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张大妈过寿,为子孙后代

张大妈过寿,为子孙后代

发布时间:2019-10-20 00:55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18)

    图片 1 八十几岁的她还是没有扛过最近的高温天,在她喘着粗气,头顶烧痛,满脸发烧,浑身燥热,口干舌燥时,她把电风扇的风速调大些,可电风扇吹出的却都是热风,就在她全身没有力气,连骨头都发软。就要倒下去的瞬间,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我干嘛不装台空调呀?钱留给外孙也是被他败光而已---
      当她醒来时,满眼看到的都是白色,她还以为自己到了阴曹地府,就要见到比自己早到十几年的丈夫了呢!原来她是被对面的邻居透过老式防盗门的铁纱发现晕倒在地,拨打120后被拉来医院的。她发现围在她身边的还是她那木纳的儿子。儿子说:“妈,还是装台空调吧。”
      她摇摇头,狠狠地说:“热不了几天了,我还能活几天?何必浪费钱。”
      儿子吓得赶紧低下头,心想:“你每次都这样说,可一晃都几十年过去了,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这么固执,别人也不敢自作主张给你装,你不要装就不装,何必惹你生气,真麻烦。”
      下午她就吵着闹着要出院,儿子只好顺着她。否则,她就会自己偷着走回去。儿子心想:“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倔强、霸道。”一边想着,一边给她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回家。
      到了家,儿子把她的衣物等东西往柜子里放,她烦躁的说:“就放床那边,用起来不方便些。”
      儿子吓了一跳,忙把放进柜子里的衣物又拿出来放在床那边堆着。心想:“好在我老婆不是这样把什么乱堆一气,否则,家该是储物间了,还怎么走路呀?更别说住人啦。”
      “你回去吧,你家饭也做好该吃了!”她白了儿子一眼道。
      儿子张张嘴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只是:“哦”了一声就朝外走去,出了房门,儿子才抬起头来,喘了一口气,迈开大步朝自己家奔去。
      她轻一步重一脚地走到厨房,放了些米在锅里,加上水,打开火,开始煮粥。她心想:“外孙和女儿一定是怕热,所以就没有过来看自己?可要是想要钱时,似乎就什么都不怕了。以往的情景犹如电影片段在眼前闪过……
      她叹了口气,慢慢扶着墙走回房间,倒在床上闭目养神。她又想起了如今大学毕业在大城市工作的孙女,听说是长得花儿一样,工作得心应手,还升了几次职,如今混得不错。可自己从小独宠的外孙却从小没少给他钱花,好吃好用的都给了他,而他却就知道上网吧,耍心机,不好好学习。花钱上了职中,还要买大专来上,毕业后工作换了又换,到现在还在家啃老。”她一边想一边摇头。
      她心想:“还是媳妇厉害,我不给她们一分钱,她们还就是有骨气,硬是把孙女教育得考上了好大学,工作又出色,还婷婷玉立的。真想看看她现在长什么样子?只是自己从来都是太偏心,还骂孙女出了这个家门就不用再回来,她们有骨气啊!”她就这样想着,不时又锁起了眉头,担心起外孙的未来来。
      她就这样想啊,想啊,赶忙爬起来看看大房间里面自己平常捡拾的空瓶、纸盒什么的还在不在,她冲进房间,看着堆满了的塑料瓶和纸盒等,她开心地过去扑在纸盒上,摸着那些空瓶子等,心里想:“这些卖了可都是钱啊!”嘴角开始上扬,眼角也提了起来,似乎这满房子里的都是人民币,都属于她那宝贝外孙,他那宝贝外孙的未来就有了保障了。她的手摸啊摸,心里美美的想啊,满脸的皱纹都笑开了花。
      这时,灶上的粥开了,不停的向锅外溢出来,浇灭了火,煤气开始弥散开来。而她还沉醉在满房满手的钱里,笑得像朵花一样绽放开来。每每只有这个时候,才是她最开心最陶醉最满足的时刻。她的工资卡都在女儿那,可也不过三千多,自己还能活多久,那外孙可怎么办啊?
      儿子回去和媳妇一起吃过饭,收拾好厨房,媳妇说:“我那儿盛好了粥和菜,给你妈送过去吧,她刚中过暑,可能也没力气烧。”儿子笑着忙拎起粥桶就出门超他妈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母亲家门口,犹豫了一下,赶快点上一根香烟,让自己心里少些烦闷,他拿出钥匙开门,一边推门一边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就听砰的一声,火光冲天,从门口冲出的火球把他推出好远,还把他也变成了一个火球。他在火里惨叫着,四肢乱舞。邻居们闻声跑出来,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只见他妈家的火熊熊燃烧着,红色裹住黑烟,向外喷射。
      清醒过来的邻居大喊:“打119,快,要不把会把整栋楼都烧了。快!”只见有的反应快的已经从自家端着水泼向火里,可这火势,岂是那点水能浇灭的。不一会儿,救火车就拉着响笛冲了过来,火势在一小时后才被控制住。人们看到的是:大房间被烧焦的她,还是匍伏着抱着什么的样子,他儿子也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整个人已经是面目全非,全身焦黑!
      好在扑救及时,又是夏天太热,窗户紧闭隔热,二楼才没有被引燃,居民们都被吓得个半死。都说:“好在是前半夜大家还没有睡,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她的儿子也终因伤势严重,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

    图片 2 张大爷去世后,张大妈一直一个人过日子。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些,但也很清静。
      转眼张大妈七十岁了,儿子们决定为她过寿好好热闹一番,不然,在亲朋好友面前也说不过去。
      张大妈一辈子生了五个子女: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女们都成家了。虽然没有当大官的,但也还算是风光人家。三个儿子在村子里也是有脸有面的人物,大儿子是村长;二儿子在村里开了一个粮食加工厂;小儿子是镇里抓计划生育的干事。两个女儿也都嫁人生子了。张大妈把责任田交给了二儿子了,只有半亩口粮田,她没有放弃,自己种种,收点口粮,省得要儿子们养着自己,看媳妇脸色。
      
      一个星期前,大儿子来对张大妈说:“娘,还有几天就是您的生日了,这不是小生日,我们想给您过寿了。”
      “过什么寿?不过!”张大妈一口回绝,她晓得没什么好事。
      “不过也得过!如果不过,别人不骂我们做儿子的不孝吗?”大儿子生气地一摔门走了。
      “嗯,真是强盗请客!平时少来刮皮就算孝了!”张大妈望着儿子渐渐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张大妈思来想去,过就过吧。于是,张大妈就忙开了。她拿出自己的所有积蓄:500块备用钱。这500块钱是平时两个女儿你给一点她给一点积聚下来的,还有就是自己养了几只鸡下蛋卖的钱。平时她舍不得用一分钱,今天终于派上正用了。
      按农村规矩,父母过寿,都要在老大家里办酒请客。生日前三天,张大妈看看家里还有几斤豆油和100来斤大米,搁在屋角里。她一古脑儿搬上小板车,推到大儿子家里。她不想让儿子们为自己做寿花钱。
      
      “花子娘,我没有什么好东西。”张大娘说着将500块钱和粮油都给了儿媳。“花子”是张大妈的大孙女。儿媳妇假心假意的推了推:“老奶呀,为你做寿怎么好让你自己破费呢?”一边说着一边就收下了。“那就先放厨房里吧。”接着大儿媳就下达了指示。
      不要大儿媳妇再布置任务,张大妈就轻车熟路地忙开了。她跑东家颠西家,借碗筷,借桌子、借板凳,两天跑下来,累得她腰酸背痛,两腿都抬不起来。本来嘛老寿星了,这一切都应该让儿孙们做的。可大儿子要为全村人谋幸福,没有时间来为娘操心,媳妇要做好儿子的好后勤,也没有闲工夫。二儿子吧,加工厂正是旺季,他又是厂长又是工人,怎么走得开?三儿子呢,计划生育工作更忙。这不,前天才收了一个大肚子的好处费,昨夜三个超生户的大肚子,就集体玩了失踪,镇长已经骂得他狗血喷头。能不能来吃饭都难说。这也难怪他们。张大妈想:就自力更生吧!
      寿辰说到就到了,张大妈起了个大早,脸还没来得及洗,就听到儿媳妇派来的孙女在门口叫:“奶奶,我妈让你快点过来烧水!等一会儿客人来了要泡茶呀。”
      
      “哎!来了!来了!”张大妈连忙围上围裙,早饭也没来得及吃,就出了家门。平时要走15分钟的路,今天她一溜小跑10分钟就赶到了大儿子家里。二话不说,便蹲在灶下烧起开水来。烧了一锅一锅又一锅。那柴草又长又硬,折得张大妈的双手生疼,连膝盖也拗得红肿起来。好不容易烧足了开水,又要开始做菜了……
      荤菜素菜都是老寿星昨天过来提前洗好切好的,好在大部分是冷盘,昨天老寿星已经做好了。大媳妇晚上搓麻将回来检查过,还比较满意。所以今天主要是炒几个热菜和煮二十来斤米的干饭。可一个人又要顾灶膛的火,又要顾锅里的菜,也真的是不容易。三个媳妇都说好的,只负责端菜和招待客人。
      不觉已近中午,来了一批又批客人,有提着酒的,有的提着蛋糕,还有的带着红纸包的。儿媳们客客气气地接过客人手中的礼品,喜气洋洋地和客人亲热起来,笑声满屋。
      张大妈从厨房里看到此情此景,心中也高兴起来。心想,儿子们的人情关系还不错,来了这么多客人。这一高兴,她的腰和腿,还有手仿佛都不疼了,连肚子里叽叽咕咕的叫声也没了。本来她已饿得头昏眼花,现在全身是劲,那柴草在她手中被折得拍拍直响,灶膛里的火也越烧越旺。
      眼看寿宴就要开始了,张大妈忍不住问儿子说:“老大呀,你妹妹她们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今天请的都是我朋友,妹妹她们是家人,以后再说吧。”大儿子头也没回陪客人去了。
      望着儿子的背影,张大妈感到一阵失落。
      寿宴开始了,客人们推推攘攘,终于坐定了。不一会儿,吵酒声、划拳声响彻满屋。酒喝了一瓶又一瓶,男男女女的脸上都红喷喷的。菜上了一道又一道,那炒菜的油呛味儿把灶下的张大妈熏得直咳嗽。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寿宴终于近了尾声。
      此时不知是谁叫了起来:“咦,老寿星呢,我们一起给老寿星敬杯酒吧!”
      
      客人们突然醒悟,齐声说:“好好好!”众人跑到房间和院子里都没有找到老寿星。三个媳妇正在楼上房间里召开分配礼物的紧急会议,也无暇顾及老寿星。多亏有个孩子眼尖,他拖长了尖利的童音大叫:“奶奶在这里——在这里——”众人纷纷问:“在哪里?在哪里?”那孩子一指灶间,起初大家一愣,都不相信老寿星会窝在灶下做“火头军”。一愣之后,一个个恍然大悟似地纷纷拥到灶前。张大妈不知所措,连忙从灶下站起来,连身上的灰尘也来不及掸,弯着腰,苦笑着说:“谢谢,谢谢!”她伸出被草梗划破的双手,酒杯还没接到手,那眼泪儿已经噼噼叭叭地掉下来,不知是激动还是被油烟熏的……
      三个媳妇热情地张罗着:“老寿星太激动了。大家都请坐吧,坐吧,大家请坐吧!喝茶!点烟!老奶奶今天太高兴了。”众客人又闹闹嚷嚷地坐回去品茶、抽烟。
      张大妈趁众人不备,一侧身溜出大门,拖着疲惫的身子蹒跚着往自己家走去。远远地看见自家烟囱在冒烟,心中一喜,她知道是谁来了。跨进门一看,果然两个女儿正忙着往桌上端菜。两个女婿看见岳母回来了,赶忙站起来迎接。两个外孙大叫:“老寿星到!里面请!请上座!”
      
      张大妈咧开嘴巴笑了,滚滚而下的眼水流淌在她满布皱纹的脸上……
      
      (林儿,2010年1月30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大妈过寿,为子孙后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