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专栏诗人

专栏诗人

发布时间:2019-10-17 15:41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48)

    许鑫做梦都没想到,他还能去代销店当营业员。
      那天,许鑫一如往日,安排好社员们的活路,又跟副队长交待了几句,就去大队开会去了。
      许鑫今天来早了些,其他生产队的队长都还没来。许鑫往里瞅了瞅,见是几个支委,支委们似乎在争论些什么,室内也犹如神仙洞府,仙雾缭绕,许鑫有心想退出,却被书记看见了,书记笑道:“许队长,进来嘚,几时搞得像新姑娘了?”
      这一说,屋里的气氛也轻松多了。
      支委们都扭回头看着许鑫。
      许鑫只得走了进去。
      书记递上一支烟,笑道:“许队长,坐一下,会议马上完。”
      许鑫接过烟,点燃,吸了口,笑道:“你们支委开会,我凑个什么热闹?”嘴里这样说,屁股却还是坐在了板凳上。
      书记道:“你也能听。”说着,又扫了一眼室内的众人,道,“再想想,看有没有其他人选。”
      支委们听了,都小声议论了起来。
      许鑫好奇地问道:"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呀?”
      书记笑道:“说老张的事情。”
      许鑫一听,更加懵懂了,又问:“人家东西卖得好好的,有个什么好说的?”
      书记一笑,道:“看来,许队长你真官僚。”
      许鑫摘下嘴唇上的烟,莫名地问:“怎么又扯到官僚上了?“
      书记依然笑道:“老张都进去多时了,你还不官僚?”
      许鑫惊问:“为何?”
      书记答:“作风!”
      许鑫跳起来道:“还,还真有这事?我还以为是无风起波澜呢!”
      书记笑道:“所以我说你官僚你还不服气。”停一停,又道,“就为这,几个支委才争到这会儿。不然,哪个吃多了来这早。”
      许鑫道:“结果呢?”
      书记又递过一支烟,笑道:“就是没得结果,才争到这时。不然,不都出去屙尿去了?”说完,作势换了个姿势,显出一副难受的样子来。
      许鑫点燃烟,笑道:“没得人我来嘚。”
      其中一个支委打趣道:“你也想吃嫩草?”
      余下的几个支委听了,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许鑫也跟着笑道:“都五十的人了,还有那精力?”
      那个支委又道:“可别这么说,你没听人说?”
      许鑫莫名地问:“说什么?”
      那个支委笑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还要打破鼓哩。连鼓都打得破,还说没得那精力?”
      支委们又是哈哈大笑。
      许鑫也跟着呵呵乐。
      书记收敛起笑,一本正经道:“你不当队长了?”
      支委们一听,赶紧敛去笑,纷纷瞅着许鑫。
      许鑫笑道:“副队长老陈搞不行?”
      书记眼一亮,紧追一句:“真?”
      许鑫道:“这还有假?我也早想解脱了!”
      书记一笑,又紧追一句:“可别说我不要你搞哦。”说着,站起身,又叮嘱道,“可别又步了老张的后尘啰。”说着,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其他支委也都纷纷笑着走了出去。
      那个支委收拾好桌上的一切,走到许鑫的身边,拍着许鑫的肩膀说:“许队长,别真的去打破鼓哦。”说完,也快步走了出去。
      许鑫坐在那里,犹如云里雾里,口中只喃喃道:“意外,意外,这可真是个意外。”说着,也走了出去。
      从此,许鑫去了大队代销店,搞起了营业员。

      许天才是大队代销店的营业员,都好多年了。
      自从许天才当了营业员,代销店一次都未出现过差错。原因无它,就因为每晚都住在代销店。
      这一日夜晚,许天才都已睡下了,朦胧之中,就听店外有人在焦急地呼喊,喊声在这寂静的夜晚,犹如惊雷,炸得耳朵内嗡嗡作响。许天才连忙爬起,打开了店门,见是自家二姑娘。
      二姑娘一见,带着哭腔道:“爸,妈的病又犯了。”
      许天才一听,也焦急道:“请医生了吗?”说完,赶紧返身去穿衣服。
      二姑娘仍带着哭腔道:“没有。”
      许天才边穿衣服边问:“你哥呢?”
      二姑娘道:“哥没回来,老师说要他去县上参加比赛。”
      许天才听了,即刻拿起钥匙,边锁门,边道:“好,你先回去,我去请。”说完,就与二姑娘分开了。
      等到老婆的病情有所缓和,都已鸡叫三遍了。
      许天才出门送走医生,又返身回了房,见老婆呼吸和缓,许天才这才长舒口气,有心想回代销店,又瞥见趴在一旁的二姑娘,心下又有了不忍。许天才拍醒二姑娘,示意自己来看护,二姑娘见了,打了个哈欠,跌跌撞撞地回房睡觉去了。那样子,活像个醉鬼。
      许天才坐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老婆。
      天亮后,二姑娘端来一碗蛋花汤。
      许天才接过来,叫醒老婆,一勺一勺地喂。
      老婆喝完,精神也好多了,见许天才还站在床边,老婆催促道:“还不去?”
      许天才笑笑,却就是不挪步。见老婆一个劲地催促,许天才这才一步一回头地走出了房,又喊了声二姑娘,这才放心地走了。
      来到代销店,老远就见有一大堆人站在门前,许天才心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许天才小跑着来到代销店前,见店门大开,书记和民兵营长正从店内走出,许天才惊得木头样戳在了当场。
      书记见了,笑道:“老许,出门也不关门?”
      许天才嗫嚅了几下,摇晃着进了店,扫视了一眼店内,暗道一声:“不好!”知道遭了贼,却又不好明说。
      书记又道:“该不遭了贼吧?”说着,一指地上的杂烂。
      许天才连忙道:“没,没,是我在清理货物。”
      书记听完,哦了声,带着一帮人等去了大队部。
      许天才长吁口气,刚想去清理,就听门外又传来一声喊叫:“老许,嫂子的病好了吗?”
      许天才听了这声音,仿遭雷轰,急忙起身,连忙答道:"好了,好了!”
      医生听了,哦了一声,又从药箱里拿出一包药,递了过来。
      许天才接过药包,含着笑,送出了店外。却见书记正站在外面,满脸含霜地怒视着自己。许天才悻悻地不知如何回答。
      医生见了,即忙笑着说出了原委。
      书记这才缓和了些脸色,只是淡淡道:“你这个老许啊!”过了会儿,又道,“钱没损失吧?”
      许天才擦去额头的汗,口气坚定道:“没!”
      书记道:“没哄我?”
      许天才道:“你跟我来。”说着,转身就走。
      书记即忙跟了上去。
      其他人也想跟进。
      医生笑着阻止道:“我们就不要掺合了。”说完,走去了医务室。
      民兵营长也赶紧道:“对对对,我们去医生那里日白去。”
      其他人也随声附合着走了。
      许天才带着书记,来到房内,在床前站住,弯腰提起夜壶,放在一边,掀开一块纸板,提起一个塑料袋,在书记眼前晃了晃,道:“都在这里。”
      书记见了,笑道:“哪个晓得你把钱藏这里。”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许天才望着远去的书记,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心中只道:“好险!”又坐了会儿,藏好钱,作着售卖前的准备。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专栏诗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