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灭寺与机缘

灭寺与机缘

发布时间:2019-10-17 15:41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59)

    图片 1 秋天的凤凰山,山花盛开,鸟鸣四野,阳光透过树的缝隙,洒在山路上,像母亲的手抚摸着婴儿,温柔带着惬意。
      “砰砰……”
      突然,山林里响起密集的枪声。
      由远及近,还夹杂着叫喊声。
      “一清,你去看看庙门外吵吵嚷嚷,出了什么事。”方丈缓缓睁开眼睛,吩咐。
      “是,师父。”一清双手合十,低头退出门外。
      大约十分钟后。
      “咚咚,咚咚……开门,快开门!”静安寺外有人大声叫喊,大门被敲得震天响。
      “来了,来了。”一清战战兢兢,急忙跑过去将山门打开。一队国民党士兵涌进寺院。为首的长着满脸络腮胡子,他进门就用盒子枪顶着一清脑门儿,叫嚣着:“小和尚!看没看见有人跑进来?”
      “没,没看见。”一清吓得脸色苍白,磕磕巴巴地说。
      “你要敢骗老子,小心枪走火,崩了你!”络腮胡拿枪使劲敲打一清的脑门儿,咬牙切齿地朝一清喊。
      “真没……见。”
      “砰!”一声枪响,子弹擦着一清的耳边掠过。
      “啊……”一清吓得扑通坐在地上。
      “哈哈哈……小子们,给我搜,仔细地搜,谁抓到就赏一百个大银元。”络腮胡得意地狞笑着。
      “阿弥陀佛,施主好!此乃佛门净地,休得无礼。”方丈站在大雄宝殿正门,双手合十,口念佛号,低头颔首劝诫,后面跟着一群和尚。
      “别和老子咬文嚼字,我们在抓土匪,他偷盗成性,放火杀人,罪大恶极。任何人窝藏,都以死罪论处。”络腮胡举着枪,指着方丈,满脸怒气地说。
      士兵们端着步枪,开始分头查找。
      “咦!这是咋回事?”络腮胡看着地上趴着的和尚,厉声喝问。
      原来大门正前方地上一直侧头趴着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和尚,脸黑乎乎的,额头流着血,后背衣服上也浸透了鲜血。
      两名手持木棍的小和尚分立左右,上面隐约见血迹。
      “阿弥陀佛,回施主,我在清理门户,教训徒弟。”方丈又是一声佛号,双手合十,微微颔首。
      “奇怪了,和尚都是以慈悲为怀,教训徒弟,咋把人打成这样?”络腮胡嘴里嘟囔着,围着趴在地上的和尚绕了一圈,又走近方丈身边,拿枪指着方丈的头,勾着扳机,喝问:“好好回答老子,他真是你徒弟吗?有一句假话,老子送你去见佛主。”
      “阿弥陀佛,回施主。他不守清规,偷偷下山,与女子鬼混,昨天半夜跑回寺院,偷盗功德箱,打伤师弟,欺师灭祖。为维护寺院清誉,特重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方丈心里一惊,但依旧双手合十,面不改色地说。
      “这庙里窝藏土匪没?有一句假话,老子把这老和尚先毙了,再挨个收拾你们。”络腮胡一把将方丈拉过来,用枪对准方丈脑袋,比划着,对所有的和尚大喊。
      和尚们都双手合十,不发一语,时间仿佛静止不动。
      络腮胡见大家都不说话,又放下枪,一步一晃悠,走到被打的和尚身边。
      “师父,饶了师兄吧!”
      “师父,饶了师兄吧!”
      突然,围观的众和尚,纷纷恳求方丈。
      “谁都不许给这个孽徒求情,还有二十大板,打,继续打,给我狠狠地打!”方丈回过神,顿时满脸怒容,指着地上的和尚说。
      “啪,啪……”两旁站立的小和尚挥起手中木棍,狠狠地打向地上的和尚。
      地上的和尚紧闭双眼,像死了一样,四肢随着木板的节奏,一下一下抽搐着。
      “报告,没有。”
      “报告,我这边也没有。”
      “报告……”随着士兵的陆续返回报告,络腮胡脸上的肌肉变得绷紧。
      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和尚,络腮胡一脸愤怒地说:“这种败坏佛门清誉的人,就应该枪毙!”说完,对着趴着的和尚,“砰砰”就是两枪。
      然后,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方丈双手合十,站立庙门,目送络腮胡一行走远,回身,忙疾步走进大殿。
      一个月后,静安寺多了一名瘸腿的和尚,法名“一度”。   

    图片 2

          “这个小和尚真可怜。”

          “是啊,听说法门寺几十号和尚全都被强盗给杀了。”

          “这个小和尚太可怜了,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只能露宿街头啦。”

            “要我说啊,是他们活该,谁让他们霸占着那么多的田地。”

            “呸。李老二,这话谁都能说,就你不行。去年城里闹饥荒,要不是法门寺年供粥,月供米的养活着城里的饥民,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啊。听说你家二女儿那时候就差点饿死,还是法门寺的和尚慈悲,多给了你一袋米,才让你家二女儿能活下来。”

            “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随口说说。”     

            “大家谁身上有余钱的,给他几个铜板买馒头吃吧。”一个围观的人从身上取出几个铜板扔给还在昏睡的小和尚。

            “是啊是啊,给他几个铜板买包子吃吧。”几个围观的人取出自己的钱袋,掂量着要给几个铜板的时候。那个昏睡的小和尚突然醒了过来。

            “师父。”小和尚一声悲泣。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没有理会散落在身旁的铜板。

            定了定神,朝着法门寺的方向直奔而去。

    ......

            “师兄,师兄。”小和尚摇晃着一个青年僧人的衣袍,歇斯底里的呼喊着。只是早已死去的青年僧人当然回应不了小和尚的呼唤。

            偌大的寺院遍布尸体,全部都是横死的僧人。

            小和尚在寺院的最里面找到了一具老和尚的尸体。

            “师父,师父。”小和尚一脸悲痛的哭嚎道。

            “为什么那些强盗杀进来的时候,你不跟我一起从密室逃走。为什么?”

          “真是痴儿,强盗杀人是为了钱财,找不到方丈本人,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谁?”小和尚一惊,这才发现,在身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穿灰色僧袍的中年僧人。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南无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慧施。能出现在这里也是缘分。小家伙,你与我有缘啊。”

            “有缘?什么缘?”

            “传道之缘。”

            “什么是传道之缘?”

            “就是......”中年僧人一怔,发现这个问题很是不好回答。

          “小和尚,你想变强吗?”

            “想!”

            “为什么你想要变强?”

            小和尚喃喃自语道“如果我够强,就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如果我够强,我师父就不用死了。”

            慧施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慢慢的说道:“你看,这就是我们有缘的地方。我有一处可以让你变强的宝地。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跟我走。”

            “我愿意。徒儿给师父请安啦。”小和尚灵机一动说道,并且拂过双膝,准备下跪行礼。

            “且慢,且慢。贫僧只是一介传道僧人,只负责寻找与我佛有缘之人。你的师父另有其人。”

            “这样啊。”小和尚有些失落。

            “不过,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进入宝地修行。你还需要进行试炼,只有通过了试炼,你才有资格进入宝地。”

            “试炼?”

            “是啊,你的第一个试炼已经开始了。在离此地万里之外的西方,有一座宝刹名曰大禅,那里就是你想要去的宝地。你的第一个试炼就是独自一人前往那里。要西行万里,你害怕吗?”

            “害怕!可是害怕也要去。为了进入宝地,我认了。”

            “嗯!心有恐惧,还能努力向前。孺子可教也。”慧施从身上取出一本书和一块木牌,递给小和尚。

            “这是我们大禅寺的每一个人都要修行的初级功法——《坐忘经》。和一块表明你身份的令牌。”

            “对了,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的俗家名字叫叶轻舟,法号明性。我的俗家名字和法号都是我师父给我起的。”       

            “叶轻舟?好名字。明性也好。看来你师父也是个有学问的人。”

            “汰,兀那和尚,竟敢在我上清观的地盘上传道。”一个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今天若不斩了你,我上清观以后还有何面目牧守四方。”

            “阿弥陀佛,贫僧只度化与我佛有缘之人。施主何必要苦苦为难贫僧。”

            “无量天尊。你在我上清观的地盘上传道,就是在挖我上清观的墙角。若遇不上你,也就罢了。既然遇上了,少不了要请你吃上我一剑。”

            一把明晃晃的飞剑不知何时出现在慧施的身前,直刺向慧施的胸膛。

          “南无阿弥陀佛。”慧施高声宣了一声佛号。双手合十。一双巨手的虚影笼罩在双手上。牢牢抵御着飞剑。

            “小家伙,他的目标是我,我在这里拖住他,你先离开这里。”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明性耳畔响起,明性不做多想,一个箭步冲上旁边的森林,没有理会身后剑啸雷鸣般的剧烈声响,消失在森林的阴影之中。

    ......

            “阿弥陀佛,施主,可以施舍些斋饭吗?”一个青年僧人出现在一处茶馆。

            “当然可以啦,这位师父这边请。”一个店小二请僧人移步到一张桌子旁边坐下。自从北魏文帝崇佛以后,大修佛寺,天下不知多出多少佛家寺庙。当和尚的身份地位也提高了不少。虽然当今武帝更笃信道家文化,但是僧人这样的化缘,也是少有被拒绝的。

            “听说了吗?大禅寺的招生要开始了。明天就在这座城里,就有大禅寺的高僧来主持招生大会。”

            “大禅寺是天下三大寺院之一,执天下佛寺之牛耳。每年想进大禅寺的僧人不知几凡,明天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里排队呢。”

            “施主,贫僧明性,不知大禅寺的招生大会有什么加入条件吗?”明性拉过一个刚才说话的路人询问道。

            “条件?当然有了,必须是二十五岁以下的青壮年,而且要通过擂台挑战。只有通过擂台挑战,并且名列前三的人,才能加入大禅寺。这是去年的规则,今年应该也是这样吧。”

            “多谢施主为贫僧解惑。”

            “不打紧,不打紧。我看明性师父你明天也要去参加招生大会吧。祝你心想事成。”

            “多谢施主的鼓励。”

            “不妨事,不妨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灭寺与机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