勇敢无畏的突击队员让他逃过了一劫。每位队员奖励三万美元,武克超奖励五万。阿龙打开带来的密码箱,把崭新的美元分给大家,队员们高兴的忘记了经历的艰险。有时金钱带给人的快感是其它东西无法相比的,对金钱的喜爱是人的天性,有人把金钱说成是万恶之源,这是非常错误的,金钱本身是中性的,没有什么好坏之分,有些人喜欢用自己的价值观来看待金钱,把金钱看成是万恶之源的人,他的内心一定也肮脏的。心灵纯洁高尚的人,在他的眼里,所有的一切也都是纯净的,包括金钱。 武克超陪着车红炬来到他的指挥室,俩人坐下后,武克超询问车红炬:“车将军把那件事调查清楚没有?” 车红炬知道武克超是问崖固叛逃的事情,愤愤地说:“崖固把经过都招认了,是北方军区的龙泽这个狗日的从中挑拨。龙泽有几次把他自己的私货想通过我运到泰国去,被我拒绝了,这家伙怀恨在心,一直在寻机报复。而且他也看中了我的肥差,想从中捞一把,崖固就是他派人暗中下的套,染上了毒瘾。这次他给了崖固一笔钱,让崖固带着货逃跑,随后他向总部告发此事,想借此来抢夺519小组的控制权。” “那将军打算如何处置崖固?” “唉,我把他关了土洞,打算关一段时间就把他放了,毕竟跟随我十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车红炬惋惜地说。 “想不到车将军宅心人厚,令人佩服,龙泽怎么办?是不是寻机把他消灭了?”提起龙泽,武克超狠的牙哏痒痒,他们三个差一点儿死在他的手里。 “我也有这个意思,不过最近不行,通过这件事让他变得很小心,等过段时间他放松警惕了再收拾他也不晚。再说如果现在动手,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我们干得。” “好吧,让他多活几天,不过要尽早除了他,留着这个家伙早晚是个祸害。”武克超心想,与公与私都不能饶了龙泽, 车红炬回去后,突击队员们在平静中度过了雨季,武克超把全部精力都用于突击队员们的训练,使他们的各方面技能都有了很大提高。 转眼到了十二月份,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 撤离的矿工们也都回到了矿区,回来后,矿工们首先开始用抽水机把矿井里的水抽干,仅这项工作就要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把水抽干后才能重新挖矿。 矿山开工之前,汪老板派来了新总管,矿山新来的经理是武克超的老熟人梁炳春,俩人在掸北的矿山时就是好朋友了。两个人一见面武克超就好奇问:“梁先生,汪老板怎么舍得把你派到这里来,这个老矿,又没有多少油水了?让你来不是屈才了吗?” 梁炳春笑着说:“那可不一定,上次汪老板来时,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推测这里的矿脉应该还朝下,这些矿井都是在浅层挖掘,真正的好玉矿应该还向下挖三四十米。说不准还是个宝矿。” “真的吗?这么说我们还有可能发财。”武克超开玩笑地说。 “一个矿能不能出好玉,关键是靠寻宝人的眼力,这种东西用最先进的仪器也测不出来,一靠经验,二靠运气。我们的运气一直很好,所以一定能发大财,哈哈。”梁炳春也高兴地笑了起来。 就在梁炳春到达矿山的半个月后,大老板汪震业失魂落魄地来到了突击队的营地。武克超看到汪震业后的第一眼,心里就打了个问号。汪震业是个泰山压顶都脸不变色心不跳的人,今天怎么会如此景象?就象是刚经过一场生死劫难。 汪震业见到武克超,急忙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武克超的手,焦急万分地说:“武老弟,我的全部家当都被人劫走了,快帮我想想办法。” “汪老板,先别急,坐下来慢慢说。”武克超安慰汪震业。 汪震业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对武克超讲了一遍。在雨季到来后,虽然采矿石的矿井都停下来,但是矿工们都利用这个时候把采出来的矿石进行加工,把里面的各种宝石挑选出来,然后送到加工厂,再加工成成品。雨季过后一两个月就是元旦节,这个其间是珠宝销售的旺季,珠宝商们都会抓住这个时机大赚一把。 几天前,汪震业把掸北十几个珠宝加工厂的货物都集中到了克钦首府密支那,这是在整个雨季加工的全部珠宝,他要赶在元旦前运到曼谷去,送到他在曼谷开设的销售公司进行销售。因为珠宝的数量比较大,而且价值连城,总价值接近二亿美元。为了保险起见,他特意聘请东北军区的副司令龙泽来押运,龙泽也非常重视,派出了他的一个警卫连全副武装押运这批珠宝。 万万没有想到,运输珠宝的队伍在进入泰国境内不久遭到了伏击,负责押运的警卫连被全歼,珠宝被洗劫一空。 武克超听后问:“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他们把警卫连的人都干掉了,对我们公司的人却没有下毒手,来人留下话,说他们是黑虎帮的人,给龙泽带句话,要是报仇就去找他们。”汪震业垂头丧气地说,“这些珠宝可是我的全部家底,为了收购这批宝石、蜚翠,我还从银行贷款几千万,这下全赔进去了。武老弟,你可得帮帮我,否则我真的是活不下去了。” “黑虎帮。”武克超对这个三个字很熟悉,在金三角地区黑虎帮无人不知。他们是盘据在泰国北部地区最大的黑社会帮派,势力非常强大。他们涉足的范围很广,毒品、军火、赌场还有底下钱庄,都是一些爆利行业。他们还与政府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没有人能动得了他们。 武克超曾经见过他们的总把子老K,在去泰国购买军火时,曾在清迈的帕信寺见过他,他们现在使用的这些武器就是通过他购买的。 武克超自言自语说:“黑虎帮的势力虽然很强大,但是却没有听说过他们有抢劫行为,这里面一定事出有因。” “你能确定是黑虎帮吗?”武克超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又问汪震业。 “千真万确,再说其它势力也没有这么厉害,十多分钟就把一个警卫连消灭了。”汪震业肯定地说。 “汪老板,你容我考虑一下。”武克超有所顾虑地说。 汪震业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武克超这里,见武克超犹豫不决的表情,着急地说:“武老弟如果能把这批珠宝追讨回来,我愿把一半奉送给你。” “汪老板误会了,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之所以不敢答应你,是因为对这件事我没有把握……”武克超是个一诺千斤的人,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情,他不敢轻易地答应。他对黑虎帮是有所了解的,他们至少有几千之众,在泰国北部黑白两道都要给他们面子,以自己的区区几个人与他们对抗,那真是以卵击石。要想从他们手里夺回珠宝,真比登天还难。 “这回可真要了我的命了……”武克超的话让汪震业感到了绝望,在来之前还怀有的一丝希望现在也破灭了。 “汪老板,你先不要灰心,我并没有说不管,我只是在考虑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武克超不忍心见汪震业悲愤愈绝的样子,因此安慰他。 汪震业又好象捞到一根救命草,连忙说:“好,好,武老弟你先考虑考虑。”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要想从黑虎帮手里讨回珠宝,希望太渺茫了。 “汪老板,你先到梁炳春那里休息一下,这件事让我先考虑一下,有进展我会马上通知你。”武克超把汪震业送走后,立刻把付明涛、张子扬和唐剑锋他们找了来,把汪震业的事情对他们讲了一下。 仨人听后都沉思不语,他们知道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想要老虎把吃到肚子里的东西再吐出来,搞不好连自己都要被老虎吃了。 见仨人都不说话,武克超坚定地说:“我准备帮汪老板把珠宝追讨回来。” “什么?你不会是病了吧大哥?”张子扬怀疑自己听错了,武克超的话让仨人震惊。 “素不相识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都会帮忙,更何况是我们的朋友,从我们刚来金三角,到突击队成立,汪老板都给过我们很大的帮助,现在他遇到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能撒手不管吗?”武克超激动地说。 “大哥是不是有主意了?”付明涛知道武克超的性格,不说没有把握的话。 “没有,这次我真的是一点主意没有?”武克超摇了摇头。 “是不是可以通过车红炬的关系?”付明涛提醒武克超。 “不行,我们不能把车将军牵扯进来,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付明涛的话给武克超提了个醒,他用无线台要通了车红炬:“车将军,我是武克超,有件事想要请教一下。” “什么事尽管说。”耳机里传出车红炬的声音。 “我想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黑虎帮的老K?” “老K?他飘忽不定,没有人知道他具体住在什么地方。你要找他做什么?” “没有什么,是我自己的一点私事。”武克超没有对车红炬说出实情。 “你最好不要惹他,此人很难对付,他势力很强大,连昆沙都惧他三分。你如果想找他,他有个习惯,每个月都要到帕信寺去烧香拜佛,然后在寺里吃斋一周,但是具体什么时间不一定。” “哦,我知道了,谢谢车将军。”武克超放下通话器。他决定要亲自去拜会黑虎帮的总把子老K,帮汪震业追讨珠宝。这真的是一个疯狂的决定。 武克超把武明扬叫到指挥室,对他和张子扬说:“你们俩马上准备一下,带上一台无线电,开车去清迈,到素贴山的帕信寺,在那里盯紧了,如果发现老K去了,立刻向我报告。” “是,保证完成任务。”俩人转身出去,进行准备了。 武克超决定要与老K和黑虎帮进行一次实力悬殊的较量。

    在每年的6至10月份是金三角地区的雨季,这时候是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进入森林里的道路全部被阻断,汽车根本无法通行,所以森林里的人也基本上与外界断绝往来,人们要在极其艰难的环境里度过三个月的时间。 今年的雨季来的比往年要晚,已经是六月中旬了还没有下第一场雨。就在大家都感到很奇怪的时候,矿山来一位客人,是大珠宝商汪震业。自从与武克超合伙开采这个宝石矿以来,他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在掸邦他有十几座这样的矿山,一般的矿山他是很少亲自来的。 汪震业此次来矿山有两个目的,一是专程来看望武克超,对他组建起猎人突击队表示祝贺。二是要把矿工们全部撤出去,封闭矿山。 武克超听到明扬的报告,汪震业来看望自己,心里特别高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作为孔子的同乡,当然有相同的感受。武克超很快来到山洞外迎接汪震业。 “想不到武老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把突击队组建了起来,佩服,佩服啊,哈哈……”汪震业见到武克超出来,赶快过来打招呼,俩人手热情地握在一起。 “还不是多亏了朋友们的帮忙,这里面也有你汪老板的功劳,让你的人把矿山管理的井井有条,省了我很多心思。” “我这次来,主要是来向老弟表示祝贺的,带来点小礼品,一定要笑纳。”汪震业说着话,陪着武克超来到木房前的空地上,有两辆车停在那里,一辆是前后双驱动的福特单排皮卡,车箱上装面了木箱和麻袋。一辆是绿色奔驰G-class,许多国家的军队配备这种专用军事越野车,这种车是世界上最棒的越野车之一,堪称越野车之王,价格昂贵,一辆车价值人民币200万。 “好马配英雄,这辆奔驰越野车是我专门送给老弟的贺礼。”汪老板指着奔驰越野车对武克超说。 “这可不行,汪老板的贺礼太重了,我可不敢受。”武克超连连摇头,他对这种车很了解,侦探黑鹰堡时就用过一辆,从内心说非常喜欢,但是他知道这种车的价格太高,无功不受禄,他难以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真正能称得上越野车,能够呼啸山林的只有三种,悍马H1、丰田巡洋舰,再就是这种奔驰G-class,这种奔驰越野车,虽然外观落后土气,外形古扑,简洁有力,车前只有两个圆圆的大灯,采用恒时四轮传动系统,是最棒的越野车,沙漠、沼泽、森林、雪山、高原没有它到不了的地方,而且车的使用寿命很长。 汪震业见武克超拒绝接受,他很了解武克超的为人,所以不想太难为他,于是说:“这样吧,这座矿山是我们俩合资经营的,这辆车作为我投资在矿山的,用于矿山的警卫使用,你看怎么样?” 见汪震业如此说,武克超也不好再拒绝,只好点头同意了。 汪震业随后又指着皮卡车上的东西说:“这是一些各种品种的罐头,还有几麻袋的黄豆,你们很快就会用到,你让他们赶快搬进山洞里。” “汪老板,这些东西真的是雪中送炭,谢谢你。”武克超高兴地说。 汪震业看着队员们卸完东西,对武克超说:“我们的人暂时撤出矿山了,这几个月就暂时只有你们坚守在这里了。” “没问题,雨季过后我们再见。”武克超与汪老板作了告别。 在雨季来到后,这里的采宝石的矿山都要停止,因为这些矿井都是垂直向下挖出的,雨季到来后,很快就会被雨水灌满,根本无法再进行施工,所以只能等雨季过后,把矿井里的水抽干,再进行开采。 在汪震业他们离开后的第三天,第一场暴雨袭击了山林,一天一夜的大雨,在山上形成洪峰,沿着山谷向山下冲去,大大小小的山沟里都充满了洪水,阻挡了出山的道路。大雨过后,是一连数天的绵绵细雨,难得有几分钟的空隙。 突击队员们这才体验到热带森林的雨季厉害,让你没有喘息的机会,大雨小雨连绵不断,好象把天捅破了一样。好在山洞里很宽阔,武克超一刻也没有停止训练内容,让队员们在洞内练射击,用支架设立活动物体,提高队员们的射击水平。马涛的搏击训练成为了队员们的重头戏,一天之中有一半时间用于实战搏击。高强度地训练,并没有让队员们感觉到雨季的枯燥。 但是吃饭却成了最大的难题,无法外出采购,已经几天没有吃到青菜了。张子扬问明扬,“其他驻守在森林里的部队在雨季吃什么?” 武明扬笑着说:“大米饭拌辣椒面,只能吃到这个,而且还吃不饱,” 队员们现在才知道雨季生活的艰苦,而且这是刚刚开始。武克超让付明涛把汪老板送来的黄豆生成了黄豆牙,付明涛老家所在的村子里,就有很多生斗牙菜的,所以他对这个很在行。先用水把黄豆泡一个晚上,然后捞出来,放在一个容器里,每天浇几次水,三天以后豆牙就长的很长了。 十多天没有吃到青菜的队员们,感觉豆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这时大家才知道为什么汪老板会送来几麻袋黄豆,他想的太周到了。 雨季到来二十多天后,负责警卫的队员突然发现矿山来了几个人,是步行进的矿区,赶紧向武克超做了汇报。 武克超来到洞外的厂房里,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来的几个人身上都披着军用雨衣,可以看出身上都携带着武器,而且直奔这边来。武克超对身后的明扬说:“拉报警,准备战斗。” 十多分钟后,六个人进入了厂房里,刚进来就被突击队员们用枪围在中间,其中一个人摘下头上的雨衣的帽子。 “车将军?”武克超发现来的人竟然是车红炬,还有庞兴龙和四个警卫。 武克超赶紧摆了一下手,让突击队员们撤回去,他心里在想,一定是出了大事,否则车红炬不会在这个时候亲自来这里。 只见几个人身体上下都是泥水,衣服已经全部湿透,雨水顺着鞋子淌到地上。 车红炬一言不发,脱下雨衣,与武克超一起去了指挥室。付明涛赶紧招呼其他人去洗洗,然后换上干衣服。 进了指挥室,武克超说:“车将军先换一下衣服吧。” 车红炬摆了一下手,“先不用了,谈完事情再说。”听车红炬这么说,武克超给他到了杯热水,放到他的面前。 “你的突击队现在训练的怎么样了?能不能执行任务?”车红炬开门见山地问。 “没问题,可以随时拉出执行任何任务。”武克超很坚定地说。 “太好了,现在有一个重要任务需要你们来完成。”车红炬紧接着把事情的经过对武克超讲了一遍。 车红炬的六旅直属营营长叫崖固,是他的嫡系下属,跟随他已经十年了,为人正直,对他也非常忠实,几个月前车红炬突然发现崖固竟然在吸毒,让他大为震惊,在他的部队里是严禁吸毒,只要被发现就要受到重罚。经过询问,崖固也不知道是如何染上毒瘾,肯定是被人暗中下了毒。车红炬猜测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而且是针对他来的,搞垮了他的直属营,就削弱了他多半的实力,更可怕的是这些阴谋很可能是来自联盟军的内部,这就让他防不胜防。从总部到四大军区的人,都想整倒他,抢夺他手中的519小组控制权,进而掌握特货交易。 在他发现崖固吸毒后,强迫崖固进行了戒毒。想不到一周前崖固竟然逃跑了,而且是携带着一批货和几个手下逃走的。 车红炬站起来,走到挂在一边的金三角地图前,看了一下,指着靠近泰缅边境的一个山寨说,:“据我的可靠情报,崖固逃到了这里茨菇塘。这里是昆沙的一个据点,他现在投靠了昆沙。他也只能走这条路,否则在金三角其它地方都保不住他的命。“ “车将军想要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把他灭了吗?”武克超问。 “不行,还不能杀了他,这件事还处在保密中,我怀疑是总部有人在搞鬼。我在特货交易上从未出过错,这次崖固带着一批货逃到昆杀那边,如果被总部和其它军区的人抓到把柄,他们就会群起而攻击我,从而受回我的特货经营权,这个损失对我们来说就不是一年几千万美元的事了,总部已经来点报询问这件事,我回电说没有,是有人在撒谎,总部说要来人调查此事,他们最快三天后到达我的驻地,所以你们无比在三天的时间内把崖固抓回来。” “那其他人怎么办?”武克超问。 “其他人一个不留,只要带回崖固就可以,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只要把他给我活着带回来就可以。” “我现在必须立刻赶回驻地,防止家里再出什么乱子,你记住一点,不能用无线电同我联络,否则被人窃听了就暴露了,一切由你自己做主,让阿龙留下来配合你完成任务。”车红炬说完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车将军是怎么进来的?你的车停在什么地方?” “我的车停在十公里外的密支那到曼谷的国际公路上,我们是步行进来的。到了雨季真的很要命。”车红炬一脸的无奈。 “我让人送你们出去吧,两辆悍马一起去,遇到险境可以相互救助。”武克超建议说。 “好吧,你留下,尽快考虑一下行动计划,让其他人送我。” 武克超安排张子扬带人送车红炬出山。然后让明扬赶紧把付明涛和唐剑锋叫到了指挥室。 付明涛和唐剑锋来到指挥室,只见武克超一动不动站在地图前,象泥塑一样陷入沉思中。俩人见状没有打搅他,静静地在一边桌子旁坐下,从车红炬的匆忙来去,俩人猜想一定是有重要行动。 武克超思考了足有二十多分钟,只听他自言自语道:“看来只能这么干,别无他法。”武克超转过身来,这才发觉付明涛和唐剑锋已经坐着那里。他微微一笑说:“对不起,没有听到你们进来。”武克超先简明扼要地把车红炬来的原因讲了一边,然后把俩人招呼到一旁的沙盘边。这是唐剑锋利用空闲时间制作的,还没有全部完成的金三角地区的模型沙盘。 武克超指着靠近泰缅边境的一处地方说:“这里是昆沙控制的主要区域,这条路是他向泰国运输毒品的一条主要通道,崖固目前就隐藏在紧靠边境线的这个叫茨菇塘的山寨里,这里虽然不是昆沙的老窝,却是他的一个重要军事据点,从我们这边到达茨菇塘还要经过昆沙的三个控制点,沙溪坝、小岚屏和孟库,现在正是雨季,我们就是沿着这条山路进去,也是异常的艰难,我们的车一天时间不一定能到达,如果再遇到洪水,就会进退两难,既是抓到了崖固也决难把他带出来,在旱季我们的突击车有优势,可现在不行,要再冲破这三个据点退出来,恐怕比登天还难。我考虑了一个行动计划,你们俩看一下能不能行得通。我们兵分两路,我带一组人化妆成商人,由密曼公路直接进入泰国境内,到达湄岁镇后北上,沿这条路,从泰国返回到茨菇塘,从这里走应该比这边好走,我估计有一天时间就能到达,如果能顺利地抓到崖固,我们就开车朝被突击,冲出茨菇塘后,在茨菇塘与孟库两个山寨之间,寻找时机把车抛弃,穿过东边这片森林,再回到密曼公路上,另一组人与两辆悍马突击车就隐藏在密支那到曼谷的这条公路边上,接应我们。这个方案最大的难点在于穿过这片大约五十公里宽的森林地带。而且必须在36个小时以内穿过,现在是雨季,这个时候穿越森林,凶险程度可想而知。”说到这里,武克超停住了话语。 付明涛和唐剑锋都被武克超的大胆计划吸引了,见武克超停住了话,唐剑锋思考了一下说:“的确是危险万分,但是我们只有三天时间,从其它方向根本没有突围出来的可能,整条路都在昆沙的控制区里,向北向南都有都有他的多个据点,西面是茫茫无边的原始森林,根本没有出路,只有朝东穿越这片森林。虽然凶险,可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我们是无所畏惧的猎人突击队,是一流的特种兵。” 唐剑锋的话激起了武克超和付明涛的斗志,一种豪迈之情从心里油然而生,武克超大声说:“好,就这么定了,剑锋跟我一组,明涛你负责带领另一组,你们立刻去准备武器装备,张子扬回来后,我们连夜出发。”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批准逮捕叛逃,猎人突击队

    关键词:

上一篇:分离的车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