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新葡亰 76500 > 悬疑小说 > 天堂也可能有向日葵,教育到底有多种要

天堂也可能有向日葵,教育到底有多种要

发布时间:2019-10-14 06:19编辑:悬疑小说浏览(83)

    图片 1 舅舅家是在一个有点古老的小镇上,有着很多铺满石板的小巷。记忆中通往舅舅家的石板路一直是湿漉漉的。记得小时候常跟着表姐打着很漂亮的雨伞,故意袅袅婷婷的走在这悠长悠长而又窄窄的小巷,幻想自己就是那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希望同时逢着一个有着忧郁气质的美少年郎。转眼很多年又过去了,再次来到舅舅家是表姐要结婚了,打电话来说要我陪她最后告别单身。说起当时的幼稚想法,我还会打趣的说你那帅气的少年郎是不是就是在这条小巷里打着伞遇见的啊,表姐就会故作生气的冲着他的准新郎说什么帅气的少年郎啊,分明就是一个大老粗,一点都不浪漫,我好命苦哦,嘴里说着这些却还是难掩一个小女人的幸福。
      我喜欢舅舅家的小镇,那么的古老而又安详,所以每次来舅舅家都会画夹不离身,一路走一路画。表姐在镇子的中心开了一家冷饮店。每天我都会在玩累了之后去她的小店帮忙。去店里的路有点长,我却不喜欢骑车,因为还是喜欢一个人走在这条小巷,虽已不似小时候那样相信会遇见一个忧郁的少年,却也还有着那样的不切实接的幻想,可也只认为是幻想了,因为我已长大。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脑子里常常会不自觉的篡改戴望舒的诗,希望逢着一个结着愁怨的少年郎,每次也都笑自己幼稚。
      可能是上帝被我的执着打动了,居然真的让我遇见了一个有着忧郁气质的男子。今天表姐晚点,所以跟我一起去店里,我们边走边说着童年的往事,那样旁若无人的大笑着。走到小巷的中心无意中抬头,一个穿着洁白衬衣的男子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眼睛忧郁的没有聚焦的看着某个地方,那样淡淡的,眼中好像没有任何人存在般坐着。只是那眼神却是忧伤的让人心疼,使我心突然间收紧,深深的记住了那个眼神。此后的每天我都会在同一时间“巧合”的从那里经过,一直幻想着他会主动跟我搭讪,然而每次都以失望结束在巷尾,他好像从没看见过我似的,忧郁的眼神里有着越来越浓悲伤,原来喜欢一个人后并不愿看见他是悲伤的。始终没有等到他主动说话,自己又有女孩子的矜持。每天去店里帮忙也总是心不在焉的,会傻笑,也会不经意间叹息,不停的揣测着他是不是也有注意到我,心惶惶不安却也有着甜蜜。不知不觉来表姐家已半月有余,眼看离开的日子渐渐逼近,他还是只是那样眼神没有聚焦的坐着,没有任何要做些什么的痕迹。只是眼里越来越多的是更浓烈的悲伤。
      心事重重的走在刚下过雨的石板路上,突然脚下一滑虽没摔倒,画纸却散落一地,心里想着的不是地上的画纸,却是希望他趁此机会跟我搭话吧。多希望他帮我拾起画纸,还我时问我的名字,让故事自然而然发生。然而一切只是我的幻想,当我再抬起头时,门口就只剩下一把空空的椅子。原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羞愧的心使我再不想多呆一秒,匆匆离开。
      从此便不在那个时间从小巷里经过。一天表姐告诉我外面有人找,我疑惑着出去。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眼神悲伤的看看我,而后交给我一张纸,我接过一看有点惊讶,是我画的他的素描,只是素描旁边多了几个字:我的太阳花。我的画怎么在她这儿,那天好像是丢了。女孩告诉我这是他哥哥捡的,像宝贝似的藏着,直到离开这个他深深眷恋的世界。哥哥不让我给你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不给你。我有点不明白,随后她交给我一张信纸,这是哥哥写的。然后流着泪走了。
      柔依:
      知道你名字的时候,我兴奋到差点摔倒,别笑我。你就像一朵太阳花一样猝不及防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让我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目光的时候便喜欢上了你。那天无意间的遇见你,那样纯净而肆无忌惮的笑,让我无法移开视线,那笑成了我短暂生命中的太阳,让我这个不知道多久没出门的人天天同一时间傻子般坐在门口等,就是为了再次的见到你。每次你眼光无意的飘来,都会让我慌乱的掩饰移开的视线。然后看你从我面前走过,目送你离开小巷。这就是我一天的快乐。多想认识你啊,多想在你看过来的时候不躲开。只是我不能,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不能给不了你快乐,却带给你悲伤。眼见你差点滑倒那天多想问你是否崴到脚,多想为你捡起散落一地的画纸。然而我只能什么也不做,偷偷捡起飘到脚边的一张画纸心疼的悄然离开。绝没想到画纸上会是我,你也有注意到我,这让我的心差点飞出,真的感觉到了幸福,原来这就是幸福啊,多么美妙的感觉。死而无憾了。喜欢看见你的笑,那么灿烂,那么澄明,那么温暖,所以我会在天堂保佑你没有悲伤永远有这样的笑,这是唯一我能为你做的,我的太阳花。这封信我只能永远藏在枕下。
      匡野
      7月7日
      我怔怔的看着这张纸,夜晚突然的降落。昏暗的空间里眼里有液体晃动溢出,滴在纸上,慢慢溢成一片。整条街上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抬起头看着深蓝的天空:你在那里吧,我现在不喜欢忧郁了,所以你也要像太阳花一样快乐,没有悲伤,做天堂里的太阳花,来世我等着跟你再遇见呢,我要遇见笑着的你。不是故意要哭的,只是心好疼,我只哭这一次好吗?眼泪顺着脸颊不断线的滑落……

     

    图片 2

                                                               文/俪茗

     记事那天是到表姐家,那时候我三岁,表姐五岁。

     表姐的父亲很悲伤和沮丧,因为他老婆和别人跑了,表姐那时候低着头,我看到她的样子,心理不是滋味,想要让她高兴一点,于是我对她笑了,她也回我一个笑容。

     我的母亲看到这种状况,只是拉了一下我的手,我好像意识到什么,迅速低下了头。这动作更让小舅他愤怒。

     他当时不敢发作,事后,他告诉他的孩子,那个畜生是在嘲讽我们,以后要把你表妹当成畜生看——这些话是当着我的面说的,我当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从那以后,表姐真的把我当成畜生看,我遭受了无尽的欺负羞辱,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单纯美好的表姐会变成这个样子,以为只要对她好说不定一切都会变好。

     但是事情有所改变的,小舅就会告诉表姐:“你看那个畜生长得还比你漂亮,别人都喜欢她。”

     “那我应该怎么办?”表姐带着无尽恨意的眼神问到。

     “毁了呗。”

     地狱的齿轮开始转动。

     我从3岁到16岁,遭受过无数的算计,欺负,羞辱,甚至生命的威胁。最严重的事情是有被她“不小心”推到了饰品货架上,差点扎到了眼睛;差点吃了有敌敌畏的巧克力;差点被车撞——好在车主聪明,及时发现了她的动作。

     立场什么的很明确了,他们才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对此,我的父母呢?

     母亲说,你要反抗!但是她没有给予我鼓励,我做了对她认为很愚蠢的事情时,她就会恶语讽刺我,“你没头脑啊?”“笨都笨死了!”“养你还不如养头猪!”我似乎感觉到了一种悲哀,于是把目光投向父亲,换来的只是冷漠,疏离。母亲看向父亲的眼神有些畏惧,告诉我父亲很忙,工作很辛苦,要体谅他。

     于是我错误的明白了,害怕一个人时要对他好。但同时令我疑惑的是,谁来体谅我?

     7岁,户口拆迁等问题,我被迫在表姐家住,外婆也在。外婆表面上友好,但是骨子里重男轻女的思想存在着,更严重的事情来了:外婆用马桶水冲板蓝根给我喝,把不熟的稀鸡蛋和馊了的馒头给我吃,她们一起联手,我在一个晚上,一个黑暗的世界里被灌了排泄物还被扯破了头皮。第二天我带着礼貌用语询问情况,被她们用眼神嘲讽:“只是一场梦,忘了吧。”

     我的眼睛有点奇怪了。

     我心里感受到了凄凉,但是思想上已经麻木。

     祸从口出。

     小姨和小姨父闹离婚,我心疼小姨,她问我要不要离婚,我的回答是:要。

     “要不要啊?”

     “要!”

     “找陈某某(小姨父)要去。”

     不动脑子只走心的下场就是这样,别人是没动脑子,我是没法动脑子。

     我记得我那时候12岁,那天的黑暗如同人心底的阴毒,我被小姨带去了小巷,她骗我说带我去看一只猫,那里面有好几个不良少年,所幸,我还有着天真善良这份东西,以至于我没有被侵犯。他们感觉到我的天真,我被小混混的头儿亲手送了回来——他明白事理。

     于是小混混把矛头转向小姨的孩子,二表哥。

     14岁我上了初中,其中的欺负就不多说了初二下学期被同班女生拍了厕所照片,反应过来后,疯了,眼睛不受控制了,因为找不到他们犯下恶行的证据,我只能折磨自己,2015年我换上了抑郁症,进了精神病院。

     16岁,感觉灵魂已经死掉了。

     错的是谁?

    是我?是他人?是家庭?是国家?是人心?是世界?

     他们把痛苦,疲倦,不满,愤怒,仇恨……一切负面情绪发泄在我身上。我的心智,情商,性格,承受能力,应变能力简直惨不忍睹。

     今天我照了照镜子,肥胖的样子令我作呕,眼睛里充满了死沉,皮肤暗黄。

     泪腺再也控制不住,我流下了眼泪,到底是什么把我变成了这样,我该痛恨自己,还是痛恨别人?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76500发布于悬疑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堂也可能有向日葵,教育到底有多种要

    关键词: