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越俎代庖

越俎代庖

发布时间:2019-10-13 18:38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39)

    咳,真是“霜偏打枯树,槌专敲破鼓”,什么不顺气事都得让我这个倒霉鬼撞上了!这不,正在春浇春耕忙得拉屎顾不上擦屁股的当儿,老婆一跤摔倒起不来了。起不来你就躺着吧,别拖累人行不行?不行!医生开了个方子让赶快到县城抓药。说治不及时会“一辈子睡在床上让人伺候。”啊呀呀,那还了得!“久病床前没孝子。”我只是她的个伴儿,能受得了那份洋罪!罢,罢,罢!趁早骑上除铃子不响外什么都响的烂忽塌自行车往城里奔吧!
      谁知路过东营村的时候,迎面来了个“扑死鬼”,放着宽宽的大路不走,直插到我前面来凑热闹。“嘎嚓!”撞上了!撞就撞上吧,你那新崭崭的车子也该结实些。倒好,我这“烂忽塌”不打紧,前后轱辘儿照样儿转,你那新崭崭的“翅膀”却扭了麻花儿,“飞鸽”变成了“抱窝鸡”,卧下不起来了。你看看,惹得足有十几个地里干活儿的人都停住牲口扔下锹来看红火。
      咋?让我赔?修?路可是我走得对着哩!右手上行,一点没错!是你硬扑过来碰我的呀!你看,这位戴鸭舌帽的兄弟不是说我讲的在理吗?老弟,谁让你出门不看看皇历,挑个好日子呢?咱可要“拜拜”了。
      咋?乡村道路不比大马路,不分上下路?咳,谁要你这个老解放帽多管闲事的?没事不会抱块炭河里洗去!唉,我可和你们陪伴不起呀!家里老婆盼药吃,粪得往地里送,地等着耕呢!罢罢,该我晦气!索性给你五块钱,自己到村里修去。
      咋?陪你去?哼!你看看这药方子,要有工夫就和你小子站在这里理长论短呢!年轻人,别给脸不要脸了!好,这不就对了。自己去吧!鸭舌帽兄弟,也不用和老解放帽争该不该给这“扑死鬼”五块钱了。记得有位古贤写过幅很有名的条幅,叫“吃亏是福”。说不准这还是为我消灾免难呢。承情了,“古得拜!”
      真是“人不走时气喝滚水也硌牙!”偏偏今儿门市部就缺两味药。到库房取,保管员又不知跑到哪儿“咚咚嚓”去了。有啥招呢?等吧!这一等阳婆爷就偏了西。不过,总算药是配齐了。回来的路上可得格外小心些,口袋里虽说还有两张五块钱的票子,可我不愿再用来打发“扑死鬼”了。这一小心,可就拉道儿了。看,还没到东营村呢,就“日落西山红霞飞”了。当兵时唱起这歌来满来神的,可现在不是穷抖打瞎乐意的时候,得时刻小心“扑死鬼”哩!咦,这里又撞车了怎么的?路上拖拉机、胶皮车、小平车、汽车、摩托、自行车停下一拉溜。嘿,还有两辆小轿车哩!不能绕过去,再忙也得看看,没准儿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故呢!要不,还会停下小轿车?
      “那五块钱就不该给!”
      “就该!”
      “走错路撞了人有理了?还要钱?这不是明摆着讹诈吗!”
      “我说过多少次了,乡路村道不比城里大马路,不分左右上下!”
      “……”
      哎,这是咋回事?莫非……我得问问:
      “伙计,这俩为甚吵呢?”
      “听说是为两个人撞了车子。”
      “撞车的人呢?”
      “早他娘颠到爪哇国去了!”
      “那不就完了吗?”
      “你完了,这两个管闲事抬死杠的可没完。这么多看热闹的可还在兴头上呢!”
      “你——”
      “我他娘倒霉,给头头开小车的,想走没辙!”
      啊……原来如此!
      这二位老兄也真管事太宽,认真得过分,看样子非要争个你是我非或我是你非方肯鸣金收兵。围观的也真有闲情,一个个脖子雁儿似地伸着,看得津津有味,大有不见胜负决不散场之势。这事由我而起,我能不管吗?不能!看着这么多人因和自己有关的事耗神费时不管,不是造孽吗?于是,我这个肇事者拨开观众好不容易挤进包围圈,打算劝止这场争论。
      “叫这位老哥评评理,是我对还是你对!”一位争吵者眼睛一亮,拉住我让评判。
      “你们,都别吵了,听,听我……”
      另一位争吵者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毫不客气地吼道:“谁要你多管闲事,快滚出去!”
      “对!把他轰出去!”观众中不少人喊。
      我被夹推带拉赶出圈外。我本还想重返圈内劝阻,可又怕犯了众怒招来不测。那样可就说不定和老婆“同甘苦共患难”了。
      我沮丧地推起烂忽塌绕道开路。走出一段路回头看时,那围观的人圈似乎又膨胀了不少。

    现在来插播一条新闻,于2016年9月15日,晚上八点五分时,在花***西段 8**号 的马路上 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事故一辆电瓶车追尾一辆汽车,汽车后备箱玻璃全碎,电瓶车车头粉碎。电瓶车上的两名男生受轻伤,汽车车主无大碍。(自述)

    今天可是一个全家团圆的日子,是咱全中华人民的中秋节呀!在和亲友吃完了中秋团圆夜饭之后,我与妈妈和奶奶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们在通往学校的那条大道进城的方向的街道旁散着步,突然“砰”的一声 震慑住了我。本来脑袋中的一秒反应是一辆汽车爆胎了。但当我走过,只隔一小轿车辆车的距离时。我发现了,原来是一场激烈的交通事故。我跟我奶奶和妈妈马上就围了上去(我们可以说是第一个看见的,毕竟只隔了一辆小轿车的距离,在事故发生的一瞬间转过头看见了)。电瓶车上的是两个男孩岁数十七、八岁,骑车的那个男孩脚压在电瓶车下很难受的样子。坐在后面的那个男生应该是从车上飞到了地上,不过无什么大碍,只是嘴一直在流血。然后汽车车主从车下走出来查看一下他们的情况并拿出了一包纸给那个流血的男生止血。我有点急切我用奶奶快把电话拿出来我准备报警,来,把电话攥在手中对我说“你看别人在报警咱别管,别管。”我看没看好像是那个车主的同行的人在报警,我就暂时没管了。

    过一会儿人越来越多围成了一个圈。不一会儿一个穿黑衣服的妇女一边问一边说“报警了吗?报警了吗?快打120,快打120呀!”我只看见了那个车主同姓的人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再没看过有其他人再打电话,但是已经过去了五六分钟。我便从人群中挤出跑到了街道旁的一个盲人按摩店旁看那里的号码牌。我便迅速的走到了奶奶旁边,让奶奶拿出手机。奶奶让我别多管闲事。我心有点怦怦跳。我打通了110,“喂,你好,这里是花***西段8**号,这里发生了一场交通事故。”“是什么样的交通事故呢?”“有一辆电瓶车追尾的一辆汽车。”“他们相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汽车后备箱上的玻璃被撞碎了,电瓶车车头撞烂了。”“有没有人受伤?”“电瓶车有一个人在地上起不来,有一个人嘴一直在流血,车主无大碍。”“好的,就这样。”(我忘了110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大概是这样的吧!)刚刚挂电话,就有一个女警打电话过来重复了一遍刚才的事情。又刚挂电话。警察又打电话来问我是否需要救护车来救援。看见电瓶车的两个男生没有什么大碍  我就说不用了。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人越来越多了。那里可是我们那儿最堵的区域之一。从8:13挂完了电话。到8:24 警车一直没有出现。奶奶想让我离开这儿,说     别多管闲事,没什么好看的,我们走了,别管他们了,反正有人处理。我没有说什么话,你就是杵在哪里 看着四周的车辆经过,我在等待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远远看见一个警车闪烁着红蓝的灯光。缓缓的从这个事故现场经过,听周围的人说,这应该只是一个巡逻警察或者是治安民警(其实我没搞明白,为什么当时她不停下来处理一下呢!可能是警察也有不同的职责范围吧!)。

    又过了几分钟,一辆救护车拉着长长的响笛赶来了现场。奶奶一直对我说救护车来了,没事了,我们快走吧!看见救护车里面的医护人员下来,对他们进行询问  。我渐渐被拉着走出了现场,我还不时回头看看他们的情况。耳边又传来了一些声音说他们不愿意上救护车。(大概是他们想等到,警察来处理完之后,再去医院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当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我们总是会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很多人将正义也当成是多管闲事吧!

    还是一个让我非常疑惑的就是,警车是多久才来的?因为当时我已经离开了现场,不知道警车还没来。之后在路上聊天我妈说 她工作的厂门口曾经有一个同事被大货车碾着了   好像是因为 拨打了110之后还有120后,过了很久他们才来,最后她同事是当场死亡的。

       生命不是儿戏,我们没有机会去作。

    最后提醒大家在月饼节 期间 要注意自身安全! 不要总是抱着侥幸心理而做一些不符合规则的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越俎代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