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武侠小说 > 一个人的战争,同心爱者不能分手

一个人的战争,同心爱者不能分手

发布时间:2019-11-30 03:23编辑:武侠小说浏览(104)

    一个人的战争意味着一个巴掌自己拍自己,一面墙自己挡住自己,一朵花自己毁灭自己。一个人的战争意味着一个人自己嫁给自己。这个女人经常把门窗关上,然后站在镜子前,把衣服一件件脱去。她的身体一起一伏,柔软的内衣在椅子上充满动感,就像有看不见的生命藏在其中。她在镜子里看自己,既充满自恋的爱意,又怀有隐隐的自虐之心。任何一个自己嫁给自己的女人都十足地拥有不可调和的两面性,就像一匹双头的怪兽。她的床单被子像一朵被摘下来随便放置的大百合花,她全身赤裸在被子上随意翻滚,冰凉的绸缎触摸着灼热的皮肤,敏感而深刻,就像一个不可名状的硕大器官在她的全身往返。她觉得自己在水里流动,她的手在波浪形的胴体上起伏,她觉得自己湿漉漉的,体内深处的泉水源源不断地溅流,乳白色的液汁渗透了她自己,她拼命挣扎,嘴唇半开着,发出致命的呻吟声,她的手寻找着,犹豫而固执地推进,终于到那湿漉漉蓬乱的地方,她的中指触着了这杂乱中心的潮湿柔软的进口,她触电般的惊叫了一声,她自己把自己吞没了。她觉得自己变成了水,她的手变成了鱼。

    一个人的战争意味着一个巴掌自己拍自己,一面墙自己挡住自己,一朵花自己毁灭自己。一个人的战争意味着一个女人自己嫁给自己。女人在镜子里看自己,既充满自恋的爱意,又怀有隐隐的自虐之心。任何一个自己嫁给自己的女人都十足地拥有不可调和的两面性,就像一匹双头的怪兽。她觉得自己在水里游动,她的手在波浪形的身体上起伏,体内深处的泉水源源不断地奔流,透明的液体渗透了她,她拼命挣扎,嘴唇半开,发出致命的呻吟。她的手寻找着,犹豫着固执地推进,终于到达那湿漉漉蓬乱的地方,她的中指触着了这杂乱中心的潮湿柔软的进口,她触电般地惊叫了一声,她自己把自己吞没了。她觉得自己变成了水,她的手变成了鱼。——林白《同心爱者不能分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武侠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人的战争,同心爱者不能分手

    关键词:

上一篇:红颜色的狗,同心爱者不能够分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