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本身是你的眼

本身是你的眼

发布时间:2019-10-17 15:41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65)

      陈好和梅艳是村里一对人人羡慕的夫妻。他们恩爱有加,相敬如宾,陈好脏活重活从不让梅艳干,他常说:“媳妇是娶来疼的。”梅艳对陈好百依百顺,谨守妇道。
      天有不测风云。一次,陈好上山砍柴,滑了一跤,头撞在石头上,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已在医院里。梅艳给他端屎端尿,擦洗身子,一个月下来,瘦了一圈。陈浩的伤口好了,眼睛却看不见了。家里的一切事务,梅艳承担下来,犁田耙地,砍柴割草,洗衣带娃,再苦再累,她从不在陈好面前抱怨。
      这天中午,梅艳收拾好碗筷,正准备下地干活,陈好突然气势汹汹地说:“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媳妇,带着孩子滚啦!”梅艳愣住了。“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让你滚你就滚,磨蹭什么!”结婚十年,梅艳从没受过这种委屈,哭着跑回了娘家。
      傍晚,在娘家人的劝说下,梅艳返回家中,却不见陈好的影子。梅艳心里一惊,大喊:“不好!”便四下寻找,最终在屋后的大槐树下找到正准备上吊的陈好。梅艳见状,一把抢过绳子,颤抖着扶起陈好。梅艳大哭,“你咋那么傻呀!你瞎,我不瞎,我是你的眼啊!”   

    从前在北部山区的一个村庄里,有一位樵夫,家里虽然有几亩山坡地,可还不够他几锄哗啦的呢,所以他一有空闲就到山里去打柴,然后担到城里去卖喽填补家用,这样一来二去地他就以砍柴为

    从前在北部山区的一个村庄里,有一位樵夫,家里虽然有几亩山坡地,可还不够他几锄哗啦的呢,所以他一有空闲就到山里去打柴,然后担到城里去卖喽填补家用,这样一来二去地他就以砍柴为生了。

    一天他又到山里去砍柴,走到一个山坳里刚想上到山坡上去,突然听到身旁荆棘丛中有响动,扒开荆棘丛一看,原来荆棘丛中有一个很深的小坑,里面有一只小狼崽掉进去上不来了,小家伙听到坑上面有响动,正用两只前爪扒着地好像是在求救,可能是它掉进去的时间太长,把嗓子都叫哑了,这时只会用爪子扒地来发出声音,嘴一张一张地发不出一点声音,看上去甚是可怜。

    樵夫看到这里忙用斧子把坑边的荆棘划拉走,然后下到坑里把小狼崽抱了上来。他把小狼崽放到地上,拍拍它的脑门说:“小家伙急坏了吧,现在安全了,你自己回去找妈妈吧。”小狼崽听了樵夫的话,好像听懂了他的意思,把两只前爪抱在胸前向樵夫作了几下揖,然后才恋恋不舍地掉头跑了。樵夫看着小狼崽跑远了,才放心地上到山坡上砍柴。

    樵夫在上坡上刚砍了一会柴,就听身后有响动,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是一只母狼身上驮着他刚才救上来的小狼崽,身后还跟着几只小狼崽找他来了,母狼他们来到樵夫身边,那只小狼崽从母狼身上下来,和母狼一起蹲在樵夫面前,又是作揖又是点头地感谢他。樵夫看了这一切非常感动,忙对它们说:“狼妈妈。你不用谢我了,以后可要注意呀,不要让孩子们乱跑了,你看今天多危险,要不是我发现的早,小狼崽还不饿死在坑里?你快带孩子们回去给它找点吃的吧,看把孩子都饿坏了。”母狼听了樵夫的话,这才又给樵夫作几下揖,带着小狼崽们离开。

    樵夫家里有一位年迈的老母亲和一位刚结婚一年的妻子,妻子现在正怀揣六甲,这几天就要生了,所以樵夫这几天总是打柴早出早回的,甭怕妻子生产时不在家当误事。今天樵夫卖菜刚回到家里,妻子就有了反应,他赶紧跑着把村里的接生婆接来。到家后又把老母亲替下来烧水,听着屋里老母亲和接生婆给媳妇接生,这时屋里不时传来妻子痛苦地喊叫声,樵夫听得心里直慌。

    “出来了,生出来了。”屋里终于传出来好消息,樵夫高兴地端起脸盆就舀锅里的热水。

    “啪!啪!”屋里又传出来击打的声音,可却听不到孩子的哭声。正在樵夫心里犯嘀咕时,屋里又传出来接生婆叹息的声音:“嗨!老嫂子,我尽力了,看来孩子是救不过来了。”紧接着屋里又传出媳妇撕心裂肺的哭声。樵夫一听就感觉不妙,手里的脸盆和舀水的瓢不自主地落在地上,然后疯了似地冲进屋里,一看老娘的手里抱着一个刚出生的死孩子正发呆呢。

    接生婆看樵夫进来忙指着他娘怀里的死婴说:“大侄子你进来的正好,看,你娘和你媳妇看着这死孩子多伤心呀?你还是赶紧抱出去扔了吧,仍的越远越好。”当地有一个不成文的说法,说是死了不够满月的婴儿不准埋葬,要把死婴扔到山里去喂狼,这样省着孩子还来这里投胎害人。

    樵夫听了接生婆的话,再一看老娘和媳妇真哭的不像样子了,所以他也顾不上看死婴一眼,夺过老娘怀里的死婴夹在腋下,冲出房门向山里奔去。

    樵夫两眼含着泪在漆黑的夜里无目的地向前跑着,跑了好长时间他才止住脚步,他低头看了一下地形,见这里是一个小山坳,就顺手把死婴放在山坡上转头回来了。其实他也没看清这是什么地方,要是第二天叫他回去找,他都会找不着的。

    樵夫回到家里以后,接生婆还没有走,还正劝他老娘和他媳妇呢:“老嫂子和侄媳妇,你们都别难过了,该住这孩子不是咱们的,侄媳妇还年轻,明年咱再要一个。要是这样哭坏了身子可不得了。”这时还是老娘经的事多,听了接生婆的话先止住了悲声:“嗨!还是他婶子说得对,现在也是大半夜了,儿呀你先把你婶子送回去休息吧,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我也无心干别的,他婶子等以后我心静下来再答谢你吧。”接生婆听了樵夫娘的话叹息地被樵夫搀扶着回了家。樵夫把接生婆送走后,他老娘又叫他给媳妇做了一些营养饭吃了,全家人这才躺下休息。

    樵夫自从家里出了这件事后,为了在家照顾悲痛中的老娘和媳妇,所以有一个来月没到山里去砍柴卖。可是他不知怎么地,常常听到前半夜村外有狼的嚎叫声,这狼好像是在召唤什么人似地,叫人听着特别心烦。有一天,樵夫的老娘看着家里的零用钱都要花光了,就对樵夫说:“孩呀,这几天我们娘俩的身体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明天你还是上山砍柴卖去吧,再这样耽误下去,咱们娘三吃什么呀?”

    第二天樵夫就听了他老娘的话上山砍柴去了,他来到一个小山坡上刚举起斧子准备砍柴,就听到身后有响动,而且裤腿还被狼叼住拖了一下。他回过头去一看,原来是前些日子救过的那只小狼崽的妈妈,母狼叼着他的裤腿使劲拖他,好像是有事叫他去办。樵夫没办法,只好放下手里的活,跟在母狼的后面走了。

    结果母狼把他带到了一个小山坳里,他刚走近山坳就听到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传出来一个婴儿的哭闹声。樵夫跟着母狼快速来到那个山洞口,只见山洞里有一个婴儿正躺在小棉被上哭闹呢,那只小狼崽正守在婴儿身边逗他呢。樵夫再仔细一看那个小棉被,那不是媳妇亲手做给孩子的吗?难道这孩子就是被我扔到山里的死婴?樵夫把这一切看傻了。那只小狼崽见樵夫过来,也忙跟他打招呼,然后又叼着他的裤腿把他拖到婴儿旁边。

    原来这个婴儿真是樵夫扔掉的那个死婴,其实孩子并没有死,而是出生前在子宫里被羊水呛到了,接生婆啪打了孩子后背好半天也没把羊水空干净,樵夫在腋下夹着死婴进山时,由于慌忙是把死婴大头朝下夹着着,他连跑带颠地正好给孩子起到空羊水的作用,他又把孩子倒着顺在了山坡上,所以等樵夫走了一会,孩子就喘过气来了。

    孩子喘过气来以后,小腿小手一蹬就从上坡上滑下来,他躺在小被窝里就哭开了。说来也巧,樵夫扔孩子的地方正是母狼一家居住的那个山坳,母狼听到孩子的哭声立刻奔了过来,它来到孩子身旁一嗅,孩子身上有樵夫的气味,就把孩子叼到了山洞里,让小狼崽跟孩子做伴。白天母狼到山里樵夫砍柴的地方去寻找樵夫,晚上有时还到村头去呼唤樵夫。幸亏母狼这时还没有断奶,就用自己的奶水奶着孩子和一群小狼崽。

    今天母狼终于把樵夫找到拖到山洞来,樵夫看着自己死而复生的孩子格外高兴,他把孩子抱在怀里仔细一看,原来孩子还是一个大胖小子,樵夫乐得不知怎么好了。母狼和小狼崽看到樵夫高兴的样子,也围着他手舞足蹈起来。樵夫抱着孩子高兴了一会后,这才低头感谢母狼一家,他谢过它们之后,赶紧抱着孩子回了家。母狼带着小狼崽们,还把他们送出来好远好远,由其是那只小狼崽,对他们还恋恋不舍地不愿回去,最后还是母狼把它托回了家。

    樵夫把孩子抱回家后,他老娘和媳妇也高兴坏了,小家伙一头扎在妈妈的怀里使劲吸着奶。说来也怪,樵夫媳妇一个来月没奶孩子,可奶水不但没断,而且还挺充足。孩子前阶段净吃狼奶了,所以根本就没吃饱过,这次终于吃饱了,他躺在妈妈的怀里也不哭闹了。樵夫老娘看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大孙子高兴的不得了,然后对樵夫说:“儿呀!这孩子是母狼奶过的,咱可不能叫孩子忘了它呀,我看就叫孩子狼崽儿吧。明天你把咱家下蛋的两只老母鸡带到山上去,替我谢谢母狼一家。”

    “娘!我也想抱着孩子去谢谢它们。”樵夫媳妇也激动地请求着。

    “好!你们三口都去,是应该好好谢谢它们呀!”老太太也激动地说。

    第二天樵夫就带着媳妇和孩子还有礼物,到山洞里看母狼一家来了。母狼听到洞外有响动,还带着小狼崽门迎了出来,两家子见了面都格外地高兴。他们在山洞里玩耍了好半天,樵夫才带着媳妇和孩子下山。从此樵夫一家和母狼一家成了好朋友,由其是那孩子,见了小狼崽特别亲热,小狼崽见了孩子也爱逗着他玩。

    十几年过去后,孩子长大上学了,因为他们村没有私塾,所以只好翻山越岭到镇上去。这时那个小狼崽也长大了,已经长成一只体格健壮地大公狼,它在孩子上下学时总是像哥哥一样护送着他过山路。这时孩子的名字还是叫狼崽儿,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是吃过母狼奶水的,而且还特别尊重那只大公狼。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本身是你的眼

    关键词:

上一篇:同盟的被告人,松本清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