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萨尔瓦多,破晓之路

萨尔瓦多,破晓之路

发布时间:2019-10-18 23:24编辑:武侠小说浏览(56)

    奇斯塔,雷加克的儿子。他现在正跪在柔软的苔原上,膝盖陷入泥土中。作为一个冰风谷的游牧民,他的个子并不算高,几乎还不到六尺,也没有大多数游牧民那样肌肉堆垒的身躯。金色的长发披在他的肩后,一双眼睛仿佛阳光辉映的蓝天。虽然他很少微笑,但那灿烂的笑容总是让人感到他灵魂的温暖。 越过苔原,奇斯塔能看见白雪皑皑的凯恩巨锥。它是这片被称为冰风谷的千里冻土带上惟一的山峰。这片苔原正处在浮冰之海和西北方的世界之脊支脉中间的风蚀带上。奇斯塔知道,只要他向凯恩巨锥走上几里,就能看见迪尼夏湖上渔船的桅顶风信带,它在这一地区的三大湖泊中排名第二。 对于奇斯塔来说,只要走过几里路,他就会进入一个不同的世界。他还只是个孩子,只有十七个冬天曾经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但他曾经游历过的地方已经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所知道的还要众多。他曾经响应沃夫加的召唤,和许多战士从冰风谷前往遥远的坚石镇。他的第九个生日就是在那次旅途中度过的,那也是他庆祝自己最终离开家庭,独立生活的日子。到了十一岁的时候,这位年轻的野蛮人已经与地精、狗头人和卓尔精灵交过手,坚石镇的领袖伯克斯加勇者也曾和他并肩战斗。正是伯克斯加决定野蛮人应该回到他们的故乡冰风谷,恢复他们祖先的生活方式。 奇斯塔见多识广,经历过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那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现在,他是一个游牧民,一个冻土苔原上的猎人。十八岁的生日正在不远的地方等待着他,那时,他将开始孤身一人的狩猎生涯。望着凯恩巨锥,他知道渔船正在迪尼夏湖、西方的都尔登湖和南方的红水湖上漂荡。他了解自己的渺小和这个世界的广大。从他跪着的地方走出几里路,他就能融入到这个广阔的世界里。他能想像布林·山德繁华的市场,那是湖边十镇中最大的一座。春天到来的时候,南方人就会赶着马车来到这里。他们穿着色彩光鲜的衣服,佩戴着五光十色的珠宝,用大价钱收买三座大湖中节头鲑鱼头骨的雕刻。 奇斯塔只能穿棕褐色的衣服,就像他脚下的苔原,像他们猎杀的驯鹿,像他居住了一辈子的帐篷。 但这位年轻人并不为此而感到沮丧,和他的祖先一样,他已经顺从了这种生活方式。奇斯塔无法否认,这样的生活中有一种简单之美,一个人的肉体和灵魂可以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得到锤炼。奇斯塔是一位年轻人,但他的智慧早已超越了他的年龄。人们都认为这是因为他的血统传承,他的父亲雷加克在沃夫加离开之后就曾经领导过统一的野蛮人诸部。永远不会失去控制的雷加克没有离开冰风谷去参与收复秘银厅的战役。他对此解释说他太老了,不想再做出改变现状的事情。雷加克一直待在野蛮人的主体社会中,致力于巩固游牧民部落间的联盟和加强野蛮人与十镇居民的联系。 当伯克斯加回来的时候,雷加克并不感到惊奇,他对回归的儿子和族人们表达了由衷的欢迎与问候。但这次回归还是为游牧部落的未来和野蛮人的领导权带来了很多问题。 “还有血迹么?”突然传来的问话声让沉思中的年轻人警醒过来。奇斯塔转过身,看到其他的猎人正站在他身后,伯克斯加也在他们中间。 奇斯塔点点头,指向地面上的红色斑块。伯克斯加刚刚用投枪射中一只驯鹿。能像他那样在远距离用投枪杀伤猎物的人并不多,但他也只是让那只野兽受了伤。对于逃跑的猎物,这些猎人会锲而不舍地展开追击。他们不会让一只受伤的猎物白白死去,这不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按照伯克斯加的话说:“住在十镇和世界之脊山南地的人不能有这样的浪费。” 伯克斯加走过跪在地上的年轻人,这个高个子的野蛮人领袖同样紧盯着远方的凯恩巨锥。“我们必须快些捉住那只野兽,如果它跑进山谷,矮人们就会偷走它。” 有几名猎人点头表示赞同,狩猎队全速展开追击。奇斯塔跟在他们后面,他的脚步因为首领的话而感到沉重。自从他们离开坚石镇以来,伯克斯加一直在说矮人的坏话,而他们不久以前还是最好的朋友和盟军。布鲁诺的矮人们曾经和他们共同浴血奋战,共同为胜利而欢呼。在坚石镇度过的短暂岁月留给他的最鲜明的记忆不是同卓尔的战争,而是随后而来的欢庆与和平。那时,他们和矮人共同分享彼此的快乐,还有那些古怪的斯涅布力,那些从附近村镇赶来的战士们。 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些都消失了?只是在离开坚石镇一个星期路程的地方,野蛮人的生活就完全改变了。美好的时光不再被提起,人们之间只流传着关于灾难和悲剧的故事。仿佛糜鹿部落、灰熊部落或其他古老的部落曾经屈尊俯就,像奴仆一样为外人做了许多苦役。这样的传言遍布世界之脊,又一直传回冰风谷。渐渐的,连这些话也没人说起了。 现在,有传闻说几十名矮人已经回到了冰风谷,伯克斯加的言论立刻重新引起人们的注意。奇斯塔懂得这其中的原因。传闻中说,秘银厅的第八代王者——布鲁诺·战锤回来了。就在卓尔战争后不久,布鲁诺将秘银厅的王座交还给他的先祖冈达伦。他是战锤部族的创建者。几个世纪以来,他一直受到卓尔精灵的魔法监禁。 即使在他们之间的联盟最牢固的时期,伯克斯加和布鲁诺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张。布鲁诺是沃夫加的继父,他已经成为野蛮人传说中无可匹敌的英雄。布鲁诺曾经为他铸造了强大的战锤——艾吉斯之牙,这柄战锤在沃夫加手里成为了野蛮人眼中最为荣耀的武器。 但在沃夫加离开人世之后,布鲁诺拒绝将艾吉斯之牙交给伯克斯加。 即使是在堡民谷同卓尔英勇奋战之后,伯克斯加还是没能走出沃夫加的阴影。奇斯塔能够理解这个野蛮人首领为什么要急于展开行动,让沃夫加蒙羞。他要使他高傲的人民相信,沃夫加错了,他不是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他甚至背叛了他的人民和他们的神。伯克斯加声称只有他们原来的生活和这片能让他们任意驰骋、无拘无束的辽阔苔原才真正地适合他们。 奇斯塔喜欢这种苔原上的生活,他并不确定自己是否反对伯克斯加的观点。但沃夫加一直是这个年轻人所敬爱的人,伯克斯加对于这位已故领袖的评论也一直都让他感到愤愤不平。 双足在松软的苔原上奔跑,但奇斯塔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凯恩巨锥,他很想知道,那个传闻是否真实。如果那些矮人确实回来了,布鲁诺王会和他们在一起么? 如果布鲁诺在那些矮人之中,他是否会将那柄最强大的战锤——艾吉斯之牙带来? 奇斯塔因为这种想法而感到一阵兴奋。但是伯克斯加很快就发现了那只受伤的驯鹿,猎人们迅速做好围猎的准备,奇斯塔也丢开自己的思虑,加入到其中。 ※※※※ “我要缆绳!”布鲁诺吼叫着将商店老板递给他的麻绳扔到地上,“要像我的胳膊一样粗,你的脑子让半兽人吃掉了吗?你难道以为我能用这种东西来加固隧道?” 店老板慌张地收拾起地上的绳子,磕磕绊绊地跑进里屋。 站在布鲁诺左边的瑞吉斯向矮人皱了皱眉头。 “怎么啦?”红胡子矮人转脸盯着胖乎乎的半身人。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能被这位四尺半的矮人俯视的东西,瑞吉斯正好是一个。 瑞吉斯用胖胖的双手捋了捋卷曲的棕色头发,咯咯地笑起来,“幸亏你的钱永远也花不完,”半身人一点也不理会满脸怒气的布鲁诺,自顾自地说着,“否则麦伯非把你扔到街上去不可。” “呸!”矮人扬起只剩一只角的战盔,“他需要做生意,我让矿坑重新开启,这对麦伯来说就意味着滚滚而来的黄金。” “好事情……”瑞吉斯嘀咕着。 “闭上你的嘴。”布鲁诺警告他。 瑞吉斯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他,脸上写满了惊异。 “怎么啦?”布鲁诺转头看着他。 “你看见我了,”瑞吉斯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你又看见我了。” 布鲁诺张开嘴,话语却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瑞吉斯站在布鲁诺左边,而布鲁诺在与卓尔的战斗中失去了左眼,并在脸上留下了从右侧额头一直拉到左边颚骨上的巨大疤痕。在秘银厅和魔索布莱城的战斗中,银月城一位最强大的牧师为布鲁诺施展了医疗法术。但那时这道伤疤已经存在了很久,牧师曾断言,他的法术至多也只能起到一点修补面容的作用。实际上,直到几个月之后,布鲁诺的空眼窝中才有新的眼球出现,又过了很长时间,新生的眼球才长大成正常的尺寸。 瑞吉斯将布鲁诺拉到自己面前,用手捂住他的右眼,另一只手伸出一只手指,猛戳矮人的左眼。 布鲁诺跳向后方,并抓住了半身人的手指。 “你能看见了!”半身人大喊大叫。 布鲁诺紧紧地抱住瑞吉斯,来回甩动半身人的身体。这是真的,矮人的左眼恢复了光明! 店里的其他几位顾客都在看着这激动人心的一幕。当布鲁诺发觉他们的视线,更加糟糕的是,发觉他们的微笑时,急忙把瑞吉斯扔回到地上。 麦伯这时从里屋走了出来,双臂捧着一盘沉重的绳子。“这个合适么?”他问。 “就这么一点吗?”布鲁诺继续向他吼叫,“我还需要一千尺。” 麦伯盯着他。 “赶快去拿!”布鲁诺咆哮着,“要是你的手脚不够快,我就到路斯坎去,用马车给我和我的人运一百年的给养来!” 麦伯愣了片刻,又垂头丧气地向后跑去。只要布鲁诺和他沉重的钱包一走进他的店铺,他的货物就会遭到惨重损失。他喜欢慢慢地卖出商品,把每一笔交易都做得十全十美,从客人那里获取尽量多的黄金。但这片山区最顽固的讲价高手布鲁诺从不和他玩这种游戏。 “看来恢复视力并不能让你的心情更好一些。”麦伯离开后,瑞吉斯这样对布鲁诺说。 布鲁诺向他眨眨眼,“这只是策略,馋鬼,他肯定很高兴我们能回来,这会让他的生意成倍的增长。” 瑞吉斯明白,布鲁诺说得一点也不错。随着布鲁诺和两百名战锤部族的矮人回到冰风谷,麦伯的商店一定会生意兴隆。它是全布林·山德,也是全十镇最大、最好的商店。 当然,这也意味着麦伯要和这个极端难以应付的顾客打交道。想到这位店老板将要和布鲁诺之间发生的战斗,瑞吉斯忍不住偷偷笑起来。一切都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矮人铁锤的鸣响将再次回荡在这座岩石山谷中。 瑞吉斯久久地凝视着布鲁诺,回家的感觉真好。

    游侠在风中飞跑,耳边充溢着气流的呼啸。它们来自北方遥远的冰川和浮冰之海的冰山。夏日已然逝去,短暂的秋天也只是匆匆的过客。统治这里的将是漫长而黑暗的冬季。 崔斯特了解这片苔原的各种变化。冰风谷有着他十年的回忆,这片土地的一切都已被他熟记心底。他可以通过地面的纹理判断现在是一年中的什么时候,前后相差不会超过十天。现在,地面越来越坚硬,只是跑动的脚底还残留着一点润泽感,那是短暂夏日留在干燥地面下的最后一点泥浆。 为了抵挡刺骨的冷风,游侠拉紧身上的斗篷。虽然他身上穿着厚重的衣服,虽然除了风声以外他什么也听不见,但像以往任何一个时候一样,卓尔的感官仍旧非常敏锐。在冰风谷的开阔平原上,迟钝的生物永远也无法活得长久。崔斯特在不同的几个地方都看到了苔原雪猿的足迹,他还找到一片延伸向远方的散乱足迹,那应该是一个地精群落留下的。他能够解读这些脚印,看出它们的主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离开凯恩巨锥并不是要寻求战斗。为了避开那些邪恶的生物。他会注意这些脚印。 不久以后,崔斯特就找到了他要找的脚印。这两行脚印属于人脚的尺寸,它们的主人穿着软靴,行走速度缓慢,可以从中看出猎人在进行猎杀前的潜行动作。他注意到脚印的最深部分位于前脚掌。这是走路时脚趾先着地的野蛮人特有的脚印,和一般人脚跟先着地所留下的脚印截然相反。游侠曾经在昨晚潜入野蛮人的宿营地。他本想与雷加克和伯克斯加对话,但在偷听的过程中,卓尔得知伯克斯加要在今天和雷加克的儿子一起出来狩猎,于是他就一路跟踪下来。现在他可以确定,这两行脚印就是他们的。 听说这两个人要单独出猎的时候,崔斯特首先感到一阵不安。伯克斯加是否会杀死这个孩子,从而对雷加克造成间接的打击? 崔斯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愚蠢的设想。他了解伯克斯加。虽然他们有无数的分歧,但他是个诚实而重荣誉的人,绝不是一个谋杀者。崔斯特推测,伯克斯加真正的意图很可能是要争取雷加克的儿子的信任,加强他在部落中的权力基础。 崔斯特在宿营地外隐藏了一整夜。他在黎明时分离开,向北方迂回。 现在,他找到了两个人的足迹。他们领先他一个小时的路程。但他们只是以猎人步伐前进,所以崔斯特确信自己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就赶上他们。 一段时间以后,游侠放慢脚步。他发现两个人的脚印分开了,小一些的脚印转而向西,大一些的则继续向北。崔斯特选择大脚印为跟踪对象,他认为那是伯克斯加的脚印。几分钟之后,他发现了那个野蛮人大汉。伯克斯加正跪在苔原上,手搭凉棚,专注地向西北方望去。 崔斯特谨慎而缓慢地靠近他。卓尔发现自己在面对这个蛮横的人时总是难免紧张。崔斯特和伯克斯加在过去曾经多次发生争论。那时他是布鲁诺和坚石镇打交道的联络官,伯克斯加则是坚石镇的统治者。现在不同了,伯克斯加已经回到了家乡,对布鲁诺再无所求。这很可能会让他变得更加危险。 但正因为如此,他必须离开凯恩巨锥,再和这个更加危险的人物打一次交道。他缓慢而无声地潜行到伯克斯加背后不到几码的地方。 “向你致敬,伯克斯加。”游侠突兀的声音并没有让野蛮人显出吃惊的样子。崔斯特相信,回到这片苔原的伯克斯加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伯克斯加慢慢站起,转身面对崔斯特。 崔斯特向西望去。他看见远方的苔原上出现了一个斑点,“你的狩猎伙伴?” “雷加克的儿子——奇斯塔,”伯克斯加回答,“一个好孩子。” “雷加克怎么样了?”崔斯特问。 伯克斯加停顿了一下,面颊的肌肉因为绷紧而突出。“你回冰风谷来了。” “伯克斯加会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么?” “不。”回答非常干脆。“苔原非常广阔,卓尔。广阔到完全可以让我们永不相见。”伯克斯加转过身,似乎和崔斯特已经再无话可说,但崔斯特不打算就这样结束。 “你为什么想要这样?”崔斯特装做什么也不知道地问他。卓尔想让伯克斯加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以判断这个野蛮人与矮人和十镇之间的嫌隙已经有多深。他们到底是能够在互不来往的情况下共同分享苔原的同伴,还是将再次成为势不两立的敌人? “雷加克称我为朋友。”崔斯特继续说道,“在我离开山谷这么多年以后,我真的非常想念他。” “雷加克老了,”伯克斯加面无表情地说。 “雷加克是部落的决策者。” “不!”伯克斯加的反应迅速而激烈,但他很快又平静下来。他的微笑告诉崔斯特,他的否定回答是具有实际意义的。“雷加克不再是部落的决策者了。” “那么,是伯克斯加喽?”崔斯特问。 仍然在微笑的野蛮人大汉点点头。“我又是人民的领袖了。我修正了沃夫加和雷加克的错误,我将自由重新还给了我的百姓。除了我们的神以外,我们不再需要向谁仰头乞怜。我们现在又恢复了旧日的生活。” 这些话让崔斯特考虑了很久。这个骄傲的年轻人已经陷入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美好骗局之中。伯克斯加用虔诚的语气所说的那些旧日时光并非如大汉想像的那样无忧无虑和美妙动人。那些日子里充满了战争,部落之间往往只是为了争夺一些食物就会拼个你死我活。冬天来临的时候。野蛮人会因为严寒和饥饿而丧命,苔原雪猿和浮冰之海沿岸巨大的白熊会将他们抓去作为食物。 卓尔认识到这种怀旧情绪是危险的。一个人经常会只记住旧日美好的东西,而忘记那时严重的问题。 “既然伯克斯加成为了部落的决策者,他会不会将他的族人导向绝望?导向战争?” “战争并不总代表绝望。”野蛮人冷酷地说,“你这么快就忘记了我们按照沃夫加生前的思想和你们一同进行的战争了?” 崔斯特没有对此作出反应。他当然知道,情况不是这样的。卓尔战争和沃夫加所进行的战争并不相同。它完全是一起突发事件。但至少从伯克斯加的观点看来,这种说法是绝对没错的。 “还有在那以前,沃夫加领导部落帮助你那个不知感恩的朋友收复王座的战争。”伯克斯加的话越发咄咄逼人。 崔斯特严厉地盯着伯克斯加,他说的依然是实话。卓尔发现自己并没有能够驳倒他的有力理由。 他们都注意到,苔原上的那个斑点正在逐渐变大。 “我们重新在苔原上找到了新鲜的空气。”伯克斯加在走来的年轻人面前大声说道,“我们已经回到了旧日的道路上,这才是更适合我们的道路。这样的道路不能容忍与卓尔精灵的友谊。” “你忘记了很多东西。”崔斯特说。 “我还记得很多东西。”野蛮人大汉说完便转身向远处走去。 “如果你能仔细考虑沃夫加为你的人民带来的好处,你才能做一个好的领袖。”崔斯特冲他的背影高喊:“也许坚石镇不是适合你们的地方。但冰风谷的环境更加严酷,人们在这里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需要盟友。” 伯克斯加并未放慢脚步。他走向奇斯塔,又径直走过他身边。年轻人转头看着伯克斯加,心里思量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回头时,他认出了崔斯特,便急忙跑到卓尔面前。 “你好,奇斯塔。”崔斯特对他说,“这些年你长大了。” 奇斯塔听到崔斯特的评论,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杆。能得到崔斯特的夸奖,他觉得很高兴。当崔斯特离开秘银厅的时候,奇斯塔还只是一个小孩子。那时他对这个卓尔还不了解,不过他还是知道崔斯特是一位传奇中的战士。 有一次,崔斯特和凯蒂走进坚石镇的蜜酒厅亨格洛。崔斯特跳上桌子,进行了一次号召野蛮人与矮人结为联盟的演讲。尽管伯克斯加总是说不应该让卓尔精灵进入亨格洛,人们也不会对他表示尊敬,但蜜酒厅确实在那一天对崔斯特·杜垩登表达了高度的尊敬,这完全是因为卓尔高强的战技。 奇斯塔也无法忘记他的父亲告诉他的那个关于崔斯特的故事。在一场针对十镇人的恶意战争中,因为崔斯特的出现,野蛮入侵略军受到了严重的打击。那场战斗之后,野蛮人的数量大规模地削减了。随之而来的冬天让更严重的灾难落到战争生还者的头上。特别是那些老人和孩子,他们很可能会因为缺乏足够的狩猎者而饿死。 但是,当野蛮人部落随兽群向西移动的时候,他们在路上常常会发现新鲜的麋鹿尸体,每只鹿尸上的伤口都稀少而整齐。雷加克和许多老人都还记得,那是崔斯特干的。曾经守护十镇的卓尔又开始守护野蛮人了。雷加克和许多年老的野蛮人都没有忘记这一善行对那时野蛮人部落的意义。 “很高兴见到你。”奇斯塔回答,“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并非每个人都是这样看的。”崔斯特提醒他。 奇斯塔哼了一声,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我能确定的就是布鲁诺一定会非常高兴看见崔斯特·杜垩登的。” “还有凯蒂。”崔斯特补充道,“她是和我一起回来的。” 年轻人又一次点了点头。崔斯特看得出来,他还想说一些问候以外的话。他不停地回头望向离开的伯克斯加——他们的领袖。他对这位领袖的忠诚显然已经出现了裂隙。 最后,奇斯塔叹了口气,转回头直盯着崔斯特。他内心的斗争显而易见。“还有许多人记得真正的崔斯特·杜垩登。” “那么布鲁诺·战锤呢?” 奇斯塔点点头。“伯克斯加领导着部落,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他的每一句话。” “那么就让我们期望伯克斯加回忆起那些事实吧。”崔斯特回答。 奇斯塔又向后望了一眼,他看见伯克斯加已经停下了脚步,正转过身盯着他。年轻的野蛮人明白伯克斯加正在等着什么。他轻轻向崔斯特点了一下头,没有再说一个字,转身便向野蛮人大汉跑去。 崔斯特用很长时间考虑奇斯塔最后看他那一眼的含义。这个年轻人只是在盲从伯克斯加的意愿,但他并不赞同他的领袖的观念。崔斯特又考虑了一下自己应当做些什么。他想回野蛮人营地去和雷加克进行一次交谈,但现在看起来这样做已经没有意义了,甚至会造成危险的后果。 现在,伯克斯加是部落的决策者。 ※※※※ 当崔斯特向北飞跑回凯恩巨锥的时候,另一位旅行者也在穿过苔原,向这座山的南方前进。演说者·芮金克劳背着沉重的背包,她的心里只想着那个惟一的目标:世界之脊的高峰。 克林辛尼朋挂在矮人腰间的一个绳环上,感到非常高兴。这件宝物每晚都会侵入丝妲柏的梦境。它与这位矮人的沟通比以往它对任何一个对象都要轻缓和狡猾。克林辛尼朋对于这位矮人和善神牧师有一种尊敬感。在连续几个星期的时间里,它逐渐消除了丝妲柏的抵抗力,让这位矮人相信,攀登世界最高峰的行为不是一种愚蠢,而是一次伟大的挑战。 于是,丝妲柏就在前几天离开矮人矿坑,坚定地向南方前进。她将武器拿在手中,准备消灭任何拦路的怪物。准备翻过任何一座山岭。 现在她正位于三座大湖中最靠南的红水湖附近的半路上,还没有接近世界之脊。克林辛尼朋决定保持安静,这件宝物历经过久远的年代,几天的时间对它来说并不算什么。当他们到达那些大山下的旷野中时,这件宝物将找到一个更合适的依附者。 但此时此刻,碎魔晶突然出乎意料地察觉到一个强大而又熟悉的存在。 一个塔那魔。 丝妲柏停下脚步,她因为好奇而皱起眉头。腰间的那块水晶正在一阵阵颤动,仿佛它是一个有生命的活物。她仔细研究这块水晶,识别出它的颤动是一种召唤。 “这是什么意思?”矮人高举起水晶,喃喃地问道,“你要做什么?” 丝妲柏仍然在端详着这块水晶。而远方的地平线上正有一团黑暗不断地吞噬着蓝色的天幕。贝勒已经听到了碎魔晶的召唤,正鼓动皮翼,加速向这里冲来。最后,矮人不甚了然地耸耸肩,将水晶重新挂在腰带上。 太晚了。 厄图疾速扑下,还没等矮人举起武器,就将她撞倒在地。就在呼吸之间,克林辛尼朋已经落入魔鬼的手中,这是双方都长久渴望的会合。 躺在地上的丝妲柏感到一阵阵晕眩,她的武器已经脱手飞出。她用臂肘支起身子,看清楚盘旋在空中的塔那魔,便急忙开始向自己的神灵发出呼唤。但厄图容不得她有时间完成祈愿。他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将牧师踢出十几尺,随后便要一击杀死她。 克林辛尼朋阻止了他。这件宝物并不忌讳暴力,它也不曾对矮人有什么同情。它只是提醒厄图,像丝妲柏这样的敌人还有利用价值。厄图并不知道布鲁诺·战锤收复秘银厅的战斗,不知道战锤部族离开冰风谷的行军,更不要说他们的回归了。但这个魔鬼知道崔斯特和冰风谷矮人之间的盟友关系。如果崔斯特·杜垩登在冰风谷,他很可能和矮人们一起待在凯恩巨锥山下的矮人矿坑中。这个女性矮人无疑是属于那个部族的。 厄图落到她身边。丝妲柏刚刚经受过贝勒的强力一击,不但无法集中精神施展法术,甚至连起身去拿武器的力气都没有了。恶魔伸出一只手,在他的中指上有一枚镶嵌着黑紫色宝石戒子的戒指。厄图开始用粗重的深渊魔域语言念诵咒语,他的黑眼睛在瞬间喷发出橘黄色的火焰。 戒指子闪耀着紫色的光芒。丝妲柏全身都沐浴在这种紫光之中。 突然间,丝妲柏眼前的情景发生了剧烈的转换。她再没有看到恶魔,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地面,和她自己的身体!他听见厄图狂暴的笑声,感觉到碎魔晶得意的心情。最后,她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木然地站起来。开始收集散落一地的物品。 没有灵魂的矮人躯体像僵尸一样挪动双腿,转身返回北方。 丝妲柏的灵魂被拘禁在紫色宝石里。她能感到邪恶的宝物向厄图传输的一波波信息脉冲。 ※※※※ 同一个晚上,崔斯特和凯蒂陪着布鲁诺,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红胡子矮人和瑞吉斯。他们一起享受着灿烂祥和的星光。但矮人和半身人都看得出两位友人脸上的不自然的表情,感觉到崔斯特和凯蒂心中包藏的秘密。 有许多次,卓尔和年轻女子会不自觉地交换担心的眼神。 “好吧。”布鲁诺最后说道。他再也受不了两个人的眉来眼去了。 凯蒂“咯咯”笑了几声,已经有些紧张的气氛又被父亲轻松的话语冲淡了。实际上,她和崔斯特今天晚上把布鲁诺和瑞吉斯叫到这里来,并非只是为了观赏美丽的月色和星光。经过长时间的讨论之后,卓尔终于同意凯蒂的意见,不再向朋友们隐瞒他们回冰风谷的原因。 于是,崔斯特讲述了他们最近几个星期的经历。杜德蒙在深水城受到的攻击,前往卡维的旅行,被哈寇·哈贝尔的法术带到了卡顿,以及凯德立带他们乘风飞往路斯坎。他没有遗漏半点细节,甚至还根据自己的记忆向他们背诵了盲眼女巫的那首诗,又告诉他们,根据诗中的意思,自己的父亲应该已经成为了强大的塔那魔厄图的俘虏。 凯蒂经常插嘴说出自己的想法,安慰她的父亲,告诉他,他们回来是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因为布鲁诺在这里,瑞吉斯在这里。 崔斯特讲完之后,四个人重新归于平静。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布鲁诺身上。大家都在等他的反应,仿佛他是即将宣判的法官。 “你这个该死的精灵!”他最后高声吼道,“你总是给我们带来麻烦!也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有趣!” 经过一阵短暂而令人精疲力竭的欢笑之后,崔斯特、凯蒂和布鲁诺听见瑞吉斯说:“我确实需要扩大我的交友圈了。”但和刚才怒气冲冲的布鲁诺相比,瑞吉斯的声明更显出一副假模假式的样子。 关海法在夜色中高声吼叫。 他们又在一起了。这五位朋友,会共同面对一切困难,会并肩投入所有的战斗。 他们不知道厄图真正的恐怖,也不知道克林辛尼朋已经到了这个魔鬼手中。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萨尔瓦多,破晓之路

    关键词:

上一篇:微型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