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修真世界,第一百零四节

修真世界,第一百零四节

发布时间:2019-10-13 13:55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75)

    摆在面前第一个问题就是强化经脉。 只有强化经脉之后,才能够承受钟笋火,否则的话,左莫自己就会被至寒的钟笋火烧成一堆冰渣。这第一个问题就让左莫叫苦不迭,强化类的法诀他能想到有关的只有《金刚微言》。墓碑版《金刚微言》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左莫仔细试图在里面搜寻关于强化经脉的片段。 但他很快就失望了。 《金刚微言》里关于强化经脉并没有太多的描述。不甘心的左莫跑到典籍室,到处寻找能够强化经脉的心法。他很快从一些炼体的玉简找到相关的内容,但是他很快更加失望,因为每一枚玉简里都明确记载,强化经脉是相当高深的内容。 炼体必先炼皮肉,其次筋骨,然后才是经脉。 以他区区筑基期的修为,想都别想。 左莫也不气馁,像这样的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以前他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玉简,基本都是相当粗陋的,许多地方语焉不详,这就需要靠自己就琢磨。一条路不行,就换一条路,总能找到可行的办法。 既然强化经脉这个方法行不通,那就意味着,在经脉内炼化灵气这个思路行不通。 那在外面呢?如果在经脉外就炼化灵气,这样吸入体内的就是精纯的灵力,左莫陷入沉思。何是,体外如何炼化灵力?在体内,灵气无形无质,怎么炼化? 每个问题,似乎都远远超出了他能够做到的范畴,但他并没有打算放弃。 “这次试剑会,派谁去?”阎乐看了一眼掌门裴元然,好奇地问。无空堂中只有他们两人,辛岩闭关炼器,施凤容闭关炼丹。 “韦胜自然要去。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赶上。”掌门沉吟道:“左莫也可以去。” “呵呵,左莫那小子跑到灵英派去闹了一回,听说威风得很啊。”阎乐笑道。灵英派仗着财大气粗,平日里对东浮其他门派,态度倨傲得很,看不惯的人大有人在。 “嗯,左莫天赋不错。只可惜不能专心向剑。”掌门略带遗憾道:“他败在常横手上,也算得上虽败犹荣。” 阎乐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他不能专心向剑也好,本门到时身边也需要有个像左莫这样的人。” 掌门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而道:“罗离也可以去看看。上次的事,对他的触动比较大,他也应该有所进益。” “就这三人么?”阎乐问。 “嗯,就这三人吧。”掌门补充了一句:“这事也没有那么着急,预试剑会还有段时间。” 阎乐兴奋得摩拳擦掌:“我倒是挺期待的,韦胜若能赶上,定能让不少人大吃一惊。” 掌门轻轻一笑,虽然没说话,但是目光中流露出那那丝光芒却暴露出他的心思。 赤红花的丰收让左莫的腰包再次鼓了起来,赤红花的价格这段时间持续上涨,现在已经涨到两颗半三品晶石一两,八十亩灵园总共收获二十二斤一品赤红花。除此之外,还有约一斤的二品赤红花。二品赤红已经涨到六十颗三品晶石一两。扣掉之前预付的六十颗三品晶石,左莫总共收获一千零九十颗三品晶石。 这是迄今为止他最大一笔收入。 为了防止蒲妖像往常一样暗中下手,左莫决定主动出击。按照收入说,左莫如今在东浮绝对算是高收入,可是奈何所有的晶石还没等他捂热就被蒲妖给拐走了。 蒲妖看到左莫一脸紧张,不由讥笑道:“区区一千颗三品晶石,也不过两颗四品晶石,至于这样么?” 左莫完全不受影响:“换东西。”然后补充了一句:“我能用的。” 蒲妖慢条斯理道:“你最近不是一直在研究炼化灵气的杂质么?” 左莫精神一振:“对!难道你有办法?” “你的思路其实没问题。”蒲妖嘿嘿笑了笑:“只是你懂得太少,就算有好的思路,也解决不了。” “就换这个!”左莫毫不犹豫道。 “嘻嘻。”蒲妖轻轻一挥衣袖,哗啦啦一连串的晶石撞击声,但是这次左莫却没有觉得肉痛。他只是盯着蒲妖,在等蒲妖接下来说的。 “那我就好好和你讲解一下,其实这是很简单的内容。”蒲妖脸上重新恢复平日的漫不经心:“虽然你的想法只是最肤浅的思路,不过以你这么差的水平,能想到,啧啧,也算不容易。” 不知不觉中,蒲妖脸上的漫不经心消失不见,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 “修者、妖、魔三者之中,获取灵力最不容易的,就是修者。”看到左莫意外的眼神,蒲妖轻笑一声:“你一定会奇怪,为什么以灵力为主的修者却获取灵力最难。无论是妖,还是魔,天生与自然沟通,像我们妖族,一出生,便能调动天地灵气。而魔呢,他们的身体都能够自动吸收天地灵气,并且自然滤掉杂质,他们用之淬练肉体。他们不需要做任何事,身体血肉便富含灵力。若论天赋,修者远远不能和我们相提并论。但是他们却极其擅长学习,你现在也修炼过不少心法,你知道,心法的本质是什么?” “是什么?”听得入神的左莫下意识地接了句。 “是符阵。”蒲妖的目光突然变得极其深邃,仿佛要穿透岁月:“每一种心法,都是一种符阵。大凡是心法,大多分几部分,首先是吸,若不能吸入天地灵气,这心法也没任何用处。然后便是炼,若不能祛除杂质,便不能为我所用,反而会伤其身。再便是存,若不能存住灵力,吸入再多,炼化再多也没有用处。” 左莫听得呆住了,从来没有人这样剖析过心法。蒲妖说得极其简单,没有一丝难以理解的地方,左莫仔细一琢磨,顿时大为感触,确是如此! “好的心法,吸收灵气效率更强,炼化得更快,能存入更多的灵力。喏,就是这么简单。”蒲妖有些感慨道:“你肯定奇怪,为什么我们妖魔却可以天生吸取灵力?这是因为我们妖魔身上有天生的符阵。这是天地的恩赐,只可惜,我们妖魔灵智究竟不如的修者,坐拥宝山而不自知。千万年间,我们只知按本能行事,却不曾细思其中玄机。直至修者崛起兴盛,我们才开始研究,只是已经落后修者太多,只好朝另外两条方向发展。” “唔,这些都是题外话。”蒲妖忽然绽放一个笑容:“我们还是回归到你的问题,你的问题非常容易解决,一劳永逸,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蒲妖本就俊美非凡,这一笑,却仿佛点亮了识海,连左莫都有些惊艳。他很怀疑,若是蒲妖出现在东浮,东浮就绝对没有女人能够抵抗得了他的魅惑。只是,一个男人长成这样,真是罪过啊! “什么方法?”左莫有些犹疑地看问。蒲妖的话要反着听,他若说很容易解决一劳永逸什么之类,那十有八九以后肯定麻烦不断。 “你运气好,碰到了我。”蒲妖恢复慵懒的神情:“刚才不是和你说了么,妖魔可以天生聚集灵气,并且炼化,恰好这种天然符阵,我小有心得。” “有这么好的东西,那些高手怎么可能放过?”左莫不大相信。修者捕捉妖魔不计其数,若妖魔身上真有什么秘密,也早就破解开来。 “嗤!”蒲妖不以为然地讥笑:“他们早就在打这玩意的主意,只可惜,天地恩赐此物,大概就是不想我们妖魔灭绝吧!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能提高多少?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和修炼心法冲不冲突?”左莫问了一连串问题。 “嘻嘻,能提高多少,这要看你的体质,但起码是你现在的几倍吧。副作用?那当然有,这世上,哪有纯粹的好事?有得有失,这么简单的道理就不用我教你了吧。至于修炼心法嘛,不影响,绝对不影响。”蒲妖信誓旦旦地道。 左莫低着头,陷入思索之中。蒲妖也不催他,悠哉悠哉地坐在墓碑上。 不知为什么,左莫有种感觉,他将下的这个决定,会改变和影响他一生。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在蒲妖这学的东西也有许多,可从来没有今天这种感觉。可这感觉是如此强烈,如此清晰。 他有些犹豫了。 这段时间的生活很开心,尽管他依然为晶石发愁,可是一切看上去都是这么美好,自己一点点进步,每天都很充实。照这样下去,自己以后肯定不会为晶石犯愁,也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在门派中,也同样会拥有相当不错的地位。 自己可以钻研灵植,可以钻研炼丹,可以钻研…… 可是,那个重复了无数次的梦境,却像宿命般,总在不经意间引导他朝另一个方向走。抹容改识,自己身上,还背负不知道会有多残酷的过去…… 低着头的左莫,双拳不自主地握紧,浑身微微颤抖。 什么,是自己想要的? 什么,是不容自己逃避的?

    左莫劈头盖脸有如狂风暴雨的破口大骂,左莫彻底懵了。 “不是烂货……”懵懂的蒲妖想解释。 “不是烂货是什么?”左莫瞪大眼珠。 意识到自己被左莫气势压倒,蒲妖顿时有些恼怒,他眯起右眼,露出一抹犹如狭长血刀的红色,寒声道:“唔,你想说什么?” 左莫不由一窒,一触及蒲妖冰冷妖异的目光,他顿时缩了回去:“我……我的意思是……你要给我……没有副作用的东西……” “我是妖。”蒲妖淡淡道:“我懂的走的路,和你们修者不同,有点副作用,很正常。” 蒲妖的意思很明确,有副作用不能怪他,而且还摆明了,以后给的东西还是会有副作用。 蒲妖一旦打算不讲道理,左莫便无计可施了。双方实力悬殊,话语权自然不对等。 左莫只有选择沉默。 蒲妖目光愈发不善,左莫硬着头皮,他知道若是每次都退缩,那自己的话语权只会越来越少,下场只会越来越凄惨。权利是争取来的,哪怕为之冒一定的风险,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面对左莫倔强的沉默,蒲妖也有些头疼起来。 要想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左莫这个眼中只有晶石的家伙,越来越精明,想像以前那样诓他,不大可能。 可自己的时间…… 一想到这个,蒲妖的心情便烦乱无比。看着眼前给自己添堵的家伙,他很想直接把左莫轰成渣。但他还是硬生生按捺住心下冲动,他的脾气不好,但是却并不愚蠢。 “妖魔的心法,人类修炼起来会有问题,这倒不奇怪。”蒲妖眼中凶光渐渐褪去,语气也恢复平日里的平和:“不过我手头上有一些修者的心法,以后的奖励全都换成这些法诀,再有副作用可怪不得我。” 左莫心中大喜,但他还是纠正道:“是交易!”交易和奖励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交易是自己的合理所得,可若是奖励,那就变了味道。 “随你。”蒲妖一脸无所谓,心中却暗自头痛,左莫现在越来越难对付了。 “不过,你的速度需要加快!”蒲妖语气变得相当不满意:“你赚晶石的速度太慢,我需要更多的晶石!” “我只是一个筑基期修者。”左莫不得不强调一下事实。 蒲妖被左莫的话噎住,他知道左莫对自己修为无法提升一直耿耿于怀。而且左莫说的亦是事实,在筑基期修者之中,比他更会赚晶石的,可没有几个。 这个热衷赚晶石,骨子里却十分倔强的家伙,蒲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换一个人,说实话,蒲妖不觉得会比左莫做得更好,这家伙是天生的赚晶石好手。蒲妖发现左莫对于和自己相关的一切因素都极其敏感,他知道在什么时候去争取而不会惹怒对方,他知道如何取舍,真是个聪明的家伙。 唔,就算在妖中,像这么聪明的家伙也不多。 左莫表现出来的潜力逐渐改变蒲妖的态度,他忽然想到某个家伙从一开始便挑中左莫,顿时心情大坏,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 冷哼一声,他消失不见。 蒲妖突然消失左莫见怪不怪,他心底松一口气,每一次和蒲妖谈判都十分危险。蒲妖在绝大多时候都会相当正常,但他的脾气喜怒无常,稍有不慎,自己的下场往往会很凄惨。 好在这次的结果不错,他相当满意。 不过,他暂时不需要考虑赚晶石的问题,因为他一穷二白,身无分文。而且摆在他面前的,还有最后一轮试剑会。 昆仑符阵入门玉简,他志在必得。虽然有素的保证,但是左莫还是不放心,最后一轮的修者多达一百人,只取十人,其残酷程度可想而知。素虽然实力高深,若是自保绝无问题,可若加上一个自己的,那就难说得很。 还是靠自己稳妥些。 他脑海中已经有一个大致的计划轮廓。一想到这个计划,他便充满兴奋和期待! 但眼下,他不得不按捺心中的兴奋,把计划丢到一边,面对更直接的问题:疗伤。 上次与晁安比试,他以弱战强,虽然最终胜利,但依然受了不轻的伤。经过师傅的紧急救治,总算大致痊愈,本来左莫决定慢慢休养。谁想到掌门突然要他去参加最后一轮的无规则试剑,现在又多了玉简这个理由,他便不得不正视疗伤的问题。 他本身的修为就比其他人要低许多,若身体还没有痊愈,就算有素在一旁帮忙,自己也肯定坚持不到最后。 当然,最关键的是,治疗花销不需要他掏晶石…… 蘅芳院,施凤容冷着脸,站在药桶面前。左莫全身泡在药液中,只露头在外。 墨黑的药液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左莫身在其中,自然更是被熏得晕头晕脑:“师傅,这里面是啥?怎么这么难闻?” “不要废话。”施凤容没好气道:“好好运转灵力。”她一看到左莫,心头无名邪火就蹿上来,怎么压都压不住。这么好的天赋,竟然不喜欢修剑,只喜欢赚晶石!自己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市侩贪婪的弟子? 左莫听出师傅语气中浓浓的不满,立即老实许多。 其实他能感受到这桶药液的厉害。活泼浑厚的药力,就像无数小虫子,在向自己体内钻去。只是这个过程,并不是那么美好,左莫只觉得全身像被无数根针扎。 听到师傅让自己运转灵力,他微微一愣,自己是运转《胎息炼神》还是运转《金刚微言》?念头在他脑海中转了一圈,他便决定运行《金刚微言》。《胎息炼神》来历不明,被师傅看出来可不妙。《金刚微言》他倒是不惧,这是辛岩师伯给他的。虽然他现在修炼的《金刚微言》是墓碑版,但两者的差别只不过是五句话。 一运行《金刚微言》,左莫立即感受到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无数乱钻细小如针的药力就像受到磁石吸引,化作几十股细流,从左莫身体的各处大穴钻入,迅速化入经脉运行的灵力之中。 短短的时间内,左莫便觉得浑身经脉拥堵欲塞,不由吓一跳,他还从未遇到这般情况。 乖乖! 这是什么药液?好强的药力! 左莫此时顾不得其他,拼命地运转《金刚微言》,竭力把经脉中多余的药力散入全身血肉筋骨之中。药力散入全身,不断地修补左莫身体受损的地方,就好似一场大雨,滋润干涸的大地。那些受损的部位,贪婪地吸收着药力。 药桶外,施凤容露出关切神情,左莫整张脸都呈现出暗金色,有如金铸。不知何时,裴元然辛岩阎乐三人亦出现在她身旁。 “这小子还真是厉害。”阎乐吃惊道:“炼体也这么强?这不都到了肉身金衣的地步么?” 辛岩冷哼一声:“就是不喜修剑!” 其他几人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如果左莫修炼天赋平庸,几人还不会如此不爽。可明明修炼天赋出色,修炼什么,什么进步飞快。连随手丢给他的《金刚微言》,他居然都不声不响炼到肉身金衣的地步,却偏偏对本门修剑似乎没有什么兴趣。门中那么多厉害的剑诀全都开放,这家伙除了一开始去看了两眼,后面连看都不去看。 试问裴元然几人如何爽得起来? “我坚持让他参加下轮试剑会,就是要让他见识一下剑修的真正威力。”饶是裴元然养气功夫深厚,亦被左莫气得半死:“我已经嘱咐过韦胜,到时放手试剑。哼,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是剑修,为什么剑修才是最强大的修者!” “不错!本门弟子竟然对本门法诀不感兴趣,莫说传扬出去,就是列代祖师泉下有知,我等都丢尽脸面!”平日里乐呵呵的阎乐此时也是一脸怒容。 “不可忍!”辛岩一脸杀气腾腾。 本来一脸关切的施凤容也按捺不住,极其不满道:“这家伙是欠教育!” 左莫的恶劣行径,让整个无空剑门高层同仇敌忾,空前一致。 专心运转灵力的左莫浑然忘我,他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任何事情。他的所有神识,所有灵力,全都调动起来。这次药桶里不知被师傅丢了什么灵草,药力凶猛无比,他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这些蜂拥而至的药力快挤爆了! 他疏导药力的速度远远慢慢于它们钻入的速度。 他咬紧牙关,他知道,只要撑过这阵子,这次的收获定然绝大。熟知炼药的他很清楚,刚不可久,灵药中所蕴含的药力终究是有限的。只要他撑下来,便大可从容慢慢炼化吸入体内的药力。药力钻入体内,迅速化作点点金光,融入他筋肉之中。如今他浑身筋肉,金光闪闪,那点点如同细砂般的金光,越来越细密。 可金光增加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药力增加的速度。 而更让左莫感觉到心慌的是,药力竟然没有任何衰竭的迹象,还是一如既往的雄浑凶猛! 药力有如洪水般,疯狂地涌向他体内。 他的经脉被填满,但药力还在继续不受控制地涌入,经脉经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 更让左莫慌神的是,他停不下来! 奔涌的灵力和药力混杂在一起,就像脱缰的野马,怎么拉也拉不住! 该死!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修真世界,第一百零四节

    关键词:

上一篇:修真世界,在线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