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蒲妖的指点,在线阅读

蒲妖的指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10-13 13:55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64)

    左莫有些畏惧地看着面前摆放的各种灵草和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三支天罗妖发须燃烧后的粉末制成的线香,一小瓶苦鸠魔血液,带着刺鼻臭味的鼬魔胆…… 这些都是他根据蒲妖的吩咐买来的,他几乎跑遍了整个东浮,还专门找上何容,才凑齐。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价格极其高昂,一千颗三品晶石花得一干二净。蒲妖这次倒是出奇的大方,主动把晶石拿出来。 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是一些妖魔身上的部位。狩妖而杀死的妖魔尸体在技艺高超的剖兽徒手上,会被迅速分解各个有用的部位。妖魔的身体由于富含灵气,而且还有着许多神奇之处,因此大量被运用在炼丹、炼器中。妖魔的内脏血肉,可以入丹,妖魔的皮大多坚韧异常,是非常优良的炼制灵甲的材料,而它们的爪牙炼制而成的飞剑法宝,亦是上品。 在这数千年间,狩妖的活动一直兴盛不衰,除了仇恨外,更多的是利益在驱动。 不过,狩妖的风险太大,而且收获不多,于是,豢养灵兽开始流行。灵兽的资质无法和那些妖魔相比,剖兽后得到的原料品阶也大多不高,但是胜在数量众多,成本低廉。连无空剑门这样的小门派,都有专门的豢养室,可想而知豢养是多么普遍。 蒲妖对这些材料的要求很高,必须是出自妖魔,而不是灵兽。这也是为什么价格高昂的原因,只要和妖魔沾上关系的材料,都不便宜。 但是…… 左莫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心里发毛。他感觉就像这里即将举行一次邪恶的祭祀活动,而这些奇奇怪怪,活生生的血肉,就是祭品。他平日里研究符阵心法之类,也远远没有如此可怖阴森。 “没有太好的东西,只有先将就了。”蒲妖有些无奈道:“这些东西,只勉强够炼成最低级魔纹。” “魔纹?那是什么东西?”左莫压抑住心中恐惧问。 “这个说起来就很麻烦了。”蒲妖拿起各种材料,一边检查,一边道:“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符阵,天生的符阵。血肉、皮毛、精气,组成的符阵。哼哼,修者总想破译这其中的微奥妙,可这里面的玄机,哪有那么好破解的。” “那你现在要做的?” “不要太蠢,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问我?”蒲妖看左莫的眼神,就像在看白痴:“当然是给你做一个魔纹了。” “做一个纹?魔纹可以做?你不是说没人能破解吗?”左莫大吃一惊。 “他们不可以,不代表我不可以。”蒲妖冷哼一声,自负道:“当年……”他忽然意识到什么,闭嘴不说。 蒲妖不想说,左莫虽然好奇,但也不问,指着另一堆灵草问:“这些灵草呢?也是用来做纹的?”桌上摆放的原料泾渭分明分成两堆,一堆灵草,一堆妖魔脏器。 “那是给你加的另一个东西。”蒲妖嘿嘿一笑:“很有趣的东西。” “哦。”左莫似懂非懂地点头,忽然,他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好困…… “不要忘!” “死也不能忘!” 自己又在做梦了。左莫轻叹一声,他就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看着自己的梦境。他知道说什么也没用,说什么也不会有人回答自己,或者,这个梦境只是想扔给自己一个问题。 他在等待醒转。 当他睁开眼睛,他便看到蒲妖那张俊美魅惑的脸。 “欢迎醒来!”蒲妖笑得有些意味深长道。 左莫坐了起来,这一动,顿时疼痛异常,全身每个部位都好像有伤口,他闻到了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 “成功了?”左莫被自己的声音吓一跳,竟然完全哑了。 “成功?这种垃圾货我实在不好意思用这两个高贵的字。不过也没办法,谁叫你这么穷,用的还是我的酬劳,你要尽快还我这笔晶石。”蒲妖略带嘲讽道。 见左莫呲牙痛苦状,蒲妖貌似很高兴:“我在你身上加了一个很简单的魔纹。唔,这种纹我是在一位铜犀牛魔身上发现的,很原始很简单,它能自动吸收周围的灵气,强化你的身体。你的身体会呈现出铜色,你正好在修炼《金刚微言》,稍稍掩饰一下,没人能看出来。” 左莫此时挣扎着坐起来,他顿时吓一跳。两条粗壮的红线分别从他两只手掌掌心顺着手臂延伸到胸膛,在胸膛交汇,再从胸膛分开向下,沿着两条腿直至脚心。胸前交汇处就好似两条红线打了一个结。 看出左莫的顾虑,蒲妖漫不经心道:“放心,再过两天,这些纹路便会融入你血肉之中,哪怕别人修炼了天眼之类的法诀,也看不出来。” 左莫不由松一口气,如果顶着这么一身骇人的纹身出去,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这魔纹比较简单,当然,你也就别指望它有多好的功效。”蒲妖毫不负责地道:“是你太穷,一分钱一分货,没晶石,自然就没好东西。” 左莫感觉到眉心隐隐作痛,不由伸手去摸,手一摸到眉头,手指好像触到什么异物。 “这是什么东西?”左莫忽然想起蒲妖说给他另外加了一个东西。 “嘿嘿,一个妖核。”蒲妖十分得意:“这玩意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妖核,但是对你来讲,绰绰有余了。” 妖核左莫是知道的,妖有妖核,魔有魔丹,这是判断妖魔的重要根据。修者虽然也结成金丹,但这金丹是灵力汇集而成,并不是实物,死后自动消散。可妖核和魔丹,都是生长在体内的实物,亦是极其重要的原材料。不过他只是听说,没见过实物。 “妖核?”左莫有些心惊胆战地问:“它有什么作用?”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蒲妖道。 左莫闻言,连忙运转《胎息炼神》。 这一运转,顿时察觉不同之处。周围的灵力,争先恐后地向自己的汇集。全身的毛孔自然张开,灵气毫不费力地钻入他体内,他的血肉就好像一张神奇的滤网,轻而易地滤去灵气中的杂质,化作星星点点,没入他的血肉骨骼之中。 左莫有些呆住,真的像蒲妖所说的——和呼吸一般轻松。完全没有平日里的滞碍,那些灵气好像和自己十分亲近。 他喜出望外! 有了魔纹,他修为增加的速度将会提升好几倍。 他想到蒲妖所说的妖核,虽然不知道妖核是什么模样,但是肯定是和神识相关。果然,他很快找到了眉心处妖核,一个血红的棱晶,有点像蒲妖耳垂上血晶,但是无论光泽还是纯净,都远远不如。 令左莫感到啧啧称奇的是,多了一枚妖核,他的神识形体发生很大的变化。 之前的神识就好似一团云雾,然而现在的神识,就像一个单核水母,多了许多细长的触手,而妖核被神识紧紧包裹在中间。这些细长的神识触手,以左莫为中心,漂浮在四周,周围的一切,都清晰地映入他心中。自从修炼神识后,他的六识敏锐许多,而多了妖核之后,这种敏锐更是提升了数倍。 他心念一动,那些神识触手极其灵活地在他周围飞舞,随心所欲。 一直心存忐忑的左莫终于掩饰不住的狂喜,别的不敢说,如果炼丹,他现在的成功率肯定大增。 这两件好处,哪怕付出一些代价,也值! 有了这个魔纹和妖核,他的修炼速度将提高数倍。 就在左莫欣喜若狂时,蒲妖冷不丁道:“你先别高兴得太早。这魔纹和妖核,我也没给其他人做过,会有什么副作用,自求多福。你需要好好学习一下符阵。吸入灵力再快,存不下,也是白搭。” 狂喜中的左莫渐渐冷静下来。 蒲妖说得没错,如今吸收灵力的效率是以前的数倍,但是如果不解决贮存灵力的问题,那的确是白搭。 “学符阵吧。”蒲妖难得认真道:“你现在只需要学符阵。” “只需要学符阵?”左莫有些不解,他觉得蒲妖的说法太绝对了。 “没错。”蒲妖解释道:“不管炼丹,还是剑诀,本质都是符阵。这个得靠你自己去学,修者的符阵太复杂也太庞杂,而且,和我们妖魔的理解完全不同,很多东西,我们难以理解。” “你也理解不了?”左莫有些不相信。虽然他觉得蒲妖只不过是一只傻妖,但是在修炼上,左莫相信,一个蒲妖足以顶自己一百个。连蒲妖也不理解的东西,自己怎么可能理解? 蒲妖的神情罕见地严肃,说了一句左莫听不懂的话:“无关乎法,只关乎信。” 虽然听不懂,但是左莫觉得蒲妖这句话说得极其认真,应该是蒲妖到目前为止说得最认真的一句话。他暗自把这句话记下来。 “那炼丹呢?剑诀呢?”左莫还是有些迟疑。 蒲妖终于被左莫搞得不耐烦了:“蠢,它们也是符阵,不要被表象欺骗。反正你专心学习符阵就行。” “我没玉简……”左莫弱弱地道。 蒲妖不负责任地摊摊手:“这个我也没办法。” 忽然见蒲妖阴阴地笑,左莫不禁心头生出不详的预感,果然,就听到蒲妖好整以暇道:“好了,我觉得有必要来谈谈我这次的报酬问题。”

    蒲妖说得轻巧,但神通并没有那么容易炼成。经过地气改造过的身体,可以容纳更多的地气,左莫也时间全都花在汲取地气上。地气一吸入体内,便会化作无数细如发丝的小股,散入左莫身体的每一寸血肉间。 左莫浑身力量说不出的充盈,手掌中的山峰图案也越来越清晰。 按照蒲妖的说法,自己的炼体也算得上入门。一边汲取地气,左莫一边仔细地体会炼体和炼剑的区别。相比那些繁复深奥的剑诀,炼体要简单许多。只需要把地气不断地导引身体每一寸,不断地淬炼,更多考验的是耐心。 左莫一寸一寸地引导地气淬炼血肉筋骨之前逆吸地气,他的身体强行经过许多次的淬炼,左莫轻车熟路,毫不费力,只中有许多地气,没有办法被吸收,而游离在血肉之间。他也不着急,淬炼身体是个水磨功夫,急不得。血肉筋骨就像会呼吸般,当吸收收的地气达到一定地步,便会处于饱和状态。 左莫双膝微蹲,双掌笼罩着一层暗青色的光芒,只见他不断地用双掌拍打身体。每一次拍打,他的身体都一阵微颤,像被电芒击中,又麻又痒。 每一次拍击,便会有许多地气,被震得更细小,细若微尘。啪啪啪,左莫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停下来。今天吸收的地气,终于全都吸收完毕。 他站直身子,全身不仅没有半点劳累,反而说不出的舒畅。他知道,只要坚持下去,他的身体会越来越凝实坚韧,像法宝一样难伤。 他忽然有些喜欢炼体,炼体的禅修虽然攻击力无法和剑修相比,但是一点一滴淬炼身体,不断建立的信心,全身每个毛孔都能感到的日愈强大感,都不断让人变得坚定。 许多禅修一生都不用法宝,因为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淬炼自己的身体上,他们的身体比起那些强大的法宝丝毫不逊色。而若禅修死后遗留下的尸体,更是炼尸最极品的材料。只是没人敢这么干,曾经这么干过的修者,无一例外,全都被禅修追杀至死。 “魔最擅长炼体,你修炼的《金刚微言》,虽然是入门的东西,但用来打根基还是不错。”蒲妖冷冷道,只要一说起墓碑相关的东西,他从来都没好脸色:“从本质上来说,人类并不适合炼体。” “因为没有魔纹?”左莫反应很快。 “没错。有魔纹,炼体效率要加数倍。对于炼体来说,灵力不是最佳选择。灵力擅长的是变化,禅修那帮家伙,全都是当年没剑诀心法,逼得没办法,模仿魔炼体,学了个半桶水。” 蒲妖言语间对禅修流露出不屑一顾,他继续冷哼道:“魔都懂炼体,但其中区别有天壤之别。好一些的炼体魔功,全都有严格的传承。哼哼,妖魔的传承比起修者,要严格得多。” “妖魔是怎么传承的?”左莫大感兴趣,好奇地问。 “魔界最顶级的传承,大多掌握在一些魔将以上的魔手上。他们就像一方诸侯,下面统领无数更低阶的魔。在任何一个魔界,传承就代表着力量。想学习更高的传承,只有不断地向自己的主公奉献忠诚。以后你要遇到魔军,一定要小心。” “为什么?难道他们比妖军还强?”左莫有些吃惊,在他看来,那天见到的妖军,已经强大得让人无法提起抗争的念头。 “妖军行指如一,但是若论服从性,没有什么军队能够和魔军相比。魔军的纪律之森严,无人能出其右。任何一名魔将,他手下会有无数愿意为他赴死的属下。悍勇、不畏死、极强的服从性,只要这个魔将不要太蠢,任何队伍对上他们,都会头痛。” “他们不怕死?”左莫有些不解,他很难理解这种忠诚。他并非不相信这样的忠诚,只是他觉得,这样的忠诚只有可能出现在少数人身上。如一支队伍,绝大多数都不怕死,那就太可怕了! “因为魔功传承。任何一种高阶魔功传承,都有其独到的开灵术,能开启灵智。按照你们的说法,魔由精怪而生,实际上,能够称为魔的,有一个必须的条件,就是开启灵智。每个魔,背后必有他们的族群。但若要成魔,则必须开启灵智。开启灵智的精怪,才能修炼魔功。若他们死了,他们的族群会受惠,会得到更多的开启灵智的机会。这是任何一个魔界,任何一名魔将都会遵守的基本规矩。” “为什么不多开启一些?”左莫问。 “开启灵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蒲妖看了左莫一眼,道:“自然生慧的也有,但数量极少,这些人都是天赋出色的家伙。” “那岂不是永远要做附庸?” “人家不傻。”蒲妖冷笑道:“加入军中,便可以获得低阶魔功传承。积累的军功可以换取更好传承,虽然不可能是最顶级的魔功传承。换取的传承,是能够传授给族人的。若是他们能够领悟到开启灵智的方法,他们的族群便开始走上兴旺之路。至于能不能自成一家,那就要看机遇了。” “你们妖是怎么传承的?”左莫更是好奇。 “妖的族群更复杂,比起魔和修者,都要复杂得很多。在我们那,低级传承很容易学到。”蒲妖露出几分缅怀的神情:“我们的繁衍没有魔那么困难,新生的妖,都会在自己的族群接受教育,到了一定的年龄,会统一安排进入妖术府,在那里学习更高级的妖术。而从妖术府毕业的更优秀者,有机会跟随更厉害的妖学习更高阶的妖术。” 左莫听得目瞪口呆,他一直以为妖魔的世界,都充满混乱杀戮,听蒲妖这么一说,比起修者世界,都要和平安详。 似乎猜到左莫在想什么,蒲妖冷笑:“别想得那么美好,在哪阴暗的勾当都少不了。”说到这,蒲妖似乎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脸色有些难看。 左莫撇撇嘴,蒲妖真是小心眼,都过去千年之久了,这家伙还记恨在心。以后千万不能得罪他,这厮可真是记仇。 蒲妖的介绍,彻底地颠覆了左莫脑海中对妖魔的印象。 “你的力量不强,学的东西也很多,虽然驳杂了点,但好处不是没有。”蒲妖接着道:“它给你的《金刚微言》,虽然粗浅,却是正宗的魔功。灵力,你学的虽然不是高阶心法,但也是正宗剑修。至于神识,更不用说,星辰炼神、大小千叶手,都是顶级的妖术传承。” “而且你还精通符阵,这点尤其关键。”蒲妖侃侃而淡,就像学识渊博的学者:“无论是法诀、妖术还是魔功,究其本质,都是天地法则。如果你不懂符阵之学,三种兼修,只会落下一个驳杂不堪的下场。三种力量,各自的发展演变,经过无数岁月,道路迥异。但是符阵之学,却能够把三者串联起来。” 说到这,蒲妖有些谨慎起来:“我也不知道你以后会怎么样,因为没有先例。修者的符阵之学出现得最早,也最是完善。但修者对妖魔的了解太少,也没听说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为什么?”左莫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修者会对这视而不见。妖魔之间,敌对这么多年,为什么修者对妖魔的了解还那么少? 蒲妖很想翻白眼讽刺一下左莫对历史的一无所知,但想想还是忍住,耐心解释:“晶石和法宝更有效。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修者的力量会迅速提升。无论是魔功,还是妖术,虽然能借助外力,但有限得很,远远不如晶石和法宝见效快。而且魔功和妖术,都不适合灵力。修炼得越多,只会更驳杂。为什么剑修强,因为他们只修灵力,只修剑。他们只需要更多的晶石,更好的材料,更强的法宝飞剑!说到底,修者的道路是掠夺,越来越专业的掠夺。” 左莫被说得哑口无言,仔细一琢磨,觉得蒲妖虽然说得有些难听,但还是颇有几分道理。 “不过。”蒲妖语气一转,充满嘲讽道:“长期借助外力,悟得就少了。虽然我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但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修者的真正高手,比起千年前,只怕少许多。哈哈!” 歪头想了想,左莫一片茫然,天月界只是小地方,外面如何,他啥都不知道,无所谓地耸耸肩:“管他们呢,咱们还是先管好自己再说。” 蒲妖嘿地一笑,并不说话。 经过蒲妖的指点,左莫只觉豁然开朗,思路清晰无比。自己今后的修炼,他大致心中有谱。灵力、**、神识,代表了法诀、魔功和妖术三个独立的领域,彼此间却有桥梁把三者沟通起串连起来,那就是符阵。 尤其是他从《铜犀牛魔纹》中解析出三个符阵之后,令他信心大增。 他此时才恍然发现以前一些被自己忽视的地方。像神识的增长,对灵力的控制大有裨益。自己精细无比的灵力控制,不就是得益于远超过同修为修者的神识吗? 他忽然有种预感,自己这段时间炼体成功之后,自己的灵力,只怕也会发生变化。 他不禁充满期待!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蒲妖的指点,在线阅读

    关键词:

上一篇:在线阅读,修真世界

下一篇:修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