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爱在左侧

爱在左侧

发布时间:2019-10-14 22:07编辑:武侠小说浏览(59)

    妮妮自从嫁给憨子后就没离开过这座大山,他们共同营造爱的小屋,滋养那单纯的爱。妮妮是幸福的,孤言寡语的憨子对妮妮疼爱有加,他会用打猎回来的兽角,磨成一个个简单又别致的发夹或小吊坠送给妮妮。这一个个小小的饰品虽然朴素无华,却总能让妮妮幸福得几宿睡不着。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憨子都会搂着妮妮躺在床上聆听窗外风的声音,风呼呼的吹过山头,吹响山上的翠竹,仿佛一女子在弹奏一曲曲悠扬的韵律。
      憨子会轻声地问:“嫁给我,你后悔不?”
      妮妮总是羞涩的钻进憨子的怀里回答说:“不!”
      然而这一声“不”在隔壁三姑娘回来后全变质了。三姑娘三年前外出省城打工,近日衣锦还乡。你看她那身打扮:黑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系过小腿,鞋跟细而长有近十公分高。一条黑色的牛仔短裤,前露肚脐后露股沟,一个冷不丁都要掉下来。身上挂着一件黑色小背心,与其说是背心不如说是一块围布,仅围住胸前那一对大奶子而已。耳朵一边扎了三个洞眼带着大小各异的耳环。脸上抹着厚厚的脂粉,一张簿唇艳得出奇。卷烫成爆炸式的发型挑染了五六种颜色,红的、棕的、蓝的、黄的、绿的。仅这一身打扮就可让全村人惊叹不已,再加上她带回来的那台十七英寸的大彩电就更让人赞叹不已。
      这日,妮妮早早的把晚饭做好,等憨子吃罢,草草的收拾碗筷,拉着憨子的手就往三姑娘家走。来三姑娘家看电视的人忒多,鲜亮的屏幕上闪烁着五彩缤纷的色彩。妮妮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大山以外的世界,时尚的摩登女郎,潇洒英俊的帅哥、小伙子,浪漫的爱情剧片,真让妮妮看得目瞪口呆。
      三姑娘悄悄拉过妮妮的手把她带入房中,拿出一小包往炕上一倒对妮妮说:“妮妮姐,我这还有许多宝贝呢,你随便挑算我送你的。”
      妮妮望着床上琳琅满目的小饰物:有发夹、耳环、手镯、发簪、手链、戒指,各式各样洒满一炕。每一个都闪闪发亮,妮妮摸摸这个捏捏那个,都让她爱不释手,最后她选了一个镶水晶的心形耳环。妮妮手捧着耳环好奇的问:“三姑娘,省城里的人是不是都像电视里演得那样呀?”
      “是呀!妮妮姐,我跟你讲……”三姑娘与妮妮讲了许多少省城的新鲜事,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听得妮妮心发慌、脸发红。
      妮妮细细端详三姑娘的脸问:“三姑娘,你脸上的那条疤痕咋没了?”
      三姑娘笑呵呵地说:“还在呢,只是我擦了点粉把它给盖住了。”
      妮妮羡慕地看着,暗自摸了摸额头那块去年喂猪时在猪栏上磕出的伤痕。三姑娘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忙说:“妮妮姐,你是个美人胚子,打扮起来一定比我还漂亮。来,我帮你化个妆,”说完便拿出化妆盒开始为妮妮化起妆来。妆后的妮妮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是她自己,额头上的那条伤痕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镜子里的妮妮简直是个电影明星。
      连三姑娘都看傻了眼:“哇噻!妮妮姐,你太漂亮了。要是你去省城找事做一定比我还要赚得多,万一哪位大老板相中了你,这辈子你就不用愁了,”话刚毕三姑娘发现自己说溜了嘴,捂住嘴光笑不说了。妮妮满脸羞红一句说溜嘴的话却在妮妮心底生根发芽并疯长。
      从三姑娘家回来的妮妮开始做梦了,做着富人的梦,明星的梦,时尚的梦。她觉得自己活在这见不到天面的大山里真是委屈、窝囊。从前那可亲可爱的憨子现在在妮妮眼里也显得太俗、太土、太呆。从三姑娘家回来的憨子也变了,无论去哪里,只要妮妮在身边他总是用他的右手牵着她的左手。因为三姑娘带回来的电视里面演的情侣与夫妻,男人总是站在女人左边。其实他也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当是表达一种爱的方式吧。然而妮妮并没发现憨子的这点变化更体会不到憨子的这种爱,她还沉浸在她的美梦中。
      三姑娘扭着她的小蛮腰抱着几套时尚衣服走进妮妮家:“妮妮姐,在家吗?”
    澳门新葡亰 76500,  “哎!三姑娘来了。”妮妮从里屋走出来
      三姑娘把手中的几套衣服塞给妮妮说:“妮妮姐,过几天我便要回省城了,这里有必套衣服送给你。”
      妮妮一脸惊愕:“啊!啊!你这就要走吗?我还想听你给我说说省城的事呢。”
      “妮妮姐有时间可以到省城来找我呀!”
      “三姑娘,你说姐姐我若是到省城能找到事做吗?”
      “能!怎不能?单凭姐姐你那俊俏的小脸蛋,都有大把的钱等着姐姐去捡呢。”
      “呵呵!我就是想……”
      “妮妮姐,不和你唠了我还得上我二嫂子家去一趟。”没等妮妮把话说完三姑娘便匆匆离开了。
      望着三姑娘离去的背影,妮妮心里沸腾了,悸恸着。她觉得自己还年轻不能就样一辈子窝在这大山里,感觉美好的未来在不远处向她招手。
      夜里,憨子依旧紧拥着妮妮躺在炕上,可卷在憨子怀里的妮妮一点睡意都没有。妮妮用手肘捅了捅憨子:“哎!醒醒。”
      “嗯!”
      “我想和三姑娘去省城做事。”
      “不行。”
      “我就要去嘛。”
      “不行!”
      “不让我去就离婚!”
      沉默,只剩下妮妮的抽泣声。
      第二天晌午,妮妮阻止憨子外出打猎,非逼着憨子同她去办理离婚手续。憨子若是不答应就是在阻挡她的幸福之路,妮妮找出与憨子的结婚证,红本子上的妮妮和憨子是那么的年轻、稚气,在妮妮看来是越看越老土。她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改变自己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憨子总是一付不言语的态度,对于妮妮提出的要求他不接受也不拒绝,听之任之。也许他认为现在的妮妮已经不是过去的妮妮了,再多的话也只会让妮妮更叛逆他。
      二人吃过晌午饭带着必需证件往三十里外的镇上办理离婚手续去了。一路山路憨子始终用他的右手牵着她的左手,妮妮一路无话,任凭憨子牵着她不能说她不爱憨子,可面对未来美好的梦她又不得不作出这样的决定,牵就牵吧反正是最后一次牵手。一个时辰后便来到了繁华的小镇上,路变宽了人也多了,妮妮就不好意思让憨子再牵手了。甩开憨子的手一个人往前走。
      这时,忽然前面岔路口国辆拉砖头的拖拉机螃蟹似地冲了出来,妮妮一时吓得惊惶失措,一个踉跄眼看来不及躲闪,就在这关口,后面的憨子急窜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不知所措的妮妮。两人一同滚落在路边,妮妮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而憨子为了保护妮妮,腿被路旁的一块尖石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口子。血不断地从憨子腿上渗出,躲在憨子怀里的妮妮吓得脸色苍白,六神无主。顾不得自己,憨子赶紧看了看妮妮的伤势,直到确认无碍他才松了口气。伤口剧烈地疼痛,憨子紧握住妮妮的手说:“别怕,来,到我右边来。”牵着她的右手,用他高大的身躯紧紧守护着妮妮,憨子终于失血过多而晕倒在地。
      病房里,妮妮含着泪花坐在病床前,左手紧紧握着憨子的右手等着他的醒来。就在这之前,她差点放弃了了那个深爱她的男人,那个愿为她付出一切的男人,不过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都过去了。憨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动了动他的右手,感受到她左手的温暖,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妮妮看见憨子醒来,把脸紧紧贴在他宽厚的手背上,深情地凝视他的双眼说:“等你出了院,咱俩就回家。”

    冬天似乎越来越没有味道。

    这个不大不小的村子里每户人家都是用栅栏围的院子,每户都有一个水井,院里也会种很多树。在一棵樱桃树上坐着一个小女孩,树下是一个抽着水烟的老人,村里人都喊他老梁。

    小女孩的鼻子冻的通红,两只手相互搓着不时用嘴哈气,

    老人一口一口的抽着挂满小饰品的水烟说:妮妮,下来吧;外婆该做好饭了。

    妮妮低下头问:外公,这到底什么时候会下雪啊?

    老梁笑呵呵地说:快了,快了。

    老梁站起来拍拍衣服转过身,妮妮爬到他的背上回屋了。

    吃完饭后,三人坐着电视机前看着黑白电视机上一闪一闪的天气预报。看天气预报是妮妮最近的习惯,只因老梁说下雪的时候妈妈就会回来了。妮妮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妈妈了,因为电话费贵,也很少往家里打电话。妮妮是个超生的孩子,一生下来便放在外公家,一样大的孩子总说她是个没妈的孩子。

    那天不仅没有下雪,太阳还很大,妈妈却回来了。

    此时的妮妮正坐在樱桃树下张望着,看到那个她一直深记的脸就赶紧踩着凳子下来,驾着胳膊就奔过去,眼看就要到跟前时,一个陌生的男人拦住了妮妮。抬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笑着说让他慢一点别碰到妈妈,这时的妮妮才注意到原来妈妈的肚子挺挺的,再傻的人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时老梁跑过来把妮妮往回拉,妮妮一步一回头的看着妈妈,只见妈妈低下头看不清脸。妮妮抬头看了眼太阳,很大,刺的眼睛生疼。

    围坐在堂屋中央的桌子前没人说话,静的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清。妮妮坐在外公旁边玩着水烟壶,不时抬眼看坐在对面的男人,原来父母早已离了婚,哥哥、姐姐跟了父亲,独留下妮妮在外公家,母亲也有了新的家庭,这次回来是想把妮妮带走和自己一起生活,老梁抿着嘴,眉头紧皱,用粗糙的爬满蚯蚓似的手头上拂来拂去,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沟壑紧紧地挤在一起,你都有孩子了还回来干嘛,妮妮你带不走,老梁的声音有些激动。妈妈低着头双肩轻颤,男人不说话,只是用手拍着妈妈的背,站起来往门口走,从兜里掏出一支烟,蹲在堂屋门口轻啜着。老梁还是征求了妮妮的意见,妮妮不说话,手指放在嘴里啃着。

    农村的夜晚总是黑糊糊一片,偶尔会传来几声狗和猫的叫声。一个小小的黑影拖着东西,猫着腰往樱桃树走去,拖着一把手柄足有她胳膊粗的斧头,妮妮用力拿起斧头,脸憋的通红,有一下没一下的砍着。一声尖锐的猫叫声让妮妮惊的扔了斧头,转身就要往屋子里跑,却看到倚在堂屋门边抽着烟的男人,妮妮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用手在自己手背上使劲的抓着,越过男人跑回房间。

    妮妮一大早就醒了,透过窗户看到那个男人整理着樱桃树的残枝,妮妮慌得鞋都没穿就往外跑,指着那个男人,是他,你看他。他们都看向妮妮,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妮妮躲到外公身后偷瞄着。那个男人依旧不紧不慢的整理,树枝划伤了他的脸颊。

    妮妮等的雪终于下了,虽然有些迟。

    那天雪下的很大,男人脸上贴着机器猫的创口贴,右手揽着妈妈,左手牵着妮妮。妮妮一步一回头看着阿公、阿婆,阿婆歪着头抹着眼泪,阿公抽着他的水烟,脸上依旧笑呵呵的,妮妮流着泪大喊,阿公,等我回来还给你装烟。

    妮妮伸出手,看着落在手上的雪,这个冬天似乎越来越有味道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爱在左侧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