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要找访员的人

要找访员的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10:26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71)

    布娃娃、花裙子、过家家……,这些凡与女孩子有关的,林楠都不喜欢。林楠打小就爱和一帮小子野疯,舞枪弄棒、打打杀杀的,所以背后都喊她假小子。
      林楠喜欢看侦探推理、惊险刺激的书,对影视剧中刑警队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气魄钦佩的五体投地。一段时间里,林楠总向往着能跨下一辆偏三轮,风驰电掣于城市的霓虹中。
      高考时,林楠毫不犹豫地在志愿表上写下了公安学院,虽然凭她的分数完全可以进一所更好的大学。
      于是,公安学院的侦查系,林楠便成为其中的一员。林楠很珍惜,所以学习很认真,训练很刻苦,不仅公共课、专业课门门全优,尤其擒拿格斗娴熟而迅猛,连许多强壮的男同学都不是她的对手。林楠一直有着一个梦想,那就是将来能成为一名冲锋陷阵的侦察员。
      然而,现实却无情地给了林楠重重的一击。毕业分配时,林楠被分在了派出所,尽管这是全市条件最好的一个所。
      成为户籍内勤的林楠,整天除了坐在户籍窗口为辖区群众办理户口、身份证,就是呆呆地透过窗口望着马路上形色匆匆的行人。她曾突发奇想,路上的行人忽遇歹徒袭击,她一个箭步冲过去,三下五除二地将歹徒制服,使群众安全获救。然而这无异于痴人梦魇,林楠感觉自己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什么梦想呀,抱负呀,唉!……
      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林楠总被一个怪梦烦扰着。梦里,常常会有一棵高大、金黄的银杏树,枝杈间一枚饱满的蝶茧在荡悠,一只欲破茧而出的蝶就在这茧中挣扎着、鼓动着,可无论怎样努力就是突破不出,于是烦躁不安、焦急憋闷一次次使林楠从怪梦中惊醒。
      想着那梦,看看眼前的工作,林楠决定要有所行动,不能坐以待毙。
      一趟一趟地向局里跑,找领导、找刑警队。或许是被小姑娘的执着,也或是她身上的那股霸气所感动,领导终于同意林楠调入刑警队。
      去刑警队报到的那天是周一,一大早天气就阴沉多云,看来有雨。林楠不管这些,推出自行车便兴高采烈地汇入到上班高峰的人来车往中。
      中港村口有个菜市街,每天这个时候会有许多人进进出出。林楠骑车过来时,远远就看见街口有一堆人,人堆中还不时传出哀叫声。林楠敏锐地觉察,不对,可能有情况。于是顾不得将自行车放稳就挤入了人群,只见围观的人群之中有3个凶神恶煞的青年正在围殴一民工模样的男子。3青年的凶相使围观的群众不敢多言。被打的男子躺在街边一角,佝偻着头,满脸血污,蜷缩成一团,但双手却始终紧紧搂抱着一个小包不松。有人说,3青年欲偷男子包里的钱,男子发现后,3青年就开始明抢。或许那包里装的就是他辛辛苦苦打工的血汗钱吧,不然怎么会看的比生命还重要?也有人猜测。这还了得,光天化日,明火执仗,还有王法吗?林楠也未多想,飞身进前,在阻止无效的情况下,只两记直拳、一记摆拳,再加上一通旋风脚,3名青年早满地找牙了,周围立马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林楠捋了捋稍乱的头发,走向卷曲一旁的男子,准备将其扶起。然而意想不到的事瞬间发生了。只见男子手持一把水果刀狠命地刺向林楠的前胸,顷刻间鲜血染红了林楠那亮丽的衣衫。掌声还没断,人们满脸错愕。林楠先是震惊,后就觉得浑身的血气在游走,然后顺着天庭向外发散。她又看到了那棵金黄的树,那枚茧和在茧中挣扎的蝶,它撞击着、撕咬着,终于见到了一丝光亮,再努力、再坚持,那只蝴蝶竟破茧而出。它扇动着美丽的翅膀,掠过金黄的叶片,向着茫茫的天际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清明节那天,林楠的墓前围满了鲜花,间或有几只彩蝶飞舞。一位民工模样的男子长蹲不起,嘴里难难地:“我是罪人,我罪大恶极,我怎么就把救我的人当成了他们一伙?”
      2011年3月9日

    祝五一蹬着三轮车穿过大街。一辆警车从他身后呼啸而过。他转过一个路口,见前方几辆警车堵住路面,很多人围在道路两旁驻足观望。他停下车,好奇地挤到警戒线前,向前张望,顿时大吃一惊。只见一个黑衣男子倚在墙角,一只手紧紧勒着一个年轻女子的颈部,另一只手握着尖刀,刀刃对准了她的喉头。歹徒非常紧张,汗流满面,持刀的手不住地哆嗦。女人质表情痛苦。在他们对面,一个老警察谨慎而缓慢地向前移动。歹徒大声喝道:“退后!”老警察站住了,用商量的口吻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咱们谈谈,好不好?”歹徒大喊:“你给我退后!”他用力勒了一下女人质的脖子。女人质气息惊恐,无力挣扎。老警察连忙后退两步:“好,我退后,你不要伤害人质!”歹徒继续大喊:“快把记者叫来!”“我们已经打电话通知了记者,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你别着急。你有什么要求,咱们可以先谈谈。”“我不跟你们谈,我只跟记者谈。快去叫记者!”“你跟记者谈和跟我们谈是一样的……”歹徒粗暴打断:“你别废话!你给我听着,我再等五分钟,记者要是还不到,你们就后悔去吧!你给我退下去!再退!”老警察无奈地后退。围观群众一阵骚动。警察们一边维持秩序,一边紧张地注视着现场。一个负责现场指挥的警长手持对讲机,正在低声部署。高处,两个狙击手已悄悄就位,用瞄准镜对准了歹徒。另一条马路上,堵塞的车辆排起了长龙。一辆中都时报的采访车身陷其中。方舟、萧原和韩振东坐在车里,表情焦急却无可奈何。韩振东自言自语:“农民工讨薪?不对,讨薪都是爬塔吊,干吗劫持人质呀?”他扭头问萧原,“萧主任,您认为会是什么事呢?”萧原不理他,只是焦急地看着前方的路况。韩振东转头又问方舟:“方舟,要不咱俩赌一把,看看到底……”方舟打断他:“你怎么什么都赌呀!也不分个时候!”韩振东还想说什么,萧原忽然开口了:“韩振东,你下去看看怎么回事。”“这还用看,塞车呗。”“塞车我看不见吗,我让你看看前面到底出了什么事。”萧原表情严肃语气坚决,韩振东只好打开车门,不情不愿地下车去了。不一会儿,韩振东回到车里,向萧原汇报情况:“两车剐蹭,谁也不肯让谁。等他们吵完了,那边是死人是击毙,估计也该散场了。”萧原刚要开口,方舟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有点厌烦地说:“五一,我现在很忙……什么?你在哪儿?哪个现场?你带相机了吗?好,你先帮我们拍几张照片,拍清楚点。”方舟挂断电话,萧原立即问道:“谁在现场?”方舟说:“我表弟。”祝五一挂了电话,奋力挤到警戒线前,举起相机对准了歹徒和女人质。人群涌动,镜头不稳,歹徒和女人质在取景框里晃来晃去。他按下快门,查看一下拍摄效果,并不满意,又举起相机继续拍摄。一个警察忽然闯进取景框,指着他喊道:“别拍了。说你呢,别拍了!”祝五一放下相机的瞬间,发现警察身后的歹徒似乎也在注意地看他。在警察干预下,围观群众纷纷后退。祝五一随着人群向后退去。他转过身,露出衣服背面的四个字——中都时报。他退了几步,转过身再次举起相机。晃来晃去的镜头里,歹徒忽然伸出手,指着他大吼:“你,过来!”围观群众一阵骚动。祝五一浑然不觉,他按下快门,然后低头查看拍摄效果。歹徒再次大吼:“那个记者,叫他过来!”祝五一抬头四顾,才发现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他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直到一个警察过来,把他带到警长身边。警长低声问他:“你是中都时报的?”祝五一点点头。警长面露欣喜,“太好了!希望你协助我们,去跟歹徒谈谈。”祝五一愣住了:“啊?”“你别紧张,要找记者的人,通常不会轻易杀人,估计他是想申诉什么事,所以危险不大。”“可我不是……不是记者。”警长指着他马甲上的“中都时报”字样:“你不是中都时报的吗?”祝五一结结巴巴:“我是……我不是……”“你是中都时报的不是?”警长打断他,祝五一点头。警长说,“是就行,你上去就说你是中都时报的。”围观群众忽然一阵惊呼。祝五一和警长转头看去,歹徒勒紧了女人质的脖子,尖刀逼近。女人质徒劳地挣扎。一名警察手执扩音喇叭,大声劝说:“我们正在请记者过来,你先把刀松开,我们保证不开枪。你保证人质的安全,我们就能保证你的安全!”歹徒大喊:“我看到记者了!是你们把他拦住的。你们别拦着他,让他过来!”警长看着祝五一,语速加快:“你看,他已经把你当成记者了,不会怀疑的。你上去就问他什么事,你听他说,他要求什么你先答应下来,只要他把人质放了,听明白了吗?”祝五一下意识地点点头。警长推着他向前,继续交代:“好!你慢慢走,沉着!我们保证你的安全,他只有一把刀,你别靠太近他就伤不着你!”祝五一迈开步子,懵懵懂懂地向前走去。在他的身后,围观群众议论纷纷:有人上去了!是个记者!不可能,这时候肯定不让采访,肯定是公安的便衣。歹徒向走近的祝五一大声喝问:“你是记者,还是公安的便衣?”祝五一鼓起勇气,指着胸口的“中都时报”字样:“你看,我是记者!”歹徒把尖刀逼近女人质的脖子,作势割喉:“你别骗我!”“我真是记者!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你先把人放了!”“你过来,走近一点!快点!”祝五一犹豫一下,快速回头,想看看警长,但未看清。他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距离歹徒大约还有三四米时,他站住了。他忽然感到有些恍惚,身体微微摇晃。他稳定住了身体,抬起头直视歹徒。歹徒也直视着他,表情凶狠,目光逼人。这一刻,四周的声音仿佛突然放大。一片混混沌沌的杂音充满耳鼓:围观者嗡嗡嗡的议论声,远方此起彼伏的汽车喇叭声,附近一个建筑工地上传来的嘭嘭嘭的汽锤声……祝五一忽然双耳失聪。他看到歹徒的嘴一张一合,声音却被周围的嘈杂淹没,只剩下一些断续不清的只言片语,如同若隐若现的天外回声:“……新闻价值……报纸上……十几万……”祝五一身体僵硬,大汗淋漓,不知所措。歹徒终于停止张嘴,目光狰狞地看着他。他刚想说点什么,歹徒的嘴又动起来了,声音仍然时断时续:“……记住了吗……我马上投降……”投降投降投降投降……祝五一的耳鼓里不断反复着这两个字。他连忙点头,以示赞同。警察们紧紧地盯着他的背影,却听不见他们如何谈判。高处,狙击手的手指不离枪机,只等警长一声命令。警长面色严峻,眼睛一刻不眨地注视着事态发展。在歹徒逼视下,祝五一终于拼命挤出一句完整的话:“好,你投降,你把她放了,你要我怎样……都行!”在他耳鼓里,他自己说的话也如同天外回声。歹徒死死地盯着他,随后绽开一个奇怪的笑容。他还来不及品味这个笑容的含意,歹徒已经把尖刀往地上一扔,双手举过了头顶。女人质软软地瘫倒在地上,警察们一拥而上。祝五一呆呆地站着,他想要走开,却发现自己挪不动脚步,听觉却突然恢复了正常,他听到身后传来警察的喊声:“请大家不要围观,都散开!”他回过头,看到警察正在驱散围观人群。不远处,刚刚赶到的萧原正在向一个警察询问什么。方舟的目光远远向他投来,说不清是惊讶还是关注。这时他才发觉,冷汗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警察押着歹徒从他身旁走过。歹徒挣扎着回过头看他,再次向他绽开了一个奇怪的笑容。他呆呆地看着歹徒,猜不出那个笑容究竟是憨厚,还是狠毒。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要找访员的人

    关键词:

上一篇:生命如割,山村人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