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实在

实在

发布时间:2019-10-13 13:55编辑:悬疑小说浏览(197)

    图片 1 他和她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认识的,很老套的情节。在别人的眼里,最多就玩玩而已,过几天就会腻的。这种想法在这种社会普遍存在。然而事实却不是如此他和她联系的日子,算起来倒也有些时间了。说起来连她自己也吓一跳。岁月如梭,这话一点也不错。尤其对于刚踏出校园,走入社会的年轻人而言,多少年头也是指缝间的事。可是,对于他们两个,分分秒秒也是生生世世。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仿佛把人的一辈子都经历了。
      她曾问过他,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他理所当然地回答说:“第一次和你说话的时候。”他说这话的时候,她并没有什么怀疑的感觉。相反的,却是一种悸动。
      是另一个女孩子先认识他的。至于是什么名字,她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在这里。就用阿Z好了。阿Z是他高中认识的朋友。他们俩是同一个班,自然而然地就认识了。
      他说阿Z傻傻的,很可爱。想必是很有感觉的。况且他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头脑好使,幽默,耿直,身材也不错,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类型。“男才女”,用来形容他们是差不多的。
      他在学校里,很有人气。不过他似乎不以为意。他的成绩顶订好,老师很是欣赏,有意委任为班长。然而他却否决了。在他看来,什么名利都是身外之物,徒有虚名。只要自己有这方面的知识和能力,也就可以了。其他的无所谓。
      这么一个男生,按道理说,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怎么好好的,那女的说不要就不要了?
      自从他和阿Z分了之后,他一度觉得迷茫。认为这个世界的人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想要什么,尤其是看到别人成双成对的,心里头更不是滋味了。毕竟,他和阿Z处了5年了,多少有些忘不掉。这也是人之常情。
      或许是他想明白了,趁着放假的日子。跑去大山里头锻炼。大山里能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几个窝窝头,包子,豆浆或油条。饭得自己做。什么都要靠自己。偶尔一次大雨,就能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泥石流。既不天时,也不地利,更谈不上人和了。但他始终坚持住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在外面了。过去的他做了许多挑战极限的事。他对她说过:我这儿学体育的,要跑操场将一万米的路程。一边还得提着将近两百多斤的东西。他说别人都受不了了。有的吐了,有的实在不行,就放弃了。然后,她就问了她一句:那你呢?他笑着对她说:“我不会。”也就因为他这份坚持,他一直胜任着体育委员。
      事实上,他从初中开始,就是体育委员。只不过,那时候的他,个子不高,还挺瘦。在班里简直算是一个小弟弟了。他还说,他上小学的时候。有个个头很大的男孩子,坐在他后面。不凑巧,他一个不小心,把同学的书碰掉了。那男同学便很不客气地对他说:“把老子的书捡起来!”他原本是要捡的,但被同学的语气气得恼羞成怒了。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怎么忍受得了?这时,个头小小的他,跳将起来。狠命地抓住那个男孩子的脑袋,握紧了拳头就揍下去。直到把他的同学打得哭了,才有一个女生出来劝架。没想到那劝架的姿势,竟是一个女孩子一手将他抱住,而后把他甩了出去。他适才觉得他握紧的拳头有种叫痛的感觉。也就是这档子事,让他觉得,一定要把体育学下去,让自己有个健壮的体魄,才不会被人欺负。
      就这样,他踏上了辛苦,漫长的体育长路。几年过去了,他已经读上了大学。大学的他,长成了180的个头。当上了篮球队队长。据说还有迷死小女生的小腹肌。穿着打扮也不同往日了,显得很有精神。
      男孩子到了这个年纪,身边的女孩子自然有增无减。对他是暗送秋波,可他偏对她们没有好感。有好感的又不好意思直说。就这么一种单身,直到他遇见了阿C。
      阿C在学校,话很多,喜欢和人交朋友。也是那种傻傻的孩子。同学们都说阿C幼稚。阿C爱看动漫,饶雪漫,武侠,玩游戏,打电动,也有些假小子的个性吧。然而在我眼里,阿C很孤僻,她没有什么朋友。这让我替她很难过。但是阿C有一种精神。就是不管别人这么评价她,她都能从容面对。
      话说阿C这人,是个重友轻色的女孩子。可能是身世的缘故,她十分讨厌男孩子。因此常常无意间得罪人也不知。一旦知道了,阿C会卯足了劲求朋友原谅。可事与愿违,很多事都和阿C预料的不一样。以致到最后,她的朋友屈指可数。
      阿C没了朋友的那段时间,就如同他没有了阿Z一般。不过阿C的做法和他是对立的。她不吃饭,不睡觉,一天到晚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家里人对此很不满。就对阿C讲道理。大多都是小孩子玩游戏干嘛,说出来真是丢人现眼。这话让阿C听着很不舒服,玩游戏玩得更入迷了。
      其实阿C本性不坏,只是被亲人漠视,友人忽视。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才有游戏来发泄。她玩的是很火爆的DNF。两个月就刷了十几个区,几十个号。装备,技术还是可以的。
      就在阿C玩得正起劲的时候,他的头像亮起来了。他说,除了她,没有什么人跟他说话了。因为阿C觉得他有心事,所以找他说话。就连他也没想到一个陌生人会和他联系。
      阿C:你的网名为什么叫XXX,听起来多悲的。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才用这种名字?
      他对她的提问是措手不及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问阿C,那你觉得我叫什么名字好呢?阿C沉默了好久,告诉他说:不如叫期待我的爱吧。他很久才发信息对吖C说:那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吧。
      阿C看到这儿,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阿C一向认为自己很一般。总感觉自己是另一个时空的人,平淡无奇。爱情和自己是挂不上边的。然而,这之后,却是怎么一种心境啊。是少女如花的悸动,是木棉花开的妖娆。
      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冷却了。阿C很清楚。父母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而他又远在巴蜀之地。阿C不愿意看到他在受伤,只能默默地忍受着。淡淡地对他说了一句话:距离是问题。
      他不是面对问题就会逃避的人,而是越挫越勇。阿C出于好意,多次劝告他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他不相信阿C对他丝毫没有感觉。他就一直发信息给她。阿C又对他说:我已经帮你脱离苦海了,你应该找一个女孩子陪你。一个比阿Z更好的,让阿Z嫉妒得流鼻血。等有了好消息,立马通知我。另外,我可以给你当参谋长,帮你追求你喜欢的女孩子。
      可能是他觉得那句“距离是问题”是对的,他终于接受了另外一个女孩子。一个叫阿M的女孩子。是他兄弟介绍给她的。而后阿C就问: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看上眼的?他说:有,叫M。阿C又说:那怎么样了?他说了一句:遇上喜欢的就不知道怎么说了。就请她吃了一顿饭。可能M也觉得我也还可以吧,才同意和我出去。阿C依旧忍受着,忍受着一种名为心疼的词汇。她对他说:你不告诉她你在想什么,她怎么会知道你喜欢她?她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没想到他却说:你过来不就好了。
      你过来不就好了。说得到是容易,可真的那么简单吗?没有,事实就是事实,地域的限制就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阻碍。于是阿C九只能狠下心对他说:我已经帮你脱离苦海了,这里没有我什么事了。
      阿C是真心希望能和他在一起的。批评他固执得可以。好像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阿C看过他的生日日期,就对他说:你是个个性逐个且执着的人,思维能力活跃,动手能力强,具有很高的人气。因为这句话,他更加认定阿C就是他要找的人。阿C就装疯卖傻地说:你不是喜欢那个叫M的吗?他说不是。阿C知道他想说什么,但阿C还是想让他死心。当阿C看到他说:我们这辈子没可能的。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掉。她同意了。
      阿C坐落在镇区,附近的面貌是和他家不一样的。然而在谈的时候,她一点嫌贫爱富的概念都没有。他也很喜欢她这点,他说现在就算有钱又能怎么样,等我们自己靠双手赚钱的那一天,才能心安理得地过好日子。阿C没说什么,她觉得未来真的太遥远了。她没有把握。
      刚开始,他们是快乐的,是幸福的。他们一有空就发信息给对方,倾诉自己的思念之情。久而久之,他开始厌倦了。他一直叫她去找她。阿C说:我是个路痴,晕车晕机晕船,我去你那里是不是太挑战我了?他却对他说:有挑战才有激情。可是当阿C叫他来找自己的时候,他却总是避而不答。
      慢慢地,阿C发现,他刻意地疏远自己。打电话给他,他也不接,发信息给他,他也不回。仅用一句:人穷,回不起。阿C知道他已经开始厌烦自己了。但是阿C还是拼命地守护着。阿C威他织围巾,为他做了一切他不知道的事情。在分手的那天,阿C得了急性眼结膜炎。那段日子的阿C,天天以泪洗面。
      在病好过后,阿C开始懂得了。他发了这么一段话给他:
      有没有发现我不再打电话给你?
      有没有发现我不再发信息给你?
      有没有发现当你QQ在线,我不再会打扰你,而且偶尔恶做剧的故意弹你视频?
      这些都没有了吧,但并不代表我不爱你了。只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件事,“你根本不需要我了!”
      但你没说,所以我每天都做了很多傻事....
      拿起手机,翻出你的手机号,看了很久,苦笑...又把手机按回原点,我想打给你,却怕你又说出:“我现在很忙,等下打给你噢”之后传来“嘟嘟...”的声音.你不知道,电话这头的我有多失望....
      你说的等下,让我一直等.等到我都忘了你有多久没打电话来.大概半年了吧?
      手机里总是储存着写好的信息,但一直没发出去,因为你不会回....但我却总会等你回!所以,便干脆不发,发了只会是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几乎天天挂着Q,希望能遇见你,看到你闪亮的头象,偶尔看见了,心里莫明的激动,但你却极少和我说话.我忍不住,主动发过去,却没有回音.有时只是一句“我去玩游戏了”或者“刚在玩游戏没看到”....便再也没有回了。
      我开始知道,你变了...虽然你不说,虽然你还说喜欢我.!你一次一次让我心寒.我坚持这么久,每天不断欺骗自己:你是爱我的,我多想了..(至少你会接电话,至少,在QQ上你会回一两句话)
      我微笑着掩饰心里的痛。
      你微笑着蒙住我的双眼,把我丢弃。
      孤独背后的心痛,或许你从不曾看到。
      是的,阿C对自己说:“其实没有谁离不开谁,只是愿不愿意放手。”
      从那之后,阿C又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         

    电视剧真的都是生活改编的

    图片 2

      很多别人的故事里我都占据了一个角色,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呢,我也不知道,今天在地铁站换乘时看着人来人往脚步匆匆,突然就想写文章,想给大家分享一些人间故事。

        ABCD四个女孩子是初中同学,C和D从小一起长大,初三的时候她们分在一个班,相互之间都有联系磁场又合很快就玩在了一起,感情好到看不见别人,只有她们四。

        说起来,她们几个聚在一起不是老师喜欢的事情,她们闹腾,胆子也大,老师有点无能为力,D平时成绩较好,老师劝她不要跟着她们胡闹,甚至整个年级的老师都想瓦解她们,所以经常被叫到办公室进行思想教育,班主任语重心长的跟她们谈现在和未来以及人生的时候,她们只是偷偷望着彼此笑,出门就忘掉了老师说的话。

      “曾经以为”  其实是挺伤心的四个字,她们也曾经以为什么都不会让她们分开,她们为彼此着想将彼此计划在了自己以后的人生里,只是,有一个叫Z的男孩子。

        初中毕业后,只有D考上了高中,她们三都在本地职校读书,那个叫Z的男孩子,跟D同一个班,说实话,他的确高大帅气,很出众。

        A和Z初中时谈过恋爱,A非常喜欢他,只是A很快就说了分手,她能感觉到Z不喜欢她,一点也不亲近她,分手之后虽然伤心,但是有CBD的陪伴,并没有太大影响。坏就坏在,B也喜欢上了他,通过A,他们接触过几回,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里,对这样帅气阳光的男孩子,她很容易就生了情。

        D渐渐发现,放假她们来找她聚的时候,B经常无意识的说到Z,开始还顾及A和他之间的关系,后面只要碰到他就直接打招呼,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她对他非常有好感,到了她自己没有反应过来的程度。

        在第一个学期末的时候,B突然跟她们说,她和Z在一起了,庆幸的是A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祝福,D想着过段时间没有新鲜劲兴许也就分开了,没想到,这一谈恋爱,就谈到了第二个学期,B偶尔也说,Z好像并没有很亲近她,这么久时间,连亲她,都没有过一次,不像她很多同学,关系发生的都很多。D问她,你难道希望你们也这样吗,B说没有,只是希望能更亲近一些,其他的,她自己知道分寸。

        其实他们见面的机会并不是特别多,不在一个学校,只能通过QQ联系,这么一天,B登陆Z账号的时候,收到了A发给Z的消息,只有四个字,“我想你了”。

        C发消息给D的时候,B正准备拿着手机问A,C说怕有争吵,让D知道,看能不能劝下来。C之所以出场少,是因为她像个男孩子,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很关心,但是她跟D一起长大,有很多话,她习惯跟D说。

        其实B并没有真的打算问她,因为B知道,A曾经有多喜欢Z,她只是一时间没有冷静下来,害怕Z跟她旧情复燃。其实说来好笑,十几岁的年纪里,对待爱情这件事的态度,真的比谁都认真。

        B所知道的就是A经常发信息给Z,字里行间透露出她还爱着Z这件事情,渐渐B登陆Z的账户越来越多,看的越来越多,内心的矛盾也越来越多。

        事情的爆发,在B生日这天,KTV外A抱着Z的一幕正好被B看见,A哭着跟Z说,我一直都喜欢你,你回来好不好,我们先在一起的不是吗,她甚至有些哀求,眼泪停不下来,Z始终没有回应,而A转身就走了,Z没有追。

        如果不是Z有意,其实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是学校有代表性的人物,帅气成绩优异甚至家里有钱,身旁有很多女孩子对他颇有好感,他跟B在一起,没有很像情窦初开的小男女朋友,很苍白也很清白,而后面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一句话不说,放任A和B相互猜忌,根本就是有意,D知道,C也知道,但是陷在情感里的A和B并不知道。

      Z推开A,只是简单说了一句,“早点回家,好好睡觉。”一转身,正好跟D对上眼,D回头看着B离开的背影,让C送A回家,她回包厢拿她们落下的东西,唱歌还没两个小时,A喝了很多酒,有些迷糊,Z出门透气的时候她也跟着出去了,就发生了下面的事情,酒嘛,壮胆。

      D拿到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包厢门突然被Z推开,他就站在门口看着她,一句话不说,D打算绕过他拉开门,却被他拦腰抱住逼在角落里,倾身亲了上去,D反抗被他禁锢住,只得承受他不断加深的吻。

        他抱着她,力气大到D呼吸困难。D动手打了他,质问他这样的做法跟人渣有什么区别,Z没有说话,眼神里有一丝隐忍,没有开口说话,D红了眼睛,没有哭。

        他们是重组家庭,Z是D名义上的哥哥,D跟妈妈并不亲近,从小跟着奶奶生活,直到奶奶去世,她才到来到继父家,她安静独来独往,在家不太说话,只是自己看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的出现,让这个从小受伤的少年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每天一起上下学,一起吃饭,他们没有太多交流,他却对她越来越上心,他想知道,是怎样的经历才会让一个女孩子冷静成这样,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后,他发现她不管面对什么事情,永远都是从容的,格外吸引人。后来,他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

        这一巴掌,打破了僵局,Z跟B说了分手,干净利落没有解释,跟A也没有了纠缠。

        这两个姑娘伤了心,爱而不得,仿佛世界失去了重心,好一段时间,才缓回来,通过C的调节,他们还是在跟以前一样,聚在一起一起逛街唠嗑,只是,好像少了点什么。

        真正让D觉得爱情力量伟大,是A为了跟Z上一个学校,默默努力考上了跟他同一个大学,职校考大学很难也很容易,A疯狂的学习,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实在

    关键词:

上一篇:修真世界,第一百零四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